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懂你更多官方下截

      总是这样当二൯道贩子也不行啊。看来☆,还是得把寻呼行业的事儿再抓紧一下。军代表那边不知道怎么样,最担心的就是他即将到省城去,任城这边的事情就不会再全力而为了。∞

      其ߐ实,兰陵的迫切性更高。那里经济形势严峻得多,国有经济成本占比高,轻工业不够发达。不管是90年代还是两千年后,都没怎么听说有大的发展。

      可惜的是,兰陵非主场啊。江正柏这家伙说什么有朋友的亲戚在市能源局,可能帮得上忙。这是哪门子七拐八凑的亲戚?穷在身上有远亲,敷在闹市无人问,我就想问问,你认识人家、人家认识你吗?

      不过,实在没辙了,只能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对呀,那만里不是枣树多嘛⠗,那就去打一杆?走吧。

      江正秵柏的这个朋友还真是给꼖力,真的就约到了这个市能源局副局长。这个能源部门存在的时间不长,中间也很难实际运营,主要是88年改革的时候新成立的能源部胃口太大,要把石油、核工业两家总公司并进来,导致实权部门不开心,结果两个肥的流油的部ʤ门没捞着,93年反而把能源部撤销了。

      一见面,江奕还有些不好意思了쐼。自己曾警告过江正柏认真对待自己另一半,结果人家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历史的惯性啊,不管了,反正我也是受益的一方。看江正柏的意思,应该是明确了要和这个琷准嫂子发展了。ⱚ嗯,那就以嫂子礼代之了。 挭

      “这个真是你写的?”看着面前的一个青年、一个小屁孩,副局长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江正柏第一次见到政府领꽻导,还比较怯场;而在1990年,江奕还没有带上眼镜,略黑的皮肤让他脱离了“乳臭未干”饊的印象,不过“年少气盛”是脱不开的。

      “朱局长,我参与了方案的写作,里面主ⶼ要是南方几个企业老板的想法。”鯨嗯,我后面有人,有钱。我还能代表他们的意思,怎么滴吧。江奕的放松心态、故作老成的姿态,倒ᗙ是让朱局长放下不少心来。对于兰陵,南方老板送钱上门可是真正的及时雨啊。

      “嗯,领导,我们和李老板他们都熟着呢。哦,我们要是觉得可以,南方那几个朋友也会跟着投钱的。”江正柏慢慢找긣着感觉。

      “搬家公司、家政服务公司,这些都比较简单,也容易实施;电脑培训这一块儿,你们有什么基础吗?”

      “我们在中山有一个制造企业,生产信息技术产品。”好吧,如果那些刚接上头的仿冒游戏机的企业也算是信息产品制造企业的话;

      “我们可以在兰陵每个区县开设一个培训中心,配置10台,不,20台计算机和打字机等,”江正柏看到江奕不满意的眼神,赶紧翻了一倍,计算机两三万一台也太贵了,打字机来凑嘛,反正是放在一起算总数的;

      “我们有大量熟悉计算机的老师,他们⶘可以在兰陵长期跟班培训,三个꾗月可以住在这里。”嗯,如果卖计算机的售后人韮员可以算是老师的话。

      “你们有什么需求吗?”条件这么好,朱局长倒是担心不会落实了。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老兄你是来做慈善的?

      “需求就是,嗯,”忘词了。

      “几个老板是想向政府申请注册本地公司。出台计算机培训资质认证办法,对于获得认证的学员给予一部分优先录用、加薪等鼓励。”

      这就对了嘛。朱局长找到熟悉的感觉了,找政府就该要政策、要优惠炄措施,这才是往下谈的基础嘛,要不然可不是我的分管领域,你出门绕个大半圈,再向前走几十米,就是红十字会的大门了。

      “我看这个值得向市领导推荐。这样,这个先放在我这里研究一下,我找机会再向领导专题汇报一下。”朱椑局长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试훹试。

      想到90年代的“研究㢿研究”,江奕不由得暗暗苦笑。好吧,你们先研究吧,我可要放飞自我喽。江正柏也是松了一口气,妈呀,领导可真不是好见的,脖子都梗住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江奕和江正柏的无所谓,朱局长却有些放不下了。昨天市委扩潏大会议还专门开会讨论下岗职工如何安置、再就业的问题,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能够拿上去一份方霄案,绝对能够获得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刚才他是有些拿捏不ၢ住,出于稳重起见,暂时放一放。

      ⅈ然侂而,两个人的轻松,说是故意做出来的也好,却让朱局长有些吃不准了。紐骗子也不应ၳ该벗是这样的吧?到底要不要赌一赌?

      “小刘,让两位先等一等。”秘书出去了,留下朱局长一븁个人팸想静静。

      有了,市委杨书记那里不好现在汇报,分管工业的黄副市长那里还是可以先说说。这样既不用现在就拍板,又能第一时间让领导知道,即使以后有些낦瑕疵,也可以理解,毕竟妰只是给领导参考嘛。“黄市长,我有件事情想向您口头汇报一下。”

      嗁 半个小时后,朱局长出来了,背后汗水差不硸多湿透。黄市长不重视吗?不是,둙黄市长太重视了,而且当场要求,请南方老板一起来专程汇报,他也会滅专程向市委说明。嶘这下子,事儿大了。

      “还好我没说那两个半大小子现在就在市政府呢,真是被他们坑惨了。”自己刚才忽略᭙了一点,那就是方案由自己提交给副市长本身,就有为方案背书的意思。自己实际上㡗是被方案的内容所打羵动,可是真要被市委领导感觉自己竟然轻信两个小朋友,那就太掉链子了。

      “二位,黄市慓长指示,具体方案还要细化,择日向市委汇报。这个可不是一件小事,你们先回去考虑一下,具体时间还没定,但是不要超过1周时间。到时候,最好给我先看一下。”朱局长给江奕两人下了一个任务,他自댖己也感觉似乎有点难以完成。

      还没等两人表态,电话就想起来了。“什么,下周二就要听取详细汇报?这个,黄市长,这两位同志表示还需要仔细考虑、认真细化一下。”好吧,衃多谢읇朱局长代言。

      “不用了,到时候会有相关部门一起参加,大家群策群力,一定要把쪍这件事情做好。你也要把这件事当成近期的一件大事。”黄市长继续섥加码,朱局长差不多要叫起来了,好家伙,相关部门贼精贼精的,这俩下子能抗住?

      “这个ꝁ我们近期的安全检查任务很重啊。”朱局长是负责煤矿行业的,这个倒是没说谎。

      “其他事情都没这件事重要。市委杨书记亲自主持汇报会,记住,这是市委扩大会议。”我的亲娘!

      朱局长差不굅多要抽自己一嘴巴了。还参考,参考个屁,这是在直接做决策的节奏啊,而且是市委扩大会议。本来想露个脸的,现在感觉全身赤裸裸地上台了。

      对面俩小子也听见了,嗯,是的。俩下子也是眼睛睁大了不是,终于让你们体会到我的压力了。

      江奕却是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个时机撞上来了。好巧不巧的,前几天兰陵市委市政府刚刚开会讨论了下岗职工再就业问题,按照传统思路,大家都是一筹莫展。市财政就这么少钱,窟窿就是那么多钱,捉了襟就是要见肘,谁愿意偏袒哪边谁去决策吧。江奕提供的几个思路,每个都透露着新鲜,但是每个都是跳出现状看问题,更重要的是,每个都是在现有条件下能够达到的。所以,市领导的激动、期待,都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

      㞫 当然,除了那个叫做呼叫中心的。这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在兰陵建?不懂没关系,让人讲讲不就懂了,来吧。

      朱局长继续想静静。结果江姓二人刚出了市政府大门,江正柏就想脚底抹油--悄悄閫地溜了。“三哥,你现ᒕ在想抽身,还来得及吗?”

      是啊,人可是你介绍的,庙都找得到。

      “可被你害惨了。今天一个本家的副局长都这么难对付,以后可怎么办?我肯定没这本事啊。”

      “别着急,我先合计合计,看看怎么办、应该找谁出面。”江奕安慰这⪗个以前最多跟村里几个干部聊过的堂兄。

      “别把我合计进来了,我下次可不敢来了。”

      “你可以不领头,但是要殿后。”江奕给他定䫬了性。ⰰ

      “殿后?”

      “揓就룲是给大家当垫脚石,陪衬,老末。”嗯,这样可以ガ不用讲话。

      连续櫻请假几天,教室里安静了许多。今天,江奕难得地出现了。谭老师非常默契地没去惹他。混世魔王,还輱是让他自己趴着最安静。

      江奕仔细推敲了一下,然后在方案里又增加了一些内容。朱局长提醒得对,你要是给的条件太优厚,对方可能会以为你是骗子、不想好好履行。这时候,党政机关还没ᙍ有严格“异地为官”的制度,大家都是奔着为家乡长远考虑的思路进行长期谋划的。

      对于熟知后期经济发展轨迹的江奕倵来说,他更是知道“下岗”这个词的分量。从负面因素来说,下岗是现代历史上华夏民族不敢回首的一幕,也是过去30年对本国影响最大的负面事件,对基层民众来说是从灵魂到生理的重构。对于謁五六十年代的人来说,即使到了21世纪,不少人仍然心有余悸。

      从当时的经济决策来说,下岗倒逼华国被动地启动了﯑资本市场,让国企大面积通过上市来脱困;逼华国被动地启动꣓了房地产市场,以吸纳基层劳动力、吸收过剩产能,这ࣗ也导致今后的房地产市场调控难以彻底执行,正是“下岗”一姲次次地让执政者“投鼠忌器”。另一个角度,从长期来看,正是因为经济结构转型成功,所以华国能够顺利抓住全球产业转移的机遇,入世后实现了㟔经济腾飞。

      所以,江奕需要做的,是利用后世的一些解决办法,ೖ帮助地方鿓破解下岗魔咒、减少转型期的成本和痛苦。蕶

      “江采,你帮我邀请李大庆和周吉,下周一땁到兰陵谈点儿事。”

      “什么事情?”

      殡“就是上次一起谈的事情。李大庆知道得。”江奕懒得告诉他。

      “跟周吉怎么说?”“就袀说问李大庆。”

      这又是咋地了?江采不敢问。“找了很久,就是没找着你说的那个什么小霸王游戏机。”

      小屁孩,你知不知侹道我给你这个指点值多少钱?还敢跟我急。“小霸王不用找了。你接下来除了在华强北调查调查,就是去中山,跟段勇平搞好关系。先订1000台红白机,任城那里400台,兰陵三哥和彭城表哥那里各自300台。”原来段永平至今猄还没有开发出小霸王啊?这就好玩了。

      “对了,一下子这廛么多货,可能要惊动很多朋友了。”三四十万块钱的货物,加上火车托运,江采有些困难。

      “能不惊옞动别人,就尽量不要惊动。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利润就越薄,”江጑采这下子鳕应该能听懂了。“还有,游戏机的事情就不要告诉任何人了,包括李大庆。”其实,真正븳针对的就只有李大庆了。

      申ꕏ城那边也说好了,爸爸这只老虎,终究还是避不开,那就在项目的实操阶段少让他接触吧。知识水平限制了他的想象力,让只有高小水平的爸爸完全能够“无知者无畏”,唱大戏的经历又能让他对谁都能放得开,但愿他能收奇效吧。

      90年代还远没到PPT忽悠领导的时刻,江奕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ᾌ来䞒,才能躲过精英领导们的审›视,尤其是那个传说中的杨书记。精英治国的华国,优秀人才首选党政机关,直閻到92年才有一波优秀人才下海潮。市高官更是人中龙凤,主政一方、面面俱到,上可通中央,下可攄通基层。大部分人知D县里一把手厉害,而这是比县里一把手更加强悍的存在,因为现⼤在的地级市同时还管着县。

      “今天咱们开个专题会,请大家都来听听。这里首先要表扬一뼥下能源局的庆和同志諸,上周三刚刚召开的下岗工人再就业问题专题会上,任务刚布◧置下去,庆和同志就发动群众,思考问题、解决问题”。朱局长,朱庆和,现在他的情绪꬟稍微好转了一些,状态却是更加地紧张了。

      本来以为7是三两个人的专题汇报,现在变成了一堆局办参加ⓧ的专题讨论会,现场的压力可想而知。不过好就好在专题讨论的后续压力要小一些,毕竟专题汇报是“一对一”,领导的簤明确指示下,需要汇报部门继续쑾跟踪实施、汇报进展等。专题讨论嘛,讨论本身就是目的。

      “现在,就请几位企业主给我们说说你们的方案。今天各相关局办负责人也一起过来了,可以对方案的可行性곎进行一些初步判断。大家多听、多记、多思考,争取早日对全市下岗再就业问题提交一个让全市人民满意的答卷。”嗯,书记站位就是高,直接把我们╽拔高到下岗职工再就业研讨会的讲师了。

      “几位企业主委托我来汇报一下方案,因为我是唯一一个全程参加这个方案制定、修改和讨论的人。”一声清脆想起,让大家๼措手不及。有的局办负责人已经放下了他们原本打算记录的钢笔,小屁孩能讲出个什么道道来?书记也有些纳闷地看了看朱庆和,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朱局长的汗衫再次湿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