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经典火爆

      “黄爸爸你不是说晚上才过来吗?”张紫枫在黄罍面前,活泼得多。

      “本来有点事,临时取消了。”黄罍笑道,“我不回来,你们俩孩子不得晚上饿肚子?”

      周延在不远处弱弱插嘴:“节目组盒饭还是买得起的!”

      放完行李,黄罍也没急着直奔厨房,而是来到凉亭加入了座谈会。

      “你们刚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他不着痕迹地微笑着问。

      “在说学习上的事呀。”张紫枫与韩试,两人浑然不觉正在面临家长的打探。

      “柿子刚说他可能不会考华夏音乐学院,我正想问下原因呢。”

      “哦,是吗?”黄罍也有点诧异,韩试目前表现出的音乐才华有目共睹,华音是很不错的选择才对。

      “那你打算考哪,柿子?”黄罍瞅了他一眼,笑呵呵道,“要不你也来我们燕京电影学院,我给你当老师?”

      “黄老师,我的演技去当你学生,估计得被一天骂五回。”韩试摇手不迭道,“我还是先安心当个歌手吧。”

      “大学的话,我也得先看看成绩再决定吧。”

      “我记得你在芙蓉一中读高中吧?”看着韩试点头,黄罍才笑道,“你艺考肯定能过,一中的话你的底子,要过华音的文化分数线自然更不难。”

      “可我最心仪的是燕京大学。”这是韩试一点莫名的执念,他苦笑道,“以我现在的成绩,还有点没把握。”

      张紫枫瞬间瞪大了眼,黄罍也半晌才组织好语言:“啧啧,你小子,深藏不露啊,学习这么好?”

      “那你是想走文化生的路子,不打算当一名专业歌手吗?”黄罍听周延提起过,韩试对娱乐圈的事不排斥,但也绝不热衷。

      “这不矛盾吧,唱歌的话在哪都行。”韩试觉得他在这方面提升的空间有限,去了华音最多在音乐专业知识上有所拓展。

      他最想提高的还是自己的学识学养,觉得燕京大学更适合。

      “也是。”黄罍摇头失笑,这孩子优秀的不像话。

      “燕大的话文化分确实要求很高,毕竟在湘南省每年也就录取不到一百人。”黄罍没细问下去,而是话题一转:

      “那你接下来一年的重心都会放在学习上了?”

      “是的。”韩试笑道,“我们《向往》录完,就缩学校里不出来啦。”

      “等《向往》录完也快过年了,离高考就半年的时间。”黄罍点点头,“以你现在的底蕴,在圈里消失半年,倒也影响不大。”

      毕竟他走的不是纯流量路线,有作品支撑着。

      “话说你这么出色,很受学校里的女生欢迎吧?”黄罍突然八卦道,“你和紫枫这个年纪,我最清楚不过了,荷尔蒙旺盛的很,想当年黄老师我……”

      为了不显得问的太突兀,黄罍把自己都给搭进去了。

      张紫枫果然红了脸,韩试也愣了下才讷讷道:“还行?”

      “有没有谈过恋爱?或者对哪个小女生心动过?”黄罍单刀直入了一记。

      “没有。”韩试的耳朵也红了,这像老父亲一样的盘问是什么情况。

      黄罍一脸赞许地道:“不错。太年轻了还是专注于正事比较好。”

      他感慨道:“愣头青的年纪,一头扎进情情爱爱里,听起来单纯美好,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韩试与张紫枫都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搞搞学习挺好的,或者唱唱歌。”黄罍总结道。

      “唱什么歌,柿子又有新歌了吗?”

      这是何火推开了院门,惊喜地问了一声,一边笑着打招呼,“是欢迎我吗?不枉我急急忙忙就过来了!”

      何老师行李都没进去放,就过来坐下了,闭着眼做了个深呼吸,满足地道:“还是咱们蘑菇屋这舒服。”

      “什么歌,快唱,柿子。”

      原地的三人面面相觑,都不忍心打破他的满心期待。

      黄罍与张紫枫也乐得享受,干脆笑眯眯地望着韩试。

      周延听着动静,立马指挥节目组打开了摄像机,进入工作状态。

      见韩试望过来,他义正言辞道:“人都到齐了,节目录制开始继续。”

      有善解人意的小姐姐把吉他都拿过来了。

      韩试接过来,想了想微笑道:“我开个直播,黄老师,何老师,妹妹,你们不介意吧?”

      前天柿子工作室就如约发了第二弹,是一段韩试在操场上带着军训新生拉歌的视频。

      韩试对他们诡异的来源渠道已经懒得多问了。

      面对官微上蹭蹭上涨的粉丝数,没遇过这种场面的郑郁雯也很兴奋,晚上就给韩试打了个电话。

      于是昨天一大早,李茹就在微博里喜气洋洋地宣布了还有第三弹。

      结果如同嗷嗷待哺的粉丝,左等右等,从昨天等到了现在,从兴高采烈等到了两眼发黑。

      柿子工作室的官微,和韩试的个人微博,都快被催促的留言给淹没了。

      三个被询问的正主还没表示,可周延却不乐意了,开了直播的话他还拍个什么劲?

      “就当给节目预热好了。”何老师宽解道,“反正节目还没播出,直播一小段,还能吸引更多的观众嘛。”

      工作人员的小姐姐也软磨硬泡,嚷嚷着暂时只想当个听众。

      众意难违,周延也只好闷闷地答应了。

      韩试打开手机,发了条极为简略的微博:“你们要的第三弹,赶紧进直播间,有惊喜哦!”

      “哇,柿子你人气好高哦。”何火凑过来看了一眼,韩试刚开直播,进直播间的人数涨的飞速。

      韩试拿着手机站起来走了一圈,三人都配合地与观众打了个招呼,然后屏幕上几乎爆炸了。

      韩试没管,把手机交给工作人员拍摄,自己调整好架势就准备开唱了。

      “《少年锦时》,希望大家喜欢。”

      左手按弦,右手拨弦,技术有了不少长进的吉他声,娓娓响起。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

      凌晨的集市人不多。

      小孩在门前唱着歌,

      阳光它照暖了溪河。】

      【柳絮乘着大风吹,

      树影下的人想睡。

      沉默的人从此刻开始快乐起来,

      脱掉寒冬的傀儡。】

      韩试一开口,黄罍与何火就是眼中一亮。他的歌一如既往的朴实无华,却有着抚慰心灵、让人安宁平静的力量。

      虽然季节有些不对,但歌词的场景与《向往》太过契合,都充满了悠然无扰的韵味。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仰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听着听着才发现,歌的主题是怀念,怀念天真无邪的儿时,怀念青春懵懂的少年。

      对于韩试和张紫枫而言,他们正当其时,不过是喜欢歌里面忧而不伤的淡淡情绪。

      感慨最深的反而是听歌的人,在场的和屏幕前的,他们大多数已经逝去了青葱岁月。

      曾经那些阳光灿烂风吹云动,曾经那些青草疯长锦簇花团。

      青春里有太多曾热爱的,甚至厌恶的故事后来成为动人的回忆。

      这些回忆是很多人所剩无几的情怀积淀,会在他们心底的角落里蓄满,偶尔因为一个画面而溢出,化作怀念和遗憾的叹息惆怅。

      多愁善感的何老师眼角都红了。

      黄罍则淡定些,又狐疑地偷偷看了下一脸陶醉的妹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