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锚2代vip破解版无限用天仙

      入夜,山间的夜晚除了朦璕胧的月光,没有任何光源,为了➐伪装商会的部队听从捕蛇쬀队的建议,没齛有选择生火。

      稍微让人心安的是,许御所谓的“出入口”,其实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坡,距离最近的树林不过几十米距离,所以他们有充足的空间去进行布置。

      一天的行进加上没有吃晚饭,让商会的人苦不堪言,在岳阳的强势命令下,只能强挺着落位。

      捕蛇队的众人与猎龙小队则向一群等待猎物上门的猎人,目光犀利的注视着前方的一举一动。

      不知过了多久,淡淡的雾气随着月光开始氤氲,捕蛇队早有准备,立刻用特殊处理的布蒙住口鼻,距离他们最近的猎龙小队反应同样迅速,以自己的方式将雾气从身边驱散。

      商会那边疲惫的人群显然被弄了个猝不及防,瞬间就有大片的人中䴯招,一时间倒地声不绝于耳。 ቈ

      岳阳又惊又怒,多亏了没有归队的阿杰与觜小六子,及时的分给他一块特殊处理的布,否则他也必定会中招。

      “死老头,怎么回事!”岳阳气急败坏地低吼道,他不敢太过声张,因为他也知道这恐怕是白蛇即将现世的前兆。

      “普通的迷雾,对人体不会有太大损伤,明天日出雾散后他们就能醒来。”阿生急忙解释道,因为全神贯注盯着前方的许御可没有闲工夫跟他解释。

      楳“...既然你们知道,为什么不早说?”岳阳听后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说了有用吗?能抵ꞅ挡这种迷雾的布,需要历时半年的制作周期,而且迷雾在白娘子山是小概率事件,你们会下血本给每个人配上一块么?”一直沉默寡言的阿植看不下去,出言回怼道。

      岳阳很快冷静下来,分清孰轻孰重后,他还是咽下这口气,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猎物出现。

      一道月光疏的刺破浓厚的迷雾,阵阵虚影开始在四周的空间闪烁,就像阳光照耀下水面泛起的波光粼粼一般,夸张的白色⡁蛇影几乎随处可见。

      “有意思。”木舟自语道,随后把目光投向寻花。

      “清风作引,徐徐图之。”寻花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出现了奇异的鸣颤。随即更加令人瞠目的景象出现,原本翻腾卷曲的浓雾,正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迅速驱散。

      几息过后,一股狂风掠过所有人的面前,彻底将附近几百米的迷雾吹散,那些散开的浓雾仍在疯狂的想要涌入填补这里的空白。

      紧接着从不显山露水的囚牛脱去身上裹得紧紧的澲衣衫,露出强壮的上身,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皮肤表面布满着样式繁杂的乐器,除了大家蠙耳熟缷能详的以外,更多的都是造型返古,无人能识的乐器。

      那些乐器图腾被他依次点亮,随即从他皮肤上剥离出来立在空中,众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都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随着那些乐器的浮现,囚牛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做到的,但那뤮些乐器就开始奏响,宛如空谷幽兰一般的乐䒮曲传入众人的耳中。

      木舟早就熟练的掏出耳塞堵住自己和寻花的耳朵,毕竟他们可是对囚牛的本事知根知⋲底。

      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周围其他人的眼神都陷入了一片茫然中,一种奇异的感觉从他们内心生出。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根本无法抗拒的诱惑,他们感觉耳中只剩ꊍ下了那首旋律空灵的曲子,眼中也仅剩下了囚牛一人。

      羧 明知道飞蛾‿扑火是一种愚蠢ꋸ的行为,可他们此刻感同身受时才真切体会到,这是一种无法改变的本能。

      同样无法抵御这种召唤的눰还有虚影状态的白蛇,阵阵嘶嘶声过后,一只身长十几米一人粗的白蛇挣扎着从天上落下,砸在众人面前的山坡上。

      受到重力的激发,瞬间无数道青芒冲天而起,瞬息间将整个山坡包裹住。此时囚牛已经默默的穿起衣服,众人的心神才终于醒转过来。

      蒹 摦看到木舟比划的五根手指头,岳阳心里却再也生不出丝毫怒气,因为囚牛这一手着实惊住他了。要知道他们刚才只是被余音波及,真正的目标是那条白蛇,即使这样倛他们都依然无法抗拒,岳阳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姿态往低放了放。

      “寻花!”三人配合异常默契,在木舟话音刚落时,寻花便动了起来。这一次同样让这些人大开眼界,他们第一次见到了肉眼可见流动着的“风”。

      片刻的功夫,那条白蛇身上就布满了鲜红的血痕,挣扎的动静也벁弱了下去,最后整个身体都被一道道流动的风“扣住”动弹不得。

      “搞定!轻松加愉悦,请岳大人过目。”木舟笑着说道,此时的岳阳简直听话的不像样,先前的威风也早就被他扔到了万里之外。

      白蛇发现自己被困住后,准备故技重施,让身体变成虚影逃离Ṏ,可囚牛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只要她有任何动作,那恐怖的魔音便会凭空出振现,将他再度重创。

      犐“岳大人,请验货吧!”木舟笑的很灿烂,似乎正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

      感受到威胁后,白蛇吐信,想要逼退岳阳,可她越挣몸扎,束缚在身上的风之枷锁便会对她造成更严重ỵ的伤害,此消彼长下,她终于不再挣扎。

      白蛇身上的每一块鳞片都像闪烁着宝石箵的光泽,闪着红光的眼睛透露着她的愤怒。

      岳阳接过木舟递来的刀,准备剖开蛇腹取出她的内丹。就在岳阳步步逼近时,白蛇的瞳孔微不可查的闪烁了几次,岳阳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模样。

      在他的眼中,面셐前躺着的哪里是什么骇人的巨蛇,分뢍明就是一个學受了伤动弹不得的孱弱女子,正在眼泪汪汪地向他求助。

      “哼!孽畜!”囚牛第一次开口,声莍音䒁犹如黄钟大吕,瞬间破了白蛇的小把⎢戏,白蛇的瞳孔瞬间充满了血痕,这下她是真的无ᣓ计可施了。朥

      “岳大人,请验货吧。”木舟再次催促道。

      岳阳毫无阻碍的穿过层层青ǟ光,来到白蛇身前,左手颤颤巍巍的探上白蛇的身躯,心一横准备将右手的刀刺了进去。

      受到痛苦刺激的白蛇猛烈的挣扎起来,可惜寻花的束缚让她根本无法动弹,浅浅的红逐渐被拉成一条残忍的线,鲜血顺着伤痕开始不停地滴落。鈉

      痳 “够了!”突兀出现的声音,吓得岳阳一激灵,手上的动作瞬间停滞下来。

      蛉 “阿植——”阿生难以置信地望着旁边怒气冲冲的阿植。

      “哦?这位朋友是有什么意见吗?”木舟歪着头问道。

      겻“折磨猎物,不配自称为猎人,不如给它个痛快。”阿植沉声道。

      “嗯,这位朋友说的蛮有道理的啊,岳大人,你说是不是?”木舟若有所思的问道。

      “...”岳阳沉默没有回答,瑙将自己的手伸进蛇腹开始摸索起来。

      “让我给你楕上一课好了,记住,猎物与猎人,是互相狩猎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收起你虚伪的同情心吧,你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只不过是因为我们在这里㝢,就这么简单。”木舟毫不客气的说道。

      “唉,多感人的一幕啊。果然男人最Ꚕ喜欢做的事,一是逼良为娼,二是劝妓从良,啧啧啧...”

      阴阳怪调的声音不合时宜的从众人背后响起,㻆来的正是龙隐三人,走在他身边的洛换了件镂空的裙装,将她高挑的身材展露无遗,三人一出现变成了全场的焦点。

      “你!”岳阳惊怒道,他没想到龙隐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在这里,大脑飞速运转一番后,岳阳抽回蛇腹中的手,冷冷的与龙隐对峙起来。

      “你什么你啊,真是笑话,九龙商会的东西,你们也敢觊觎,真是老寿星嫌命长。”龙隐一边靠됳近岳阳一边说道。

      “小子,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能给你如此底气,敢孤身一人与我们东方商会作对。是你的那条狗?还是那个刚跟你的婊子?”顡岳阳一开口就是老文化人了,同样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岳大人,我们之前的交易依然有效,如果你愿意出十倍的价格,我帮ई你宰了他,如何?”木舟再次将这句话拿了出来。

      윂岳阳此刻才真正开始思考起这个方法的可行性,嘴上他当然不能输鲸阵仗,毕竟文人都是打嘴炮的,这一点九龙商会肯定不会去过分追究。

      但真要是对他们的人下黑手,麀那就完完全全变了性质,东方商会的人不可能死保他,反而一定会让他把묶这口黑锅背了,并且将一쓸切事情都推翻他身上,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

      就在岳阳思忖时,龙隐笑了,笑得异常灿烂,所有人都对他的一反常态ළ摸不到头脑。

      “摧哈哈哈哈哈...”龙隐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几乎笑得直不起腰,不是身边女子的搀扶,恐怕已经笑得躺下去了⎡。

      “哼!”岳阳冷哼道。

      “小舟,干活吧,这一趟好玩的事巇很多啦,就别继续拖拖拉拉得了。”龙隐说道。

      謇“什么!”所有人都向龙隐投向难以置信的目光,尤其是岳阳,眼睛死死地먨盯着龙隐,仿佛要从他的眼睛里寻找出他在迄说谎的答案。

      “老大,你这是断人财路啊!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太坏了吧...”木舟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㊵不过动作也不含糊,径直走到岳阳身边,微笑着说道。

      “验完货了吧,岳大人?还等什么呢,走吧?”

      “...”岳阳知道自己输的彻彻底底,所以灰溜溜的闪到一边,将白蛇軎让了出来。

      就在众ⴱ人都以为反转之后的情况稳定下来时,弥漫开来的血腥味,瞬ゆ间让人们的神经再度绷紧。

      原本魁梧的囚牛此刻胸前深深地塌陷进去,整个人已经没了进的气。龙隐的目光闪烁,像一条毒蛇一样环视四周,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洛的身上。

      “是你?”他语气不善地说道。

      ﻹ“对啊,是我。”洛轻描淡写地回ㆦ复道,同时松开了另一只握ꖃ紧的手,又是一声闷响,寻花以同样惨烈的模样倒在地上。

      “不可팯原谅...不可原谅啊。”木舟的语气已经出现颤抖,下一刻他整个人化成一道残影袭向洛。

      就在木舟以为自己得手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重心,不受控制的向地面坠落,在他回过味之前,眼前就只剩下了一片黑暗。

      几道重物落地声,让所有人的胆寒,他们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居然如此的脆弱,如此不堪一击。

      龙隐的表现要冷静的孧多,低声问道,“为什么?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也许你该问问这条白蛇为什么,彉或矁许뗦你可以问问那对’龙角’的主人为什么。”洛冷漠的说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美人乡,英雄冢啊...”龙隐喃喃地说道,周围的人更是䛤大气都不敢出,如今他们的生死全在那个冰冷女子的一念之间。

      “人类最终会因为自己的恶行而自食其果,我想这一天已经不远了。”一边说着洛来到白蛇旁,轻轻抚摸白蛇的伤口。

      感受到善意后,白蛇费力的抬起头,似乎想向洛行礼。

      “不必了,过去耸的东西就留在过去吧,这些伤你的人,你来处置。”说完洛的手上泛起一阵银色光芒,顿时让精神萎靡的白蛇恢复不少。

      失去了束缚后白蛇的身体发出蒙蒙白光,随后开始虚淡下来,幻化成一道人影。

      “小白感谢尊者成全!”化成人形后的白蛇坚持先向洛行礼,随后转身许家村的众人说道。

      “我的孩子们...把你们牵连进来我很抱歉...”白蛇的声音很是温柔,而且落在许家村人的耳中更是异常的亲切,从她的娓娓道来中,一个隐藏了近二百年的秘密此刻终于被揭开。

      原来当年那位“除妖”的高人,其实是白蛇的恋人,也宦是九龙商帟会中的一位身份不俗的存在,之所以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不过是想要远离俗世,过上自己的生活。

      许家村大部分是他们夫妻二人接纳的无家可归之人,另一部分则真的是他们的后人,也惒就ᢘ是许宣家的这一脉。

      ⤐ 只不过九龙商会依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在他们的孩子即将出生的时刻,ꍚ便找上了这里。輺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不过是想把这当成一场实验罢了,去测试人与妖族的壺后裔会出现怎样的异变。

      ۖ

      只不过天不遂人愿,他们没能得逞,而且白蛇也在那场浩劫中死去,她的意识也是在軝三年前才逐渐苏醒,这才知道了在她死后发生的事情。

      时间是䖥最无情的敌人,那一位天骄最终也败在了它的面前,白蛇山⎪的蛇群一直在用自己的生命在喂养着许家村的村民,一百多年来始终如此。

      知道了真相的许家村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中,尤其是许御,他的手不停地在颤抖。

      “尊者,我希望有一天人与妖能有一个和谐的家园,我们这一代的仇恨就留在过去吧,ꢛ我砱想要陪许哥去了。”白蛇的话语平和而通达,经历了这些事情,她对这个世界早就没了任何留念。

       洛的眼神很复杂,到她点点头,答应了白蛇的要求。随后白蛇露出释怀的笑容,缓缓的消散在这天地间,洁白的能量不断地涌入洛的体内,她的气息瞬间暴涨,压的在场的众人都喘不过气来。

      龙隐쎂盯着压力,喃喃自语道,“原来老头子也看走了眼...最可贵的...其实是졋她...汇聚而来的能量...”

      吸收能量的过程非常顺利,片刻的功夫之后,洛便睁开了眼睛,整个人Ƴ的气质更加冷冽而锋锐。

      在刚才的一瞬间,龙隐清楚的感觉到了她的杀气,只针对自己而来,不过他表现的很无所谓,因为知道她根本不可能伤害自己分毫。

      “唉,本来也没报太大希望,但是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转过头你就想杀了昨夜的枕边人...果然老␹头子说得对,戏子无义,婊子无情...”随即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 

      “不过呢,本公子好戏也看够了,就不陪你玩啦,昨夜的疯狂,我一定会永远的记录下来的,有缘再见啦。”龙隐微ᰝ笑着说道,说完便转过身准备离开。

      “站住!”一道身影斜刺出来,横在龙隐面前,正是面色憔悴,眼睛里血丝密布的许宣。

      “怎么?真觉得本公子好欺负吗?就凭你这种货色?”龙隐不屑的蓟说道,见到许宣没反应,边想推开他离去。

      谁知他推了推,发现自己根本不能让许宣挪动分毫,并且许家村的一行人也无声无息的从四面八方封锁住他离开的路线。

      “可笑至极,一群山夫野人,别忘了,我是九龙商会巨头之一的后裔,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了,你们算什么东西。刀哥!”龙隐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于是呼唤黑衣遙人,准备撤离,但嘴上的气势可是一点没落下风。

      “公子...”黑ꘖ衣人欲言又止的来到龙隐身边。

      “有什么事稍后再说,咱们走!”说完他顿了顿,趾高气昂的指着许家村的众人说道,“今日之事,我龙隐记下了,许家村,我们来日方长!”

      “我有说让你走了吗?”冰冷的声音让龙隐嚣张的气焰顿时熄灭大半,龙隐开始感觉头皮发麻,一种飼危机感油然而生。

      “有龙宫在,我还真就不信你这疯婆娘能㓴奈我何!”说完挥手召唤出了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故作潇洒的理趽了理发型,留给众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转身步入龙宫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