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大唐、洛阳、斩妖司。鴏

      位于皇宫西瀶侧,占地上万亩。

      其中宫殿、院落、演武场等应有尽有쪢。

      斩妖司,专司斩妖之责,凡有妖族作乱生事艦,一并斩之。

      唯有罪业深重之妖샍族,딎斩妖司才会出动,不留活口。

      若是小妖,未行ح必杀之罪,则是由捉妖司负责,捕捉监管。

      此时,斩妖司广స场,已聚集了数千修士。

      北俱芦洲妖族作乱之事,具体以斩妖司为主,捉妖司和镇兽司为辅。

      馄 除了出皪动本部人马,还召集了大唐各宗各派不少门人弟子。섛

      斩妖除魔,能够积攒功德,还有其他机缘,各宗먩门都不会拒绝⤩调令。

      甚至,不外出历练,是不会有长进的,各宗⹵门都自主请求参战ꓶ。 칖

      唐皇应天行事,为减少修士数量Dž,自然同意他们参战。

      “人很多啊!全都是要去‖北俱芦洲的吗?”蹝

      쾳 孙正迈入斩妖司大门,一眼就看到䯾乌压压的人群。

      ㈞ 䐿 小师叔送他们三人到门口,然后便先行离去,让他们自己进来。

      在门房登记之后,什么都没有通知,就让他们在广场等着。

      “相公,这些人大都是宗门子弟,也有个别散修。”

      “他们基本都是炼精化气、或炼气걅化神修为,被长辈送来ퟎ历练。”

      聂红花看了两眼,就明了当前情况,解释了两句。

      修仙之人,可不是仙人,不能之待在洞府苦修,历练闁同样重要。羾

      即使明知有死亡之危,也不得不外出历练。

      “看那㈍边,那些全都穿着道袍的,是昆仑山一脉弟子。”

      “传言,昆葎仑山一脉乃是阐教十ⳁ二金仙降临,留下道统。”

      “至今发展数十万年,道统庞大,乃是修仙界第一大派。”

      “门人弟子基本高傲自大,欠瞧不起其他门派散修,不受大唐管辖。”

       㙛 聂红花指向广场中心,低声述说。

      相公修行时日尚短,还不清楚Ⲷ修仙界的势力划分。

      到了此地,却是要告知一些,免得뱇徒生事端。

      “阐䐝教弟子喹?修仙界第一裼大派。”

      孙正也看了过去,嘴里喃喃自语。

      闝广场中心,聚集着数百人,其余人尽皆退避三尺,莫敢靠近。

      阐教十二金仙,孙鱸正当然是听过的,名头过于响亮了。 夸

      封神量劫,便是十二金仙身犯红尘杀皖劫,思因此引起。

      阐教三代弟子,杨戬、哪吒等等,都是大名鼎鼎。

      若真是十二﷜金仙留下道统,那第一大派之称,还真是当得起。

      “他们前面,则是崆峒山一脉弟子。”

      “上洞八仙的传说,相公想必是听过的,쫾他们便是八仙道统。”

      “传闻中,八仙乃是太清门人,是以他们地位最为尊崇。”

      “吕祖被奉为全真道祖师,全真道派门人ᘢ,皆听从他们号召。”

      聂红花手指一抬,详细的给孙正介绍。

      “崆峒山,上洞八仙。”

      孙正也看了过去,吸了口凉气。

      广场鮾最前方,站着十几人,全都显得仙风道骨。

      㷛 这修仙界,还깣真是藏龙卧虎,个个道统都不简单啊!

      八仙过海的故事,同样流传颇广,相传八仙是太清人教弟子。

      难怪他们能站在㞖阐教弟子前面,这是元始天尊兄长的道统。

      崆峒山,在仙山福地中,看似是名气不大。

      实际而言,人族气运,便聚集崆峒印中。

      三皇五帝受封,就是太清圣人用崆峒印盖章。

      可惜,最뇨后一位人皇帝辛,却是遭了秧,封神后再无人皇。

      “左侧人数最多的,则是四大天师道统。”

      “道教正一道、饜净明道、灵㡂宝派、神霄派,遍布东胜神洲。”

      “但凡道士,尽归于他们管辖,势力最为庞大。”

      广场左侧聚集三千多人,各色道袍显眼。

      “道教弟子,还真是人嫝多的不行。”

      孙正茫然点点头,这回真是长见识了。

      ⩿道教虽然供奉三清,但三清门人,并不是道士,而是炼ꌑ气士,是为道门。

      自玉京雾山炼气士鸿钧老祖成圣,传道笻紫霄宫,道门昌盛。

      “右侧最前,便是佛教,以嵩山少林禅宗为首。”

      “他们背靠西牛贺洲雷音寺,势力也不小。”

      ት 顷 右侧站着上千和尚,光头一片锃亮。

      꽾“后面的,就是各家较小的宗派,加上一些散修了㴾。”

      “其中蜀山剑派曻,是为剑☖修圣地,杀力强绝,无人敢招惹。”

      “峨嵋派女修,全是女子,人气最高,和各方关系最好。”

      惇说到峨嵋派,聂红濹花不禁瞥了眼相公,킈略显不善。

      当年,她爹名扬天下时,就遭到众多峨嵋派女修追求。㼒

      “娘子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孙正被娘子眼神吓到了,立即肃然正色。

      修士吸收天地灵气,修士相貌从来不会差,峨嵋女修更是出众。

      一眼望去,全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们吸引了最多目光。

       “哼,我自是相信相公。”

      “可总有些女修,不知矜持为何物,相公当小心防范。”

      胈 聂红花冷哼一声,好好的告诫孙正一番。

      在她小时候,都还有些女修对她爹念念不忘䥿,常来黑山溜达。

      䍣相公不仅是相貌俊俏,天赋同样非凡,绝对是女⌑子双修最佳选择。

      “聂仙子,多年不见了,近来㚊可好?”

      一位手持折扇,自认风流的公子哥走近,礼善的打招ᛁ呼。

      看向聂红花的眼神,充斥着渴望튰,目眩神迷。

      而后看了眼孙正,眼神立即就冷了下来,恨不得吃人。

      칍 一月多前,黑山鬼母一脉传出喜讯,聂红花出嫁,多少人心痛欲绝。

      聂红花쵷,낪虽然是鬼修,但没多少修士在乎这个。

      檉前黑山鬼母,飞升不过三百⧑余年,黑山现㨃在是正当红的势力。

      对于小宗门弟子和散修而言,ľ若能入赘黑山,便是天大的造化。㪳

      鐜而今聂红花业已成䒭婚,不复纯洁,他也只能吃点亏了。

      起码还未诞生子嗣,他总归是不用喜当爹的。

      至于这个狗屎运的原配相公,正⨸好会死蹄在北ତ俱芦洲战场。

      “风鸣道友,有礼了。”

      聂红花微微点头,算是还礼。

      “哼,痴心妄想的家伙,总想着吃软饭的狗东西。”

      聂绿叶在两人身后,微녟不䵩可闻的恶骂。

      虽俬说微不可闻,可距离这么近狭,三人都听到了此言。

      孙正是忍不住轻笑两声,突然间觉得,这小姨子真是太可爱了。

      聂红花微微蹙眉,홒但也没有教训妹妹,闭口不言。

      샂而被称为风鸣道友的公子뗸哥,깸则是脸色急转,黑如锅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