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王预言范冰冰

      “师叔果然没让我失望!”李云谷看到水蛇身上密密麻麻的文字符号,想必是是玄玉给他的破敌之法了。

      在上官寒月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李云谷取下水蛇,端详起上面的花纹来。

      “这是?”李云谷研究了半天,兴奋地眼神有些暗淡下来,玄玉上面所写的东西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认识。

      “水镜引龙神印!你如何会这套印诀!”上官寒月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这是李云谷认识上官寒月一来见到她最夸张的一个表情了。

      “你认得这套印诀?”李云谷见上官寒月识得此印诀随即大喜。

      “水镜引龙神印,天师道水门一脉的天师绝技,此印诀本就出自我水都,我自然知道。”

      李云谷听完更是激动,心里直夸玄玉靠谱,天师的绝技,自然不是外面那个妖道抵挡得了的,想到这里不顾眼下什么情况,扬起鼻孔开始装逼。

      “不错!当年道长我云游四海,也是结交了不少好友,这一手就是天师道的天师朋友传给我的!”

      天师是对元婴期以上修士的统称,这些人以天为师,超凡脱俗。

      “那都是当年的往事了,本来不想在一起那些和天师们一起战斗的岁月,没想到今天还是一不小心被你看出来了,既然如此,我就给你讲一下当年我如何靠这一招大战七十二鬼差的故事……”

      李云谷这些话越说越觉得自己倍儿有面子,就在他停不下来的时候,上官寒月打断他的一句话让他入坠冰窟。

      “那把水龙镜拿出来吧,事不宜迟,有这套印诀纵使那妖道步下天罗地网也无济于事了。”

      “不是,等下,水龙镜……还要水龙镜?”

      见李云谷支支吾吾,上官寒月的脸色阴沉下来,压低声音厉声问道:“你只会印诀,却没有水龙镜,对吗。”

      “对吗”两个字被上官寒月拖得很长,虽然话音落地的时候李云谷脸上的冷汗已经下来了,逼装完了结果拿不出镜子,恐怕这上官寒月不会饶了自己的。

      就在李云谷磨磨唧唧不知道如何交代时,水牢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指甲抓挠墙面的声音,听得二人一惊。

      李云谷透过气孔向外张望,发现是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在刨击墙面,嘴里好像还叼着什么东西。

      “祸斗!”就在李云谷看清楚是祸斗时,它嘴里的东西也映入眼帘。

      “谁说我没有水龙镜,你看这是什么!”说话间李云谷把手伸向祸斗挖穿的墙面,祸斗把嘴一张就着急忙慌地跑开了,只留下一个波光粼粼的镜子掉入李云谷的手中。

      上官寒月没有回答,但在她惊诧的眼神中李云谷不难看出,这应该就是水龙镜了。

      李云谷仔细端详起了这个镜子,古朴的青铜镜框之上铸有一颗龙头,周身背面刻有龙鳞,镜面中的水牢变得更加极寒冰冷,隐隐有龙吟之声透过手掌传入李云谷的脑海之中。

      李云谷打了个寒颤,视线又移到了绘制在水蛇身体上的水镜引龙神印,心念一动,二者起了反应。

      牢中的水就开始不自主地搅动起来,片刻间围绕李云谷形成了一个漩涡,把牢门牢柱冲得七零八落。

      就在眼看就要失控的时候,上官寒月提醒道:“快诵念经诀。”

      “经诀?还有经诀?”李云谷心里“卧槽”了一句,没想到这绝技用起来这么麻烦,一手翻动水蛇一手扒拉镜子,没有发现任何经诀的痕迹。

      “这么重要的事也能忘了,这师叔也太掉链子了!看来不用妖道出手了,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李云谷脸色就像入土几十年的僵尸一样,一时不知所措愣在水中。

      “高峰元武,四兽聚灵。龙形不至,四兽成空。神龙显世,坤宇天成。以水为躯,无惧天刑。急急如律令!”

      上官寒月经诀脱口而出,指尖的蓝色光芒被她轻轻点在李云谷拿着水蛇的手背之上,顺着手指朝水蛇身上的印诀爬了过去。

      蓝色光芒接触到印诀的一瞬间,迅速扩散到水蛇全身,一股从未见识过的强大灵力在李云谷手掌中爆裂开了,李云谷心头一惊,一抖手把水蛇抛了出去。

      水蛇应声落入水中,李云谷知道印诀已成,水蛇入水前的一瞬间,镜面中的它已是一条龙了。

      水下在片刻沉寂之后暗流涌动起来,两只龙角已经隐隐露出水面,一个庞大的身躯马上就要破水而出了。

      “就是现在!”

      李云谷知道时机到了,此刻就是他今晚的高光时刻,把住龙角对上官寒月大声喝道:“看我云谷道长如何破敌!水镜引龙神印!”

      李云谷满面春风,人性的本质全部展露了出来,虚荣心在此时此地得到了完美的满足,一切都是梦幻般的美好,直到一声衣物撕裂的声音传出他的耳朵中。

      “你……你的裤子被牢门挂住了……”上官寒羽面色微红,原本镇定的语气中也有了一丝慌乱。

      “卧槽,我的裤子!水龙大哥,先等一下!”李云谷看着自己下半身的衣袍挂在刚才坍塌的牢门之上大惊失色,马上张口让水龙大哥给自己一个取下衣袍的机会。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衣袍彻底断裂的声音淹没在了惊天动地的龙吟之中,随着水龙冲破水牢,一个手扶龙角的七尺男子光着下半身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远处一道震惊的目光投了过来,此人一身灰白色仙家道袍,上下两片厚厚的嘴唇就像嘴上挂着两条腊肠一样,正是大榕树下守株待兔的孔明远。

      “水镜引龙神印!你怎么会我天师道水门一脉的绝技!等下!你为什么会有水龙镜!”孔明远看到这招已经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在看到李云谷手里的水龙镜更是一脸的震惊,眼神马上左右闪烁起来,似乎是在提防暗处里随时可能杀出的人。

      “这种雕虫小技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这种级别的术法,我云谷道长可以使出一万个!”

      说罢李云谷高举水龙镜对着孔明远,轻轻吐出四个字:“龙牙水弹!”

      此话一出全场之人都惊住了,尤其是李云谷脚下的水龙,皱皱巴巴的龙脸上全是困惑。

      “试试水破连山。”上官寒月看出来李云谷应该是不懂如何驱使水龙,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心里肯定对这个男人无语了。

      李云谷收起脸上尴尬,就在举起镜子又要对着孔明远时,发现一个黑衣女子被他挡在了自己身前。

      不等孔明远开口说话,被他提在手里的女子破口大骂起来。

      “死变态!这么一会把裤子都脱了!放开我!老娘现在就要杀了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