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直播杀人事件

      摆摊老人从推车里拖出两条长凳,窸窸窣窣的抠出折叠木桌,麻利的摆在一边。

      也许是因为世쓢界背景设定有所区别,王苍岭坐在条凳上,往那热水浸着的碗桶里瞅,发现那热水表层干干净净的,碗面上没有一缕油花,和那些锃油瓦亮的小庙摊餐具不太一样。

      崾뎉长衫老人注意到王苍岭脸上的异色,不禁笑道:“怎么?都说当兵苦当兵累,听䊕我老头子吹捧几句,觉得老头子我是在׍说假话?嘿,那小公子多半是大家族出身,没受过平民百姓家的穷枨苦哟。”牶

      얁 “现在的人说参军苦,和以前的苦,那完全不是一门事。”

      “以前呀,老头子我爷爷那一辈的人上战场,謮那都叫抓壮丁,兄弟几个被点兵抓过去的,送上战场都是九死一生。被花名册点上去的,过个几年还能活着还乡的,屈指쉽可数。”

      “ۥ可到了老头子我那一辈人,参军条件已大有不同。炎夏国的修炼强者变多,几经条大战终于击退敌寇树立国威,整体国力也比以前更强盛,参军和抓ᒖ壮丁的现象一下子就没有了。”

      虤 “普通平民叫你去服兵役,那多半是要你当后勤伙夫。那军营里的伙食呀,现在想想都是好得不得了哟,顿顿有肉有菜,米饭也管饱。战斗烈度不高的时候,还能推着小木车去前线给将士送饭。”

      “봸说起来,其实还是有些遗憾,因为老头子我不是修士,读书也不多,既ᐡ当不了布阵用的棋兵,也做不来替将军写字的文职。当年申请延长鰈留队的时候,最后也能没批准成后勤留队,只能回老家。军틳法真是不讲情面,根本不许你多呆几年,最多3年就要把凇人送回原籍,世道真是变得飞快……”

      长衫老人挂着虤一副褶皱的笑脸:“唉!也是老头子我太贪心,其实老百姓就盼望过好日子,就算没能混上留队伙夫的俸禄,退伍时给的补꽱贴也让我娶妻生子,把这份香火延续了下去。”

      吏 王苍岭有些尴尬:“老人家,你的儿孙都不在身边?”

      貯 长衫老人说道:“是啊!城里的生活,我这种没用的老头子可适应不了,那些欀激发了本源的修士,一个个长得身材魁梧、高大壮硕的,在城里来来晃晃的,我这老骨头被蹭一下就得骨折。”

      “虽然他们大匨多数都是保家卫国讉的良家子第,一般也不会和凡民计较什么鸡毛蒜皮,但我觉得修士和凡民差距太大了,不太适合生活在一起。别说什么磕磕碰碰,就是被不小心一脚踩死也不好。”

      “想来,我儿子他们那一辈修炼有望,需要在城里混那些修士人脉,又想在文武科举上考个一官半职,自然得呆在城里。我和老伴儿决定回到白河镇,别的本事没有,养活Ự自己还是不难的。”

      王苍岭问道:“老人家,你们有没有亲自带过孩子,或者收养过小孩吗?”

      老者把木炭塞进諥火炉,像被人拽了尾鍀巴一样自嘲道:“还带孩子呢,我们这些老头子都被时代淘汰了,修炼不会,武功也不会,现在的䑹娃娃都是丰衣足食,从小开始习武强身,我们能带䚩个啥?”

      “顶了天也就小孩恊子伊两三岁不懂事最闹腾的时候,帮忙带一带,或者逢年过节去走个亲家。”

      “再说收养?老头子我也很穷,把我这老骨头拆了都没几斤肉,可养不起虎族的娃。”

      ف“都说那虎族修士烧,一天可儢是要吃几十斤肉的,这我们平民百姓家里哪负担得샃起?捡到了虎族的小崽子,也只能送到官府去等人领养。虽说炎夏禁止种族歧视,但也不等ꗛ于没有种族差异呀。”

       王苍岭还想巰再聊필,老头子已不愿多说:“小公子,老头我这也没什么故事可听蓐,你要想听故事,得去镇上找那些留队成功的退伍老兵。我这就是一臭摆摊卖面条釧的,哪有什么值得吹嘘的军功?”

      “要是不想吃面,我这也没好东西端茶招待,一会儿客来了,您还烦请让个坐。”

      㢎王苍岭这才老脸一红,在身上一顿乱摸,摸出5文钱来:“那…那给我一碗面吧ឮ。”

      蹌 “好咧,抹盐的风干鸡肉刀削面一碗~不消半刻就来!收您两文!”

      칯王苍岭坐僷在木桌前,紧紧的盯着正在忙活烹꒲饪的长衫老人。

      那小气鬼的性格,抠抠搜搜的神态,见钱眼开的笑容,分明就是陪着自己一路长大的爷爷。

      从动作到谈吐,完美符쫼合王苍岭记忆中的人设,真的没有半分违和感。

      要说这是爷爷本人,王苍岭是不信的,当初老爷子去世,自称在涉密单位的父母则常年失踪,一直没有出现,王须云又在外龲国工作赶㏬回不来,잹丧事都是王苍岭一手操办䟀的。

      但要说这是系统读取玩家的记忆权限,调用特定的记忆碎片进行人物情景还原,那未免逼真过头了,纯人工智能绝对没有这么生动形象的。⿘

      说是挑战恐惧的心魔历境,怎么这游ꮍ戏里面……和人生回忆一样平淡又真实? 묔

      “系统,我能放弃副本退出游戏吗?”

      【提示:人心皆有惧,执念亦生魔。人们綷面对的心魔历境鞃,来自于人们内心랹深处被埋葬、没有被化解的负面情绪与生活癿经历,心魔历境并非只为杀死挑战者,而是想让挑㨸战者正视往事与遗荤憾。】

      【提示:确认离开副本吗?为节约系统服务资源,离开副本有10分钟的惩罚冷却时间,而且在玩家下次随机匹配到同名心魔뇆历境时,副本难度将会有所上升。】

      衿“强退副本会导致心魔历境升级吗?真是合情合理的设定,越逃避心魔,心魔就越强……”

      王苍岭沉默一阵,在写实模式下,指望系统给攻略是不可能的,只能靠玩家自己发现副本与角色的破绽,才能够找到明确的主线,推动副本进度。

      现在的白河镇一切都很平和,没有任何异象出现,所以王苍岭只能用游戏经验开始筛查。

      蛾NPC和活人玩家必然存在ڄ差异。

      NPC是一段既定的模型动画,是一段固定的应答窸编程,NPC行走的每一步的步距,和活人忽快忽慢的步子是完全不同的存在ᇡ。

      虽然曾经也有游戏公司刻意做出混乱步调,让NPC的行动看起来更自然,但是很多游戏公司用流水䞵营收的事实证明,那根本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只有极少数硬核玩家才吃这一套。

      当王苍岭开始专ಅ注于周围的一切时,他发现街道上的行人步距十分固定,和活人玩家接近障碍物时下意识的步距调刄整完全不同,就连摊贩的叫卖声,都是刻意做过音效模糊的单ឡ曲循环。

      假的终究还是假的,但是能把真实度做成⸲这样,用以弥补玩家的遗憾,王苍岭觉得官方用心了。

      就这么一分心的功夫,长衫老人ꁹ已经将面煮好,端到王苍岭的面前。

      各种游戏的经验告诉王욈苍岭,副本里的食物是不可以随便吃的,尤其已经确认是心魔历境的时候,系统必定会在各种小细节上挖坑陷害玩家。

      可是想起现实中,再也没有了那5毛钱一大碗的抹盐风干鸡肉刀削面,错过这次就再也尝不到老人家的手艺,王苍岭竟然感觉到身体正在分泌唾液,催促着㛕自己放下戒心大快朵颐。

      王苍岭试图向面施展鉴定探查,쏞但系统表示,写实模式下并没有这样的功能。

      王苍岭没有急着动手,ﳻ而在认真思考:

      “扪心自问,吃了几个月医疗餐和营养液以后,我现在非常想吃这碗面,现在柵还给我来了一波回忆ꟛ与情怀加成,让我放弃这碗面实属有些难以决定。毕竟它只是一碗看起来干净又卫生的汤面뻈,又不是什么无情阅铁手搞出来的阴簻间烹饪……”

      “但我和须云哥有约定,以后要一起玩的,我选了和他一样的虎族血脉,要是栽在副本里,血脉被禁用,以后事情就会很麻烦,他升级打本替换下来的小极品装备应该也是黇可以直接给我用的,同族肯定最方便,不应该为此冒险……”

      “执念生魔,取舍难断,错过的往事变成遗憾,不甘心的命运变成心结,是这意思吧。”

      腥 “吃也担忧,不吃也郁闷,那我选择吃!”

      覛 主意已定,王苍岭端起碗筷,一点点的品尝스起来。

      刀削面本身的뭆滋味,鸡架高汤的鲜美,风干鸡肉片微微的咸涩与熟香,葱花蒜末与酱醋恰到好处、不咸不淡的调味,还有那晶귭莹而稀疏的、一滴滴滚动的金黄鸡油郄,都被王苍岭尽数收入肚中。

      拍拍肚皮,可能是太久没有尝过正常食物,竟然还有点意犹未尽。

      如果爷爷还在世,如果爸妈和须云也在身边,如캙果自己没有生病,那会是一䃱种怎样的生活?

      䦛 长衫老人站在推车后眯眼笑道:“公子好胃口,ᅫ还想再来一碗吗?”딵

      “那就再来一碗吧。”

      王苍岭没有急着给钱,老人也没有急着要,䊓两者保持着微妙的默契与平衡,욃至少暂时是这样。

      直ᄛ到老人煮掀好第二碗面端过来的时候,王쮥苍岭的腹部,忽然升起一阵惊悚而熟悉的感觉。

      “怎、怎么会……”

      长衫老人一愣⇃:“小公子肚子痛吗?不可能啊,我的面和肉都是干净的,不信我吃给你看!”

      “߾哪里有茅坑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