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会闭幕式明星

      刘玄冷笑一声:“是啊,正是由于亼他们这样的宣说,所以世人们才把视线转移到了那些宦官们的身上嚆。

      让世人们觉得,朝⑳廷征收重税,课捐繁杂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那些郫宦官们在皇帝面前进谗言。

      Ί 而皇帝呢又昏庸不堪,听信了那些宦官们的谗言,不听那些衮衮휈诸公们的利国利民们的建议,所以才导骄致百姓们生翞活得这么困苦。

      世人百姓从而就忽视了那些世家豪强瘞们本身是骑붭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收割㹁本属于老百姓们的东西轵,粮食,土地。

      也忽视了他们嗌在做的,是掏空了整个大汉的血肉✪,收割了百姓们的血3汗的事。

      一边ᖕ领着朝廷的俸禄,却不为国家朝廷做贡献。一边收割百姓们的利益,使得百姓们为他们当牛做马,而一边又把世人百姓们的矛头全都转移到那些宦琵官们的身上。㌬

      他们就这样,站在中间的位置,占尽便宜,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砿点。

      如果说那些山贼们‐是⅕小人㝿的话,쪊那么那些喝百姓彧们血,吃百姓们肉弫的世家们,就是一群道貌岸然ꆛ的伪君子。”⥝

      “这世道的真相竟是如此,吾等之前被世家所骗了啊。

      今日听大哥一言,恍如隔世,如同醍醐灌顶,大梦初醒,以前是딻我等浅薄了。

      㡮 那些世家着实可恶,竟然行如此玩弄世人人心之事,不当人子。

      大哥真乃当世之绝世无双之大才,小弟佩服。”关羽和张飞郑重的,齐齐向刘玄一拜。

      而刘玄也郑重的回了一个礼,然后穬又示意关张二人坐下,继续道:“当然,我这么说,也不是说为陛下蟉开托,也桠不是说那些宦官就是好人。

      除了世家豪强们的墐原因意外,这当中,其实也还有当今陛下以及那些ꦱ宦官们ઓ的原因。”

      ᤎ “刚刚的时候我也说了,我朝最近几代皇帝陛下,每每登基之后不久,便就早早的夭折。

      á而这当中,不乏㊟世家豪强们的身影,所以鉋在先订帝和今上登基之后,便冷就依托宦官,与那些世家豪强们争权夺利,횥直到前些㩥年,殒才出了党锢之祸,世家豪强们在朝廷上的势力캻受到灐了沉重的打击,皇帝才有了一口喘息之机。”

      但获得权利之后,皇帝也没有做那任何有用之事,而是继续稳固自己所졈获✃得的权利,而想要稳固自己的权利,需要什么?自然是钱财等等,所以也就有了卖官鬻爵之事。

      켇岭用本属于世家豪强们的官位,换取世家밣豪强们手中巨量的钱财,也不得不说,这位㮰陛下是一个大才。

      但是同样,其也只是为了其手旧中的权利稳固而已,至컗于百姓们的生死,其却是不在乎。

      因为不论是在世家豪强们看来轫,又或者说那高䟉高在上的那位看来,所谓百姓,不过就是那田ロ野里面的职韭菜而已,这一茬割完了,还会有下一茬。”

      “想曾经,我大鍳汉煌豽煌天威ၼ,封狼居胥,人人有衣可穿,有食可吃,现如今却变到如此地步。

      富者阡陌连横,穷者无立锥之地。富人家狗彘食人食。而穷人家,却只能在那田野中拾穗,쫨期盼着运气好,拾穗一天됵,能够做⧃顿饱饭。

      这当中,不컄单单是世家豪强之罪,也有藀朝堂衮衮诸公之罪,也有那奸逆宦官之罪。甚至,连那位也有……腳”说到这里,刘玄쟷手拳头捏的皘紧紧的,咬牙切齿。

      燖而关羽和张飞却连忙止住刘玄,让刘玄停止下来,不再继续说下去。

      甚至张飞也在四处张望,查看四周是否有人。

      等到确认无人之后,也才慢慢的松了一口气。

      二人对刘玄軸道:“大哥,不论怎么说,那位都是我们不可提及的存在,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了的话,对我等而言,就是那灭顶之灾。”蜵

      刘玄点点头,冷静下来,舒롸了口气道:“是为簲兄失态了,不过为兄真的是痛心啊,身为刘氏子孙,看着国家变成这样,为兄׿这心,就如同刀割一样。”说着,刘玄嚎啕大哭,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而关张二人,看到刘玄这般,心里也是十分的动容,没想到自家大哥竟然如此爱国之深,实在让人敬佩。

      于是二人便连连劝慰刘玄,莫要如此伤心,留带有用之身,♾已准备日后报国之事。

      等刘玄恢复平静一些之后,关羽一脸的郑重道:“寻㯎常虽然是一介武夫,但我亦颇知忠鹮义二字,正所谓择木之禽得其良木,择主之臣得遇明主,寻常平生之愿足矣。 

      癕从今往后,云长之命即是大仂哥之命,云长之躯即为大哥之躯,但凭驱ང使,匎绝无二心!”栻

      张飞顿时愣住,啥?咋画风就突然变得这么벯厉害了?

      之前刚刚不是还说的好好的,说那个关于世家豪强百姓们之事吗?怎么就突然扯到这个忠义,驱使上面了?

      是我刚刚恍惚失忆了㵐,所以当中有一段事情我不蠣知道?还是说刚刚我听得太过入迷了,所以后淛面的事我就잁忽略了?

      不过,不过张飞怎么愣神,但既然自家二哥都那么表态了,自ぱ己再不说点什么,岂不是有些不合适?

      可是,说些什么好呢?我这脑袋瓜,平时挺灵光的啊,怎么⌐一到这关键时候,就不咋管用了呢?

      诶呀,越想越心烦,越想这脑袋越想不出事。

      ╲ 突然,着急万分的张飞在情急之下,脑袋中似乎有一道灵光闪过。

      于是张飞拞也向刘玄拱手道:“俺也是。”

      䬫关羽瞬间大惊,好家伙,我好不容易才䐰组织了这么些语言,这三弟,一个俺也是,便就把便宜占了去。

      不行੄,我得再想想。

      这不,于是关羽便继续道:“云长誓与大哥共患难䡍,终生곳相伴,生死相随。”

      张飞顿时瞪大眼睛,哟呵,竟然还有词,于是便又继续道:“俺也一样。⹾”

      我靠,对付我鶉干,是吧,关羽瞪大眼睛:“不离不弃,永远侍奉大哥。以大哥之言,ꩍ为行事之旨。以大哥之理梍念,为自己之使命。以大䈢哥之命,ᬁ使命必达。如违此言,神人共弃,天人共戮之。”

      我去,玩这么大?张飞直接震惊了,不过自家二哥都已经那么说了,自己不说点什么用感觉不好。⚤虽然自己暂时想ⱷ不到说什么,但是自己有那万金油的回答啊。

      “ꗃ俺也一样。”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