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老师今天晚上随你怎么做app

      这世上可不光桑柏聪明,大家“伙一听很快就明白了。

      吕庆尧望着桑柏问道:“桑先生的意思是咱们去占了地?”

      桑柏道:“就算是窑没有了,那里不还是有个黏土矿么”。

      躄 䞛“可是那䤰矿是国家的啊?”陈立羼国这边问完之后一脸不解的挠了一下脑ᆂ袋瓜子。

      嘴陈爱国看了一眼堂哥,嘿嘿傻乐了两声:“国家要是要那自然是国家的,万一国家要是不要呢,那咱们先占了不就是宯咱们的么?”

      “国家怎么可能不要呢䯙?”陈立国还是不明白。

      ﲕ 吕庆尧听到뽗陈立国这还不明白,叹了口气说道:“你这辈子是当不上村长了”。

      纮哈哈哈!

      旁边쬀的众人顿时大笑了起来。

      鞷笑完了,吕庆尧又问桑柏:“但占了这东西有什么用?咱们村子就算是人人都建起了大瓦房那也不需多久啊,最多也就是两年的功夫而且开个小窑口就能把这砖烧了,烧完了咱们做什么,总ᧄ不成让大家拉着砖去街上卖吧?”

      “那还不得当成走资派给毙喽啊!”

      ㌩立刻有人来了一句。

      桑柏心想:嘚!整了半天自己在这边住了那么久,这些乡亲们ꎷ还是没有闹明白,咱们国家的政策是不会变了,国家的发展已经开始进入快车道《了,这些乡亲们的观念还没有转变过来,没有一点主观能动性。

      不过这也不能怨乡亲们,只是国家的这种大变革太快了,如果桑柏不是站在四十年后的疦高度看这个时代,估计他也和乡亲们一样。

      뀪 “万一这砖就让卖了呢,不光是让卖砖了,还允许大家开公司,做生意了呢?”桑柏反问道。

      콤“这哪可能,好不容易消譳灭了资本家,这才多少年又把资本家给弄出来了?”陈显福一直摇头溡。

      桑쁏柏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道:你是不知道,不光是资本家回来了,几十年后这帮家伙还能大言不惭的的媒体上大提什첃么九九六,甚至是九九七,完全不拿国家的法律当回事。

      其无耻的嘴脸立刻就让一帮人重䗑新认识到,老祖宗们把这帮货色排在四民之末,不得科举不得做官不웄是没⊗有道理的。

      官媒不是说了嘛,只有时代的某某,没有某某的时代。

      这话扯的有点远,现在的桑柏就是想着柳树庄的乡亲们能在大家都还不重视这东츆西的时候把这一汳黏土矿给搂进怀里。

      大家七嘴八舌的聊了一会儿,聊的也不着边际,你指望一帮子字都不识几个的村民能聊出什么超前的远景来,那也是你想的太多了,他们的注意力到现在为止就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

      说的再明白一点,桑柏这边让大家可以吃饱饭不再饿肚子,现在十个有九个村民都满意这样的生਀活了,至于以后的事情他㋴们真没有能力去展望什么的。

      吕庆尧也不知道为什么桑柏要让大軭家把那砖厂给占下来,Ꮾ不过吕庆尧知道自己论文化那肯뺾定是比不上桑柏的,没文化自然就没眼光,肯定就是没有㤏人家读过书的옯桑先生看的远。

      这一点这个时代比较好的是,大家都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不像以后,一个村子商量点事,是人是狗都得汪上两句㋀,谁也不服谁的,反正老子天下第一,你不听我的我就操了窝子,把这事给搅黄了。

      现在没这说话,大家对于桑柏这个'读书人'兼着'高人弟子'还是满信服的,更别说刚㌙让他们吃饱饭,不再半年瓜菜半年粥过日子了。

      “吵吵什么,桑先生既然这么说了,那咱ꂸ们明儿就去把这矿给占了,按着先生说的,咱们先是自己烧砖自己用,看看风头如果能卖出去自然更好,不过……㭼”吕庆尧又顿了一下。

      넬桑柏知道这‭怕是要自己上场了,于是问道:“不过怎퟿么样?”

      쯙“不过咱们要怎么卖?谁挑这个头?”吕庆尧望着桑柏问道。

      ؆问完之后吕庆尧这才发觉自己这话有歧异,猛一听好像是要让桑柏挑头似的。

      于是立刻说道:“桑先生,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指咱们推个人出来,年纪大的不怕死的……”。

      ㋲“别!”

      这话弄的桑柏哭笑不得,吕庆尧这是准备背锅侠了,以他的设计那肯定是找个年纪大的,反正都这岁数了也没有几年活头了,算是为自家的儿媽孙们谋个生活也不吃亏。

      但桑柏知道啊,国家的政策可能有些小波动但是大体是不会变了,不光是不会变,发展的脚步更是越来越快。

      唫 这个时代是百废待兴,也是风起云涌的时代,可以说是一时多少豪杰都在四十年后灰飞烟灭了,但是你不能否认这些人的胆大。

      “全村的利益自然是全村人ኄ的事,我的建议是咱们村子自己建个⺯公司,现在咱们是这臊么说,那就是这个公司全村人都有份,挣到了钱了,大家就分钱,遇上事了他们就一起担……”。

      桑柏这一顿说,直接就是相当于成立了一个村企业,只是这个企业小的有点可怜。

      “桑先生说的对!大家都获益自然就得共命运!”季维根嗯了一声之后,给了桑柏很有力的支持。

      “等我有空去县里找人问一下,看看现在村里能不能办企业,如果能的话要什么手续,不能的话咱们也偷偷的干起来,那就是偷偷的进枪,打枪滴不要!”桑柏说道。

      “对!”

      大家伙一﹗听立刻都乐了起来。

      吕庆尧这时向周围问道:“谁还有意见?”

      看周围没有㎚人说话,继续说道:“那这事咱就先荥定下来,明天几个人跟我去看看老窑,这次仔细看一下,大家伙有空也跟着去拾掇一下,等着秋收完了咱们就动起来,争取下雪之前先烧上一窑,大家伙好些年没干了,手肯定生了,等着砖出来检查一下成色再调整”。

      “行!”

      ⾘技术上ໝ的事情桑柏就插不上嘴ꙸ了,他也没见过烧砖的,后世就算是看也都굅是水泥砖还有炉渣砖,连红砖国家都禁止生产了,更别说什么青砖了。

      反正大家商量了有半个钟头,便散会Ա了,各回各家멁,各自准备做晚饭去。

      回到了椧自家的小残院,桑柏开始烧晚饭,原本的大锅是毁了,现在桑柏只能用县里救灾队伍给带过来的铝锅。

      这个时代大家伙称这撘种锅为钢精锅,看着这玩意桑柏愣是就想不通,铝和钢精能有什么联系。

      对于用铝锅,桑柏心中非常抵触,因为他来的那个时代几섇乎没人用铝锅了,都是用方铸铁锅,要不就是304不ﳑ锈钢锅具,这让他心中有点怀疑铝锅这玩意不健康。

      怀疑归怀疑,但是饭还得烧,就算是人不吃,家里的那些猪鹅什么的也得吃啊。琬

      于是乎桑柏就烧了两锅的猪食,倒进了门口的猪食槽里。

      望着抢食的猪桑柏感叹的说道:“现在全村都没有房子住了,你们这几个狗东西居然还有屋,这上哪说理去!”

      ⊞几个猪也不컋搭理自家的主人,哼哧哼哧的埋胖猛ﲨ吃,瞧这些猪的故模样,桑柏心中顿时美⯵滋滋的,想着到过年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宰上一头。

      喂完了猪,自己进了空间开始用带过来鬛的锅具烧菜,没有煤气啥的,那就是桃树枝,给自己做了锅米饭,放凉了之后加上肉沫小菜炒饭,人一半熊一半,剩下的渣子匀给狸花,反正大家都混了个肚儿饱,至于不饱的秋收那就吃桃吧。

      又在村里折腾了几天,桑柏带上了峽食物,天还没亮踩着自己的自行车往县城去。

      到了县城,赶到了汽车站,已经是中午的十一点五十了,正好到夏雁秋午间吃饭休息的时间。

      又给了大爷两三粒桃,大풠爷帮䰅着桑柏把夏雁秋给叫了出来。

      “你来了?”夏雁秋看到桑柏眼睛先是一亮,不过很快便想去掩饰。

      桑柏多人精⼓啊,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眼前的姑娘也没有谈过啊。

      훨 眼前的姑娘不光是没有谈过,连看电视上人谈恋爱都没有㝭几回。和夏雁秋一比,桑柏光看的那些个偶像剧,婆媳剧就已经能把他打造褩成情圣堈级别。

      有门了!桑柏心中一喜。

      拕 “是不是有点想我啊?”

      桑柏笑嘻嘻不像好东西。

      夏雁秋的脸色顿鲫时一冷,这时代的姑娘还接受不了这种调Ѻ戏。

      桑柏装作没有看到,直接说道:“我们村发生地震了,家里的房子被震塌摪了,这些日子我在家里……”。

      听到桑柏这么一说,夏雁秋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了:“受灾严鈗重么,要是严重的话你就别送这ƈ些东西了,攒点钱建房子吧。哦,不对!你家住村里?”

      “嗯啊,我是住村里,确切的说我是个农民。不会因为我是农民就不能追求你了吧?”桑柏笑眯眯的说道。

      夏雁秋说道:“谁不是农民,往上数两三代几家不是农民?我可没有说这话”。

      桑柏笑道縖:“算是我的不䝳对,喏,这是我新学的两样菜,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这是清蒸鱼,我昨天特意去捞的,还有粉蒸排骨,ਅ不是本地菜,但是我以前吃着好吃,就学了做给你尝尝……”。

      “下次还是别这么麻烦了”夏雁秋十分不好意思。

      原本两三天前桑柏就该出现了,但是人没有来,这让夏雁秋时不时的在心底琢磨,这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有的时候事情就这么有意思,一个常来的人要是常来的ﰉ话,反而就习惯了,但是突然间有一次该出现的点没出现,心中就会琢磨붵这人为什么不来了呢。

      像是这次,夏雁秋就在心里偷偷的琢磨,这人为什么不来了呢,是出了什么事么?又或䦥者是不再追求自己了?

      也不光是夏雁秋,她的那些个同事也不时不时的提上一嗓子,只不过这帮姑娘是想着桑柏做的菜,这年头隔三䤃差五的吃上一顿肉,那就是四十年后隔三差五去五星酒店的餐厅搓上一顿那感受。

      你说这些姑娘能不目盼心思的想䶓着桑柏过来么。

      ᨤ “有什么麻烦的,再说了你喜欢我就开心”桑柏笑眯眯。话却说的让人感觉真挚而富有情感。

      ᄮ“哟,你可终于来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