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月麻衣黑人番号

      老巫医的摊子被彻底炸飞,白浪没便宜可捡,最终遗憾离开。

      孤身一人走在返回的荒路上,傍晚光线逐渐暗淡,‘霜狼图腾’带来的直觉强化,让他感受到道路两边灌木丛中,那若隐若现窥视目光。

      突然,一股致命危机感降临心头,他全身骤然紧绷,没有多想,直接向身侧闪避。紧接着枪声响起,惊动附近的动物,而白浪膝盖传来剧痛,被射穿,身前地面溅射一滩血花。

      身体瞬间失去重心,无力跪在地面,接着双臂发力,拼尽全力向路边翻滚,想要躲避。然而对方早有准备,又是连续两声枪响。

      白浪身体再次传来剧痛与麻木感,无力反抗,安静趴伏在街面上。

      偷袭者很有耐心,隐藏在暗处隐忍等待,认真观察白浪的反应,却迟迟不肯现身,更没有再次补枪彻底击杀的意思,就这样放任他失血过多,一点点陷入虚弱。

      白浪也冷静下来,静静体验死亡降临的感受。心中一片清明,非但没有恐惧,反而火热无比,突然咧嘴笑了。

      上钩了!终于上钩了!

      五分钟后,鞋底碾压碎石子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越来越清晰。

      哐!

      腰侧一痛,剧烈晃动,身体被人踹翻,仰面躺在地上。

      一只靴子从高空落下,重重踩在胸口,俯视的人影出现在白浪上空。对方举枪,‘砰砰砰砰’连开四枪,命中双手双脚,接着踢飞地面武器,确定他没有反抗能力后,才恶狠狠的说道:“小子,偷了我的货,最近过得挺快活啊?!”

      “你就是那个黑吃黑的?”白浪吐掉口中的污血,喘息问道。

      咚!

      靴子抬起又落下,重重踏在胸口,让白浪一阵急喘+咳嗽。

      “胆子很大啊!居然还敢提问?MD都是你,害我损失了一大笔钱,还被那群魔物纠缠不休!”来人一边狂踹白浪,一边破口大骂,发泄着心中愤怒。

      踹了一会,他冷静下来,又掏出一瓶药剂灌入白浪嘴里,接着问道:“说!你手里还剩多少?都藏到哪里了?!”

      “我说了,你就能放我一马?”白浪眯起眼睛,反问道。

      对方被气笑:“你觉得可能吗?说出来,给你个痛快!不说?呵呵,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真?恶心!”白浪露出厌恶的表情,嘴硬道。

      砰!又是一脚,将他头部踢歪。

      对方并不急着杀他,恰恰相反,非常享受逼问、恐吓、折磨的感觉,同时还对那些‘燃烧之血’念念不忘,不断往他伤口上浇药剂,防止白浪虚弱而死。

      白浪也趁此机会扯皮套话,得知对方只有一人,并不是什么组织。也是最近发现营地内,流出大量‘燃烧之血’后,才意识到问题所在。费了不少功夫,终于锁定白浪,一路跟踪,此刻将他伏击泄愤。

      “我根本不认识那东西,统统卖给04治疗室的死灵医生。营地中的一切与我无关!”

      “MD还敢骗我?!”对方又给了他一拳头,怒道,“劳资跟了你一天,真当我没看到你糟蹋‘燃烧之血’虐待沉沦魔吗?你?还挺会玩啊?那么珍贵的东西,就被你这么糟蹋了!糟蹋了!”

      想到愤怒处,他忍不住又开始殴打白浪。

      在意识到白浪浪费燃烧之血,强化沉沦魔再击杀后,他差点没有气疯掉?毕竟原住民没有乐园罩着,无法做任务,更开不出钥匙。因此白浪的行为,妥妥的精神病+败家子,旁人无法理解。

      哪怕不惧死亡,白浪也受不了这种毒打,忍不住开口说道:“住手!我有,我还有!”

      “说,都藏哪了?”

      “营地,被我存在营地的保险柜中!”

      “还有多少?”

      “三大包完整的,还有一些没用完。”白浪满嘴跑火车,他储物空间中,只剩最后一包半。

      对方听到这儿,明显松了口气,甚至还有点喜出望外。接着逼迫道:“你的身份卡在哪?保险柜编号?密码?”

      卡自然在储物空间中,白浪心念一动,开口道:“身份卡就在我身上,上衣内侧口袋中,储物柜编号……”

      他口中叙述,对方已经蹲下,扯开外套搜索内衬。因为并没有身份卡,因此皱眉细翻起来,并没注意白浪的手中,多出一枚手雷。

      用颤抖的手指挂住拉环,挺尸状态的白浪突然起身,一头撞在对方身上,张嘴咬住他的胳膊,发泄心中愤怒,并利用身体晃动拔掉拉环,接着让手雷顺手滚落地面。

      男子一记肘击将白浪砸翻,惊怒的看向他:“你敢咬我?嗯?”

      感受到有东西触碰到鞋子,他低头看去,瞬间瞪大了眼睛!这东西哪来的?

      “Surprise?!”

      白浪咧嘴,满口鲜血,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灿烂笑容。

      接着……轰!

      ……

      爆炸在路面扩散开,将周围野草炸飞,呈一个环状。浓烟滚滚,男子剧烈咳嗽着,一瘸一拐晃动身体,向外走去。

      虽然被近距离炸到,但他身为老油条,同样有防御底牌,并没有重伤死亡,但阴沟里翻船同样令他怒不可遏,并且无比纳闷。他已经检查过白浪,对方哪来的手雷?

      与此同时,大量黑雾不断从白浪体内翻涌而出,将身体的伤口快速修复,而纹刻在皮肤上的‘霜狼图腾’却消失一空。(亚人血统自带除疤功能,纹身无法保留。)

      再度从地面坐起,睁开眼睛,他嘀咕道:“妈蛋,又挂了一次?这感觉真不爽。”

      【IBM粒子+10】

      这次这么高?

      他心中惊讶的同时,那个男人也感应到什么,突然转头,恰好与诈尸的白浪对视,一脸的震惊:“你没死?!”

      下一秒,双方同时抬手射击,接着满血白浪迅速翻滚躲开。同时发动‘魔弹’回击,每一枚子弹都发挥出‘手炮’的威力!然而对方同样灵敏,咬着牙极速折返,连续避开。

      突然,对方周身爆发出模糊的‘气浪’,屈膝一蹬,开了加速挂一般,瞬息冲至白浪面前,一刀刺向心口要害。

      “吼!”白浪此刻精神极度紧绷,开口咆哮狂嗥!

      嗤!

      微弱的精神冲击冲入脑中,对方手臂微微一颤,原本爆头的匕首出现偏移,一刀洞穿肩膀。接着动作快如闪电,依旧处于‘加速状态’,又一拳打在白浪脸上,将他打的倒退;随即拔出匕首,再次刺向他的心脏……

      危机关头,白浪心神剧烈激荡。他的意识勉强能跟上对方,但身体却慢了半拍,越是焦急越是力不从心。就在这时,他的精神仿佛打破什么?如同玻璃被敲碎。

      刹那间,大量黑色IBM如雾气从背后涌出,漂浮在半空骤然凝聚成一团,在空气中蠕动酝酿,化作一个不完整的扭曲猎奇‘人形’。

      这团IBM的状态极不稳定,隐隐约约构成一个剧烈颤动的‘人’,就像信号极差的电视画面,模糊、重影、卡顿。唯独它的右臂,突然从扩散的烟雾状态紧缩,变成一条实体的‘胳膊’。

      这是一根仿佛被黑色绷带反复缠绕的木乃伊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伸展,挡在白浪的身前。任由男子的匕首刺穿掌心,随后绷带手掌突然握紧,攥住对方拳头用力一捏,‘咔咔咔’的骨骼断裂感传入白浪心头,仿佛就是他亲手捏碎对方拳头一样。

      “啊啊啊!”

      对方惨叫出声,被打出‘加速状态’。他似乎看不到黑色的蠕动之物,左臂反手挥动,最大幅度向前方还击。

      然而不待他命中,这个不稳定的扭曲黑色人形,就先一步自动溃散分解,再度化作漫天黑雾,消失无踪。

      白浪没有多想,手中再次多出一枚手雷,俯身冲撞,用肩膀怼在对方腹部,同时张开双臂环抱,拔掉拉环,死死箍住对方腰部!

      对方回过神来,凶狠的膝撞+肘击。将白浪肋骨撞断,同时疯狂砸着脊椎。

      而白浪也撕扯对方腰带,将那枚手雷硬塞进皮带下方。

      砰!

      一脚被踹飞,白浪双手抱头,蜷缩在地面。

      对方也感受到裤子里面多了个东西,突然止住了动作,面色狂变……

      轰!

      爆炸再度响起,男子直接被炸飞,重重摔落在地上。

      他的保命底牌在使用过一次后大打折扣,此刻痛苦的瘫在地上,放声惨叫。精神更是濒临崩溃……‘噗噗噗’张嘴不断吐血,他从没有见过白浪这种疯子!

      尽管还没死亡,但零距离爆炸粉碎了他的腰椎,此刻彻底丧失了抵抗能力。

      白浪颤颤巍巍爬起来,捡起手枪,一键重启。

      【IBM粒子+0.5】

      再次起身时,除了衣衫褴褛外,他已经恢复到出厂状态,同时皱起眉头。

      自己四个固化能力,‘霜狼图腾’居然处于灰色封印状态,无法使用。不过反馈的属性并没有被抹除,基础素质还是那么强,但身体仿佛缺少了一点东西?

      那种模模糊糊的野兽直觉消失了,感应能力仿佛迟钝退化?

      没再多想,他来到男子身前,抬起枪口‘砰砰砰砰’连开四枪,废掉了对方的双手双脚,接着从储物空间内取出治疗药剂,灌入对方口中续命,一切是如此的熟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