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和我做舒服

      捍踩着䯄雨云飘至平安城的柀时候,小河神望着陈业神庙上空漂浮的黄旗明显是楞神⡼了一下。

      虽馯然说自古以来,下元节迎水官升的黄旗,对于大小,形状,图片都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定。

      可大部分的神明升起的都是四四方方的素黄旗,俏一些的也不过是会有些花边啥的。至于官方升的棋子那可就是全国统一,长方形的旗子。而旗子上转印的则是当地最高水官的图案,比如쵰说安城神务所升的旗子上印的就是一尾锦鲤。

      “河神大人,这里是平安村地솺曹, 陈业上神的管辖范围。”见自己的上神停下,那江豚神侍还以为是小河神对那面奇怪图案的旗子不满,连忙开口说到。

      “嗯。我知道,也就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又望Ⰸ了望那黄旗,看燷着那正正⇊方方,长鼻子筈大眼睛,两个大门牙,那小河神有些无奈。

      与此同时,带着龙泡泡辪与江小鱼走出神庙的陈业举着手机,ﲤ拍了小河神皔楞神的一幕后。便开口传音到:“怎么样小鱼鱼,我给你买的黄旗子,漂亮吧!画了100多元豬呢,你要是喜欢等一会我送给你!”

      “行啊!”

      接到陈业的传音,那小河神心中一喜,立马答应到。从陈业口中拿东西本来就不简单,更何况这黄旗还是他所喜欢的牝海绵宝宝,到时候挂自己的菠萝屋内多好。

      不过虽然心中暲欢喜万分,小河神那张鹤发童颜是一点没有变化,不喜不悲的。

      在短蕰暂둺的蒌停留过后,也就쵄和৺往常一样,踩着雨云将整个平安城过了一遍,便赶去下一个地方。

      可就在陈业的神庙之中,淋雨的龙泡泡与江小鱼䤚二人,得到的明显是与箙那些村民不同◑,除了洗去厄运外,那些富有暖意的雨水在钻入体内的同时,在左手腕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蓝色水滴形状。 捺

      这是小河神的一次祝福,并ᒷ没有太大韛的作用,就类似ⶵ与一张陈业这花뿤个千元求到的护身符一样,当然小河神的这张护身符是比陈业地曹庙发的要好上许多。可羁以说江小鱼这是受了龙泡泡的福了,白白得了一张小河神的护身符。

      与此同时,离开平安村,小河神再又逛了几个䏥地方后,蚄才慢慢的到达最终的Ꮎ目的地,安城神务所的住地。

      “安时所长,迟雨小友。”带领着两位神侍降临,小河神与其打了声招呼后。在其招待的带领下,与安时握了握手,拍了一张照片。

      ᰗ这照片则会很快的出现在的各大媒体上,至于内容无非就是,“福河河神与安城神侍所在下元节当日见面会谈,关于安城明年的治᩶安与神侍,福河两岸水렉族问题,吧啦吧啦这些的”

      当然现实和新闻报纸上不同,小河神在与安时握手拍照后,也就并没有谈着太多关于安城治安的问题,大家体制不同,你为了睋东方共和国办事,我为的是天道自然意识,虽有交集,可也没多少要谈的,更何馸况与人类政府部门扯皮甗,这是安城城隍管的事情。

      来到贡品桌的面前,小河神也就没有要吃的想法,指着桌上╝那一大盆的红豆沙包子,轻挵轻一点᫣。

      뇩 那本来普普通通的豆沙包,便幻化成一堆散솧发着淡蓝色光芒的包子。虽然这些政府官员有着᧱国力加持,厄气难入ꄜ,也就不需要小河神的解厄,然而他们럇的家人还是需要。

      点Ǣ完包子,又一籟套繁琐的行程下来,先是与安时交谈着福河今年的状态。又是念着来年的祝词,那已经是到下午六点半。

      落日余晖之下,됀看过去鹤发童颜,颇为仙风道骨的小河神,终于念完手中的⊫稿子,在其一声吼声下,身形变换,成为一只数百丈的红色锦鲤,游与安城的高空之中。

      而也就㟷在小河神化身百丈锦鲤的时候,那笼罩安城半个月的冰冷气빑息,也就消退。

      这种事情年年都在发生,这已经是⾭恶神,善神与人类三方的小默契。

      寒冬降临,被人类冠以恶神之名的各地雪神,笈都会接到天道的任务,让其降温,而因为每年天道发下的任务中对于温度的要求各不相同,这导致不少情况ג。

      天道要求降温的温度过低。让着人类与动植庄家损失惨重。둷

      衆 天道降温温度不够,冻不死土壤中的虫卵,来年必定是个虫灾之年。

      这时下元节的重要性就出꒹来了,你们人类管好自己的供暖问ꆲ题,而水官在下元节解딙厄当天,天气太㪙冷,就驱散空中雪神的寒气。天气不够冷,那便配合༶着雪神下一场雨夹雪,冰封大뇝地镸。

      哺 总ꍬ之三方平衡默契,各司其职,你运捂转你的天道自然,我活我的平凡人生,不管缺少了哪一方都是不行。

      ……………………

      ………………… 他

      婣 嗀伴随着小河神化身锦鲤升空,驱散寒气。这也意味着下元节所有必做的᩿事情全都结束。在笧陪着龙泡泡在与福利ᛔ院中,吃了一顿晚饭后,陈ႇ业也就被龙泡泡拖着出来逛起了灯展庙会。

      这下元节的庙会其实还不是每年都烥有,因匋为若是下元节当天,小河神下的是雪加雨冰֝封大地,那么这灯展庙会늜可就举办不起来。

      髰 也正是因为下元节的不鉜可预估性,往年有开展的灯展庙会规模并不算大,因为在不确定的因素下,商人并不会储存太多莣的物资。

      不过今年有所ꨥ不同,过分寒冷的天气,虽然说是带来生活上的许多不便㊛,可这也让人们用着脚指头想,都知道今年下元节必定会是暖冬日。这也让今年的下元节庙会成为了近几휢年项来最大的一次庙会。

      “⋶陈业,你看㧥这小花灯,花䘎瓣还会转呢!比你那个破破烂烂的红灯笼好看多了。”一家传统手垡艺花灯的小摊前,龙泡뙡泡指着一个做工精细的小花灯说到。

      ≻“你懂什么,我这个红灯笼可是法器,能买上亿个你手中的花灯呢!”一旁一只手提着个红灯෥笼,一只手抓着路边免费试吃的烤肠,陈业答到。

      为了出来玩,二人穿的都是便服,掏出手机买下花灯,龙泡泡跑到陈面憩前炫耀道。

      “切,法器又怎么样,还不是没我的小花灯好㧰看!”

      而见此陈业吞下香肠,提起手䘅中的红灯笼。那红灯笼也在陈业的逼迫下,并不情愿的变化着光芒颜殙色,红的白的绿的蓝的紫的。甚至뇷于还可以在灯笼上照出皮影戏。

      “法器!知道么?你那小花灯比不上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