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有什么用

      “王爷,徐长史和李长史在厅内候见。”

      呹“知道了。”朱㼤厚炜眉头一皱,直接迈묕步前往大厅。

      徐祯卿与李梦阳一见朱厚炜当即起身拱手道:“臣下见过王爷。”

      痌瘲“二位长史蟓不必多礼。”朱厚炜在正䀊位落座后笑道:“᠐初入湖州,二뤆位长史诸事繁杂,今日来见本王可是有事볮?”

      ȴ

      徐祯卿身为左长史自是言道:“臣下见王府派蕉人收罗民间孩童,说是要授读諎进业?Ά”

      ఎ 朱厚炜点ꓟ头应道:“不错,曣此事是昨日本王安排任伴伴去办的。”

      “不知王爷此举是何用意?”

      “二位长史以为呢?”

      伉徐祯卿和李梦阳面面相觑,心里面总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位十三岁的孩童,而是位久经宦海셷沉浮的官场老油条。

      閷王府突然间搜罗寒门稚童,还要供应衣食住,这不能不让二人心里面矮警ྠ铃大作。

      ᝳ 心里面警惕,可鍪二人也不是愣头青,知道時有些话是不能宣之于口的,于是面对朱厚炜的反问,两人不约而同选䑙择了沉默。 ௕

      旌 朱厚炜笑道:“二位长史莫不是在担忧?以为本王让这些孩童读书,以后科考出仕,从而在官场培植自己的势力?”

      徐祯卿鐈和李梦阳没回话,不过很显然他二人就是这么想的。

      “你们想的太퓆多了,也太离谱了。”朱厚炜微微摇头道:“곀想要入仕为官,需要苦读圣贤书,明傘微言卷大义,会做锦秀文章,然而本王教导这些孩童可不是让他们穷毕生之力去钻研儒家经典的,他们充其量也就是读书认字,不读四졠书不读五经,只是认字,认个一两年,就会学其它的,比怃如算术学的精通,本王可以让他们去当账房톋去做掌柜,匠学有天赋者,本王会让他们去钻研奇技淫巧,打造些新奇事物出来,若是有曲乐天份,那就去ᄙ研究唱词谱曲,总之才尽其用,与科考无繉涉。”

      两长史听䣈了这番解释,㥄顿时松了一口气శ,原本以为朱厚炜野心勃勃是想培植势㍨力侵入朝堂,如今看来完全是他们多想㎷了。

      遛 王爷招买孩童如果ࠡ只是学些不入流的杂学,倒是无伤大雅,大不了他们以后盯着些也就是了。

      而且二人也是྾京官,岂能不知道二皇子朱厚炜是什么德҈性,这位王爷性子沉稳的不像话,和其兄正德帝的跳脱完全是两个极端,可惜不是嫡长子,否则未必뎒不能成为一代英主,䥫开创大明一代中兴。

      䥶 然而朱厚炜喜볍欢钻研奇技淫巧之㤞道,还在宫外建了一处作坊,搜罗铁铜之匠,整日里打造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亏得他是次子,皇家才会对其这般放任。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位喜欢打铁炼炍铜的王爷对于大明而言何尝不是福气。

      槩落下心事的两位长史起身告辞,朱厚炜待二人背影消失,这才说道:“这些新收来的孩童要妥善安置,蟪另外延请几位夫子为他们启蒙识字。”

      㭲 “老奴明白,已经吩咐下去办了。”

      朱舥厚炜看了任兴一ᓕ眼,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䆼

      明朝的文官最喜欢干的事㳓就㾥是限制皇权,一件事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只要他们认为是错的就会反对,甚至连皇帝的旨意,内阁都䍍有权封驳。

      䨊没有洪武帝的狠辣,没有永乐帝的魄力,也没有嘉靖帝的뛢政治智慧,其余的帝王只能被文官集团死死限制,久而久之,亲信身边知根知底的宦官也就变ﭘ的不难理解。

      꽽文官标榜自己是为了大明是为了国家大义,这样的官员不是没有,但更多的则是为了一己私欲,就好像拥有清正廉明之城称的一代贤相徐꡼阶,家里面的土地足足有四十万亩,这一点就连权倾朝野,臭名传千古的严嵩都望尘莫及。

       与文官集团行成療鲜明对比的就是宦官集团,宦官为什么能行成势力삉,是因为在文官的眼里,阉贼就没他么一个好人,ꡞ但凡得到皇帝宠信的宦官都该死。 魑

      在这样的政治环境当中,宦官除了抱团以外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皇帝的信任,而在皇帝的眼里,太监是自己的身边人,天然比文官亲近,而且太监是家奴,哪怕权倾朝野也能比起整天聒噪,自己还不见得能奈何的了的文官不知纕道强了多少倍。

      久而久之,拥有庞大共同胙利益的文官和蚀拥有皇帝支持的宦官再加上皇权本身텪就形成了一个牢固的三角关系鶕,这样的关系维系着大明这艘战船不断的前行,不至于经受一点风浪就有倾覆的风险。

      然而崇祯帝继位之后干掉魏忠贤,彻底打破了这种妋平衡ⶹ,他自己也没能扶植菔出一个足以和文官势力抗衡的大太监,最终让以东林为首的文官势力彻底坐大,朝争、党争൩、争权夺利、内忧外患又遇上小冰河的大明朝终究还是走上了末路。

      身体里面住着现代灵魂的朱厚炜对宦官没太大的好感,因为在历史上太监几乎成了祸国殃民的代名词,比如汉末时期的宦官之乱,比如大唐时期可以轻易操控皇帝废立的宦官势力,再比如明代几乎能只手遮天的太监。

      可只有亲身经历,朱厚炜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就比如他在京城建作坊招铁匠,֋这种事如果是他哥朱厚照这位储君在做,䤭文官먂们群起而攻之也就算了,毕竟太子迟早是皇帝,一位荒诞的皇帝对大明而言是祸㰓不是福。

      梱可他只是皇子,⻃如果不出意外罓,这辈子和皇位几乎是绝缘的,他就算荒唐惈些又能对江山社稷产生什么危害,他是仗势欺人了还是横行不法了,让铁匠打造些新奇事物,到了文官嘴里怎么就成了万恶不赦?

       与之行成鲜明对比的就是他的贴身太监,只要他吩咐什么事下去,任兴和洪济都会不折不扣的去执Ὁ行,就算被文官指着鼻子骂,都剜不吭一声。䟆

      再如现在朱厚覇炜就藩,原本永王寝殿内的宫女、太렡监一起随之就藩뇓,一路上自是无微낱不至的关怀照料,可那徐祯卿和㖰李梦阳呢?

      䉹他귎们是为了监视,是文官集团的眼睛,是随时随߇地准备给朱厚炜上黑手下眼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