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视频在线

      车车问武文杰赶紧准备什么,武文杰说,赶紧烧水。

      车车不解其豻义䛎,但既然让烧水,那䈴就烧吧。

      武文杰在卫生间门口,听着里面小黄的动静,估摸⋑着差不多接近尾声了,便催问车车水쮷热好没有。

      鿀 㓥 车车说,水一直在火上坐着,不知要多少度的水温才合适。

      ՘武文杰这才想起,刚才有点忙乱,自己忘记告诉车车所需要的水温了。

      “水温是榅有讲究的。要是100度的沸䌀水,那就不是治病,而是……”ᐿ

      本来是随口讲的,可一想到这,武文杰的鼻子突然忍≊不住又酸了。

      他冲车车那硳边说雚:“温水就行,温度꛳嘛就跟灄你的体温差不多吧,你把手放軭水里面,不觉着凉,也不觉得烫,就行了。”

      话音刚落,车车那面传来她的一声惊叫。

      武文杰忙问她怎么了,车车说:“烫死我了。”

      武文杰继续指挥道:쵎“那你快加点凉水,直加到温度合适为止,然后把水盆端过来。”

       等车车端着那盆调好的温水,呼哧呼哧赶过来时,小黄已经从卫生뛨间里探出了脑袋。ꍳ

      武文杰꠴接过水盆,退后两步,等着小黄继续往外走。

      当小黄的全身都走出来以后,武文杰把满满一盆水,兜头浇到了小黄身上。

      虽说쎢这水不冷也不잧热,还是把小黄吓了一跳,它呜地咆哮了一声,身体一下窜起来,把两只前爪搭在了武文杰的웖前胸锓,黑黑的鼻头,就杵在他脸前不远处。

      小黄的动作异常迅捷,让武文杰猝不及防,惊慌中,他把鮞手里的空盆扔到了一旁。

      看着离自己只有一寸远的黑鼻头,还有三寸远的銚那双眼睛,武文杰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发软。尽管那双眼睛看上去跟大黄的几乎一模一样,但它ᵠ们毕竟ፄ不是大黄的。

      他生怕小黄再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不但身体不敢动,连脸都不敢转动,只是用有点发颤的声音对车车说:“快点让롙它下去ꓚ,这可太吓人了。”

      车车轻轻拍了下小黄,嘴里说ꙧ了声“下来”,小黄便顺从地从武두文杰胸前,落到了地上。

      武文家的前胸被小黄扑上了不少水,而它落在地上后,水依然从它身上滴滴뛋嗒嗒流下来。

      感觉到小黄还是对自己充满了敌意,武文杰警觉地紧贴在墙上,一动不动。焲但对小黄的治疗还没有结束,必须紧锣密鼓进行,一刻也不能耽误。

      他保持着贴墙的站姿,继续向车车作指示:“马上还得烧些水,唪这次水温得高些,40度左右,就是你手伸进去,感觉稍稍有些烫,又不能太烫。把调好温度的水倒进盆里后,再把小黄放进去泡쮃上5分钟。一定要快,这个事关子午流注,千万不能过䀨了时辰。”

      车车不懂什么叫“子午流注”,她理解첑大概是一个时间节点的意思ⴄ。既然武“神医”说一刻也不能耽误,那她自然不敢怠慢。

      她连忙去炉边继续烧水。

      武文杰希望小黄能跟车车过去,以免离自己太近构成威胁。

      可小黄跟着车车走了没走폅两步,䩛一扭身ᯯ又往回走,而且这回离武文杰更近了。

      这个时候,车车Ķ已经顾不得别的了,只是一门ꎐ心思按쟃武文杰的要求做,全然没想到武文杰正处在紧张当中。

      武文杰了解䓴狗性。在小黄眼里,他是生人,而且还是突然给狗家兜头浇了一盆水的冒犯者,它不会把眼前的这个家伙当成什䵾么“神医”。

      武文杰真希望狗狗们也有“狗文”,这样自己就能뽿拿个“狗文”标语向小ս黄告知:“我是给你看病的神医,刚才的兜头一浇是我治病的药方。”

      可惜성没有。小黄走近他的时候,一脸幽怨,满眼恼火。

      刚才的“兜头一浇”,是武文杰此番좉疗程的倒数第二乌道疗方,目的是把小黄的毛孔闭住——身体刚刚排完了毒,要止住内气再䢤向外发散。

      小黄哪懂这些高大上的东西?它的ꢔ小詸心思 里想的只是:老娘平白无故受人欺负了。

      主人车车近在跟前,小黄不የ便自造次,但阴沉着脸吓唬吓唬这位愣小子,主人也说ፓ不出道不出什么的。

      见小黄不怀好意地在自捽己身边逡巡,武文杰决定赶紧给自己找一个嶠安全点的地方呆着。

      小黄近在咫尺,他寸步难行。

      于是䪜,武文杰喊了车뿜车뗕一嗓子,要她把小黄叫走。

      车车叫了一声,但小黄只是淘气地向她那边看了一眼,并没有过去的打算。

      而小黄的那个转头,对武文杰얙来说,就是一个稍纵即逝的天赐良机。

      几乎在瞬间,武文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进了卫生间,并迅速在里面把门别上了。

      他长长吐出歫了一口气。而当他开始往里吸气时,令他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小小卫生间里的气味,比当年他在绿皮火车上闻到的那股味,还要恐怖十倍!

      几乎是立即,他觉得自己就要呕吐ꎇ出来。枭

      他想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只能通过深呼吸来调节湋,但刚深吸到一半,那稠重的异味似乎就塞满了齶他的气道,就好像恶心难吃的食物入口,难以下咽。

      他在卫生间里折腾呢,那边车车在藵喊:“水温到40욈度了,下面该怎么办?你鸪在哪儿呢?怎么没人了?”

      널武文杰费了好大的气力,才让自己喘匀了点气,他强忍不适,努力放出声音向车车作ꭶ指令:“把鑆水倒进盆里,别不够,也别太多,水到盆一半就行了,小黄个头大,水多该溢出来了。然쪺后你赶快把小黄放进盆里去,让它在水里泡5分钟。泡弰过了5分钟,咱们的疗䀹程就全ꂽ部结束了。”

      大概是卫生间里࿂比较封闭,武文杰刚才说的那一大堆话,车车并没有听全。

      她又大声喊:“你在那边干什么呢?你快过来说吧。你刚才说的那些,我没听得太清。”

      她不知道,处境艰难的武文杰刚才说那一蹞大通话,已经费尽了他的洪荒之力了。说完之后Ꞵ,他觉得吃进去的隔夜饭,都要翻腾出来了。

      ᤸ 车车的抱怨声里,还夹杂了小黄用爪子挠卫生间门的动静。䈪

      武文杰好容易调好了䨱自己的状态,他把嗓门放到最大,把刚才ꌝ的指令又说了一遍。塷

      这时候,车车已经走了过来,뾠站在卫生间门口。

      “你在搞什么名堂呀?你躲在卫生间里干什么?你是ཫ在用卫生间吗?”车车发出一连串的问话ﲷ。

      武文杰在ᇫ里面狼狈地回答:“我没在用卫生间,我是在躲你们家小黄。它是你家的狗,你没感觉,我对它来说是外人,刚才又泼水‘欺负’它了,它想要报复我。你没注意嘒到它看我的眼神不对吗?”

      “哎呀,没想到你是那么胆小的人!一个男子汉,被狗吓成那样,真丢人!赶紧出来。我们家小黄乖着呢,不会欺负你的혪,更何况,你是它的救命恩人……”

      武文杰在卫生间里焦急地打断了车车的话:“你快别说了,不能耽误时间,得赶紧把小黄放进盆里,晚了就麻烦了。这个病要是没去根再反复了,我就没招了。一刻也不能耽误,要快。”

      车车不敢怠慢,在卫生间门外招呼小黄跟她走。

      小黄大概觉得自己病已经好了,有精神头做点自己想做的ꂁ事了,而ᶙ当下它最想做的事,莫过于教训教训眼前这个平白无故“欺负襚”自己的家伙。

      他没尝点苦头就躲起来了,让鬦小黄岂肯善罢甘休?

      面对车车的ﲯ指令,它显得格外不听话,车车怎么叫都不听,拉也拉不走。

      꿊武文杰在卫生间里听得一清二楚,他心里非常着急,不停地叫:“快点!快点!来不及啦!来不及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