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欧美自拍揄拍

      这边,刘慕跟热芭来到种着草莓的大棚里。 ℍ 턧 “哇!好香,好漂亮啊!”一进来还徾没站稳呢,휰热芭刃就“赞美”上了。

      즯刘慕以手扶额,心中很是无语,就知道会有这么覬一出。嘀咕了一焚句:“属狗的吗?鼻子咋那么灵呢?”

      “你在묥说什么呢?”热芭꿘倒是没听清,问᫡了句。

      “夸你呢,这草莓哪有你香、哪有你漂亮。”刘慕骚话是张嘴就来。

      ꪮ “딺呵,你这嘴,骗过不少小姑娘吧?”热芭嘴上表示不屑,心里还是有点受用的,半眯着的眼偒睛、向上弯起的嘴角都表明了这一点。

      “开始摘吧,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草莓。”

      “哈?活的?你这用词真是厉害啊。”途热芭忍싖不住吐槽:“我突然有点庆幸了,第一天见面的时候,你没把这词用在我身上。쫹”

      ꬢ“这草莓个头挺大的。”刘慕咬了一口,“嗯,好吃ʹ,甜嫩多汁。”

      “不是?你就这么㌮吃下去了?”

      “那难道还要就点什么吗?”

      㑍“我的意思是,你不洗洗再吃潺?”

      “哦饃,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刘慕不以为然,还以为욠什么呢。

      퐰这时,却只见热芭上前了几步,对着镜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们,你们好!刚刚你们刘叔叔的做法是错误的,你们千万不要学哦,水果一定要洗干净了再吃哟!”说完还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具体什么是可爱的表情,其实我也不知道。)

      看着热芭这一番表现,刘慕对着她竖了个大拇指,“学到了,学到了,怪不得你这么红。真心话,发自֪肺腑的。”

      接着摘草莓,这二人总算탦还没忘记正事……

      ꥿ 看着竹篓里满满的草莓晑,热芭对着刘慕说道:“这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嗯,走吧,回了。”说着,刘慕上前就要背起竹篓。突然停了下来,说道:“我䶣拍张照片,第一次嘛,留个纪念。”

      丐“哎,热芭,你带手机了没有,我忘记带了。”

       “我带了,你等会,我也拍一张。”

      拍完照片,二人开始返回。“热芭,等今틩天录制结束,你把照片传给我כּ。”

      “嗯,好톑的。”

      。。。。 ⸬

      一路无话,回到蘑菇屋。

      “小迪,小慕,回来了啊。”二人一进院子,何老师就迎了上来。“快,把篓子给我,我看看你们摘了多少。”

      “哇噢,这么多,这草莓看着就好吃,做出来的酱肯定特别香。”说完拿了一个吃了起来。

      看着吃草莓的何老师,刘慕来劲了。先是提了観提衣领,然后用手理了理头发,面带微笑,看向镜头,开口说道:“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们,你们好!刚刚你们何叔叔的做法是错误的,你们千万不要学哦,水果ꬒ一定要洗干净了再吃哟!”最后也不忘做个可爱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热芭实在没忍住,㬟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包括刚刚跟着热芭和刘慕的工作人员,都在那哈哈大笑,导致摄像的镜头都一抖一抖的。好在蘑菇濤屋不仅活多,摄像的人也多,倒是不影响录制。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被外面动静吸引的黄雷,走出来看到了极其震撼的一幕:面向镜头,一脸微笑的刘慕;手拿咬了一口的草莓,一脸懵逼的何炯;弯着腰,差点笑岔气的热芭。

      “不知道啊,我也纳闷呢,我就吃了一口草莓。”何老师表示自己到现在칐还迷糊。

      “哈哈,对不起,何老师,刚刚实在忍不住。”热芭这会终于控制了一点,“两位老师,是这样的。刚在大棚ီ的时候,刘੪慕也是拿了草莓就吃,没有洗。我怕教坏小朋友,就对着镜头说了一番话,嗯,就是뗱刚刚他对镜头说的,他就改了一个字,把刘叔叔改成了何叔叔。就连最后那个表情,都是学我的。”

      “哈哈哈!磹你小子,真的,哪天得S在你这嘴上。”黄雷也죆是没忍住,笑了。

      “我……”看着手中的半个草莓,卭何老师是吃也㖞不是,不吃也不是。

      ꬦ 刘慕这会好像想到了不对劲,刚刚热芭那样瀔做没问题。一个是自己跟热芭年纪相仿;另一个,热芭比桻自己红的多。娱乐圈,谁红谁有理。而自己跟何老师呢?无论是资历,还是名气,自己都没鞮法比,这样做就有点欠妥슫。这要是碰到个小气点的,可能就记恨上了。

      刘慕朝着导演小跑着过去:“导演,可以先别拍了吗?”

      “嗯,怎么了?先停一下。”虽然没明ꬷ白怎么回事,还是示意了一下,先暂停拍摄。瀇

      这边几人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就见刘慕跑了过来,来到何老师身前,先是鞠了一躬。

      “何老师,对不起,我刚刚没想到那么多。要不我去求导演,䋐把刚那段剪掉。”

      “哦,那个啊,没事,剪掉干嘛,多有意思啊,播出去观众肯定会喜欢。”

      䌊“何老师,我真不是有意的……”

      ୭ 刘慕还想说殺什么,何炯不耐烦的打햄断道:“真的没事,你小子今天怎么了,突然这么小心翼翼的。综爢艺节目,有意思就行,再说了棣,就是吃个没洗的草莓,ݵ你这弄得我犯了多大错一样。”

      热芭也是过髍来:“何老师,对不起,也怪我,要是我不说那些话,也没有后来的事。”

      媘 看了ᦁ看刘慕,又看了看热芭,何炯开口:こ“你俩这是?好了,好了,别说了啊,就这样,再说我真生气了。”

      最后黄雷也走了过来,指了指刘慕说道:“你小子,真的是……我跟你何老师都算是节目掴组合伙人,你小子的常驻身份,何老师都投了一票,真要剪掉还用你去啊。行了啊,老何不是那样的人。”末了还交代了一句:“来的嘉宾多是我跟何老师的朋友,一些小玩笑什么的,你也不用太拘束,做好节目最重要,这个是大家共同的诉求。”

      刘慕콐这会内心真的是最精彩万分,本以为自己能来都是黄老师的努力,没想到何老师也出了一份努力。即使这是看在黄雷的面子上,自己也要记这个人情。

      再次对何老师鞠了一躬,“怪我,以小ꔗ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又到热芭跟前:“谢姴谢!”

      鋷看到蜏这边终于结束了,导演也是松〆了口气,这要是嘉宾之间不合﫚,节目可就难说了。“几位老师,既然没事了,那测我这边准备继续了?”

      “嗯,好的。”x4。

      “3、2、1,开᰽始。”

      看着不知所措的何炯,黄雷笑㏰了:“老何啊,你还是鲠吃完吧,不然我们的刘慕又要教小朋友不能浪费的道理了。”

      “不会,不会。大佬随意,䛄随意。”刘慕急忙表示惹不起、惹不起。

      “哈哈,你小子是真的皮。”黄雷推了刘慕一把,“去把草莓放屋里去。”

      來 ꅸ“哎,好的。”꼒刘慕应了一声,拿起竹篓,走进屋里了。

      至此,㵏关于草莓的故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

      뿙这边,钓鱼二人组终于回来了。

      “老何、老黄,我们回蠠来了。”徐山争对着二人挥了挥手——中的鱼竿,“热芭、衩刘慕,你们也回来了啊。”

      측“嗯,徐导、王老师,我们刚回来一会轰。”热葦芭回道。

      “两位老师,你们钓到几条鱼了?”刘慕开口奅问道。

      “嘿,别提了,一条没有。”王言辉叹了口气。

      “我们不是去钓鱼的,我们是去喂鱼的。”徐导表示不是我们没技术,Ꮲ只是我们今天就是准备喂鱼的。鲘

      “哈哈哈,喂鱼可还行。”黄雷笑了笑,表示你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哎,老黄,你这笑声,你是不信啊?”徐山争还想“抢밒救”一下,“人家国外流行喂鸽子,我这ᰰ喂个鱼怎么了?”

      嶓“行行行,赶紧来,把东西放下吧。”何老师招呼二人,先把东西放好。然后又拿了几盒奶出来,一人分了一盒。接着槥又道:“我们还有一个小一点的鱼塘,等嘉宾来了,可以让他自己去捞,我们蘑菇屋最讲究,自给自足了。”

      “小慕,劈点柴出来,不多了。”看着“无所事事”的几人,黄雷给刘慕找了个活,毕竟马上要到饭点了,也不好做其他的。

      “哎,好的。”᳕应了一声,刘慕又去把斧头、木墩拿了出来。拿起一根粗大的木柴,摆放밒好,抡起斧头顺势一劈,“八十!”木柴应声变成两半。

      “八十!”

      鳜“八秫十!”

      “八十!”

      每一声“八十”的号子响屈起,就有一根木柴化为两半。周围㮇热芭他们正无聊呢,岶看着有趣,都围了上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