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电影视频

      顺着㴞茉莉的㦇眼神,肖恩也看见了那个多艹出来的身影——起码有三米高,枯瘦身形笼郇罩在鐝黑色斗篷下,像是一只巨大的乌鸦一般耸立在月光的身后。

      “蹲下!”雔肖恩一声狂吼,恶毒穿刺冲着月光的方向刺去。

      ʌ

      月光毕竟是有经验的探秘者,刚才也看见了茉莉脸色的变化,预感到不对,听到肖恩的喊叫后,他猛然下蹲,一㰘把铲形的剥皮刀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猛然划过。

      肖恩的恶毒穿ꇵ刺正好刷击中那把剥皮刀,浓烈的恶意竟然隐隐压住了女巫头骨提供的恶毒属性。

      月光就݆势一滚,一双手在身后抖动手腕,激起一阵灵力绽放䖿,讞又将他往前送出一截。

      月光站起转身,四人呈半圆形包围了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枯瘦身影。

      它有一双垂到ℎ了膝盖以下的手,手指干枯,漆黑,细长,像是某种挥黑色的柴火一般。ẞ

      后背延伸出了一个骇人的巨爪쵦,每个蹯爪尖都如同一把锋利的小铲,

      斗篷之下,只能看见一双没有情깹绪的白洞一般的双眼。

      ᗤ 靲 “剥皮者!”

      肖恩的灵质一直保持着警戒,竟然丝毫没有感知到它的出现!

      斗篷下篪的ᐔ嘴神经质地念叨着肖恩等人听不懂的语言熺,巨大的手掌㢱直接抓向最近的肖恩。

      灵质触手瞬间掏出M1920左궄轮ꥥ手枪送到了手上,肖恩连Ԣ开三枪,每一枪都击中了那漆黑的巨手,好歹还是让它缩肓回了手。

      “止步!”威尔大吼翅一⭐声,波纹扩散而去。

      剥皮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旧一步步靠近。

      威尔的怒吼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它歪着头走向虔诚士兵,从背上延伸出来的巨爪如同邪恶的花一般张开。

      革巨大的恶意和威压,让威尔已是一头冷汗,但他仍然硬着头皮,挥出球头权杖——

      铮!

      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ꊻ声之后,铜头휷上留下了一道骇人的缺口。

      “Queen级最强的一档……”威尔和肖恩心中不约而同地闪过自己的判断。

      肖恩想起那个在无限的走廊中,追逐自己的双子恶灵。剥皮者给自己的威胁感,跟双子퓥恶灵非常接近!

      这个级别对现在的小队实力来说,是九死一生的威胁!

      月光瞬间收敛了慌乱的情绪,顺手抹掉快流入眼中的汗,眼神像是浸入冰水一般回复了冷静。

      他的十指如同梘奔ꘛ跑的兔脚一般飞速动弹,灵质触手也跟随本能的指引,从前臂延伸出去,辅助双手在身前弹奏出一片惊人的光芒!

      琴声铿锵,就像是一百名勇士齐齐冲锋一般雄壮!

      这是月光现在最强的一支曲子,名为쪡《风的奔流》。

      如同无数看不见的气荁流在平原之上席卷,月光的灵晊力朝着恐怖的敌人奔涌而去。

      䙙灵力곊造成的紫色、蓝ꐞ色和绿色的爆破接连不断地乍现在剥皮者身上。

      鲄 这名超出小队能力太多的敌人,被月光弹奏出的灵力潮汐冲得后退了几步!

      肖恩有些震惊地看着自己这位同伴:月光的能力和表现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没有他这一瞬间的压制,刚刚小队肯定✰会有人死伤!尋

      乐曲渐弱,月光用拇指将썇自己袖扣搓开쿉,其中飘散出灵能嗅盐的晶蓝色粉末,月光目光凶悍地瞪着剥皮者,猛然将嗅盐吸入鼻中。

      经历了轰炸之后的剥皮者,那一身怨念凝成的黑色斗篷已经残破不堪,露出了他灰败的、腐朽的、瘦骨嶙峋又怪异至极的高耸躯体。

      那躯体也已是多处受创,灰絮一般的肌肉,石雕一般的齺骨骼都裸露在外。

      但剥皮者没有显露出一㝷点痛苦的样子,他那没有嘴唇的大嘴,裂开了无数小裂缝,仍在覊让人头皮发麻地念诵着ᣔ意墀义不明但直入心底的怪异语言……

      它在恢复!

      威尔眼睛褷猛然厡圆睁——如果说有那么一个➜机会,能让小窙队击败强敌逃出生天,那么就是现在这一刻!

      不过,月光灵能枯竭,自己的权杖和肖的穿刺攻击、左轮叻手枪都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 “茉莉!”威淶尔忽然暷看到了一线生机,“对它注入圣殿级圣水!现在!”

      圣殿级圣水是神廷供给给神职人员的最高级别圣水,每年的产量非常有限,是对强力的邪物也能䛳造成极大伤害的神力物品。

      茉莉指尖在发抖,但她也知道这一刹那意味着什么。

      修女在心中默念着增强勇气的祷词,一手迅速切换着软管头,插入了傃绑在后腰的一个有着华丽镂姍空装饰的银瓶ㆱ之中。

      她踏前几步,有圣獇水残留的钢针刺入剥皮者的背部。

      清晰可闻的水流注入声——高压将圣殿级圣水﷗瞬间打入了剥皮者的体内。

      邪物的身上腾起了圣水净化时的白烟,它怒吼着挥动枯㰀瘦颀长的手臂,击中茉莉的胸口뀛,修女往后退出一段距离,威尔接住了她。

      岥 圣水不断灼烧着,剥皮者身上ゑ甚至腾起了白色的圣焰……哶

      按理说,这种浓度的圣水被注㏈入体内䠊之后,剥皮者应该ꥱ哀嚎着被净化掉。

      可是,它虽然叫得铗很惨烈,但圣水♌似乎只是灼烧了它周身的ퟀ怨念,并没有伤害到它的뗼本质。

      잛 灼烧慢慢停止了,꿳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但本质뗃依然䛈完好。

      “怎么会这样?!”巨大ꄅ的疑惑在威尔心中升起,“King以下任何邪物都应该被净化翊掉了!”

      这名全身心信仰⻨着主的朗诵者,此时内心出现了动摇。

      眼前就是仍在慢慢前行、逐渐恢复的剥皮者,这㙣种动摇一发不可收拾,让威尔已经看不돬到取胜的可能。

      他握紧了铜头已经残破的权杖,咬了咬牙腯:“蜴跑!离开迷宫,回到地上,组织疏散!”

      肖恩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威尔:他们现在位于迷宫的中央,邪物的恢复速度超出想象,他们的脚程绝不可能超过剥皮者……

      这简直是现在最糟糕的决Ἐ定!

      不过,即使肖恩和月光此刻留下来,㮽也绝不可能消灭剥皮者。

      他和月光眼神复杂地对视了一眼,只好跟着动身的威尔一起逃跑。

      为了延缓剥皮者팞的恢复,肖䳬恩将手中还婔剩半瓶的圣水砸在了它身上,然后头也不回地开始狂奔。

      在沿着之前留下的灵力道标奔跑的时候,肖恩直接将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我们进入得太深了,不可能在剥皮者追上我们之前跑出去的!”

      威尔回ே过头:“如果它快追上我们了,那就꤅由三个人阻拦他,让一个人逃出去报信!”

      肖恩直接咒骂了一Ⴖ声:由于精神强度已经有相当程度的降低,威尔已经放弃了思考!

      肖恩抑制住了破开大骂的冲动,边跑边喊道:“威尔,不ऒ要让恐ᙚ惧控制你!

      “我们肯定还有办法!”

      威尔的脚步稍微慢了一些,肖恩继续问道:“你以前进入过代达罗斯的收容迷宫,迷宫中有没有什么机制能限制失控?”

      威尔有些气喘,一边回忆一边答道:“机制៱?哪有什么机制?……收容迷宫本身就是机制,枲如果收容被打破了的话……”

      “或者关于剥皮者的信息呢?我们能不能在迷宫中找濁到任何信息,譬如收ꁴ容物的特性?!”肖恩仍然保持耐心펂——他没有别的选择。

      威尔如梦初醒地转头望向肖恩:“我记ऊ起来了!资料室!每个迷宫都罤有收容物的资料室!迷宫˥中会提示资料室的位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