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下马

      白君唯向后退了几步,墙壁居然是凹凸不平,她从正面完全看不出来玄机。

      设计这个游戏的人某些方面虽然有些中二,不过这个设计可以称之为天才。

      利用光线中的影子让墙壁上的画像显现,这么说来,某个地方应该会有机关。

      果然,为将军打造的马背上有一处凸起,白君唯指尖轻轻一按,石像被移动至宝马身侧。

      “你在做什么?!”队长听到动静就见她居然破坏案发现场,顿时忍不住呵斥。

      白君唯没有泛起水雾的眸子夹杂着冷冽:“安静。”

      队长不知是真的被她吓到,还是事已至此无法挽回,总之他还真的安静下来。

      光线朝这个方向聚拢,原本将军所站的位置下面弹出一块黑色的板子,影子刚好覆盖在墙壁上。

      上面雕刻了将军从辉煌到死亡,与白墨丰的相同,都是被人一剑贯穿胸口。

      “啊——”

      女人的尖叫声震耳欲聋,白君唯忍不住掏了掏耳朵,在这密封的空间中,破音声让她耳朵差点废了。

      “诅咒,诅咒!啊——”

      白淑挽仓惶跑进自己的卧房,并将门从里面上锁,就算是管家也没有卧房的备用钥匙。

      在她之后,先是白木鹰,再是白父,最后让全部走光,现场只剩白老爷子与白君唯两个白家人。

      五分钟之后,现场重新恢复,痕迹完全没被破坏,队长也算是松了口气。

      白君唯指着先前发现的血迹道:“警官,让人检查一下这里的血迹,说不定可以锁定凶手。”

      “什么?”

      队长几步来到她身边,果然在她手指的方向发现一抹血迹,他立刻叫来人。

      “提取这里的血液,马上拿去化验。”

      “是!”

      管家不由得在一旁低声道:“老爷子,不如我先送您回房休息?这里一时半会恐怕结束不了。”

      白老爷子确实有些累,他对着旁边的小张道:“同志,今晚我让人安排了饭菜,老头子就先回房休息了。”

      “这……”

      小张拿不定主意,然而白老爷子已经在管家的搀扶下离开,他只能叹口气汇报给队长。

      按理来说,现在白家人都有嫌疑,谁都不能离开,只是他们也不能强行扣留,毕竟犯人还没锁定。

      “哈啊~”白君唯忍不住拳头抵在唇边,睡意袭来,她的眸子再次泛起一层水雾。

      “我也先走了,剩下的是交给你们了,警官。”白君唯迈着慵懒的脚步离开。

      队长抽抽嘴角,一直在这里走来走去,到处乱看的人到底是谁?现在知道还有警察了?

      回到房间,白君唯几乎是到头就睡,连衣服都没换下来,甚至晚饭都错过了。

      直到刺眼的阳光点亮漆黑的屋子,床上的人总算有点反应,白君唯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的走进浴室。

      对着镜子的白君唯总算看到自己的长相,只能说不愧是游戏世界,数据修改的容貌果然优质。

      细眉弯如月,美丽的丹凤眼如秋水般传神,如凝霜似得肌肤,颈脖锁骨白皙精致。

      她裹着浴巾走出浴室,衣帽间那全是整齐配套的高档服装,有些品牌她没听说过,也没见过。

      没进入游戏前她就很少逛街,更没什么朋友,除了虚拟世界和她一起打游戏的网友。

      白君唯换了一身居家的休闲服,就这么一会功夫,肚子已经跟她抗议无数次。

      刚关上门就听到爷爷书房的门传来动静,里面走出的人身材高大挺拔,一身与无伦比的贵气。

      好歹她也是一米七以上,在这个男人面前反倒是更显娇小,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叮!主线任务:跟对方打招呼并握手十秒。]

      “哦~小唯啊,你醒了?昨晚你也没下来吃饭,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白老爷子面露担忧。

      白君唯摆摆手,过去搀扶着老爷子道:“爷爷,没那回事,昨晚用脑过度,一不小心睡到现在。”

      话落白君唯转向仿佛是出于礼貌才不得不看向她的男人,她白皙纤细的手伸到对方面前。

      “霍大少,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上次的事情,多谢。”

      对方似乎并没有伸手的打算,白君唯更没有收回的打算,满是水雾的眸子不避不闪的对上他的目光。

      白老爷子脸上笑眯眯的模样,他的举动显然打算置身事外,也乐得看孙女欺负别人。

      霍斯酒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身处白家,纵使他心里抗拒,最终还是伸出手。

      本打算一触即分,不想白君唯手上的力道加大,霍斯酒深邃且毫无波澜的冷眸找她望去。

      白君唯怎么说也是送过无数次外卖的人,加上她身体特殊,对于那些细微的反应比别人看的更清。

      对方的行为明显再询问她有事?白君唯淡笑不语,假装看不到他的询问。

      [叮!恭喜玩家完成主线任务。]

      任务完成,白君唯几乎是瞬间收回手,那样子仿佛是霍斯酒在强行占她的便宜。

      恰巧管家这个时候上楼,注意到这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僵硬,不过这些事都不该他过问。

      “老爷子,小姐,午餐已经准备好。”

      白老爷子这个时候若无其事的提议道:“斯酒正好还没用餐,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不如一起?”

      “老爷子不用费心,等下还有个会议,下次再陪您用餐。”霍斯酒冲两人微微点头。

      [叮!主线任务:留下霍斯酒。]

      趁着霍斯酒转身之际,伸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白君唯几乎是立刻感觉到朝她而来的杀意。

      “白小姐还有事?”霍斯酒停下脚步,神色并无异常,刚刚的杀意仿佛只是她的错觉。

      然而白君唯心里清楚,如果她不是白家的人,恐怕此刻这里又要多添一具尸体。

      “霍大少还是吃了饭再走吧,不然我还要单独请你吃饭道谢。”白君唯很有把握他会留下。

      仅仅几次接触,加上她的观察,这个人明显排斥肢体接触,从他握手时不摘手套这点就能看得出。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洁癖使然,只是他刚刚下意识的反应告诉她,这不是洁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