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明步4

      一段时间以来,康大功倒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自以为总算把康素贞打发到了一个该去的地方了,他能预感到,再过几年恐怕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凭考试康素贞是不会考上大学的,他也曾经默许过他的媳妇们给他提出的,把康素贞嫁给大塔村李支书家儿子李长生的想法。凭他对世事的理解,他能一眼看到底,凭李家的人势,她的闺女康素贞也是一点都不会受症的,并且康李两家结亲,对他们子子孙孙的幸福生活都是有保证⺥的。但随着形势的变化,他也逐渐认识到,那种设计和想法并不是十全十美,还真的不如让他的康素贞走上学这条道路,这样会更加稳妥一些。所以,他对康素贞目前的处境渐渐地满意起来。

      世上有一种这样的情形,那就Ž是有一些人的ᰣ“满意”,往往是建立在另外一些人“失意”之上的。

      康大功无论从心里边ᢧ怎样怨恨康素贞,但那毕竟是他的亲生,是他身上掉下来的肉,闺女的冷暖饥渴和他自己的冷暖饥渴是一体的。

      此时此刻的康大功油然产生了一种“静待花开”的得意心态篽。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驊忽然有一天,李支书让康大功在苏家屯的“二道儿桥”上等他,说是要和他一块儿到乡政府,书记有事和他们相商。

      康大功朦朦胧胧地知道是关于在苏家屯的土地上开铝矿的事。在这以前,他已经从各方面得到了信息,说是在苏家屯“金岭”和“银岭”的山脚下埋藏着丰富的铝石资源,某些部门,某些人早已是对开采这癙处“宝藏”垂涎三尺,跃跃欲试了。

      关于这件事,他专门和弟弟康三功交谈过。那是一个晚上,就在康三功的客厅里,他俩ꐐ推心置腹地说了一个晚上。

      康三功说:“大哥,在咱村开铝矿的事,我早两年都在这里知道了,我也正想着和你交流一下对这个妝事情的想法和看法。咱暂且不说这件事合不合法,就目前的现实来说,它已经不同于原来计划经济时代的企业环境了。大哥,时代大变革是很有必要的,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对的,但也夹杂着一些负面的东西。过去在某个地方无论开个什么样的矿,那便是当地最大的福音了,首先国家考虑的,是这个地方老百姓的长远利益,他会把这个地方的老百姓的后顾之忧考虑在先,要么把失去土地的老百姓全部安排到企业里去当工人,或者把这个村庄整体搬迁到一个最适宜人居住的地方。但现在不是这样,采틨矿的单位不再是国家而是‘公司’䱤了,他们根本没有国家的责任高度去认识问题,更不会去关心这个村子以后子孙后代日子怎样过,完全是一种利己主义者,只要把地下的‘宝藏’挖出来,他们便一拍屁股一走了之,根本不管当地人生存的条件,更不用说子孙后代的事情了·····셎。

      大哥,谁会不知道在咱苏家屯那片地下是一个‘金库’啊?那下面不是铝石,而是一堆山一样的‘人民币’呀。这座‘金库’是苏家屯的‘幸运神’,是苏家屯的‘天堂’,同时也是苏家屯的‘地狱’,并且是万劫不复的‘地狱’쪈。 馋

      弄的好了,这座‘金库’可以是苏家屯乡邻们的日子上更上一层楼,从此走上一条洒满金色阳光的大道,子子孙孙,绵延千秋,光宗耀祖,流芳百代;弄得不好了,整个苏家屯的乡邻们便从✝此是失本失业,失神失韵,穷困潦倒,一蹶不振。

      大哥,这些话咋说呢?你想,那座‘金库’是吸引了多少人的眼睛啊。现在这模式,上面的那些人还会眼睁睁地看着叫那些‘㪻金子’充其量地落进苏家屯人的口袋里?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这里面有国家建设的需要,但那里头的细节,你我又会懂得多少呢?

      大哥呀,面对那一座‘金库’,眼睛发红的人肯定不少,失去土地和环境的苏家屯所得的利益肯定也是应该得到的,但你想过没有,若没有一个真正能够识大体,顾大局,有魄力,又能把事理分析研判到精髓的人去掌苏家屯的‘舵’,把既得利益用在该用的地陆方,从此奠定苏家屯以后发展的长远道路,那便是苏家屯的最大悲哀呀······。

      你想过没有?大哥,那李支书的胃口会有多大?他会不对那‘金库’有想法吗?如今的社会謯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黑黑白白,还有多少个像李支书那样的人,都在苦思冥想着要分那‘金库’一杯羹,如果ᵖ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掌苏家屯大‘ᦃ舵’的人,那岂不是很自然的就产生了一个卖‘金’求荣的不肖子孙吗?若是那一个掌苏家屯‘大舵’的人没有高尚的情操,没有大的格局,十年不上,整个苏家屯就会跌进咱家那‘黑眼儿沟’的沟底,永世不得翻身。

      大哥,那‘金库’会产生一个苏家屯的‘功臣’,更会产生一个苏家屯的‘罪人’,近几代人可能觉察不出来,时间越长,子子孙孙们都﹃会很明显地看出来,谁是苏家屯的‘功臣’,有没有这个‘功臣’,谁是苏家屯的‘罪人’,ア有没有这个‘罪人’····¹···。

      大哥,我都想过了,这个‘功臣’就目前来说,只有你去当比较合适,但我给你一句实话,我是不叫你再去呕心沥血当这个‘功臣’的,那是不好当的”。

      康三功停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大哥康大功,印象中,他的大哥康大功从来没有这样专注听过别人的说话,然后他又说:“大哥,你给我说说,咱苏家屯目前㙦谁能胜此重任?这个人得保证是귨一个本分的人,有头脑的人,勤俭的人,不是‘坐吃山空’的人,不是‘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没酒喝凉水’的人,不是没有一点文化知识支撑的人,不是自私的人,不是‘➡山大王’,更不是‘母夜叉’”。

      说到这里,唐三功렙又注视了一下大哥康ꂢ大功的神情,看他在思考的样子,他接着说:“不瞒你说,我看苏家屯是没有这样的人,可能也有,但都被农村野蛮的‘家族椎势力’排挤在这种位置之外了,他们也根本不去想这件事,也根本谈不上施展自己的抱负。大哥,你说说,那些空空之谈,天下老子第一,不求上进,不学无术的子弟能够靠得住吗?

      骍 大哥,你想过苏家屯以后的情况吗?若是一个败家的掌舵人,那不远的将来就是苏家屯的‘地ᴟ狱’了。最后的结果应该是这样的푗:山河支离破碎,养肥一伙累赘,子弟不思进取,大人无家可归,水源严重污染,土地严重乏䝺馈,祖宗魂飘山野,不宁鸡鸣狗吠,社会蒸蒸日上,唯有屯内枯萎。

      大哥,若是有了那一个合适的掌舵人,苏家屯不远的将来就是‘툀天堂’,一定是住房重新规划,自力更生天下,人人都有活干,小屯企业壮大,丰衣足食悠哉,与时俱进大家,朝闻书声朗朗,夜看灯火繁华䯉······”。

      康三功越说越激动,他以一个土生土长苏家屯人的良心和责任,似乎在吟咏着一首抒发他最是“乡愁”的抒情诗章。这时,他看见大哥康大功小孩子一样在聆听着他的激情演讲,他知道,大哥尽管不会完全听懂自己讲的实际意思,但康三功能够意识到,大哥康大功的表情里,有那种对文化重新懵懂的认识和对自己思想境界的敬仰。

      퇽康三功接着说:“大哥,没有钱不中,钱多了绝不是什么好事,人们只知道‘钱’可以给人们带来‘福’,但都会忽略‘钱’是绝对的在给人们带‘福’的同时,也一定会给人们带来‘祸患’的,这个道빨理是明明白白的,大哥啊,就看那个人有没有清醒的头脑了。大哥,你看吧,堻苏家屯将来会有多少的‘败家子’出现,这‘败家子’큏将会怎样粉墨登场,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演绎一场怎样的可恨,可怜,可怕的历史‘闹剧’吧”。㴂

      ൧说到这里,康三功长叹了一口气,把眼光从大哥康大功的脸上移开,他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又说:“大哥,咱村地下那个‘金库’所产生的利润,何止是用‘百亿’来衡量的?若是没有一点‘取之于百姓,用之于百姓’的意识,那一定会是‘败也萧何’䤇的。你想想,就目前来说,苏家屯有这样意识的人吗?我就瞪着眼睛看着,看他会害苦多少的贪婪者和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无知之徒。

      大哥,苏家屯好起来,是咱巴不得的事情⓲,若是进‘地狱’了,那样的原因会有这样两条”。

      说到这里,康三功站起身来,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步,然后又坐下,不紧不慢地说:“其一,会因为一个没有主见,没有底蕴,没有大局意识的‘败家子儿’,他一定会在庞大的家族势力推动下上台。然后因为急功近利䠑,利欲熏心,贪图享乐,毫无底线的一心想向上巴结权贵,而使乡邻们敢怒不㦼敢言,为了保住自ꂠ己的位置,使苏家屯该得到的利益,大部分,뢔绝大部分流入不应该得到这份利益的人或者单位的口袋里,从而使苏家屯贫穷依旧,害人害己;其二,大哥,我听贞贞说过,那个苏家的老二都想当村长,你再想想,还有多少人都想当这个村长,他们当村长的目的当然不尽相同,但都有这方面的强烈欲望。为了当村长,各方势力相互倾轧,相互排挤,甚至相互残杀,那时,便是一派‘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鹬蚌相争䤇,渔人得利’的凄惨结果”。

      说完这些,康三功停了下来,他又站起来朝厨房里走去。一会儿,他掂着一个暖水瓶走了出来。他ᬸ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不紧不慢地给两个茶杯里倒了开水,把一杯递给大哥康大功,然后,他细细地呷着另一杯里的水,又说:“家里的亲戚们,孩子们,不用多问,也不用多说,我都知道他们时常拿着你和我当挡箭牌,甚至拿着你和我吓唬乡邻,说服地方的干部们,帮他们干这样那样的不合时宜的事情。大哥,这两年我都不断地思考这些问题,一来,那样做是必然,也应该,但从另一方面讲,那样是害了他们一生的奋斗意识,我为此是由愧于乡㨰邻的呀······”。

      这时,康大功瞪大了眼睛,他㵜非常认真地听着这个省里的大干部所说的每一句震耳欲聋的话语。

      “大哥,他们愿干就让他们ᬎ干,我认为,现在咱俩也说不动他们,他们也不会听咱。你再想想,遇到切身利益的时候,就是你的几个弟媳妇,说句实在的话,她们会听你的多少?那些媳妇们又会听我的多少?大哥呀,那些亲戚和孩子们,真的不敢再去娶一个缺德的赖媳妇,那可是要害咱三代子孙ﱴ的呀!大哥,你是应该知道一个家庭主妇的重要性的。最‘上品’的,她是男人干事业的“过滤器”,是家庭那片蓝天上一颗耀眼的“吉星”,就슕是我说的那种旺夫,旺家,旺村子,旺社会的那种人,我认为俺大嫂在这方面算是做的不赖;‘中品’的是“不作为”,她既不会坏事儿,也不会成事儿,就任凭一个男人的作为和奋斗了;‘下뢪品’的是“同流合污”,这可是助纣为虐的祸害呀,若是一个家庭娶了这样的媳妇,大哥,那可是后果不堪设想的”,说到这里,康三功停了下来。

      一会儿,康三又说:“大哥,常言说'男人是个‘耙儿’,女人是个‘匣儿’”,那䖐里面的意思有多么的深奥啊,你想过没有?一个家庭是靠男人在外面像‘耙儿’一样奋斗搂钱的,拿回家里去放到那个“匣儿”里头,“匣儿”严严的合上,适当的时候才能打开,这一层说的是‘勤俭’过日子的意思;第二个意思,我认为是这样的,是让男人看见这个“匣儿”时候,总是看见那里面有一种合适的‘量’,㧜这个‘量’总能让那个男人既心满意足,又不惊慌㊜失措。这个‘量’就是家里头那个女人的眼光和表情,他总是让外面的那个男人有一种自得其乐的感觉,当然,这绝不是自满,绝不是失去奋斗意识和上进心。大哥,若是男人们经常认为这个“匣儿”是一张张着的,嘴一样的,没有底的‘黑窟窿’,欲壑难填,那么,这个家就要出事了。大哥,这层意思,我个人认为就是说的“匣ކ儿”的性质问题了······,康三功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他的脸上似乎有一种绝望的神情,他用左手在摆弄着茶㼱几上的那个空水杯子,他想张口说话,但有几下子,他都是把那张开的嘴又合上了。

      很长一段时间,康三功终于又开口了,某他说:“大哥,所以,我想对你说,以后要从正面去劝导他们,不要叫他们把福享尽了,让蘨他们给子孙留一条会走的路,留一块儿待耕的田,如果是他们不听了,那짾就随他们的便吧······。大哥,我的境界也不算是很高,但好像总有一件不完美的事情憋在我的心里,说的就是咱家贞贞,我经常扳着指头算来算去,咱家娶了那么多的媳妇,能比上咱家贞贞‘心事’好的真是不多,那才是真的淳朴,真的有文化底蕴,她尽管不是上学的料,但她绝对是一个养家的料,旺家的料。有的时候,我섬猛的想起贞贞来,我都会可怜她,都会为他掉眼泪,甚至为他呐喊”,这时,康三功抬眼看了一下大哥康大功的表情,见他没有了想象中的那种烦躁,康三功又说:“大哥,直觉告诉我,若是咱贞贞当上了那个苏家屯掌舵人的家人,我认为,有可能会使苏家屯̢往‘天堂’上奔去·······”。

      那夜,黎明的时分,康三功对大哥康大功说:“大哥,你为村子里可以说是干了一辈子,是功是过,后人会去公平评价的,我想说的是,这回回去,咱就抓紧时间瞅个机会,把这件公事卸了吧,褶咱不当了,好好的歇歇,再往前面走一步,也许就是苏家屯的‘罪人’了”。

      ······

      听了三弟的一席话,康大功似乎是如梦初醒,从中他意识到了,为什么自己当不上大塔村的支书,三弟又为什么能当上省里的大干部,除了机遇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那໢就是人的“境界”问题。人的一生当中,这个“境界”问题无时无刻不在控制着一个人的沉浮。质

      也就是那一段时间,康大功的思想因为三弟的一席话产生了极大的震动,也可以说改变了他很多思想上的初衷,但有一点,让他尽快把苏家屯的生产队长卸掉,它是接受不了的。

      ······

      那天,康大功去乡政府的时候,特意揎喊了喊薛老喜,他心里有点怯,害怕书记逼迫岘他承担什么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情。

      他们三个人到了乡政府,康大功看见里面早已坐䗤了三个人⚂,一个是书记,一个是乡长,另外一个他不认识。

      在那个小办公室里坐定。这时,书记说指着那一个生人说:“这是‘中国长江铝业公司’的张经理,就是他这个公司要在你们苏家屯开一个大铝矿,要征500亩的土地,这500亩的土地下面有很大储量的铝石,是要支援国家建设的,你们大塔魵村和苏家屯要塶舍小家为大家。征地的手续乡里已经拟好了,‘长江铝业公司’合作的另一方是乡政府,苏꺀家屯的所得,有政府从每年的所得中拨出。今天让你们来,主要是在各个‘合同’上,相关的人把名字签上去”。 檸

      康大功当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心里立刻回想起了三弟交代他的一番话,这是不是在卖“金”求荣呢?

      不过,他立刻又清醒过来。他想,苏家屯自古以来就是隶属大塔村례的,要签名也得由他李支书签名,他李支书才是这些合同上的法人代表。

      但是,当他这种思维形成,扭头看李支书的时候,李支书那个位置上早已空空如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蹷。

       康大功不免又长叹一声:又跳到这个老狐狸的坑里了。

      可能书记看出了康大功的心思,他干咳了两声,好像是对大家,也好像是专门对康大功,他说:“这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是我们䊜全乡经济发展的需要,更是苏家屯经济发展的需要Ŝ,我们党员就是要在这个时候,勇敢늆地承担起一切属于我们的责任······”稼。

      说完,那个书记起身走了出去,乡长立刻朝他看过来,用眼光告诉他,让他快点把已经推在他面前䋏的几份‘合同’上写自己的名字。

      康大功正在犹豫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人,他的两肩上挎着两个帆布包,进得会议室,把那帆布包放到会议室的桌子上便退了出去。这时,那公司的张经理说:“这是公司给大家准备的一点心意,大家收下吧,以后我们还会更好地合作”饂。

      康大功和薛老喜同时朝那两个黄包看了一眼,能够想象的到,那里面装的餯是钱。

      这时,乡长站起身来,把䤜其中的两个包分别朝康大功和薛老喜的面前推了推,便示意康大功尽快签字。寡

      康大功把那几张合同朝薛老喜的面前推过去,薛老喜便拿起那支笔,在每一处需要签名的空间,都写上了“康大功”的字样。

      从此,薛老喜的想象相中,“字儿”尽管是动我签的,但名字是你“康大功”,与我没有任ُ何的牵连;康大功一直想着,“字儿”是我的“名儿”,但“字儿”不是我写的,既是以后弄事儿的时候,就是到了阴间阎王爷那里问起硤这件事,我都不会承认这个“字儿”是我签的,我是都要坚持上诉,让他们“鉴定”笔迹的。

      薛老喜和康大功一直就这样自己安慰着自己,就这样心安理得着。

      很快,苏家屯隊土地上的那个铝矿就要开工了。

      ······

      那天,乡政府全体机关干部和派出所的全体干警集体乘车到了苏家屯。在开工动土的那块土地上,早已红旗列列,一条红色的横幅挂在主席台的上方,上面写着“中国长江铝业公司苏家屯铝矿开工典礼”,两台大型挖掘机早已待命在主席台的正前方,单等相关﷪领导宣布“开工”,那两台大型挖掘机就要挖开上万年前形成的,覆盖在那座“金库”上的尘封记忆了。

      二典礼的第一项是“鸣炮”,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过后,那书记正要讲话,这时,薛三喜带领着一群人突然出现在主席台的前面。

      那天,本来苏家屯的人就没有被邀请参加这个典礼,当那群人出现在台前的时候,主席台上坐着的人立刻意识到了这群人是来闹事的,早有派出所的人围了上去,台上的人见此情况,草草地进行了所有的议程,宣布了“开工”的命令。

      当那挖掘机发出“突突突”响声的时候,薛三喜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坐在其中一辆挖掘机的前面,其他的人一看这种情况,也都学着他的模样坐在了地上,把那两台挖掘机挡在了原地,一点也不能往前面移动了。

      刚才讲话的人都乘车离开了,派出所和机关的其他干部立刻又走上前,询问挡挖掘机的原因,早有人回答,说是在苏家屯的土地上开这个铝矿手续不全,是违法的行为,所以不叫开工。

      这时,走上来一个乡政府的干部,问谁是领头的,要和领头的人说话。

      那一群人就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表示都是领头的,要说话就当面对着大家说。

      那干部模样的人沉思了一下,说:“你们说手续不全,这是不对的,你们谁见过手续?是那一方面不全?手续都在乡政府里,怎么会拿到这里来呢?想看手续也可以,你们派个代表,咱们一块到乡政府里去看一看”。

      他的话讲完了,地上坐着的人要求,既然手续齐全,就把手续拿到这里来看一看,然后再说。 ㅊ

      檊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都没有正确的解决问题的渠道了。最后,派出所和乡政府机关的干部们,一个一个把坐在挖掘机前面的人抬到一边去。但是,抬过去了,他们就又回来了,回来后又坐在原处·····,那两台挖掘机始终前进不了半步。

      就这样僵持了好长时间。突然,从一边的一辆面包车中跳下来两个派出所的人,不由分䖐说将薛三喜从地上拉起来用手铐铐上了,然后又塞进了那辆面包车里。

      坐在地上的其他人见状,都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这个ꮏ时候,ᚭ那个䵏干部模样的人又对坐在地上的人说:“你们这是在妨碍公务,有话了咱好好地说,都起来吧,不然的话就这样按照‘妨碍喣公务条例’进行处理ꛧ”,说完,他朝一边站着的派出所和机关干部们示了一个颜色,立刻,那些人上前把地上坐着的人一个一个从地上拉了起来。

      那两辆挖掘机便⃹冲进了挖掘的现场。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