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夜蒲1连诗雅床战

      那天象,同班的燕文慧葈和奇瑞从男生宿舍楼下来打算去图书馆查阅资料。燕文慧焄来自山温水软的江南,是个标准的ჹ文弱书生,肤白、文静、俊逸、爱学习、是个公认的好学生。不过,有一点却在同班同学里一直争议不休,那就是他那纤细的身材。一米七五的个子,A4纸的腰围,许多女生非常嫉妒,经常能听到她们㤞肆无忌惮矈的感叹造化弄人。澙然而男生们却经常以此来嘲笑他缺乏阳刚之美,并且痻起了一个十分典雅的蹕外号,叫“窈窕何郎”,叫的多了,感觉鴦啰嗦,窈⍖、妖同音,干脆改称“妖郎”。其源头应该十分确切:据史书记载,三国时,曹操的养子何宴,高富帅且白ꁙ,“终日粉白不离手(语出《世说新语》)”,欧阳修老先生在《江南蝶》一诗中,有“身似何郎全傅粉”一说,故而起名若是。好在燕文慧生랪性随和,大家爱怎么叫便怎么叫,一律报之以腼腆一笑。所以,争议归争议,却从来没因此而闹出任何不快。后来,大家实在觉得这样的外号有损于燕文慧的人格形象,进一步发展为“燕一郎”ᩬ。奇瑞不仅个子矮了一点,而且中部地段已有隆起之势,腋下也好像比别人多了一点讨厌的赘肉,因此走起路㩅来不仅身子左右摆动,而且两臂也似乎不那么贴身,仿佛有飞的趋势,故而奇瑞变成༕了“起飞”。

      那天,两人一先一后愉快地走着,好端端的,与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前面的燕文慧被绊了一下忽然摔倒在地,差点把门牙磕掉。挑头的是个十八九岁半大小子,而两个跟班模样的年龄比他大了四五ⴟ岁。他们看㳝着半天爬不起来的燕文慧摸索眼镜,肆无忌惮地大声嘲笑他“废物!몣”“没用的东西!”ꬰ奇瑞见状,赶忙上前扶起,燕文慧自己明᫾白,分明蠪是其中一人故意使坏让自己吃了暗亏,想和他们理论。那几个人不但铁嘴钢牙拒不承认,反过来还指责他“诬陷好人”。奇᫪瑞见那三人Ꮀ来头不善,多说无益,竭力劝燕文慧离开。

      燕文慧扶了扶眼镜,看对方的衣着气质不像学生,也担心吃更大的亏,想想奇瑞的话颇有道理,正要离开,没想到他们如鬿此忍让非但没有平息事态,反而遭到更加凶狠的辱骂。燕文慧刚刚大声斥问了句:“你们平白无故欺负人,还是人吗?”对方二话不说就动手。吓得奇瑞赶忙拉着燕文慧要逃。然而,燕文慧挨了几拳怒气上来,非但不走,反而和对方拼命厮打起来。只是由于不会功夫且不防守,一味的进攻,漏洞百出,挨打大大多过打人。又一拳打过来,另外两人的脚也来了,都结结实实打在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他连连倒退,除了胸口餈腹部疼痛外觉得鼻子也쵠酸麻,抹了一把,一看满手的血,越发怒火填膺,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ࡖ还”的气慨。

      䜚 李亚男刚好路过那里,见鉢到自己同学遭人霸凌,出手将他们分开。奇瑞吓破于了胆,有人相救,不艪管三七二十一,焩拉着燕文ꞅ慧转身就逃。燕文慧慌꽘里慌张跟着跑了几步,觉得不对,挣开奇瑞想回去,可奇瑞却死死拉住不松手,两人跑的直到看不琫见那几人才⦌放慢脚步。燕文慧还不死心要返回去,奇瑞急忙拦住。

      值 “你不要命了?你知道他们是谁?”

      “不管是谁웽,我们怎么能把救咱们的人扔下不管?”

      “那个带头的叫蔺有为,是咱溛们፤蔺院长的独生儿子。那小子脚踩黑白两道,手下豢养着不少流氓无赖,在咱们学院里横行霸道不是一年两年了,谁要得罪了他,男的残废,女的更惨!”

      “你怎么⫂知道?”

      䚠“我听高年级同学说的。”

      “那我们更应该回去!”

      “我的个天呀!你看看自己,被揍得还有点人样没有了?粉面何郎成了猪二哥,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向你的父母,怎么向同宿舍的其他哥们交代?”

      컫 “交代个锤子!只有战死槞的燕文慧,没有逃跑的燕一郎!”

      豰 奇瑞见燕文慧又要返回去,用力抱住他死活不放手。两人闹腾了片刻,燕文慧终于拗不过奇瑞,只好极不봜情꫶愿的接受现ᬔ实蟜。只是觉得就这样抛弃出手帮助自己的人未免太不仗义,回头望了两次便没有励再提回去的话。但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过,돀李亚男也鞦没他们想的那么笨,见自己同学离开,当时的确甚为尴尬。可她反应极快,立刻装出圌恍然大悟的样子说:

      ⩰ “原来你们是一起的残啊,在闹着玩啊?对不起,你们继续。”

      于是,绕过堵住去路的人就要离开。可三个人好像等的就是她,互相递了个眼色,立刻将她围拢起来。蔺有为瘦小精干而又风姿绰约,两手搭在另外两人肩上,十分轻浮地下巴一扬,叫了声“Ha,洋妞。”

      李亚男瞪他们一眼稍稍表示不满,然后想侧身走过去,䚧可那睫三人也跟着变换方位不肯让开。李亚男⹥退后一步问:

      夒 “做甚?”

      短短两个字,饱헌含着෷浓重漘的老醋嶭味。三人一听李亚男的隩州腔普通话,相视一乐。

      “你这运动服一穿,乍一朡看还以为是俄罗斯进口大洋马,原来也是正规土猪啊?”蔺有刻薄地故意把戨“土著”说成“土猪”。三个人嘻嘻哈哈看着李亚男眼睛一ᜨ眨一眨望敿着自己,好像没反应的样子,更ㆎ加来劲。“哎,听说附近新开了一家洗浴中心,吃喝玩乐一条龙,还有演艺娱乐,好大的场面。怎么样,有兴趣吗?”

      李亚男实在不想惹ꅌ事,她担心一旦搭腔万一脾气上来控制不住自己,所以闷不出声只想尽快离开。前进粲不能,那就掉头回去。谁知这些人不管她去哪쬇,总是拦住去路不让通过。

      “不띾去洗浴中心那就到迪厅吧。喝酒跳舞释放自馪己的天性,那叫一个痛快,怎么样?这就走着?”

      李亚男见那男孩说话时朝另外两人又是眨眼又是努嘴,一副自作聪明的样子,甚为可ꂴ恨。她想ແ见识见识他们到底有多无耻多幼稚,装做受宠若惊的⒂样子道:

      “是吗?还从来没人邀请我到那种地ѐ方,听뺁起来不错,我好感动哦。可惜,老子今天没……”

      还没等李亚男说完,蔺有为໊突然솲“哈哈”勢大笑,看了看他的눨两个哥们鸝说:“这个傻瓜还当真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跟骆驼似的,谁脑子进水了会带你这样的出去玩……”

      퇢李亚男心ኲ中的怒火再也无法压抑,没等他说完,飞起一脚照着蔺有为的裆部踢去。蔺有为出于本能急忙腰锰一弯屁股向后喯撅起,脑袋自然向前伸出,主动将一张雪白粉嫩的小脸送上门去,亚男毫不客气照单全收,“啪啪”给了他两耳光,虽没用⪏多大力,但也足以让那小子眼冒金星了。蔺有为吃了ۓ亏却并不害怕,捂着脸定了定神,喊了一声:“上”,三人一个猫覮腰抱腿,两个一左一右去抓亚男的胳膊,一齐行动,一准要弄李亚男个大马趴。李亚男看透他们䦉的用心,心中冷冷一笑,只见她一跃而起跳出包围,回身顺㟍势将两个抓胳膊㘋的一人屁股上퓊一脚踢飞出去,又抓住抱腿的蔺有为后背扔到两人身上。三人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跌做一团,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半天爬不타起来。李亚男多连一眼也没看,转身就走。可是刚到图书馆门前,蔺有为又带着四五个帮手气喘嘘嘘追了上来,不띶依不饶的,说是另外两人受了重伤,二睐便失禁,要李亚男侍候他们吃喝拉撒。

      撪 “自找的,活该!”

      “这就是你ꛠ的不对了,怎么是自找㧟的?怎么就活该了?你这么不讲究,以后咱们还怎ꥷ么在一㲂起玩耍?”

      “怎么,还没挨够?”

      李亚男踏前一步,佯作动手。蔺有为身子㭒往后一缩,退到人墙后面。前面顶杠的几人嚷嚷着“瀮干嘛?干嘛?”他们指责李亚男不该打人,指责她打人后不该一走了之,但他们却瑻绝不动手触碰李亚男的身体,就算戳指责骂,那指头距离亚男的鼻子也足有两寸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