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扒开胸罩吸奶头

      对于收购,李建辉历来是速战速决,在与冯景禧谈好之后,他立即前往了德福大厦,拜访高家现任话事人高福球。

      相对于冯景禧,这位并不那么好说话,哪怕李建辉看来以股市价收购其手里股份已经非常有诚意,但高福球并没有同意。

      “李生,我也清楚现在和记黄埔股市市值有些虚高,但我个人相当看好和记黄埔的未来,尤其是在你要入场和记黄埔之后。

      你看这样如何,我手里股份继续持有,在你掌控和记黄埔之后,我们高家在董事局会议上始终站在你这边。”

      遇到这样的情况,李建辉感到非常棘手,对方不是要特意和他作对。

      “高生,你也清楚汇丰手里掌握着22.4%的股份,我想要压制汇丰取得和记黄埔控股权,对于股份需求相当大,目前你手里的股份对我的帮助非常大。

      我给你溢价一层,还希望你能够支持我收购和记黄埔。”

      只可惜高福球依旧不愿意出售手里的股份,并且言明,他并不是想要抬价,而是确实看好和记黄埔的未来,和记黄埔股份高家会长期持有。

      见根本就无法谈下去,李建辉也没有在这继续浪费时间,在告辞离去的时候,李建辉出声道:

      “今天商谈之事还请高生暂时保密,未来在我入主和记黄埔之后,还希望高生能够多多支持。”

      “李生请放心,我们高家只是拿股分红,没有要插手和记黄埔的意思,我也相信和记黄埔在你的带领下,一定能够高速发展,在未来董事局决定上面,我们高家会一直站在你这一方。”

      ……

      没有拿到高家手里的股份,李建辉不得不调整策略,通过反复拉升打压,慢慢增加自己手里的筹码,避免股价快速拉升,也避免过早的被汇丰银行发觉。

      只可惜盯着和记黄埔的不止他一个,李超人近段时间一直在股市慢慢吸收股和记黄埔股份。

      虽然受制于自身资金缘故,收购的并不多,但对于股市上面和记黄埔的变化一直非常关注。

      李建辉这边三家机构同时吸收股市上面的股份,还是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这自然让李超人警觉了起来。

      立即安排人员调查在股市上面主要吸收股份的势力,欣建投资、道亨银行、东亚银行没多久就出现在李超人的视线之内。

      这一时期股市交易主要还是在交易所内,各方都有着自己的交易席位,只要认真调查,非常容易发现蛛丝马迹。

      也就只有散户们消息不灵通,经常被这些大机构割韭菜。

      李超人特意给沈弼打去了电话,就股市上面出现的情况与其交流。

      在汇丰总裁办公室内,挂了电话的沈弼眉头紧皱,他现在实在有些搞不明白李建辉到底是准备干什么。

      一边声势浩大的要收购香江电灯公司,一边又在暗地里吸收和记黄埔股份,难道他真有用之不尽的资金。

      坐不住的他起身前往了汇丰证券部,他需要听听这些专业人士的看法。

      他绝对不信李建辉资金没有底线,而且他有一种感觉,李建辉是准备给他玩一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

      香江电灯公司李建辉报出来的太早了,这不像是要收购的做法。

      反而是和记黄埔,李建辉动用了自己的投资公司不说,还有其盟友道亨银行以及东亚银行也插手了进来,看样子所图甚大。

      进入证券投资部,沈弼直接出声询问道:“保罗,目前股市上面和记黄埔是什么情况?”

      “这几天和记黄埔股市出现了一些波动,有几股势力在吃进市面上的流通股,不过数量都不多,而且就在刚刚,和记黄埔股份股份放量相当大,估计是那几家在出货。

      我们估计是有一些机构趁着香江电灯公司争夺战引发的华资与英资交锋,准备在其它英资企业上市公司里面低吸高卖,赚取巨额的利润。”

      沈弼听道汇报内心更加困惑了,难道李建辉这次如此高调,只是为了在股市里面赚取利润。

      不过他还是不太放心,让保罗密切关注和记黄埔在股市上面的情况,一旦发现有势力在大量吸收和记黄埔的股票,要立即向他汇报。

      同时他也在考虑是不是立即给和记黄埔找一个东家,之前他计划是李超人,只可惜这位手里资金有限,加上和记黄埔股价在这摆着,又有怡和纽碧坚、太古约克·诗怀雅两位汇丰董事盯着,在董事局会议上根本就不可能通过。

      若把和记黄埔转手给怡和或者太古,沈弼又不愿意,他可不会拱手让出第一的位置。

      左思右想,他内心有了几个勉强不错的人选,他准备给李建辉树立一个对手。

      李建辉并不清楚沈弼正在算计着他,这时候他正在欣建投资公司听着李在伟关于香江电灯以及和记黄埔情况的汇报。

      通过低吸高卖,李建辉获利虽然无法和伦敦金相比,但也有两千多万港币的收益,短短几天时间,盈利还算不错。

      这时候李建辉准备给外界添把火,他让李在伟明天前往香江电灯公司,正式出任公司董事局董事。

      要让外界知道,他在香江电灯上面绝对不是投机,更没有要高价抛售的意思。

      至于和记黄埔这边,进行反复操作,让其反复震荡,慢慢吸收筹码,在没有足够的股份之前,他不打算站出来。

      至于新鸿基证券手里的股份,目前还没有签转让协议,他还不需要向交易所申报。

      只能说漏洞太多,他能够轻易避开申报问题,不用让其收购和记黄埔的意图公之于众。

      那些散户被和记黄埔的走势给弄蒙了,本来他们以为和记黄埔会如同香江电灯一样直线拉升,谁知道慢慢就不动了,后面更是大跌,让很多跟风股民的痛骂不已。

      眼看没有希望,一个个开始割肉,结果第二天和记黄埔股票价格又开始缓慢拉升,好像又要起势。

      等他们纷纷上车准备起飞,结果又出现之前的局面。

      如此反复,一直持续了一周,让很多散户直接清仓远离和记黄埔这支股票。

      就连一些小型投资机构也趁着高位的时候卖掉了自己手里握着的股份,他们也怕庄家突然砸盘,而且一砸到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