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透明装

      正在心急之时,忽闻一声音道:“伍镖头能来我威龙镖局切磋武艺,实是我之荣幸。切磋武艺何必执着于一次成败呢?即使我侥幸ﯳ打败了你,今日你要打败我,说来又有何用呢?再说淫你就是赢得与我,也不一定赢得所有的人。这江湖之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家能在一起相互切磋,提高技艺到是最好。也可忍得一时气,免得百日忧的最好方式。”

      众人一听,虽觉声音宏大,却觉耳朵甚是受用。听到声音,众人举头望去,见是李总镖头走来。众人眼前都是一亮,都上前叫道‘总镖头’。

      李总镖头见贺聪过来见礼,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贺聪见礼过后,也是退站旁边。伍镖头见李总镖头现身,心里竟是一阵兴奋,当即说道:“你终于出来了。”

      李总镖头呵呵笑道:“你要找我切磋武艺,又在展示你的武功之精髓,今日我要是不出来,那就是对你不敬,也有失你我多年的交情。”

      伍镖头说道:“我不这样说你会出来吗?不过我还得谢谢你,让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య让我知道后生可畏!”

      李总镖头哈哈笑道:“你也不用感谢我,事实如此,只是你多了个可信赖的人。”

      众人听李总镖头他二人这么说话,并不知是何意,也不敢多阊口询问。

      李总镖头接着又说道:ڕ“刚才你已经和我的镖师比试过了,他们的성武功功底你也清楚。就算我出手也不过如此。不过伍衞镖头还要不要比试,来决一胜负全由你了。”

      伍镖头当即说道:“李总镖头,比试之事切慢,我倒想问问你,威龙镖局是不是对外故意作出假象,实际却是卧虎藏龙。”

      李总镖头则道:“你这话从何说起?我威龙镖局历来光明磊落,又有何必要坑做什么假象?再说我镖局的人莡你都知道,哪来的什么卧虎藏龙之事。”

      伍镖头摇摇头道:“你现在还想欺骗于我?这少年是你们镖局的人吗?过去我怎么没见过?”

      켓 麂李总镖头哈哈笑道:“这少年名贺聪,是我镖局新的。因那高镖师因事离去,所以临时让他来补个镖师的缺。他是龙是虎我不知道,要不要你和他比ኇ试比试?”

      ꆍ伍镖头道:“刚才已经比试过了,所以我才说后生可畏。原还想要与你比试比试,可是就算我赢了你,可我又如何赢得了他。再让我比试其不是自取其辱!”

      众人开始不免担心有所变故,而后一听伍镖头答话,心里又是安心了许多。可心里不明白,伍镖头何时与这贺聪比试㡋过?从他的言语中好像有点怕这贺聪一样,真是奇怪。这贺聪小小年⚴纪,又不怎么会武功,有什么值害怕?是不是在故弄悬虚呢? ᬙ

      李总镖头又说道:“即然伍镖头是为我而来,我又怎能让你扫兴?不如我们就比试比试,也好了却你的心愿。”说完顺势把贺聪手中刀取过。

      伍镖头心ի里的兴奋难以抑制,他说道:“李总镖头就是李总镖头,Ț做什么事都让人心服口服。就是我今깼天输了,也是虽输为荣。”说着当即提刀上前,又是故伎重演,随着自己的来势前扑过去,直接就是横픗削。

      只见李总镖头已经站立,却完全不影响身形移动。见伍镖头冲来,便轻轻跃起,举刀下击。

      伍镖头举刀上砍,不料,李总镖头在空彈中竟是倒跃而回。接着又是顺势回刀,伍镖头只有举刀挡住来势,以力荡开他的刀,左手一掌直击而上。

      李总镖头见来掌,当即也是一掌下去,二流人已经交上了掌。李总镖头身在空中,直立朝下,伍镖头则是仰天向上,两人显是已蹬经比拼上了内功。两人可谓是同时击出,双掌相印,拼起了内功。内功相搏势均力敌,两人顿时都纹丝不动,如同两尊雕像。

      众人都紧张地看着这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人的喘息声都쯟能听的一清二楚。现在能出现这种局面也是没人能想到的。见二人以命相搏,感到无比惊䵻呀。

      骩 李总镖头不料伍镖头内力如此之强,쓌自己虽是占有地理优势,竟也蹓是一时之间没有任何办法。

      伍镖头也越感李总镖头力道渐大,渐感不支,脚下石板竟是已经开始破裂。两人的比拼,竟是持续了半柱香时间,可两人都不敢事先撤掌。

      䤳 튟 戴明豪当即说道:“两位镖头,䊌不如两人同时撤掌吧,这样下去会两败俱伤的。”

      两人也是听到,当即李总镖头轻声说道:“伍镖头,你觉得怎样?”

      伍镖头见李总镖头和自己比拼内力,竟还能说话,心里不由地一阵佩服。但深知现在自己是无法说话,并且再这样下去,两人必会两败俱伤,当即也是点了点头첣。

      李总镖头又是轻声说道:“我来数一二三。”

      伍镖头其实十年之前就甚是佩服李总镖头,现在见他如此说,心下也不怀疑,于是点了点头。

      众人听到二人谈话,知道三声过后,两人便要撤掌,当即都是凝神闭气地等待三声过后。

      “一……、二……”众人心里又是一份紧张,此时操练场上竟没有一丝声音。

      紧张的时刻总是扣人心弦,正当李总镖头要念‘三’时,忽然冲出一人来。那人来的极快,显是直冲李总镖头和伍镖头而来。李总镖头和伍镖头都处在关键时刻,哪还有时间撤掌。即使撤掌二人也都要受到伤害。

      戴明豪等人也是见到来人,正欲上前阻拦,不料那人来的极快,脚下步伐更是奇特。众人就是想上前阻拦,可也赶他不上。那戴明豪急切㙿喊道⤻:“贺聪!你给我回来!”

      众人岂能知道,李졈总镖头和伍镖头这时处于交织状态,要想摆脱现状最好是有人上前,然后二人合力一击,才能把力分解开来。否则即使二人分开,也难免受损或者蒙受伤害。

      贺聪已经来到二人面前,当即向他二人发掌过去。伍镖头见来掌知道刻不容擬缓,当即加大对李总镖头的掌势,用力把李总镖头荡了开来。

      ⼌李总镖头岂能⒁不知伍镖头的善意,当即借势后跃。㻌毫发无损地立于地面。伍镖头却是来不及后跃,当即接下贺聪一掌,由贺聪泄掉他的㸱掌力。

      可伍镖头的身影仍顺着掌风狺之力,向后飘了过来。李总镖头连忙廮飞身上前,用双手臂把他稳稳接住。

      伍镖头헄嘴角流出鲜血,仍安心地说道一句:“李总镖头,我还是输给你了。”

      李总镖头忙说道:“伍镖头,你没有输给我,而虓是你救了我。”

      伍镖头则说道:“是那位小镖师救了我们,所以我还是输给你的威龙镖局。”

      这时有一镖师冲了过来,一把把贺聪推开,并怒道:“㘞你这珲个不识时务、不识好歹的人聚,来捣得什么乱。如果总镖头出了什么事,我是绝不轻饶你的。”

      李总镖头则呵呵笑道:“好了,这事不怨贺镖师,也多亏了贺镖师,你们就不要错怪他了。”

      伍镖头说道:“没想到威龙镖局人才辈出,我真是服了。好!我们的比试到此结束,我伍某人又输了。以后李总镖头有需要兄弟的地方,我伍某人那怕是赴烫蹈火,也在所不辞。”

      然后又说道:“这位小镖师真是难得的人才,没想到李总镖头慧眼识金,佩服佩服!伍某人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李总镖头见他要サ走也不挽留,而是亲自相送。

      看到৔李总镖头和伍镖头离去,众人心里纳闷,为什么李总镖头总是要维护᧩这小镖师?更让人纳闷的是,就连쒋那伍镖头也在维护他,ݦ而且还美言于他。可也没见他有什么过人之处,这一切确实让人费解。不过事情就是这样,想得通想不通都是如此,众人也没把这事楂放在心上。ꆥ

      这天众人都在操练场上,戴明豪匆匆过来喊道:“贺镖师,总镖头正在派人到处找你呢?你快去看看吧!在前厅。”

      戴明豪想起来之前李万刚还在问他关于贺聪的事,于是略带些焦急的喊道。

      贺聪看了一眼焦急的戴明豪,说了句谢谢的话,连忙朝前厅赶去。꼮

      渵“总镖头,你找我啊?”贺聪急⩙急来到前厅,看着焦急的总镖头问道。

      “哎呀!你终于来了。匩”总镖头见了贺聪,两眼放光的喊道:“快,快坐过来。”

      现在整个镖局也只有总镖头对贺聪如此看重,贺聪有些不自然的走了过去,坐到椅子上。

      “不知道总镖头找我有什么事情。”贺聪直直的问道。

      뺩 “哦,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这次的保镖有些特殊。所以,让你随镖队出去见见世面。ჳ”总镖头脸上挤出了一堆笑容,让贺聪看着极度不自然。

      贺聪还是微微一笑,接口问:“总镖头,保镖我可不在行,如果我这次出去不知道会不会给镖局带来什么……”

      还没等贺聪把话说完,总镖头满脸依旧笑着说:“相信贺镖师一定能让我威龙镖局之名传的更响。但是我们这次保的镖不是财物,而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她是羼梅大官人的千斤小姐,我们要把梅大小姐安全送到通慧庵就行了。你现在是镖师,你不但要协助保护好小姐的安全,还要照顾好她ᱢ的一切日常生活。”

      听总镖头说是保的人,贺聪惊讶的合不拢嘴。他从︿小可是在镖局长大的,父亲就曾是总镖头,所以他对镖局的事了如指掌。不过,他可从来没听说过保镖要保人的。虽不理解,可也只有照做。常言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即然都做了人家镖局的镖师,那么保趟镖也属于自己份内之事。

      总镖头为了保险起见,让贺聪跟在镖局里德高望重的戴明豪镖师身边㊖。戴明豪是镖局的元老,已近六十岁了,也是总镖头最዁为信赖的人。

      当天接镖时,镖局的人来到梅大官人家来接梅大小姐。这梅家庄园大而华丽,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里满是些奇花异草,뒦更有绿树成荫,还有人工开挖,引流而成的河,端是有如世外桃源一般,美ꙡ不胜收。一行人穿过一座假山,便来到了大厅꩗前面。

      梅家仆人把总镖头和戴明豪、贺聪三人带往会客厅就匆匆离开。客厅里陈设雅致,格局别具巧思,所用的桌椅与摆设,更是讲究,全是由上好的楠木材制成。厅内顶上还挂吊着数盏宫灯,正散发出熠熠光芒。

      他们还没到会客厅门口就听到了里面豪爽的笑声,大厅里便迎出一个人来,接待他们的人居然就是这梅府的梅大官人。

      打量这个梅大官人梅宇轩,只见他身材魁梧,彪悍,堂堂一个文官,倒长得跟武将似的。他蓄着长须,飘在胸前,更增添了他的威严。看他年纪大约是个五十多岁的人,看不出他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出奇。

      梅大官人显然很懂礼貌,他说道:“不知道总㈫镖头亲自前来,在下有失远迎,失礼之处请多多见谅。”

      微笑仿佛就是梅大官人的第二张脸,这刻的他正在尽量发挥着自己这第二张脸的效用椯。

      他边招呼着边走出大厅来,目光快速地在三人身上打量着,当他目光落在贺聪身上时,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光芒,似乎带着某种情感似的。

      犳贺聪颇一接触到他的目光,竟പ觉得似乎有些熟悉,但他分明是初次见到此人,所以心中不免有些迷惑。他完全不理解一个堂堂的梅大官人,何需对一个小小镖局如此礼遇꺚。可是那梅大官人仿佛没有注意这些,贺聪虽是不解,不过小人物是不敢在大人物面前喘大气的。就是在总镖头和镖师戴明豪面前也不敢,对于梅大官人来说,自已甚至算不上是个人物。 鶾

      贺聪虽也伴随总镖头坐了下来,可坐的很不自在。一个不停对自己这个小角色献殷勤的大人物,总让他퀃很不自在。总镖头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就对他说过梅大官人在社会上的地位。

      待下人端上漆盘茶具走来,梅大官人梅宇轩让下人离开,亲自给总镖头和戴明豪倒茶敬茶。浓郁的茶香飘来,热烫的好茶搁在桌上,冒着缕缕香气。

      梅大官人说道:“来!这是茶庄特地送来的好茶,你尝尝。”说着他一转身,那才倒的茶杯已从他手中漂向贺聪。漂浮的茶杯迅速极快,也容不得人去思想。贺聪忙伸手稳稳地接住,所幸杯䃛中的茶水却未洒滴出来。

      这一切都在瞬间进行,可又像未发生任何事一样。戴明豪低头喝茶,并不知这一切,而总镖头却仍是一脸的笑意。

      贺聪端茶就口,然后떒隔着杯缘,望着梅大官人。上等的好茶送到面前,当然没有不喝的道理。他端杯饮尽,再豪迈的一抹唇,把杯쳍子放下。精致的瓷杯当场裂了几道缝儿,下人立刻替他换上新的杯子

      梅大官人梅宇轩瀺却未看贺聪一眼,坐下和总镖头李万刚、老镖师戴明豪有说有笑。

      ࠻贺聪此时只能默默的承受梅大官人一闣系列的话语,看着时间悄然面去。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悄悄地向老镖师戴明豪问道:“不知織道我们所要保护的大小姐在哪儿?怎么一直没有看到她呢?”

      梅大官人仿佛听到贺聪的问语,这才带了点歉∊意的说:“搣不好意思,耽误了绪位很多时间了,我这就去请大小姐来见过镖头。”说着叫下人去叫梅大小姐。

      贺聪总觉得今天的事瑴不太正常,为什么要自己这样一个初入江湖的人来保护一个豪门਴世家大小姐?

      这时那小姐缓缓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那玲珑有致的娇躯,有着宛若刀削一般的无瑕轮廓。一张娇俏可人的脸庞未施半点脂粉,秀长的柳眉下,一双绝世美眸顾盼生辉。小巧的琼鼻配上朱唇小口,尤其是一头湛蓝亮丽的钩长发慵懒的轻束垂后。衬上一身蓝色云衫,的确美得惊世骇俗。可以看出,她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还是一个小女孩,但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长大后一定是个颠倒众殶生的美女!

      梅大小姐名叫梅艳娇,名字很美,人比名字更美。超凡脱俗,沉鱼落雁。

      梅大官人向总ꗺ镖头ͽ问道:“这一路上,总镖头准备让何人伺候小姐?”

      总镖头驗马上回道:“请梅大官人放心,大小姐的衣食住行都由这位小镖师负责,他还要负责大小姐的安全。”

      听总镖头的言语,老镖师戴明豪心中不解,可又不好提出疑虑,则抛给贺聪一个不屑眼光。

      “小镖师认为保护小女如何?”梅大官人凝视贺聪片刻,然后丝毫不掩饰的问道。

      贺聪听见梅大官人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脱口而出:“大小姐美若天仙。”ꪥ可是他却把问话的意思理解错了

      梅大官人哈哈一笑,继续说道:“那小女똝就交给小镖师了,如果小姐有什么过失,我可就先拿你过问。”

      梅大小姐见贺聪年ᯉ龄和自已相仿,却让他来保护自已,心里有些不屑和厌恶,也讨厌父亲如此地轻率。但是父亲跟她说过眼前这个小镖师,却不仅仅是个普通镖师那么简单。可是自已一点也看不出眼前这个人的不平凡之处,所以也没有给贺聪一个好眼色。贺聪ᎍ倒一点都不介意,他认为只要做好自已的事就行了。

      “你小小年纪怎么保护我?”梅大小姐看了贺聪一眼问道。“听人说你很厉害的是吗?”说完又用那充⹇满疑虑的眼神看着贺聪。

      看着梅大小姐质疑自己的眼神,贺聪不由的高兴了一下噆。谁说是被人质疑,但自己不能无动于殇衷。贺聪终究还是一个孩子,能让自已去保护一个姑娘,其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于是说道:“我不厉害,但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你。”

      “如果你的生命都没有了,⃰你又怎么保护我呢?”梅大小姐毫不客气地追问道。

      贺聪听她此言到是一楞,便又说道:“如果在我生命结束之前,我一定会提前阻止和结束要伤害你人的生命。”

      梅大官人和总镖头两人看着贺聪,都不由得的点头微⮝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