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账号移除密码

      第134章愤怒的顺天府

      亢振岳的事情发生的挺온突然的,简直让人意想不到。

      亢振岳姏一直待在张家口,临近年关,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就等着忙完之后回老家过年了。可这节骨眼上,竟然被人绑了肉票。

      许多人都想不明白,张家口可是晋北边防重镇,那些边军衙役是吃什么长大的,让亢大公子被人绑走。不过张家口守备黑云龙也有话说,亢振岳是在西郊出的事릌儿,那里是亢家的地盘,又不属城内,被人绑走,跟张家口힅边军有啥关系?

      张家口曒西郊是亢家私人地盘,不允许别人插手,这事儿并不是秘密。黑云龙的话也能搪塞过去,可终究解释不了为什么张家口一带突然冒出来一股这样的强人。

      敢在张家口绑票뚌,那胆婰子上天了啊。

      䭰由于年关将至,出事儿的又是亢惴家大公子,此事儿不仅惊动了ଠ山荏西,也惊动了京师顺天府。

      张家口归万全都司ꄂ,而万全都司又归顺天府管辖,所以從顺天府责无旁贷。

      좥 顺天府连日뢢派人查案,连同宣府的人也调动了一批,짅可一点头绪蕳都没有。倒是绑匪很嚣张的给亢家送了一封信,让亢家准备☊好一百万两银子,否则就把亢振岳的脑袋割下来喂狗。

      只要耐心查下去,未必就得不到线索,可关键몭是亢鼎言实在是等不了莼。如今二儿子已死,膝下能主事的就剩下大儿子亢振岳了,另外几个要댴么一事无成,要么年龄太小。

      亢鼎言直叹流年不利,一边萋默쮲许官府查案,另一ꍟ边让人准备好赎金。

      一百᭰万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等同ؾ于一座银山了,组能装几十口箱愝子,填满一艘小船。这么多银子,哪是想蝆拿走就能拿走的?

      顺天府派出了同知闵靖元,就等着捋㞭着赎金顺藤摸瓜破了大案呢。顺天府方面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劫匪想要拿走赎金,那动静肯定小不了,到时候顺藤ձ摸瓜一定能把这批人혓揪出来。

      鴶 腊月二十一,便是交付赎金的日子,亢家的人按照要求,将赎金装箱,放在一艘小쿣船上。银船只留船夫,驶入凉水河向北而去。

      凉水河是张家口西南处的一条小河,小河向东北,穿过小青山和大青山,最后变作一条小溪流,消失隼在北方戈壁。

      起初,一切很顺利,跟踪的人一直悄悄尾随,随着银船进入了小青山。可是沿着小青山山路走톎了一会儿,便不得不止住嵇了脚塌步。

      只见山路被落石阻隔,再也无法向前。就这样,几㜳十个乔装打扮的兵丁和衙役眼睁睁看着银船一点点㿼远去,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边负责尾随的渔船刚刚进入小青山,也被暗处射出来的火箭给烧的ը沉了河。至此,顺天府顺藤摸瓜的计划算是彻底落空了。

      侳 后方,闵靖元不断催促黑云龙出兵相助,黑云龙很是反感闵靖元这种趾高气昂的态度,虽是出蓿兵,却是磨磨蹭蹭的。

      “黑将军,还请快一些,此案震动朝廷,ㆥ若是不把这些贼子一网打尽,朝廷脸面何存?”

      “好,闵大人,你没看到么?本将已经让兄弟们加快脚步了!”黑云龙撇撇嘴,心中很是不屑。

      鼙一个亢振岳而已,还震动朝廷,案子破不了,顶多是顺天府脸上无光吧。顺天府面上无光,찔跟我黑某人有什么关系?

      “黑将军,你帼...䦓..你别忘了,是在张家口出的事儿,真要追究起来,宣府方面似乎圂也是失职的很呐!”

      斑“失职?”黑云龙自然不惧这些威胁,撇过头瞪了瞪眼睛,“闵大人,你的意思是本将无能,没把贼子剿干净?”

      说到这里,黑云龙已经目露凶光,右手也按住了刀柄。闵靖元一直在京中为官,平日里打交道的都是些文雅之士,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一言不合籿就按刀柄的?

      真是秀才与刀兵有理쁬说不清,暗自嘀咕几句,闵靖元再不说话了。

      ...... ᓧ

      当闵靖元和黑云龙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小␒青山后,倒是找到了船,不过船上除舩了肉票亢振岳和几个船夫外,银箱子已经不翼而飞⹏。

      闵靖元彻底傻了眼,贼毛没见到,银箱却飞了,回去之后怎么向知府大人交待? 偫

       “黑将军,速速发ᝥ兵寻找,贼人带着ሩ银子,绝对跑不快,ﮑ也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쒤 “闵大⍵人,本将得到的命令是配合顺天府救回亢大公子,其他事情跟本将无关縮!”

      熯“你.....”闵靖元差点被气吐怈血,此时,他真想说一句,你跟劫匪是不是一긋伙੐的?

      귌 银子飞了,但亢振쎷岳平安归来。一百万两银子,就这样没了,顺天府的脸算是被闵靖元丢干净了。

      顺天府面上无光,上书刑ﰫ部和兵部,向宣府方面榋施压,打算严查此案。可宣府方面反应淡淡的,一䊧副你爱怎么查就怎么查的架势,你噀查我不阻拦,但我宣府兵马没心思陪着你查案。

      宣府方面不配合,这案子还怎么查?只能是无疾而濊终,씆早早地定性为悬案ꈾ。

      其实这件案子真凶是谁,晋北这边有识之士心里都清楚,斵就连亢鼎言心里也想的透彻,只是没人说罢了。最主要的是,没有证据,说出来还会惹来无穷麻烦。

      张家口一带,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绑架亢振岳,还醓能弄走一百万两白银的荸,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铁墨,一个是黑云龙。

      黑云龙自然干不出这种事儿的,那剩下的那个就是真凶了。

      铁墨跟亢家有仇,趁机坑亢家一把那太有可能了。亢家自然不怕铁墨,可想整铁墨,那得拿证据,没有证据就职责铁剓墨,那就是得罪整个宣顭府都司。

      亢鼎言将亢振岳招回平阳老家后,便把两个管家留在了张家口。

      亢鼎言是真有些怕了颳,万一再来几次,就算亢家财大气粗,也髰经受不住这样宰啊뻞。

      经过此事,亢鼎言也算彻底看明白了,这个铁◱墨完全不能谆以常理推之,这家伙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最可气擉的是宣府有头有脸的将῀领还大都是他的死党。 

      ......

      宣府,都司指挥处。

      侯世禄㈆看着屋中的几口箱子,又看了看旁边的李嘉盛,随后ꆛ苦笑着摇了摇头。

      镞 “好啊,还没过年呢,小铁就给老夫送来了贺礼,有心了,有心了!”

      “总兵,铁老弟让末将问你件事儿,最近陕北乱党越闹越凶,过了年咱们可不可ﶁ以出兵剿匪去?”

      숍 “什么?他还要剿匪?他是不是一点安生日颣子都不让老夫过了?”

      侯世禄气的笑骂几声,不过最后还是无奈的挥了挥手,“你赶紧滚下纬去吧,替老夫回个信,就说剿匪一事得看朝廷的意思。”

      “好嘞!劦”

      李嘉盛一溜烟的跑ᨸ没影了。﹪

      侯世禄气定神闲的走过来打开箱子,扫视一遍,脸上的笑容越毆来越盛。

      铁墨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敲了亢家一笔竹杠,也没忘给都踙司送十几万过来。也不枉费都司一番苦心,替他遮掩了。

      侯世峓禄喜欢铁ᾉ墨,也就喜欢他不䡡吃独食。 ŋ

      其实不光铁墨缺钱,万全都司也缺钱。뱔

      如今朝廷有点钱就先᷾紧着辽东,搞得其他都司都是后娘养的,光指望朝廷发的那笔钱度日子,宣府边军也该闹饷椣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