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号线线路图

      突如其来的状况似乎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不管出租司机也好,还是汉服女孩也罢。

      他们没有再继续对峙下去,而是争先恐后的嘶吼着扑向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火炉。

      一副无论如何也要将白晨宇救出来的模样。

      他们好像并不惧怕火炉中的温度。

      哪怕身上燃起了烈火,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们宛若陷入了癫狂之中,脸上写满了绝望与恐惧之色。

      拼命的把已经变成白骨的白晨宇往火炉外拖着。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回天乏术。

      白骨在他们的拖行途中变的七零八落,甚至被他们抓在手中的部分直接化成了齑粉。

      一阵没来由的风莫名吹起,带走了那部分化为齑粉的骨骼。

      “不!”

      出租司机歇斯底里的嘶吼着,他拼命挥舞着双臂,想要把那些齑粉给抓回来。

      结果却发现,根本就无能为力。

      汉服女孩恶狠狠的瞪着出租司机,“你!都是因为你!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你!”

      说话间,漂亮的汉服瞬间变为猩红之色,铺天盖地的血腥味由她的身上迸射而出。

      转眼的功夫,就将出租司机彻底笼罩其中。

      出租司机似乎已经没有了抵抗的心思,看着化为齑粉的骨骼四散而去,双眼之中也只剩下一道死灰之色。

      口中也只剩下喃喃自语,“完了,一切全都完了。”

      ……

      ……

      一切的一切,在白晨宇眼中好像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回事。

      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被熊熊烈火焚烧的只剩下骨骼。

      看到了被出租司机抓到的部分骨骼变成了齑粉被风吹散。

      看到了出租司机如同疯子一般歇斯底里。

      看到了汉服女孩绝望之余的满腔憎恨。

      甚至,他还看到那辆红色的法拉利488上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然而,对他来说,这些似乎已经并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已经想不明白眼下的自己究竟算个什么情况了。

      死了吗?

      不对!

      如果死了的话,为什么能够清晰的看到发生的一切。

      没死吗?

      也不对!

      如果没死的话,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被烧的只剩下白骨了。

      随着思索的继续,白晨宇的思维在不知不觉中变的粘稠起来。

      轻快的身体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的沉重不堪。

      慢慢的,大地似乎已经无法承受住他的重量。

      “整个人”犹如陷入了沼泽中一般往下沉去。

      当脑袋没入地面中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彻底陷入了一片漆黑。

      也许,现在才是真的死了。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呀。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是跟神话故事里的描述一样前往阴曹地府吗?

      还是会在黑暗之中完成蜕变,变成杨馨儿口中所说的大魔头呢?

      咔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的闷响声忽然响起。

      这声音,就好像腐朽的木头落在地面,但又好像是直接落在了他的心间。

      让白晨宇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当……

      一道清脆的钵盂声接踵而至,这使得他变的粘稠的思维顿时恢复清明。

      一丝光线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得以让他在黑暗之中隐约看清一些东西。

      紧接着,第二丝,第三丝,第四……

      越来越多的光线从四面八方凭空出现聚集而来。

      从而彻底驱散了他眼前的黑暗。

      此时,他的眼前已经彻底改变了。

      出租司机不见了,汉服女孩不见了,红色的法拉利488不见了。

      那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火炉同样也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间庄严肃穆的大殿与一尊满脸慈悲的佛陀像。

      “看施主的样子,想必已经得到了法器趋吉避凶的指引了。”

      在白晨宇满脸茫然的同时,老和尚的声音适时传入耳中。

      白龙寺?!

      没错,不管是大雄宝殿内的陈设,还是眼前的和尚,绝对是白龙寺无疑了。

      只是,怎么又回到来这里?

      又是噩梦吗?

      经过之前的事情,白晨宇已经有些分不清眼下要经历的是幻境还是现实了。

      “阿弥陀佛,施主,时候也不早了,在不抓紧时间的话,你将与心中所想擦肩而过。”

      说话的空档,老和尚弯身捡起了白晨宇身前地面之上的木盒。

      接着,他又顺手将木盒塞到了白晨宇的手中。

      白晨宇茫然的看着手中的木盒,思绪顿时变得顺畅起来。

      法器趋吉避凶的指引,这句话是关键。

      换句话来说,刚才的一切全都是手中这个不起眼的木盒弄出来的。

      至于眼下究竟是不是真的,只需稍稍印证就可以了。

      不动声色的掐自己一把,这自然是无可厚非的,起码,梦境之中,是感受不到疼痛的。

      (至于之前在郊外被车撞的梦境为什么会感觉到疼痛,白晨宇暂时还没想明白,但是他知道,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大师,虽然我听不明白你说的那什么将与心中所想擦肩而过的话,但时候不早了这句话却是实实在在的。我们也该回去了。对了大师,跟我一块过来那小子呢?跑哪去了?”

      “施主,虽说老衲不知你通过法器看到了什么,但有一点老衲要与你说个明白,此地为天龙寺,佛门清静之地,真实存在,并非虚无缥缈之地。”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