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就餐1

      战乱之后,河北大地满目疮痍,等待朝廷救援,得猴年马月...

      ᭡ 林霄从不敢说自己是什么好人,但手中有了权力之后夝,却是真心想为这褎时期的老百姓镴做些什么...

      쪇 蓱 刘皓是在城门关闭前一刻进城的,来不及休息,立刻就来拜㯏见林霄... 뉴

      人ƣ的名,树的影,以林霄的所作所为而言,不管林霄年纪多大,都值得刘皓这个武翼쓬大夫赶来拜见了...

      鹪而林霄蚋也没心思锚陪那些士绅富商虚与委蛇,得知刘皓鞀来了后,就安排马武负责监督士绅富商们认捐,他自己则赶回府衙陪刘皓喝酒吃饭...

      “大人,你这么做,怕是뺸把河北士绅都得罪了,地方治理,离不开这些士绅,还望大人谨慎行之”

      知㕺道了林霄刚才做的事后,刘皓就不无担心地道跪。

      林霄笑了笑,쿬道:“刘⑗大人以为河北当务之急在⥣那?”

      “夺回中山、真定、燕山等城,重新将河北大门关上,ἑ对内安抚流民,加强军备、㵬招募敢死之士...”

      刘皓来之前显然是做了功课的,而D他说的这些,也确实是当前最应该做的,不过说到最⢋后,他的话音就越来越低,因为他已≶经明白林霄为何要从那些富商士绅手佮里搜刮了...

      “大人说的好,燕山等城若不能收回,就等于我大宋的大门始终冲金人敞开着,郭药师齻等叛将,有金兵支持,想要在短时间消灭他们,根本就是不튳可能的,所以这几件事必须同时进行”

      林霄说到这,心情也有点黥沉重,虽说他ꐉ比古代人多了汭上千年的见识,䟾可让他说行,真要落到实处,真就是硭有点难为他了...

      “下官是担㝰心大人...”

      在很굾多文武大臣心中,皇⛵帝퓯身边的内侍,没有不狡诈贪ѝ婪的,但林霄的行为,显然颠覆了所有人ͽ的认知,刘皓ᶳ也忍不住为林霄担起心来...

      林霄摆了摆手,示意刘皓不要再说下去,然后道:“不知刘大人注意没有,黄河已经开始解冻了” ﶒ

      刘皓一愣,心说黄河每年都是这个时候开始解冻,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噿 “不瞒刘大人,本官此来,不퉱但是奉官家之命治理河北,丨还有就是落实之前的杀胡令”

      胋 说话ᚠ间,林霄眼中แ迸射出一꼹股异样的神采...

      “大人,难道杀胡令是真的?可此举会不会彻底激怒金人?﯀”

      林霄最早是在京勁城提出的杀胡令,但也仅限于报纸宣传,ꡍ并没有真正落实下去,即嗟便真有人杀了胡人,也不可能拎猐着胡䆒人脑袋翐去京城领赏,而在河北就不一样了,林霄搜刮完富商⴨,是真会把这个杀胡令付之行动的..側.

      僫“嘿嘿!不激怒他们,他们就会打消对我中原的野心吗?派人去燕山府传话,还承认自己是大宋子民的,限期一个月离开燕山,不然朝廷大军杀到,都将视其为敌人...斞”

      刘皓越听越糊涂,待林霄说完,忍不住皱眉道:“大人知道的,㜽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根本夺不回燕山,说不定还会引发两国全面大战”

      证“谁说打仗一定要出兵了?”

      看着林霄一脸诡₊异的笑容,刘皓脑中忽地灵光一现ᾋ,脱口道:깛“大人说的是黄河▌?”

      ৥“不错,城外的黄河大堤都快有城墙高了,万一被뒠金人抢先决堤的话,受罪的就是我大宋百姓了”

      话说到这份上,刘皓终于明白林霄为什么要给燕山百姓一个橸月时间了,因为黄河虽然解冻,却还没到汛期...

      Ả ⏋ 倒ꪴ吸口冷气,왶心说这小子够狠的,不过貌似这个办法真不错,可后患怕也不少...

      沉吟片刻才道:“大人可是要同时对赐真定和中山用兵?”

      “我倒是有这想法,就뇠不知道咱们的军队怎么样?ⳉ”

      林霄不仅想一举收复失地幘,甚至还想打到金人老巢去,可惜㎌想法太不现实...

      ௟ 刘皓忽地一笑,抱拳道:“下官愿听从大人差遣”

      ﴳ 林霄也笑了,用手点了点刘皓,道:“你这老狐狸...”

      林霄和刘皓这边相谈甚欢,通判萧敬之府中却是另一番光景...

      “我要参他!什么东西?先是不问青红皂白씫就抓了一大堆官풆员,现在又逼着我们这些人募捐,他想干什么?他以为自黎己是谁...”

      厅堂内,仓监李洵的䓨声音格外刺耳...

      첪 所有人中,最激动的就是他,因为他负责整个大名府的仓储,是最有钱的一个,同时刚才也是被逼着捐了最多的一个...

      䎆“你参他什么?是因为让你捐的最多吗?你也不好豅好想一想,他怎么不找别人?”

      萧敬之冷冷地扫了李洵一眼道。

      “我...”م

      䞿惄萧敬之的话,显然也让李洵清醒过来,之前林霄收拾沈晦等人的时候就曾说过,不是自己这帮人没问题,而是要给自己这些人立功的机会...

      意思虽是好的,可拿出去튳的可是真金白银呐!谁不心疼?

      郑煜扫了眼仍旧气鼓鼓的李洵,转头对萧敬之道:“难不成我们就这么认了?强龙还不压地头蛇,这小子Ō也有点欺人太甚了札吧?”Ŷ

      “是啊!是欺人太甚了,可他有陛下和皇后娘娘做后盾,就是欺负你了,你又能怎么样?”

      ⇼萧敬之说的很㇣淡然,好像这件事跟他没킊什么关系似的。

      其实谁쓂都知道他被蔺逼着捐了三千贯,说多不多쉖,说少不少,主要是丢人呐,以这嵰些人对萧敬糵之的᫗了解,他肯定也咽不下这口气...

      看出问题的李洵率先道:“萧大人,你我同僚多年,有什么主意就说出来听听,这么掖着藏着的,可就没什么⢫意思了吧?”

      萧敬之微微一笑,转头对郑煜道:“这件事怕ส是还得落在郑大人身上”

      嘔 郑煜一愣,下意识道:“我?”

      “郑大人掌管学政,同国子监和太学院多有联系,林小贼在河北欺压良善、卖官鬻爵,同时还轻启战端等等,这些뤇可都是有据可查的,若是能将那些士子生员们发动起来,嘿嘿..뛕.”

      萧敬之说到这里就停籊下了,捻着胡须面带冷笑,一副你们知道该怎么办的架势...

      还别说,他的这番话真启发了郑煜和李洵,因为他们忽然想起来,梁师成等六贼,就是被这么搞먊下去的...

      “还应该再加上几条,比如擅自开仓放粮、私募军队,有意放纵贼酋,这些事情也都是证Ǡ据确凿,只有朝廷派人下来查,不死也让他掉层皮”

      А不等郑煜表态,李洵就恶狠狠地补充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