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大屁股妞性潮喷ⅩXX

      “哦——”

      闻言郑术羽这才恍然大悟,楼上那道身影渐渐和他记忆中的那人重合。

      当日他和对面的刘光强参加平云公主举办的诗会,可是亲眼看到陈岱林凭借那首《清平调》出了不少风头,不过最后他听说陈岱林在回去的路上遭遇刺杀,还好他父亲晋王陈飞武亲自来救,这才幸免于难。

      此事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他自然也是听到不少风声。

      郑术羽对这位世子的印象就是文采出众,因为他写了一首好诗,而且还武艺超群,在他所听到的传闻版本里,陈岱林可是独自与一个九品高手周旋了好久,硬是撑到他父亲陈飞武来救的。

      他们这些公子哥虽然远江湖,一心向往庙堂,但对于武功境界还是大概有个认知,知道九品高手不管在哪个地方都可以称为小宗师,是足以开宗立派的存在。

      所以能与九品小宗师周旋很久这一点,就足以让郑术羽对陈岱林的武艺有超高的评价。

      “啧啧,想不到这位晋王世子如此风采绝伦,是京城多少姑娘的仰慕对象,却也有这般失态的时候。”

      想起刚刚看到陈岱林特意跟那名女子贴得很近的样子,郑术羽就一阵哑然失笑,估计那些云英未嫁的姑娘们要是看到这一幕,当场就得心碎成一地。

      “男人嘛,都是这样子,表面上那叫一本正经,其实暗地里……嘿嘿,不知有多少姑娘惨遭他的毒手了呢。”

      刘光强呵呵冷笑,明显一副嫉妒羡慕恨的模样。

      郑术羽摇了摇头,说道:“刘兄何必嫉妒,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刘光强嘻嘻一笑:“这不是为那些惨遭他毒手的女子打抱不平吗?唉,说来也是悔恨,当初我要是不早点娶妻就好了,估计也能学得人家一半风流……”

      郑术羽看着对方那副其貌不扬的嘴脸,又想起刚刚那位世子陈岱林的俊美容颜,顿时便有点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刘兄说得极是……来!喝酒!”

      郑术羽举起了酒杯,笑着和刘光强对饮了一杯。

      “嗯。”酒水轻饮完后,刘光强放下酒杯,夹起桌上的小菜就往嘴里扔,同时他心不在焉地说道:“说来这花魁柳欢也是绝色,唉,可惜了。”

      郑术羽摇头笑道:“刘兄啊刘兄,你就别念叨了,要是被嫂夫人听到,可又得闹出些风波了。”

      郑术羽这番话让刘光强看起来有些痛心疾首,他拿起酒壶不停往酒杯倒,不停唉声叹气的,没过一会脸上就泛起红光,有些醉醺醺的模样。

      “不瞒郑兄,其实我就喜欢这种看起来柔柔怯怯的女子,嘿嘿,看那又腼腆又羞涩的小样,真是叫人心头火热,心里那股征服欲望腾地一声就上来了……不像我那婆娘,感觉我是反过来被她征服的那个。”

      刘光强迷迷糊糊地说道,想来是酒后吐真言了。

      郑术羽又要摇头轻笑,随即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貌似就挺符合对方口中的描述……

      于是他眉头一皱,用警惕的眼光扫视着自己的同窗好友,暗道还好对方娶妻了,而且之前还没进过他的家门……不过就算进了家门,他那妹妹因为性格原因,一般也很少出来示人,所以还算万幸。

      想起刘光强对他那个媳妇这般不满那般不快的,郑术羽便暗自思忖着,以后可断然不能让对方进自己家门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啊。

      同时他想起点了花魁柳欢的陈岱林,琢磨着对方估计也跟刘光强同款口味,以后还是少与他来往好。因为他听说过这位世子殿下还没娶妻,以后要是不小心见到他妹妹,喜欢上她了怎么办?这点不可不防。

      不是他因为政治立场原因不喜欢这位晋王世子,而是觉得对方的人品有问题,能来逛花楼的男人,可都不是什么好鸟。

      就像他对面的这个刘光强一样,表面上是对他媳妇蛮忠诚的,但背地里却偷偷来青楼,找好友吐苦水,各种数落他媳妇的不是。

      要是自己妹妹不小心嫁给了像他这样的人,哪依她的性格来说,可就真是人生悲剧了。

      所以郑术羽已经开始暗自排斥着那位晋王世子了,决定与对方少打交道,减少产生任何交际的机会。

      不过这位首辅儿子貌似忘了,他自己此刻,也是一样在这青楼里……

      陈岱林跟着花魁柳欢一路进入了她的房间。

      里面装饰别致典雅,屏风帏帐都是采用浅粉色调,令人心底升起一股别样旖旎,如扁豆般的烛光随风轻摆,映出两人的身影。

      陈岱林四处一扫,立马看到了在不远处角落的器具,蜡烛绳子自不必提,居然还有绣着锦鲤的肚兜……

      他暗自点头,没想到这女的花样还真不少,就是不知接下来会如何对付他?

      “陈公子,请。”

      柳欢笑脸盈盈,做出手势让正在打量的陈岱林坐下,同时她动作优雅,给对方倒满了一杯酒。

      “嗯。”陈岱林坐下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一边四处打量着房间,一边拿起酒壶开始自斟自饮,酒水一杯又一杯地,仿佛当茶水在灌……实际上酒力都被他悄悄逼了出来。

      “?”

      柳欢眼里明显露出一抹错愕,在她脑海中,这会两人已经单处一室,那个陈公子在假正经的喝完第一杯酒后,不应该是迫不及待地扑上来了吗?

      渐渐地,陈岱林“好像”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看了一边有些愣神的柳欢,赶紧笑着解释道:“我得先喝点小酒助助兴,毕竟第一次,你懂……”

      闻言柳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轻掩朱唇,笑道:“公子可真会诓骗小女子,公子如此谪仙样貌,这话放出去谁会相信?”

      陈岱林本想认真的跟她辩驳一番,但又想起目前好像不是谈讨这个的时候,于是他赶紧装作醉眼迷离的样子,身子摇摇晃晃的。

      柳欢看见陈岱林脸上升起一阵阵酡红,身子还左摇右晃的,一时有些着急,担忧道:“公子,你这是?”

      言罢,‘咚’的一声,陈岱林直挺挺地倒在了桌子上。

      “???”

      柳欢在那里呆愣了好久。

      来吧来吧,露出你的真面目吧……陈岱林心中不断呐喊,他刚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喝酒,虽然喝酒的借口着实有些蹩脚,但这一大壶酒可确确实实是被他喝完了,对方没理由不相信他已经喝醉才对。

      他幻想着等对方拿起匕首或是其他武器来刺杀他,就立马暴起制住对方,接着在逼问她是否太子殿下派来的杀手……

      时间渐渐过去,任凭柳欢如何摇晃,“公子、公子”的喊个不停,陈岱林就是不醒,同时还发出呼噜声,就像只彻底睡着了的死猪一样。

      最终,柳欢彻底放弃了。

      她在那里神色纠结了好久,本想试着将对方抱起来搬到床上,然而试了一会后她才发现自己徒劳无获,于是眼神无奈下,她将床上的被褥抱来,摊到了陈岱林的身上。

      随后她再重新从立柜那里拉出了一条单薄的被褥,接着灭掉了灯火,独自一人爬到了床榻上,幽幽怨怨地睡下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