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live 下载

      “原来这样,我也才听刘五婶说的,小牛儿去工地干ݡ活了,唉,这孩子,命苦啊!”刘汉升老师一边摇头一边捋着胡须,他也是李爱牛的启蒙老师,其中李爱牛的围棋就是他教的。

      “小牛儿,这娃子,是捡破烂的李永贵捡来的,当时只有两个月大……”

      ꍥ“原来ᰀ是这样的,唉,却是不容易的。”杜安国一边听着,一边不断的感叹着。

      䟽 걌 “还好,这娃儿争气,有志向,这不今年考上了大学,将来一定能೥有出息的゚。”

      猷 삘 “对了,他养父一家之前是中医世家吗?”杜安国又是一个疑问抛了出来,他也想知道中医世家怎么就没落了。

      “这个,这个怎么说呢,要说起来,我听我爷爷说过,他们家住的房子以前就是李家中ೆ医的,那时候也称得上中医世家,不过到了㇪最后一代,礦也许是赶上那个年代的战乱,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传下来,那时候我还小,也不太懂的。”刘汉升把知道的简单的说了一下。

      “我知道了。”

      杜哦安国和刘汉升老师接着聊了一会,然后他就起身告辞了。

      “我还得去街里有点事,刘老䫪师,再聊!”

      “嗯,再见!”刘汉升老师起身对杜安国摆摆手。

      ꅎ 杜安国来到了街里,觉得时间ⶖ充足,于是他就开车往老家去了。

      杜安国的父母一直没有跟随他去大旅居住,他们习惯了乡下的生活,因此杜安国每个月都会回家看望父母的。

      杜安国中午在父母家吃了午饭,午饭是他的妹妹过来做的,听着大哥回家了,她暑假没事就是带着儿子一起来的。 췋

      杜安国有一个弟弟和큁妹妹,弟弟杜全国在长庄县里供电局工作,妹妹杜玉玲就在老家的石桥乡中学当地理老师,平时都是妹妹杜玉玲在忙着照顾两位老人。

      杜全国和杜玉玲都对大哥杜安国非常尊敬,没有杜安国出去挣钱供驼二人读高中上大学,就没有他们二人的今天,他们的父母都是庄稼人,没手艺没技术,能给䯛三个子女吃饱穿暖就是不错了。杜安国为了弟弟和妹妹,他结婚也晚了七八年,一直到弟弟遄和妹妹都大学毕业了,他才找对象结婚的,那一年他已经是三闈十三岁了。

      杜安国看着父母糼都是上了年纪,他觉得不能再依着父母的意愿了,等着院里的种的菜秋后收了以后,他决定把父母接到大旅和自己一起住,照应照顾也૊是方便'。

      杜安国做了妹妹的思想工作,于是杜玉玲也站在大哥杜安国一边,⡐劝说着两位老人,最后两位老人动摇了,飓说等着秋后峖再看看的ঠ。

      杜安国可是这个乡侃里的名人,他发达以后出资给乡下薨的道路修建了,同时他每年都会给乡小学和敬老院捐款。

      杜安国葇一回家,就有消息传开了,因此杜安国刚吃完午饭,就有很多人来看Ꮘ望他。家里地方不够大,于是杜安国就来到了院子里,很快他的周围䧑就围上了一圈人,接着又是一圈듊人。

      暓老百姓都喜欢实在人,能给老百姓带ﱸ来实惠,老百탬姓就会喜欢他。杜安国不仅给乡里做了很多善事,他对乡里乡亲也很关心照顾,一个人富了,就要带着大家一起致富。

      乡里很多的人都是进入了杜安国的公司工作,他的大旅昌盛地产公司的员工쯔有上千人,其中⭲一半的人都是来自石桥乡的。

      大旅昌盛地产现ᬃ在엞的开发和承建的工樅程,大大小小有十几个,基本上都是在大旅范围内,大旅所辖有七个区,三个县,可以说每个县区都有他的工程工地。

      杜安国被乡亲们围的水泄不透,大家有问长问短的,有送特产的,也有有事相求的……

      ៵杜安国时不时的看看手表时间껟,他心里有事,要是平常,他会等着最后㧛一个相亲뻲离开,他再离开的。可是这次不一〒样,就在杜安国左右为难的时候带,最后还是乡长沈宏伟过来替他解了围,没想佁到乡长沈宏伟来了,老百姓自然就是让开了。

      官场中带着官威的ồ官员,老百姓能感蛽觉到,自然就是让开躲开的;但是政府中为老百뀌姓办㌐事的公仆,老百姓䴍也能用心感受到,是热情的向前拥着。

      杜安国对这个沈宏伟乡长,也是不冷不热的,沈宏伟每次都是找着机会见他,大都是关嬃乎他个人的事。

      杜安国在大旅是个有影㗂响力的생人物,因此沈宏伟乡长总想通过杜安国,结识一些上层社会的人,然后对于他的仕途有所帮助。

      杜安国在以前看到沈宏伟就会有事离开的,这次他主动的拉着沈搭宏伟的手聊晠了起来。

      最后杜安国告辞了父母和妹妹,他就找沈宏伟去乡政府谈事。沈宏伟非常开心,正是求之不得,于是沈宏伟前面开车开路,杜安国开车跟着出去了。

      到了乡政府,杜安国就说准备在石桥乡投资修建一批温室大棚,然后种植蓝莓ꂯ。

      沈宏伟乡长听봺了,虽然不是糯他仕途直接相关的事,不过这个事情也很重要,这地方开发振兴䔘,也能带动经济发展,这也是间接影响着他的仕途。

      杜安国征询了一些沈宏伟乡长的意见,同时沈宏伟乡长也提出了一些计划和建议,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准备定个时间,好好的筹备和规划这个事情。

      섒 杜安国看看时间,最后Ւ他找ᦺ了一个借口就是离开了石桥乡政府。

      杜安国开车来到了平岭乡用了㸖不到半小时,他看看时间是下午两点刚过,这时候去接李爱牛为时过早,于是他就想到了战友,平岭乡的乡长孙世文。

      杜安国和孙ṯ世文关系非常好,只不过䔿这些年他忙于颎创事业,所以他时间有限,如퓤今到蜙了好友的家门口,如果不去登门看看,于情于理琘都是说不过去。

      杜安国简单的买了一塉点东西,他就是给孙世文쇀打了个电话。

      孙世文接了电话就赶紧来接杜安国,两人见面都是非常激动ñ。

      “哈哈,ⶇ那阵风能把安国兄吹到我这里了!”

      “哈哈,世文啊,你还是这么诙谐的。我们去年相聚了一次,再相见又是一年啊,我们都老喽!”

      两个人的手还是握在了一起,谁说话谁就焀是摇动着胳膊,两䱍人互相寒暄客套几句,最后袭杜安国松开手,说:“世文,我松手了,要不你犀在摇晃一会儿,我可就散架了的。”

      “安国,走,去۶我办公室坐坐,等着下班了,我们不醉不归!”孙世文又拉起杜安国的手盛積情相邀着。

      “好,那就坐一会儿!”杜安国答应了。

      ⠃ “安国,你呀,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两个人一边走着,孙世文就再次调侃起来。

      “哈哈,如果说我专程来看望你,你也不相信的……”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乡政府,킚孙世文把杜安国领进了他ↈ的办公室。鮍 ⾏

      “安国,没办法穪啊,我这是上班工作时间,只能请你来这里了。”

      ✯ 杜安国知道孙世文的为人,要是不了解能成为好朋友吗?这个孙世文转业之后就到了平岭乡,他끇从政府科员开始,工作兢兢业业,后来成为乡᧮长秘书,接着又是在武装部任职,不久又是调到✞司法所任所长,后来又是升任副乡长,ꦺ直骘到两年前邵云飞乡长调走以后,孙世文就开始代乡长一职。

      杜安国知道孙世文乡长也是工作狂,ᳪ既然ꌤ在政府的办公室,那他䄂也是聊到工作上了。“世文,最近乡里工作怎么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