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干惠下载

      小铠走出了船长室,跟这老爷子聊完后他感풘到既轻松又愉悦,连脚步都有点飘了。

      船长见识之广博令他深受触动,敬佩不已。

      假如湈一ꆶ个人在各方面都了解不伾少,且谈吐幽默,待人真诚,你也会敬佩这个人的歷。

      小铠一到走廊,就看见了白,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他明玲知故问:“你在找什么?”

      白听到小铠的声音,松了口气,却瞪着他:“反正不是在找你!”

      “哦。”小铠应了一声,也不再追问她到底是在找何物何人蛐,而是解释道,“我早上被船长拉走了,现在才出来。”

      他当然要向白解释为什么他消失了一上午,因为白是他的伙伴,因为白肯定是在找他。

      白뻳问他:“船长把你拉走了?你干了什么?”

      小铠皱眉反问:“什么叫我干了什么?是他把我拉走的,你应该问他干了什么。”

      白语气变得相当肯定:“你是做什么坏事被船长发现了ᙤ吧⌺!所以他带走你,关了你一上륶午!” Ⲱ

      小铠笑了,他怎么也猜不到白会这样怀疑自枉己。

      看来他在白心中的形象就是没有形象!

      ᗾ 惹祸、招灾、谳驱除幸运就是他在队伍中的职责?

      “行行行,你说得对。”

      既然白这样说了,掂他也仢就“承认ꜞ”了。

      白笑嘻嘻的,问:“你做了什么坏事?켩”

      “我把船长的早饭吃了炪一半!”

      他说的是实话,但白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敒,自然而然以为是小铠偷吃了船长㾁的早饭。

      跼“你濜疯了?”

      “我没疯,你个笨蛋。”小铠大䩎笑着,看到白木木呆呆的表情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䓣“哼!”白略生气地拍了一下他的肩。

       小铠直接身体一歪,摔倒在地板上。

      她拍哪里不好,偏拍在被船长误됀伤至失衡的肩上。

      “啊呀팏!”

      白忙扶起会了他딉,她这一巴掌根本就没用力,是很轻很轻的,怎么会这样?

      小铠假装愤怒뤓至极,“埋怨”道:“你不用下쵷这么重的手吧。”

      “我……”

      白可怜巴巴地垂下了头,就像一只做错事的小猫。

      小铠纵然脸皮厚,这时也不可能再诬陷白了。

      ꗎ“我没事。”

      “嘿嘿얽。”白突然抬起头,已不是只乖ᅽ巧鰩可爱的小猫了,她眼鿾中闪着狡黠调皮的光,分明是只小狐狸!

      啓 小铠沉着脸推开门进了房间,看来他的脸皮还是厚一些好!

      ꟨……

      下午还有比赛,但小铠、白已被淘汰,不能参加。

      所以,他们很闲,闲得发慌。

      他们只能呆在房间看比赛转播。

      白拿起了电视遥控器,说:“看谁的比赛?”

      小铠前面的桌上堆着零食,他此时正抱着一盆爆米花。

      “还能看谁的?我们只认识那小子啊。”

      “那小子”,就是路仁。

      白在腼腆地笑,并轻声说:“我想看岳诚的!”

      “嗯?”小铠捉爆米花的手停住了,“为什么??”

      ꉊ 难道一个人输后,还有心情去看这个敌人的比赛?

      “因为他很强!你一定要看看!”

      小铠笑了笑,嘝猜到了白的心思:“我看什么看?分明是你想看。”

      白瞪着他:“你在说什么?”

      小铠只是在﫞笑,一种你越生气他越开心的贱笑。

      白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脸红得又像个苹果:“那看路仁的妵比赛好了!” 궧 小铠一把抢过白手上的恴遥控器,说:“不,就看岳诚的。”

      摠  “你……真是的!”

       白扭过了头,看样子她这下是真生气了。

      小铠不理会也不在乎,他很冷静地说:“岳诚的比赛房间号是多少?”

      想看转播的话,是要按出房间号码的。

      灱 摴白并没有说话,剗脸更红了,好像更加生气了。

      小铠叹了口气:“那看路仁的,35号!”

      벊 ㌮ ぬ “不!”白突然就抬起了뼄头,“47!房间号是47✓!”

      㲖她在笑,根本就没生气! 骟

      小池铠按下了4、7,电视屏幕瞬间亮了,果然是岳诚的比赛。

      “白?你……”

      “看,鬼斯出来了!”白故意不看他不听他,将话题转移到比赛。

      “好。”

      小铠将一粒爆米花扔进嘴里,看向了屏幕쏦上的岳诚。

      他很好奇,岳诚到底哪一点吸引了白?

      有一些东西,不看不晓得럜,看了惊半天。

      比赛逪开始前,议岳诚还是那个岳诚,小铠昨晚见到的岳诚。

      但硬币一抛,鬼斯一现,岳녖诚就变了,佫毫无征兆地变了。植

      这些变化很细微,頢只是一些肢体、神情的变化,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

      쒲 变化明明很小黇,但小铠觉得他变了一个人!

      ⇑他站得挺直,如一杆枪;他笑得灿烂,如一阵风。他身上散发的那股自信ხ之气仿佛都透过屏幕漫到了房间。

      他ﴫ的对手是个高ꃴ大强壮的少年。但这个少年却在慌,他感到周围在变冷,他的斗志在结冰。

      这自然是鬼斯的阴冷气场在作祟。

      鬼斯不즻认识这少年,所以此刻⏬它释放的寒意比上次对战还多还冷᩻。

      它的对手是大食花,一只଻不是很强但也不弱的宝可梦。

      “大食갧花,飞叶快刀!”

      “鬼斯,诡计!”

      大食花的手就是刀叶,它用飞叶快刀那是真的又快又准씞!

      ¢刀叶快,可鬼斯更快。

      残影阵阵,鬼斯轻松躲开,一面躲一面还成功使用了诡计⩋。

      诡计毾是什么技能?它能令宝可Ἢ梦特攻上升2级,即特攻翻倍!

      鬼斯诡计后的身体胀大䨝了一圈,周身漂着的鬼火更冷更幽暗了。

      有些宝可梦,只要强化成功,胜利就基本稳了!最典型的就是贪吃鬼勿花果卡比兽使用腹鼓쳗,强力香草哲尔尼亚斯使用大地掌控。

      鬼斯可能没那么夸张碋,但强化后㥋打倒大食花是没问题的。

      看完这场一面倒的对战,小铠早䮀就扔掉了手中的爆米花,没有心情吃!

      他不愿相信,这个年龄能有这么强的人、这么强的宝可梦。而且,岳诚身上的变랉化是什么?这铁定是有问题的。

      白问:“怎么样垱?我没说错吧。”

      짰 小铠只能点头。

      他用뎍手指敲着额头,脑中跳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白,你在岳诚身上看到过一个金色的倒金字졠塔形㾌的积木吗?嗯……积賻木一面有一只金色껠的眼睛。”

      白诧异不已,她哪里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什么积木?”

      “没有啊?那没事了。” 횵

      맃 他还在用手指敲윩着额头,心中不住在想:在特定场合会有如此大、如此极端的变化的人,他“찤认识”一个:武藤游戏!他说的积木,自然就是㸩千年积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