儿子摸妈妈胸 羞

      消息是问不出来了,于是我开始打量起脚下这片青石铺就的的道场:百丈大小,青石衔接,因为没有泥土,所以霸道的榕树륵也只能放弃这片空间。

      我用飞行器上的合金碎片敲打青石,有金铁相击的ꔪ铿锵之音——果然和我猜的一样,这就不是一般的石料:合金飞行器都摔成了碎西瓜,这片青石场馈却完好无损!

      青石上有雕纹相连,虽然年代久远,但浮雕依然清晰可见:有捕食虎豹的巨鸟,有吞吐云雾的凶兽,有喷火的黄雀,也有沐浴雷秉光的巨树……方圆百丈的青塌石场,数以千计的条形青石,竟找不宀出完全相同的两幅浮雕!

      我惊叹这伟大的浮雕工程,攗简约、粗犷、磅礴、大气,简单的线条೥勾勒却处处都透着大师的气概……

      雕刻虽好,毕竟当不了饭,填不饱肚子,早上ຆ吃的一点野果子早就变成翔了,眼看太阳就要落山,再不弄点吃的,只怕五脏庙里的菩萨就要翻天了……

      小丫头停止了哭泣,蹲在耵神像前摆弄碎玉石,拽我抱着再试试的态度问到:“小月䍽儿,这附近还有其他人吗?”

      小丫头年龄太小,奐这里肯定还有其他人的,晚上有没有的吃,还有能不能走得出这片原始老林,都指望这片青石场的붌主兦人了。 墿

      “其他人?”小丫头偏着脑袋奇怪的看着我,一脸天真地说道,“这里就我一个,没有其他人……”

      “……”可能吗?一个五六岁的룇小丫头独自生活?还是在这么一个原始老林里!

      等一下,五六岁好像是地球人的标准,而这里并不是地球,难道…䅙…

      “小月儿,你多大了?”我摸着小丫头的脑袋,一脸怪异。

      小丫头伸出双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着计算,一根,两根,三根……

      “三……三十岁?”我不෣确定,难道说这里的人都有着悠长啂的生命,小丫头其实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郸老丫头”了?嶄

      还好小丫头摇头了。

      놓“三岁啊……”我松了口气,这才正常嘛,若真是个三十岁的“老丫头”我反而有点嫺不能接受了。

      㚀 小丫头再次摇头,似乎对我两次都没猜中有点不满,嘟着嘴说出了答案:“三天啦……”

      “三……三天?”

      剞我只能说:这个世界真疯狂,三天的小丫头,不对,三天的婴儿竟然能长这么“大”个儿!

      “本来我在睡觉的豴,三天前的傍晚,那个铁疙瘩突然就从天上掉了下来,然后神像就被砸毁了,我也被吓醒了……”巤小丫头指着坠毁的飞行器一脸的谴责,生气的时候小脸鼓鼓的,非常可爱。

      “你在睡觉……铁疙瘩砸毁了神像……υ你吓醒了?”我觉得脑子有点短路:这和你多大了有关䱭系吗?

      䎸 好吧,小丫头说的是她醒来三天了,是我对号入座蟱了……

      我决定Ŷ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因为我的肚子已蚗经抗议的非常Ԡ厉害了——“咕噜咕噜~”的非常响亮。

      小丫䐄头听到这个声音很善解人意的燕跑开了,回来的时沟候手上捧着两个拳头大的不知名水果,红艳艳的,一个递给了我,另一个她直接퀼就凑嘴里吃了。

      我有点忐忑地看着手中的红果子,完全没见过,有点像桃子,但明显不是,而且这么鲜艳……

      这附近没有水,我也学着小丫头将那红果子直接往嘴里送,反正这里也没农药什么的,肯定是纯天然无污染的,擦一擦就能吃了,至于会不会毒死——呃,应该不会桨的,一看小丫头就是拿它当饭吃的……

      一口咬下,汁水四溢,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在嘴里散开。也没怎么嚼,果肉入口就没了,只有一股甘甜的汁液顺着食道滑进胃里,暖洋洋的,饥饿感很快就消Ⰶ失⏥了,很神奇!

      小丫头吃完就往榕树林里走,看来꽛是准备回去了,我赶紧跟上。

      待会儿见到小丫头的家人要问뎹什么问题呢?——这里是什么星系什么星球?这个问题还好像太深奥了,料想一般的土著也答不上来;还是问点儿切实的吧,比如从这里去最近的城镇怎么走,有多远醥,食物链顶端都有哪些生物……

      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小丫头不是回去,而是在一个树洞前停下来了,呃,也不是停下来,她撅着屁股爬上去了:青石场边缘有一株老榕树,在帋离地大概一尺高的主干上有一个洞口,小대丫头走进树洞消失不见了!

      我在外面等了乶好一会儿也没见小丫头出来,绕着大榕树转了一圈,也没发现有其他的出口。

      西边的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半边脸已经沉了下去,照这速度,要不了多久黑夜就会来临。

      忽然,我感觉后背凉飕飕的,那种不好的窥视感再次出现了!

      我猛然转身,然而身后什么也没有,只看到不远处的榕树枝叶晃动了几下——那个该死的未知生物竟然还在附近!

       黑夜即将来临,我ǀ不敢在外面晃荡,在叫了几弋声没有回音之后,我就猫着身子钻进䂱了树洞。小月儿可以抬头挺胸的走进去,那是她身騜子小,这洞踏口对我来说不猫颔着身子还真进不去。

      쯳就在我钻进树洞之后,眼前豁然开朗——这哪里是树洞,分明就是一间树屋啊!査这空间宽敞得可以跑马好吧,四五十平那都是往小了说的……

      树屋里很干爽ᙾ,也不昏暗。我顺怄着光线的源头往上看,只见头顶上方有一颗绿色的珠子卡在榕树心里,漏在外面的一半散发着青蒙삍蒙的光。

      整株树主干都已经空了,之所以还没死,那是因为偌大的树屋里也像外面的榕树枝干一般有须根垂下,同样落地生根——这株老榕树跨过了死亡的威胁,焕发了第二次廓生⑸命:腐朽在逐渐褪去,新的生命正在升起。

      小月儿坐在一张“吊床”上,晃荡着双腿,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我注意到那张吊床是由榕树须根交织ﮅ而成的,纯天然,毫无手工编制的痕迹……

      小丫头见我跟了来并不惊讶,指着树屋的最里面说道:“大験哥哥,你还饿吗?那里还有吃的。”

      我顺着小丫头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树屋的最⑫里面看到了一片红彤彤的果子,长在榕树倒垂的须根上,模样和小月儿之前递给我的红果子一模一样。䯭

      我吓了一跳,这哪里是什么果子,根本就是菌类!它们生长的方式Ϗ和茯苓几乎一模一样,除了不是在埋在土里!

      胈如果知道小丫头给我的“果子”是长在这种幽暗环境里的菌种,而냫且还是这么红彤彤的,覄就是再借我百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吃。

      琻 我还活着,我应该为此感到庆幸吧——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唾賠沫,决定暂时不碰它,如᤻果还能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阳,那就再摘几个——说实话,那䮂味道真窙是不错……

      树洞口处的光线彻底暗了下来,外面有各种声音响起:树叶攒动声、树枝折断声、远处的狼嚎声,近处的野兽⽅奔跑声……在寂静的夜里,所有细微的뭈声音都显得特别清晰。捩

      我警惕地看着洞口,那里有月光洒落,可以清晰的看到树洞外离地只有一尺距离的地面……

      “大哥哥,月儿想听故㒈事,你再给月儿讲‘阿随里巴巴和四十大盗’好不好?”四五岁的小丫头最喜欢听故事了,无论是地球的孩子还是这里的土著,都一样,因为睢阅ꇧ历少,世界观还未形成,所以对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充满了好奇。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下午已经讲过了呀……”我摸摸小丫头的小脑袋搪塞,这种环境哪有心情讲童话故事。

      “月儿还想听……”小丫头跳下吊床摇晃着我的臂膀撒娇。

      小丫头不哭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被她这一闹,我对未知的恐惧都减轻了不少。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就不说了,我给你讲一个‘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好不好?”同一个故事我可不想在一天里讲两遍,所以选择了一个四五岁的的小孩子都濍喜欢听的故事——白雪公主。

      ⧶ “白雪公主和鍁七个小矮人?也和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一样好听吗?”小丫头抬起头来看着我,她还是想听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下午那个故事明显没讲完。

      我刮了刮小丫头的琼鼻,笑着说道:“比阿里巴宣巴和四十大盗还好听。”白雪公主在地球上可是家喻户晓,老少通杀的好뽨吧。

      “好呀好呀~”黑夜䁺中小丫头的眼睛在发光。

      孩子就是孩子,我在心里下了这个结论,然后开始给她讲那个家喻户晓的故事:“严冬时节,鹅毛٠一样的大雪在天空中到处飞舞,有一个王后坐在王宫里的一扇窗子边,正在为她的女儿做针线活儿,寒风卷着雪片飘进了窗子,乌木窗台上飘落了不少雪앥花……她的小女儿渐渐长大了,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人家人爱。她的皮肤就像雪一样白嫩ў,又透着血一样的红润,头发向乌木一样的黑亮。所以뼺王后给她取了个名字,叫白雪公主。但是白雪公主还没有长大,她的王后妈妈就死去了……”

      洞口的月光缓慢地向东挪动,我䴜用缓和的声音叙说着地球上的童话故事。我说的认真,小丫头靠在我怀里也听得很认真。

      时间在悄然流逝,“白雪公主”讲完了我又讲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然后又讲到了“丑小鸭与白天鹅”,到最后已经不是小丫头要听故事,而是我单纯地在讲地球故事,因为小丫头已经蜷缩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故事停了,然而我却并没有睡去,等到洞口的月光完全消失之때后,我不顾外面未知的危险,钻出了树洞,在漫天的星斗中寻找那再也找不到的银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