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饱餐一顿后,几凡看着自己这一处伤,那一处疤痕,扰扰头发,想了一会儿,直接躺在床上,打算澡都不洗就睡了。

      “咚咚。”

      几凡一开始不在意,不过外面的人看到里面有灯光,不耐烦地敲打了好几下,“来了来了。”

      几凡再怎么不情愿也得爬起来,给大爷开门,刚才得到台长滋润的他,高兴才一会儿,想不到这么快有新的乌云把蓝天遮掩住了。

      打开门一看,几凡吃惊地后退一番,果然来人就是一位大爷,其次几凡留意到张局长手中拎了一袋子的东西。

      几凡立马嬉皮笑脸道:“局长什么风吹你过来呢?”

      “什么风不风,我爱来就来了。”张局长仰着头,“咋的,你是今天撞车撞进河里,脑子进了不少水,这么久,你还搁在门口干嘛,难道你不打算让我进去坐坐。”

      “哪敢。”几凡贻笑道。

      局长一边走进来,一边唠叨着:“虽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多少有些渊源的,好歹我是第一个捉你进派出所的人,你出事,我不冒出来,也说不过去吧。我原本想去医院找你的,想不到你这兔崽子跑得这么快,我刚来,你就走了。知道你能出院,就知道你不会有什么大碍的,本不想过来,但是我内心想着今晚没什么事情,就跟过来看看。在路上,看到一家新开的大排档,就进去趁个热闹,不小心叫多一份,就给你打来了。你果然龙生虎跃的,一点都不想掉进河里的样子。”

      一阵冷风吹进来,穿着单薄制服的张局长,后知后觉到换季节了。

      “哪里来怎么这么冷的风。不过今天你掉进河里,怎么还把你冻着了,看来你这个野娃娃真的挺好养的。”

      不说还好,“哈欠!”几凡还真感冒了。

      “瞧你了,都快奔三的人,还不懂照顾好自己。”张局长吐槽道,(几凡内心翻白眼,我才刚20岁。)

      “来来来,喝完热粥。”张局突然发现桌底下一些食物的残骸,“怪不得你刚才在门口堵着我,原来是那个美女偷偷给你送温暖了。”

      张局长看几凡脸上红润的模样,思量一份,连忙捎回夜宵,往门边走去:“那没我事情,我先走。”其实,今晚他还没有吃饭了。

      “慢着,你既然来了,就别客气了。捎来的东西,又拎回去,多不好。”几凡的赖皮属性再度回归了,他贴上去,抢过局长那红色塑料袋。

      “你看我可是一个伤号,更需要多多进补嘛。”

      “我看你是欠揍了。”张委平被几凡这只皮猴子挂在身上的动作缠得动不了,“算了,给你,给你就是,你怎么像没有吃饱饭似的,你到底是不是饿鬼投胎的。”

      张局看着这样的几凡,感到挺安慰,起码他真的没事。

      “东西,放这,你爱吃不吃。”张局长把吃的放在台面,就向门外走了,他闻到那粥溢出来的香味,肚子瞬间又饿了。

      “局长,慢走!”刚好夹在门被关上之前说完。

      几凡望着桌上桌下两堆塑料袋,心房被填满了,那被满足感让孤身一身的几凡在城里找到一丝丝归属感。

      几凡一边继续开吃,一边向着阳台招招手,“这可是鱼粥,要不要我分你一半?”

      “喵喵!”一只纯黑色的家猫,从门缝里挤进来,它就是开明这几天派过来保护几凡的小弟。小黑可是开明新收回来的,它身上当然没有什么鬼契约,它的行为可不受别人管控,当然不会违反开明跟槐公的约定,注上开明几成灵气的小黑,虽然不能抵御什么大妖怪,但是带着几凡逃,还是可以的。

      跟着几凡一晚的它,刚才溜出去找吃,这小区太穷了,连鱼骨头都翻不出来,一下子经不住诱惑就跳到几凡的大腿上。

      几凡一边撸着它靓丽的毛发,一边掏出今早买了好几包的小鱼干,喂着它,“小黑,小黑,今晚起风了,不然我们一起睡觉,互相取暖,好不好?”

      小黑被撸得很舒服,当然无所谓了,用了两年才习惯一个人睡觉的几凡,无时无刻不想念被窝里的躺着另一个人的温度,就算是动作、妖怪也好了。

      在半山坡上,漆黑一片,天与地融入一起,分不出边界,只有远方的灯光,证明了这座城市繁荣。

      “东,你这么急,把我叫来,什么事情?还是说,关于李玥雯的案件,你有什么跟我商量呢?”老鹰驾着车,来到东定位的地方,就看到他裹着黑风衣望着远方。

      老鹰下了车,顺着东的方向看去,那不就是BB吧?

      “果然还是李玥雯的事情,其实我下午去了SSG,找到了盲婆,还有局长,有些话,我得告诉你。”

      不料,东伸出食指放在他俩的中间,“这事情,明天再说吧,刚好,几凡有话跟我们谈谈。”

      东的眼瞳里倒映着着璀璨的夜景,深邃又美艳,“我们走吧,去BB吧。”

      “真的是去?”老鹰问道。

      “是啊,那里有着101号,以及那个男子突然毒瘾发作而导致自杀的线索,这时候是他们警备最放松的时候,干嘛不去?”

      “警方不是扫过场,如果真有发现的话,他们那边早收到信息,我们直接通过行政找刑侦要不就好?况且,李玥雯案件……”

      “我相信那里还存在我想要的秘密。”东把手搭在老鹰的肩旁上,“放心吧,我是一个懂得分寸的人,我只会查李玥雯案件,至于涉及李姥姥的部分,今晚,我会及时收手的。”

      “不过你不想跟来也没关系,可能过了今夜,我们要短暂地分道扬镳了。”东望着远方的弧影,渐渐勾勒出独自一个的色彩。

      “算了,这荒山野岭,离那死人的酒吧,远着呢。我送佛送到西,就送你过去,反正顺路。”

      老鹰点着了一根烟,走上了驾驶位,在东跨过车头过程,他想到很大事情,最好把烟头灭了,扔到草丛外,“就算前方太危险,今晚,爷,舍命也陪你。”

      东在微弱的车灯光反射下,透露出弯月的笑容,最懂自己的,果然还是老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