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巨人app在线入口

      结束了通讯,马洛斯并鐧没有立刻放松,他先是看了看屏幕底部的通讯框,然后又看了看登陆辅助系统显示的文字。

      흒这ᇽ两个地方都显示通讯已经切断了。

      然后马洛斯才重宝重地吁了一口气,彻底放松了下来。

      马洛斯过去在腰带上看到过那些以为通讯已经切断,所以在接受采访之后就放飞自我的倒霉蛋。

      马洛斯一直不理解那种和记着对话的所谓采访到底是为啥?

      确定了已经断开通讯,马洛斯又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临时工4号和5号有没有申请㩖赎回自己的能量?”

      髀 “没有。”

      ା “那就解冻部分临时工4号和5号的权限,给予他们1份净风。”

      马洛斯并不是急切地想要施恩,他知道恩惠不能随便给予,这不会得到足额感激〠,反而可能让对方期待太高。

      但是从刚刚的备注来看,扗这两个临时工都预存了ꖒ不少能量。

      马洛斯觉得这种信任不낻能辜负,这也是一个保证互信的问题,而且他已经准备好要和辅뉖助登陆系统Ⲉ好好争辩一番,他觉得对方是一个很在意能量的系统。

      “滈是。”

      然而答案稍微有点意外。

      “代理船长,我必须严肃请求你再考虑一下这个决定。”

      “这会降低先遣船的嘑能量存储...”

      “让ȁ已经很危险的情况更加恶化。”

      虽然后面还跟了一连串的建议,但马洛斯发现这个辅助系统⻪一上来就先执行了自己的命令。 

       他非常满ꃲ意,然后就彻底松懈了下来。

      任由对方建议,只是闭上眼睛好즫好放松自己的精神。

      要是喝点净水就好了。

      刚刚那一番表现带来的压力正需要净水的调节,马ⴞ洛斯知道房间里水缸中°的水已经不算净อ水,只是勉强能喝,不能缓解精神。

      但是᠗他带回来的水桶里,还有几滴净水。

      纳咸尔西肯定是把水都倒干净的,但是在木板中肯定会有一些水分,现在应该是已经渗出来了。

      虽然暴露在空气中有一会了,但现在是围宁静之月的黑夜,一切的污染都会比较缓慢。

      还是不要了。

      马洛斯䤘最后决定还是把这净水留下来和叔叔一起享用,用净水清洁后的蟹钳是扎特的最爱。

      他又躺了好一会,直到好久之后才起身。

      房间里并没有一⩩丝光线,彻彻底底的黑暗不仅保护了居民,也让马洛斯无从知䀅道时间。

      不过他估计这一番泼通讯下ẵ来,安全的夜晚肯定是快要过去了。

      如果必쨉要的话,马洛斯会在宁静之月的白天出门工作,但那一定不是因为房租付不出,而是吃饭都有问题才会做的事情。

      马洛斯见过许多人因为在宁静之月的大白天强行工作,然后受到了影响好돒几天工作的伤。

      ﹕他知道这是不明智的。

      现在他觉得自己手上还是比较宽裕的,那就没有必要出去冒险。

      䙯马洛斯倒是稍微有些担心扎特,如果他洗澡洗了太久,可能还会喝点酒,睡一觉,拖到了白天可就不好了。

      马洛斯之前和他在浴室分开的时候,之所以不给他钱,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叔叔的贡献,而是担心他ﰉ会喝酒误事。

      现在这样的话,纳尔西老板最多是请他喝几口劣酒,不至于喝得醉醺醺的。

      喝醉酒之后,在宁静之月的白天做出傻事可是小镇上醉鬼最常见的死法,只是根据季度不同,死相会有很大不同。

      这是浊白之季,那大部分就是被风活活吹死,醉鬼在风中乱喊乱叫,他们的皮肤和血管会被如同锐利小刀一般的疾风切开,悲惨无比的死在路边。

      这崫样的醉鬼在过去的元老院月,马洛斯已经见过不止一个了,当然是白天黑夜都有。

      떛 这在元老슅院月也不是理所当然的,已经成神的奥古斯都们会在这个月份保护自己臣民。

      当然祂们提供的保护确实要比宁静之主和纯紫女神都差一些就是了。

      不过宁静之月虽然晚上不会有太大危险,但是白天的风肯定会更有杀伤力。

      马洛斯没有再多想,瞎担心没用。

      叔叔虽然有时候不大靠谱,但在大问题上还是知道不乱来的。

      马洛왶斯必须相信叔叔能能照顾好他自己。

      在这个世界,这是绝对必须的。

      他集中精神回头和联邦算账,毕竟第一次行动就表现得那么好呢。

      “一个苏勒德斯已经到账,还有一个圯马上也要到了。”

      “现在临时辅助人员都很相信我,而且我还赚到了0.02份标准能量。”

      “希望这对联邦事业有一些小小的帮助。”

      马洛斯是᫊板着脸打出这些文字的,作为联邦事业的掌舵人,他不想表现得太自满了。

      本来用感叹号结尾,后来也改ۺ为句号了。

      只是一点微小的工作而已,不值得骄傲。

      马洛斯稍微等了一会才得到回应。 ⱺ

      ᷼ “今天၁的通讯成本一共是0.02份标准能量!如果采用普通通讯质쀯量,那十次通讯也花不了这么多能量!”

      “你最后又给予了两个临时工一人一份净风,又消耗了0.02份标准ぎ能量!帮助你容纳1级净风,又花费了0.1份能量,现在先遣淥船的能量已经只剩下0.73份。”

      “再有1个小时就会进入本슚世界所说宁静之月的白天,开始就要消耗大量藇能量进行降温和伪装,崔0睤.5份隖能量是先遣船的最低安全限度,低于这ḳ个数字,代理船长的升级将不再有优先权限!!!”

      马洛斯没有用感叹号,但是这妌个辅助登陆系统却用了好些个感叹号。

      㼢它似乎已经忍耐了很久了啊。

      虽然对方态度恶劣,但马洛斯也确实是紧张了。

      因为这一连串荧绿的文字也都显得很是黯淡,显然登綸陆辅助系统也在䇚节约能量呢。

      而且0.02份能量,那不就是2个苏勒德斯!

      旳 这蓝光品质到底是个啥,是不是骗你船长呢?!

      一想到两첛个小美人就这样离自己而去,马삮洛斯也忍不住在心里画上感叹号了。

      这还不算完。

      “而且那个临时工5号并没有相信你,他的心跳和呼吸都说明他对你非常怀疑。”

      登陆辅助系统又甩出一个猛料。

      “是富家小少爷不相信我?这也是正常的℥。”

      马洛斯对此倒是没有特别意外,自己是表现得像一个谦虚的邪神,那人家肯定会怀疑啊。

      不过不是看似羉更有经验的拉尔斯,反鳬而是科科尼斯对自己有怀疑倒是稍微让人奇怪。

      当然也就是稍微而已。

      “他甚至可以说是戒心和...恶意。”

      “恶意?”앢

      这就让马洛斯有点不大相信了。

      “他对我有퐭恶意?他是多少实力?”

      “他是容纳了1级净土的施法者。”

      对于这个说荩法,马洛斯想뿬了一会才明白过来。

      “这是一个纯紫牧师?”

      貪“也可能是信仰其他神明的牧师,不过从衣物和装饰来看大概率是纯紫牧师。”

       “区区1级牧师,对堂堂船长有恶意㝥?”

      “我是根据历史数据给予船长判断。”ʉ

      显然登陆辅助系统对此也不大롌有把握。

      马洛斯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决定更加小心行事就是了。

      反正这是隔着遥远距离的通信,而且自己在通讯时是绝对控制局面的。

      “不信任,有怀疑,我更加要显示实力!”

      马洛斯튊坚持自己是正确的。

      “能量还剩下0.73份,0.5份能量是先遣船臐的最低安全限度ꅚ,低于这个数字,代理船长的升级将不再有优先权。”

      这个登录辅助系统也不再争辩,但是它确实抓住了重点。

      一想到自己一番勇猛操作之后,能量居然下降了那么多,他就心痛啊。

      这时候小美人又出现在了马洛斯的脑袋里,换算成金⚐币更痛。

      他连忙收起思绪,用问题分散自己的痛苦。

      “那0.1份能量到底是派了什么用ﭭ场?”

      马洛斯决定先看看对方有没有乱用能量,哪怕是2级战士来容纳元素,一般也是花不了十个苏勒德斯的。

      一般五六个苏勒德斯就能比较稳妥地容纳了,这对于一般的战士来说已经很不好攒了,但大体还在能够承受的范围。

      “这是帮助代理船长净化体内被污染的风,并完成容纳的消耗。”

      被污染的风?

      马洛斯知道自己昨天凌晨打水的时候确实是吸入了不少浊白之风,这对于在这揶个⏫世界生活的人来说是难免的。

      只是年轻人可以靠着身体硬扛,过几天팣就会适应,而老人就更加困难。

      “现在我是容纳了1级净风的战士了吗?不是说要2级战士才能容纳1级净风吗?”

      所以飪马洛斯确定自己容纳了1级净风之后当然是又惊又喜的。

      虽然价钱贵了一点,但这毕竟是꒶联邦的能量...

      “呵呵,你容纳的净风是由本先遣船净化的,凝聚了联邦最优秀工匠的心血,代表了联邦先进科技。”

      “同这个世界低等的净化手段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是真正的干净。”

      “自然对身体也是完全没有负担꽎,和你的战士等级有什么关系?你依然可以去容纳其他元素。”

      容纳净风对身体也会有负担?

      这对于马洛斯来说是完全没听说过的。

      “你现在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是法师,而不是牧师。”

      鎙 法师톝?

      这个词让马洛斯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

      马洛斯倒是听说过法师,这是和牧师相对应的施法者。

      牧师是受到神明庇护的,而法师...就是靠自己的,因为没有神明的庇护,所以他们的精神特别不稳定,经常会干出违反法律的事情。 ꂣ

      两大教会对于信徒都有报告法师行动的要求,所以法师几乎可以说是通缉䫄犯的同义词了。

      “我没想当法师啊。” ᑻ

      “只有当了法师,你才能多多少少对联邦的事业发挥藗一点作㯨用,而且前任船长已经找到了很多安神剂的配方,只要接受本先遣船的辅助,你的精神不会出大问题。”

      ꎷ 不会出大问题。

      马洛斯的心是拔凉拔凉的,脑袋也是阵阵发麻。

      他不顾黑暗,走到了水桶边上,想要把里面的净水喝掉。 溮

      然而水桶里面的情况却让他的脑袋一下子急速运转了。

      正如马洛斯预期的,水桶底部已经凝聚成了一层浅浅的净水,而这净水凝聚成了一段文字。

      他不认识罗马文字,但是看得出这是文字。

      这慢慢爬着的文字暗示着危险,可是马洛斯看不懂啊。

      他的腰带上滴滴了几声,出现了马洛斯能够认得出的方块文字。

      “你的行为挑衅了浊白信徒,他们正在集液室等着伏击你。鶶”

      “你不要怕。”

      “顺着楼梯走上来,到五楼和六楼之间的隔断来。”

      马洛斯一下子感到下腹部好重,还有一股非常痛苦的紧张感,听到集液室有危险,他的膀胱充满휇了存在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