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仙录

      等了盏茶撱功夫,便轮到沈澜了。

      沈澜微笑着下了马车,令身边丫鬟将宫宴请帖交给内侍。内侍仔细查验无误,笑着说道:“请沈三小姐进宫。よ”

      沈澜却未急着进宫,转头对陆明玉笑道:“我们一起进去。”

      陆明玉没有半点即将进宫赴宴的雀쁓跃欣喜,随意嗯了一声。身侧的绮云,也将请帖拿了出来。 ✪  봰内侍一看请帖,弯着的腰又低了几分삯,笑容十分殷勤:“原来是陆四小姐,请入宫门。”

      沈澜的父亲是二品高官。

      不过,大魏刚建朝Ꝩ,武将地位远高于文官。手握重兵战功赫赫的荥阳王,在一众武将中也是最顶级的人物。

      宫中内侍,惯来捧高踩低,跟红顶白。对着陆明玉的态度,明〭显比沈澜殷勤热络得多。

      㖩沈澜心胸宽广,一笑置之,挽起陆明玉的手,一同迈步进了宫门。

      再拾轮到金灿儿,内侍弯了半截的¤腰重又抬了起来,虽也算恭敬。不过,其中差别⛟,잱明眼人ᒝ都能看得出来。

      势利眼的狗东西!

      心高气傲的金灿儿腈,一张俏脸都被气得发红,愤愤瞪了那内侍一眼。

      梑 白皙俊俏的傻内侍神情不变,心里翻了个白眼。 ꚭ

      工部尚书府的千金,也敢和荥阳王爱女争锋!不说出身了,只比相貌和气度,一个照面就被陆四小姐远远比了下去。

      럪 心里憋屈,톱有能耐冲着陆四小姐去,冲他一个没了子坷孙根的内侍耍威风,算什么能耐!

      ……

      鄙 东华门内,是长长的夹道。

      触目所及,是高大的宫墙,朱色的宫檐,还有默默躬身避让的内❺侍宫ꄗ人。肃穆威压的气氛,压得人心头骤然一沉。

      陆明玉目光一掠,眼前的情景是那➈样的熟悉,熟悉得令人厌憎。

      沈澜ꕴ是第一次进宫,此时不免有些紧张忐忑,微微抿紧了嘴角。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了陆明玉一眼。 ᾞ

      却见陆明玉笑意全无,㣘神色淡漠,近乎冰冷。目中没有恭谨,反而浮起了一丝讥讽的冷意。

       陆明玉这是怎么了?

      初次进宫,即靠将觐见皇后和宫中诸妃,这ꕴ般神色,可是大大不妥。

      엟 沈澜心中一惊,悄然伸手,扯了扯陆明玉的衣袖。

      陆明玉脚步微微一顿,转过头来,已퓑回复平日的模样,冲沈澜笑了一笑。

      鼦 沈澜几乎以为自己刚才看错了,忍ﺫ不住眨了眨眼。

      徃 陆明玉被这个小动作逗乐了,抿唇而笑。

      她伸手握住沈澜的手,轻剄声笑道:“澜姐觇姐不用为我担心༮,我知道轻重,不会轻易惹出乱子。”

      沈澜又是一阵紧张,压低了声音道:“嘘,别说袺话了。”

      陆明!玉淡ꈣ淡一笑,不再多言。

      默默行了一段路꺳,绕过两个弯,再行舿一段,终于到了椒房㉎殿。

      椒房쎈殿历来是中宫皇后的住处。陆明ං玉曾在椒房殿里住了三年,直至李昊离世新帝继閭位,她才带着儿子搬进了长春宫。

      椒房殿位于后宫正中的位置,广轩壮丽,宫殿巍峨。

      一众京城贵女,被引Ꝩ进了椒房殿的偏殿里,等候乔皇后宣召쯶。

      嚢 按着宫中规矩,入谱宫时只能带一个贴身丫鬟。待会儿进正殿,丫鬟们不能随行。

      偏殿里有两排椅子,粗略一看,约有十余张。今日进宫ዧ赴宴的贵女,啝却有二十余人。再ϟ者,便是椅子够坐,初次进宫的少女们也不敢ᣀ随意落座说话。

      没见有一位三旬左右的女官站在角落里吗?

      定然是乔皇곏后派了身边人来,不动声色齾地打量众人。

      谁要是这个时候露了怯,或是喧哗)吵闹出了丑,只怕率先就被剔除出皇子妃的人选名单了。 镜

      也因此,众少女俱面含微笑,端庄地站着。

      陆明玉也未做葀什么出格的举动㣀。

      她没兴致做什么皇子妃。鷸不过,也不能丢了荥阳王府的脸面。

      㭪 ……

      这一等,又是半个时辰。

      众少女쪚站得腿酸脚软。好在众人都穿着长裙,可以不动声色地动一动腿脚。

      角落处的三旬宫女,目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悄然退了出去。过了片刻,乔皇后令人来宣召众少女进正殿觐见。

      觐见也有先后顺序。

      一众少᚝女齐刷刷地盯着宫女。

      宫女身着浅紫宫装䂢,身形苗条,皮肤白净,眼下一颗小小的黑痣。是乔皇后身)边的宫女彩兰。

       彩兰微笑着福了一福:“皇后졹娘憹娘宣乔小姐觐见。”

      慳身着碧色㧛衣裙的乔三小姐,含笑应了。乔三小姐闺名一个婉字。人如其名,也生得温婉秀美。

      乔婉在众少女嫉恨ꁍ艳羡的目光中翩然而去。

      金灿儿垦到底没⩂忍住,对着身侧的少女低声道:“没想到⇾,今日乔婉拔了头筹。。” 흯

      少女穿着胭脂色衣裙,生得粉面桃腮,颇为妩媚,是广平侯静的幼女。姓孟,闺名云萝,也휤是宫镓中孟贵妃的娘家侄女。

      俬  论门ꖆ第,广平硫侯府也是一等一的大魏勋贵。孟贵妃在䒩宫中颇为得宠,大皇子更是深得永嘉帝喜爱。

      奈何孟覵贵妃再得宠,也得低乔皇后一头。孟云萝在宫中,自然也就不及乔硑婉体面了。

      孟云萝瞥了乔婉的身影一眼,目中闪过一丝嫉意,口中淡淡道:“乔阁老是当朝首辅,乔婉是皇后娘娘嫡亲的駆侄女,自是矜贵一些。”

      过了片刻,彩兰又来宣召。

      这一回被宣召觐见的䕠,是濮阳拿侯赵家的五小姐赵瑜。赵家是赵太后的娘家,赵瑜是赵太后䫼的侄孙女,平日时常被召进宫陪ࠌ伴赵太后。

      个头不高的赵瑜,今日穿着一袭粉色衣裙,玲珑可爱。一笑起来,᪑脸颊上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金灿儿撇了撇嘴。

      孟云萝微微抿唇,心里愈发恼火。

      Ṡ 都是京城一等一的名门贵女兼,平日⟔谁不掐尖要强?谁愿落嘉于人后?

      这口闷气,委实令人难以下咽。

      接下来总该轮到她了。

      彩兰再次现身䤂的时髶候,孟云萝下意识地挺直腰身,脸上뙬露出矜持不失优⟭雅的微笑,略略抬腿,就要上前一步……

      然后,彩兰的声音清楚地传入耳中:“请陆四小姐去正殿觐见。ꤍ”

      孟云萝:“……”

      鎊孟云萝笑容凝在嘴角,默默将伸出去的脚缩了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