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刺激H

      李大伟等刘星走后。

      连问哭泣的刘烨:“刚刚你哥说的偷牛大盗朱大昌出现在集市上,那都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你……你难道不知道?”刘烨错ꕲ愕的问道。

      “我要是知道,能在这节骨眼上让你牵着黑犊子在这松树林溜达吗?”李大伟没趄好气的一摊手,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

      偷牛大盗朱大昌凶狠的手段,现在HY市谁人不知,他在傻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触霉头的。

      他的本意。

      就是想借助李薇薇骑黑犊子拉近跟刘星的距遤离,然后在휩循序渐进提去衡水酒厂修灌酒设备的苺事情。 ㅤ

      哪里想到,这是一招臭棋,不但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到最后还又一次的将刘星的给得罪了,䱢这真롽是有些始料未及啊!

      “哼!你个៰老狐狸就不是一个好人。”刘烨闻言这才知道被李大伟利用了,在跺脚大大咧㭺咧的骂了一句后,转身就跑了。

      留下刘䘩大伟跟李㯥薇薇两人在风中凌乱。

      毕竟他们利用刘烨的所作所为,真的有些不地道。

      这幸亏刘烨是一个小孩,要是大人,那是怕会拳脚相加了。

      半晌后,李大伟回过神来:“薇薇,这已经是中午了,我送你回去吃饭吧植?以后刘星这里不用你来了,我会想办法搞定的。”

      “你怎么搞定?”李薇薇调整了轮椅的方向,冷冷的看着李大伟。

      “我……”李大伟眼神躲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爸,你就听我一句劝好吗?”李薇薇眼眶红了:“刘星哥可不是你手中能控制的棋子,之前车间的爆炸,您难道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吗?”

      “我知道您为了管理烆好衡水酒厂,那是呕心沥血,什么都能放弃,甚至쨫当年为了一个订单,连我都能不闻不顾。”

      떿“衡水酒厂在您的领导下,的确是风光了好几年,但您难道没有发现,您当年从一个放牛娃转变成衡水酒厂的厂长,靠的不是手段⌽,更加不是所谓的能力,而是一颗勇往无前的心吗?”

      说打这,李薇薇已经是泣不成偽声。

      她之所以喜欢骑牛,那是因为父亲在没有当上衡水酒厂的厂长之前,一有空浗就会带着她去放牛,然后讲好听的故事给她听。

      那段时光,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可自从父亲当上了衡水酒厂的厂长,一切就都变了。

      父亲从一个月陪她一次,最后变成了半年陪她一次。

      到最后甚至过年都不能见到父亲的身影了。

      要不是最近这几年衡水酒厂在走下坡路,不在有当年的辉煌,她只怕现在跟父亲说话那都是奢望。

      父亲的性格他很清楚,为了达到目的,那绝对会不折手段。

      要说他是坏人,那绝对不是。

      但먦要说他是好人,也有些不配。

      因为能当上衡水酒厂厂长的人,哪一个쳃不是踩着其他人当垫脚石上位的,父亲自然也是不会ᶶ例外。

      “薇薇,你别哭了好吗?”李大伟伸手擦拭了李薇薇豴脸上的泪ꛋ水,胸口在阵阵发痛:“我们先回去吃饭,至于维修灌酒设备的事情,一切在䙜从长计议。”

      “我倒是觉得您可贡以去找刘星哥的父母试试看。”李薇薇突然间抬头认真的说道。

      见李大輜伟呆立在原地,她又说道:“可顗不要在使用您那些卑鄙的手段첋了,跟刘星的父母开诚布公,说出您现在的难处,我相信刘星哥的父母,ሒ绝对会帮忙劝说刘星哥出手维修灌酒设备的。”

      “毕竟到现在为止,您跟刘星哥还不是仇人,您只是欠刘星哥一个真诚的道歉而已。”李薇薇怕父亲不懂她话中䫄的意思,苦口婆心的又媍补充了탰一句。

      “是啊!我欠刘星一个真诚的道歉。”李大伟不得不赞同这句话。

      至始至终,要是他不使狼用手段,不쩼鬼迷掄心窍听张主任的话,哪里会出现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

       要想缓和,在使用手段给刘星施压是不可能的,也不切实际。娌

      ꖛ 因为今天的集市之行,使拄得他知道刘星背后的靠山很大,张香君居然称᮲刘星为侄儿,那这样说来,吴局얆肯定跟刘星也有莫大的关系。

      他壞现在也终于明白了,当天在医院,张主任将刘星拉出来垫背,为什么田所长一副怒不可视的样子,原来……是知道Э刘星动不得。

      ⒣ 至少不是坶他们能动的了的。

      똡 想到这,李大伟轻仰天长叹:“也罢!薇薇䅲我今天就听你的,去见见刘星的父母再说,不使用我那些自以为是的手段,开诚布公,也许……事情真的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嗯!”李薇薇开心的点头。

      “走㠵吧!这个点他们也许正在吃饭,去蹭口饭吃也不错。”李大伟推着轮椅,淡笑朝鞋店大门口走去。

      ……

      慞鞋店大门口。

      所有人没有等刘牄星,早就吃喝了ⵊ起来。

      因为三桌坐不下,所以闌丁兰、张香君、刘冬菊等人就在厨房门口摆了一桌。

      ꭴ 吴局、牛连芳等便衣干警,此时也过来凑热闹了⡔,围坐在木桌旁吃喝。

      关了黑犊子,带着瓜子、小不点走回来的刘星,看这一幕,一时间不由愣住了:“叔,你不是带人抓朱大昌去了吗?怎么还有心情뒶来我姐这里吃饭?”

      言下之意,鲮这是抓到人了,要不然不会这样松懈。

      “怎么?不允许啊ꕹ?傧”吴局闻言笑了笑。

      ” 张香君也笑了:“傻孩子,别问那䍌么多,赶紧带你妹勳妹跟小不点过来吃饭。”

      “是啊!吃饭要紧,朱大昌昨天被肖阳那一闹,早就逃出老屋村䣌了。”牛连芳抱起瓜子就몲走坐在了身边:“我蘆们在守株待兔,那也是一点用都没有。”

      “这样啊!”刘星恍然大悟。

      眼见木桌上还有㌘碗筷,当下拿起就走进厨房盛饭去了。쟮

      铅 小不点跟在了后面,不用刘星招呼,从碗柜中拿出自己专用的小饭碗还有㷕勺子,盛了一碗饭,夹了一块红烧肉,就坐在小板凳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刘星看着笑了笑,正要去木桌上夹菜,突然间却是愣住了。

      在回过神来后,连走到张香君的身边毉:“婶婶,这什么时候我爸跟那个刘思文这样好了?”

      柚子树下,刘思文跟刘大钊有说有톝笑,交杯换盏间就像好了几十年的老朋友。

      귉 “这个你还问我啊!自然是为擅了让你出手去中益酒厂修理灌酒设备。”张香君揶揄的回了一句。

       “呵呵……这老狐狸。”刘星笑了笑就没有在说话,而是专心吃起了饭。

      砹片刻之后,刘烨回来了。 ⮪

      他小心翼翼的朝刘星喊了一声哥后,就跑抂进厨房拿碗筷去了。

      刘冬菊看到这一幕有些诧异:“刘烨今天这是怎么了,谁欺㙤负他了,怎么眼睛都是红的?”

      “舅屿舅打了他一몼顿。”小不点怯生生的回道。髼

      “你别乱说,哥哥只是抽了他一下。”瓜子纠正道。

      “为啥?”刘⼆冬㺕菊看向了刘星。

      吴局、张香君氏、牛连芳等人也有些好聼奇。

      毕竟刘星的性格挺温顺的,不可能无缘无故打人。

      “这小子不听劝告,之前骑在了黑犊⩏子的背上,在松树林中乱逛,踐还带着瓜子、小不点以及李薇薇。”刘星三两口将碗中的饭菜吃完了才回道:“我要是在不抽他,那他就䋁能飞上天了。”

      “什么?这个时候他槛还㲄这样作?”刘冬菊闻言气的不行,放下碗筷拿着扫把就走进了厨房。

      㡲但下仞一秒就被张香君给拉住了:“刘烨还小不懂事,刘星已经教训过他了,你就别在折Ꚑ腾了,毕竟小굟孩子哪有不淘气的。”갢

      “可万一他骑牛在松树林中遇到了朱大昌怎么办?”刘冬菊放下手中的扫把反问道。

      “这不没遇釬到嘛!䆳”张香君笑了笑。

      “也是,算你小子走运。”刘冬菊指了指躲在墙角的刘烨后,就带着张香君走出了厨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