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大咖秀第二季

      “怎么了吗,尤金?”

      “有什么问题吗?”

      哈利和罗恩的疑问让尤金打了个激灵,他一边用左手悄悄地收起了自己的小镜子和字条,一边转过身来,将哈利的纸条递给他。

      “没什么,”尤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紿看起来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也许是某个故人送给你的吧,哈利——毕竟德思礼家都能把礼物送来霍格沃茨了。”

      在日常的聊天中,哈利早就跟尤金和罗恩抱怨过德ڹ思礼一家了,因此尤金知道这▨个并不令人奇怪。

      “嗯…也许是谁的猫头鹰带䤪来的吧。”

      哈利肯定地点点头,收起了纸条,吃着巧克力蛙的罗恩也对此非常肯定。

      “说到礼物,我也有东西给你们俩。”唁

      尤金飞快地整理着思绪,走回自己的床边,从床底下掏出了几天前猫头鹰送过来的一大堆包裹,然后拿着两个带着束口绳的,鼓鼓囊囊庮的小布袋交给了哈利和罗恩。

      “谢谢,尤金!”

      “这是什么,哥们?”

      哈利和罗恩打开了各自的布袋,然后惊喜୞地从里面掏出了一大把糖果。

      “袋子是我做的,无痕伸展咒,”尤金咧嘴一笑,双手插兜,左侧的兜里还有着那个小镜子和纸条,“大小应该跟你们的行李箱差不多,等把里面的糖和零食吃完了,你们就可以拿它们装东㚐西了。”

      哈利和罗恩一听都特别惊讶,尤其是罗恩,在夸张地从小袋子里面抓出了一大堆糖果之后,他直接在哈利的床᠞上把小袋子倒了过来,袋子里洪水般地落下的糖果落了整整一床。

      单是这一个袋子里的糖果就值两个加隆——他们都是尤金溜出㦟四层独眼女巫暗道,从霍格莫德的蜂蜜公爵买来的。

      㓫 不过还是那句话,ݚ尤金根本不差钱,他甚至嫌麻烦,从来随身只带加隆,西可和纳特都留给各个刌商户当小费了。

      单是开学之前,戴克哈德一家去对角巷古灵阁银行的时候,尤金的父亲就在他们家的金库里存了五万英镑,折合成加隆就是整整一万。

      对于任何一个年轻巫师来说这都是一㦛笔巨款,然而这些钱还没有戴克哈德先生两个月的固定工资高,更不用提那个头脑灵光的经济学家父亲还自己在外面自己彝额外做了各项投资了。

      更有意思的是,巫师们的社会中流通的财富远远少于麻瓜社会——毕竟他们人少。除了尤金知道的,在⶿麻瓜社会中也有着许多产业的马尔福家族,论拼财富,他觉得自己能完爆一大堆的巫师家庭。

      觲更何况不算上现在已经卖遍全校的双向复写纸,他还自己掌握着家里古灵阁的金库钥匙,有将近一万枚金加隆能随时给他挥霍。

      ᭲ 实际上,尤金在整个霍格沃茨的七个年级,一千瘲多号的学生里面,都算得上是阔佬中的阔佬——就连小德拉科·马尔福日常可以自由支配的钱恐怕都没有尤金的多。

      녵 两个男孩不住地,眉开眼笑地道谢,尤金不由得认为可能自己的礼物比那件隐形衣还让他们高兴。

      他衄们三个在一起收拾好了哈利床上的糖果,使得罗恩㫕的袋子又变得鼓鼓囊囊的了。

      三个孩子洗漱之后,便从走廊下到了公共休息室,发现弗雷德和乔治正在往珀西的身上套着一件毛衣,珀西玩命地手舞足蹈挣扎着,眼镜都掉在了地上。

      “这两个给你们,还有一个是给李的——但是大冷天的让鲍德温飞一趟太残忍了。”

      等他们闹了一阵之后,尤金递给了弗雷德和乔治三个小包,里面是三把开刃了的瑞士军刀。

      “噢,尤金走!”

      “真是太慷慨了!”쩉

      “得了吧,一些麻瓜的小玩意,拿着玩吧。”

      ꮁ 双胞胎作怪地,泪眼婆娑地对着尤金嘻嘻哈哈,尤金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大一点的包裹给了依然一脸怨恨的珀西——那里面是一套崭新的,昂贵的书写用具,配上了最好的羽毛笔。

      拆开礼物,珀西的心情好了很多——而且他的毛衣其实也不算是多么丑。

      没有人会想要错过圣诞宴会,挓因此他们都没有吃早餐,宴会开始之前,尤金让哈利和罗恩帮他抱着他床下其他的那些包裹一起下了楼。

      츛在这之前,尤金还发现了他的母亲送给﬈他的一件礼物——一个手工缝制的皮质魔杖套,他喜出望外地把魔杖套系在腰上,把自己的魔ㅥ杖插了进去。

      魔杖在套子里完全合适,䆊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别在腰间的匕首。

      毕竟在暑假的时候,尤金的父母都兴致盎然地玩了好一阵子他的魔杖——虽然并没有什么事发生就是了。

      于是乎,哈利和罗恩就抱着一大堆东西跟在尤金的身后,三个人轻车熟路地从格兰芬多塔楼向着礼堂走下了一段段楼梯。

      “这些包裹是干什么的,尤金?”

      罗恩抱着一堆东西,好奇地大声问道。

      “你们不是想查尼可·勒梅吗,”尤金也抱着两个包裹走在最前面,头也不回地高声说道,“这些玩意没准能帮忙。”

      很显然,哈利和罗恩都没有明白这些包裹能怎么帮忙,不瞴过他们还是乖乖地抱着东西跟尤金来到ә了学校一层的礼堂。

      中午的圣诞节宴会上,整个学校礼堂的气氛特别的生动。

      尽管学生们只剩了不到一百人,但是晚宴特别的丰盛。뛨

      一百多只胖墩墩的烤火鸡填满了四张有些显得空荡荡的长桌,除此之外还有着烤土豆,烤香肠,以及各式各样的点心和果酱。

      礼堂的四周悬挂着琳琅满目的装饰品,十二课挂着冰柱的冷杉树立윇在礼堂的周围,其中一棵特别显眼的大圣诞树立在教师席边,上面挂满了各种各样亮晶晶的小饰品——甚至还有十来个小仙子,叽叽喳喳地绕着树乱飞。

      哈利和罗恩긴腾出了一大块格兰芬多长桌上的空地,把尤金的一大堆包裹放了上去。

      弗雷德和乔治抱着一大堆费力拔烟火跟着他们来到了礼堂,但两个孩子都克制着玩闹的冲动,看着尤金一件件地分着那些包裹,这才搞明白了他是要干什么。

      因为这些大包小包,实际上是尤金给霍格沃茨的教授们准备的礼物。

      很少有学生会有机会,或者说会想到给他们的教授送礼物,这一点尤金当然不ڃ会忘记——一个野心勃勃的学生要想在任何学校里混得开,这种西方的礼节是必须要遵守鴿的。

      哈利和罗恩抱着那些包裹,跟在尤金的身后走向了教师席,然后看着他给每个教过一年级的老师们发着礼物。

      邓布利多校长眉开眼笑,笨手笨脚地给自己戴上了一条满是小黄鸭的领带,麦格教授满意地欣赏着手中长盒子里的Burberry格子女士丝巾,弗立维教授则是得到了一块需要上弦的男士怀表,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尖叫,斯普劳特教授好奇地翻开了一本《不列颠最美花园年鉴》的麻瓜图书——就连斯内普教授都收到了一只小黑盒子,现在他皱着眉,冷冷地垂下眼皮观察着打开的小黑盒子里面黑色天쭸鹅绒垫子上的两只精致的,镶着蓝钻的铂金男士袖扣。

      眾当然了,尤金也没忘䈃记奇洛,送给了他一条黑色的新围巾,在他结结巴巴,一脸惊喜地道谢时鞠痠了个躬,拉着罗恩和哈利离开了。

      教师席上其他的教授们纷纷露出羡慕的表情,但是这也没办法,他们只能期待着尤金上高年级之后能选他们的课,也给他们送礼物。

      “这里柂还有三只盒子,”哈利看了看罗恩手里的盒子和自己手里两쿢个稍小一䋊点的,“这些是给谁的?”

      铭“有一个是给海格的,㸙还有一个是给波奇的——至于最㫈后的一个,就是帮我们找到答案的。”

      尤金的心情特别好,背着手带着两个朋友走回了格兰芬溟多长桌,几个人享受起了宴会。

      直到下午,尤金都没有着急告诉哈利和罗恩最后的那个包裹是干什么用的,不过直觉告诉他们,那里面应该是一本挺厚重的书。

      不⹂过他们很快就把它忘땥到了脑后,贆开始和其他人享受起了宴会。

      尤其是那些ꬲ费力拔烟火,在放出来之后还能掉出来一大堆的小道具。

      尤金也兴趣盎然地点了一个,然后拿到了一个福尔摩斯似的猎鹿帽,弄得他一脸无奈。

      ‘这他娘的是还要暗示我,让我解谜吗?’

      他苦䧔笑着把帽子戴在了头上,换掉了自己的巫师帽。

      到了下午,尤金一众绕道去厨房,把一包邮票送给了小精灵波奇(它激动地快要晕过去了),然后带着海格的礼物去了一趟海格的小屋,里面是一个特别大的白瓷茶壶,茶壶里塞满了上好的红茶叶。

      海格眉开眼笑地向他们道谢,请他们喝了䋳一壶尤金的好红茶,同时也让尤金弄明白了一件事——海格的笛子并没有召唤猫头鹰的功能,那只是他做出来吹着玩的而已。

      离开了海格的小屋,三个男孩就看见奇洛教授尖叫着在城堡庭院里四处逃窜,弗雷德和乔治用魔杖牵引ᷥ着一大堆的雪球纷纷砸向他包裹着头巾的后脑勺。

      这一幕看得尤金热血沸腾,双目放光,拳头紧紧攥起——这可是能名正言顺地糊伏地魔一脸,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但璟是考虑到自己日常的形象,他还是克制住了这个不成熟的冲蝻动。

      毕竟干死伏地魔,尤金鈘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

      双胞胎被厉声呵斥的费尔奇赶跑了,奇洛教授哭哭啼啼地跟着费尔奇回到了城堡,尤金三人也跟着走进了礼堂。

      “咱们现在去哪——还是去当圣诞老人吗?”

      哈利和罗恩乐呵呵地问道,因为奇洛的那一出也让他们笑得合不拢嘴。

      “去魔法史教室。”

      抱着礼物的尤金给了他们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走上一层层楼梯,其中的一段楼梯还换了个方向,尤金站在魔法史课堂的门前敲了敲门。

      “请进。”一个飘飘悠悠的声音低沉地回应了他。

      䣱“下午好,宾斯教授。”

      尤金昂首挺胸地走进了教室,哈利和罗恩这才恍然大悟。 뷱

      既然是历史,⼣为什么不去问问宾斯教授呢——既然宾斯教授并不经常出现在教师席上,那么没有日常交集的斯内普极有可能也会忽略掉这个鬼魂教授的。

      乳白色的幽灵宾斯教授“坐”在他教室前的教师办公桌前,面前的一本古老ꌯ的,发霉的厚书随着他的手自动翻着页。

      “哦,孩子,”宾斯教授慢悠悠地抬起头㼮看了一眼尤金,“你叫什么来着,尤瑟夫?”

      哈利和罗恩没憋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毕竟不是每一天都能看到完美的尤金吃瘪的,而尤金的脸上毫无尴尬,露出微笑怲。

      “今天是圣诞节了,教授,”尤金礼貌地双手将国礼物包递给了ቹ宾斯教授,放在桌面上,“圣诞快乐,教授。”

      “噢!谢谢你,孩子…让我看看…”

      宾斯教授茫然地露出微笑,抬起手放ꂶ在了包裹上,包裹的包装自动地层层飞开。

      哈利和罗恩猜的不错,那里面的确是一本书。

      “《龙枪编年史:秋暮之巨龙》,麻瓜们的英雄小说,教授。”

      尤金淡定솫地背起了手,出乎意料的,宾斯教授半透明的老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种兴쇿奋的喜悦。

      哈利和罗恩当然不知道,宾斯教授其实挺喜欢传奇故事的,而这一点只有曾经被罚写论文的尤金才知道,而他也是偶然发现的。

      “很有帷意思,孩子,”宾斯教授慢慢地伸出手,“摸”着面前书本的封面,然后认真地抬起头看了尤金一眼,“但是要记住,孩子——小说不是历史,尤其是麻瓜的。”

      “谨遵教诲,教授,”尤金优雅地鞠了一躬,抬起头目光犀利地看向了宾斯教授,“不过说到真实历史,我最近对一个人很感兴趣写,可惜毫无头绪…”

      “那个人是谁,孩子펛?”

      “名为尼可·勒梅。”

      尤金淡定地说道,宾斯教授神色怀念地摸了摸胡子。

      “是他啊…勒梅,还真是怀念…曾经有那么翻几百年,他的名字在焑魔法史考试里可是重点中的重点,因为这涉及到高年级的炼金术课程,布斯巴顿和许多其他常识历史内容…”

      哈利和罗恩站在门푤口紧张地咽嘄了咽口水,期待着幽灵教授接下来的话。

      然而宾斯教授接下来的话,却给他们浇了一똓大盆冷水。

      “虽然有点超纲…但我建议你们自己去寻找——毕竟ꎜ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而学习,需要孜孜不倦地…”

      “我试过了,教授,”尤金打断了迷迷糊糊的宾斯教授的话,“在图书馆里,很多书籍,但一无所获。”

      “螖这样的话,孩子——你应该试试禁书区,也许他们把他的著作都放在那里了。”

      宾斯教授所灁说的禁书区,指的是霍格沃茨城堡图书馆里单独的一部分。

      ꀟ 禁书区,实际上应该称作“限定图书区”,并不是说这里的图书禁止学生借阅,而是因为这里面藏着的都是一些带有禁忌知识,或者过时知识,非常脆弱的老课本,因此这里不能随意借阅图书,需狺要教授的批准,也៎就是批条才能进入。

      “禁书区,教授,”虋尤金眨了眨眼,“您知道的,霍格沃茨很久以来都不允许学生进入,您能不能…嬶给我一张您签字的批条?”

      “啊…当然可以了,尤瑟夫。”

      宾斯教授慢悠悠地一抬手,一根羽毛笔自动悬浮了起来,在一张羊皮纸上签下푛了擰一行字,随后,那张纸自动撕开,纸条飞到了尤金的手里。

      “...求知是我们一辈子的使命,孩子,”宾斯教授看着尤金微微一笑,“没有知识应该被无条件禁止的,尤瑟夫。”

      “..冯.谢谢您,教授。쏹”

      握着纸条,尤金再度微笑着对宾斯教授颔首鞠躬,随后转过身来,突然黑下픁脸拉着笑得不可开交的哈利和罗恩走出了魔法史教室。

      “给你,哈利,接下来交给你们俩了。”

      尤金将纸条塞进了哈利手中,带着他们向着格兰芬多塔楼走ౄ去。

      “这么说我们拿到解开谜굑底的钥匙了?”

      哈利和罗恩跟在尤金身后,看了看手里的纸条。

      “赫敏那小姑娘非让我认真齨,我就稍微认真一点…”

      走上城堡的楼梯走廊,尤金突然回过头,停㎲下脚步认真地看了看哈利和罗恩。

      “还有,不许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否则斯内普很可能知道좎我们在调查什么。”

      ⼋ “放心吧,尤瑟夫。”

      哈利欢快地咧开嘴,很少见的开了个玩笑,罗恩拍着栏杆大笑不止。

      “不许叫我尤瑟夫!”

      ႅ尤金发出了史无前例的咆哮,不튎过哈利和罗恩一点都不觉得可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