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惊魂2在线观看

      高专时期夏油杰, 怀抱着与现在全然不同理念。

      他明白咒术师强大,也肯,这份强大确有其用处。对于毫能力普通人, 身为强者咒术师, 至少有着一保护义务。

      保持强大, 不欺凌乃至保护弱者, 就如此活下去, 这就夏油杰人生目标。

      ……曾经。

      但一切都终结了, 在那个夜晚。星浆体天内理子死了, 为他们提供庇护紫式部也死了, 这一个局。他扶着那美丽女『性』渐渐冰冷身体,所有绪都仿佛带着箭头, 箭头奔终点只剩一种感——

      仇恨。

      “……喂, 杰,现在可不发呆时候。”

      五条悟声音。

      夏油杰缓缓抬头,浑身浴血搭档正他走, 墨镜不知丢去哪里了, 天空一般蓝『色』眼眸清晰外『露』着。夏油杰又看他怀中,那里正沉睡着身穿狩衣孩子, 睡颜恬静。看着那张睡颜, 夏油杰慢慢放平已经死去美丽女『性』, 颤抖着抚『摸』了那孩子脸。

      他仿佛立刻就得到了绝大救赎, 心也终于不深处坠落了。

      “我把他抢了。”五条悟淡然,“杰,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你还能动吗?”

      夏油杰立刻踉跄着站起,视线却投地上女『性』尸体。

      “她……”

      “带不走。”五条悟冷静, “天内理子尸体,我们也带不走。我从外面突围过,敌人人数超乎想象,能把夕雾带出去,已经很艰难了。”

      “……那些人没得及杀他吗。”

      “也许因为都想杀,所产生了争执。”五条悟讥笑了一声,随即转头,看着庭院外面被火光染红天空。

      “结束了。”他轻声说,“都结束了。”

      “我们把灾厄带给了她。”

      * * *

      夏油杰看着眼前少女一言不发,却开始静静流泪,就知他至少想起了一部分。

      “想起了,小殿下?”

      源夕雾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再抬起眼时候,黛紫『色』眼眸经过泪水洗礼,雾气似乎消散了一些。

      “所,你到我面前,说出这些话,也有目吧。”

      他这个反应不在夏油杰预料之中,不过最终,还绕夏油杰目上,这样也好。

      “小殿下,我们同一阵线。”

      “你失去了母亲,我失去了昔日信念,而这一切都拜那些人所赐。”他轻声说,“所,小殿下,要不要与我一起,对抗这个世界呢?”

      虚空之中,源夕雾仿佛感到那个将力量给了他英灵轻柔双臂环绕他,轻轻微笑了。

      怎选择都可,怎做都允许。她已经故去之人,居英灵座之上,能够再次见到她孩子,助一臂之力,已经足欣然而含笑。

      她已成佛,复仇与否,她不在意,亦不会要求。

      源夕雾想,如果不这场圣杯战争,如果不他成为了紫式部拟似从者,眼前这个人所说话,一会令他大为震动。可现在不同,他身上萦绕着已经成为英灵母亲温柔力量,就仿佛紫式部与他同在一般。

      刚刚抽芽憎恨于慢慢平静下。

      源夕雾抬头,他手里还抱着盆栽。

      “那,您打算如何对抗这个世界呢?”

      “——铲除非术师。”夏油杰说,“全部铲除,最终建立一个只有术师世界。”

      源夕雾认真思考了一下,微微点头表示理解,接着问出了一个问题。

      “那,异能力者呢?”

      “?”

      “幻术师呢?”

      “??”

      “死气之炎持有着呢?”

      “???”

      “这些人,非术师,却也有特殊能力,否有资格活在世界上呢?”

      “……”

      夏油杰僵立当场,他觉得这个问题……

      超纲了!

      “如果要一铲除,这些人战力会造成很大麻烦,就算五条老师亲自执,也不会那顺利吧?”源夕雾客观地分析,“如果不铲除,也许矛盾不会像普通人和术师一样那大,可多多少少,也会存在相互迫害况。”

      夏油杰:“……”

      “这个问题,我论如何都法字自解答。”源夕雾认真看夏油杰,“您能给出一个妥当解决方法吗?”

      夏油杰:“……”

      不光他,还在当盆栽漏瑚也进入一种痴呆状态。

      对哦,这个……多元化世界啊……

      一人一咒灵双双陷入沉默。

      源夕雾依旧注视着他,眼神甚至可说殷切。

      “您有什思路吗?难……从没考虑过这种问题?”

      “……”

      * * *

      另一边,得到太宰治保证中原中也却没有立即开启【污浊】。战斗绝对理解另一方捷径,他在这黑『色』骑士攻击之中,看出了歇斯底里愤怒、悲哀、绝望与不得解脱痛苦。黑『色』骑士依旧在咆哮着,而他咆哮得越大声,在中原中也听,越有一种英雄末路颓丧之感。

      “虽然不知你究竟因为什,才拥有berserker适『性』,但……”

      重力与宝具对撞,路灯杆被抛飞出去,而黑『色』骑士已经举起街边一辆车预备投掷。

      “但……你发狂理……只出于不被理解、不被救赎……”

      “而我……”

      “不一样啊!”

      “如果一要丧失理智,那一也为了保护某样东西。自己尊严也好,所在组织利益也好,还有可爱后辈也好……”

      “你没见过吧?一没见过吧?可爱到放进眼睛里都不会痛后辈。”

      橙发青抬头,钴蓝眼瞳与平日不同,显出一种晦暗锐利。他抬手,脱下两只手上黑『色』手套,然后不甚在意将其抛至一边。

      “汝——容许吾阴郁之污浊——”

      他低声念。

      “且再觉醒之日——”

      依靠战斗本能,berserker顿时暴退数米!他退得相当及时,中原中也为圆心,半径几米地面垮塌,犹如虚空中伸出了形之手下按压。这股力量平时静静栖息在人们脚下土地中,而现在,它被唤醒了。

      间桐雁夜望着那边腾起烟尘,又一阵剧烈咳嗽。

      “caster这……解放宝具……了吗……”

      “嘛,算吧。”有人答了他。

      间桐雁夜猛然转头,数飞虫蜂拥而上,而那个人身侧咒之鸟旋,将飞虫一一啄食。

      鸢『色』眼睛青缓缓走出,苍白路灯灯光打在他深褐近乎黑微卷发上。

      看着这个人,间桐雁夜居然感到了一种恐惧,那人类对黑暗恐惧。他脸上有虫蛰伏青筋鼓动一下,手背处鲜红令咒微微发亮——

      “ber——”

      “砰!”

      枪响过后,一只生有坚甲虫跌落在地。间桐雁夜有令咒那只手微微颤抖,而在他对面,太宰治歪了歪头。

      “那边才刚开始,别那扫兴。”

      太宰治把玩着枪,漫不经心。

      “说起,你见过一个女孩子吗?低马尾,穿着洋装,要说特征……大概就非常漂亮?”

      间桐雁夜当然见过,但那边应该还没结束,否要竭尽全力阻拦这个人,他有些犹豫。

      太宰治踱了几步,突然抬头。

      “他答应了你什?”

      间桐雁夜悚然,他甚至后退了一步,眼前这个青鸢『色』眼睛,似乎洞悉了他内心。

      “像你这样人,看起不会主动参与圣杯战争。”太宰治轻声说,半猜测,“那,就外因。拯救?复仇?女人?哈,你还真好懂。”

      间桐雁夜脸『色』惨白,他疑心自己遇到了魔鬼,而此时,魔鬼正在他展示虚假天国。

      “跟你合作人,可不什省油灯。最重要,他根本不在这场圣杯战争中,况一有不对,直接撤退就好了,谁会管你死活?”

      动摇人心,太宰治可太擅长了。

      “现在只战争初期,我想,我们可结盟?”

      “夕雾很可爱吧?看着她,有没有产生什联想?刚才我提到夕雾时候,你眼神有轻微变化……你绝不讨厌她,甚至移般怜爱她,对吗?”

      “如外表一般,她也个格外柔和、几乎不适合参与这残酷战争孩子啊。”

      所受震撼太多,间桐雁夜声音已然嘶哑。

      “你又知些什?”

      “我看看……唔……原如此原如此……”

      鸢『色』眼睛眯起,在间桐雁夜震撼目光中,太宰治笑。

      “你甚至做不了自己主。”

      “你想推翻头上东西。”

      * * *

      “容我慎重,拒绝您。”源夕雾静静说,“拒绝不因为您法解决那个问题,而我有自己方式。”

      “探寻也好,复仇也好,我为,这非常、非常私人。”

      虚空中英灵他微笑,一切都交给源夕雾自己选择。

      “啊……”

      夏油杰喃喃。

      “那……我就只能选择亲手杀死你了啊……小殿下……”

      “杀死我,会获得什吗?”源夕雾在意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伏黑甚尔也说过,要“亲手”杀死他。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啊。”

      源夕雾很干脆。

      “那我去问五条老师。”

      夏油杰:“……”

      他突然觉得,小殿下现在形象,似乎与他记忆中出现了一些偏差。不等他深入思考,爆鸣响起,重力使与狂战士战斗已经即将波及这边。

      “真遗憾,看今天要就此结束了。”夏油杰说,“既然小殿下不愿成为同伴,下次见面,就死斗了。”

      一直眯起眼睛睁开一线。

      “其实,我不想伤害你,但……”

      他离开了,源夕雾没有追,因为他感觉暗处还有一只咒灵隐藏着,assassin也前打探报。

      另外就……

      太宰先生好像终于到了。

      源夕雾加快脚步赶过去,一地废墟中,已经解除了【污浊】状态中原中也勉力站着。见到源夕雾匆匆赶,招呼了一声,整个人就要下栽倒。

      “——前辈!”

      源夕雾立刻冲过去扶住他,结果扶不住,干脆跪坐下,让虚弱前辈能枕着他肩膀略作休憩。太宰治在一旁翻了个白眼,揪住中原中也衣领,试图把他从源夕雾身上揪起。

      “自己靠墙待一会就可了,『骚』扰下属可真要不得。”

      “太宰先生!”源夕雾有点着急,他下意识把中原中也抱住,免被揪后领揪走,“就让前辈靠着我吧,我没问题。”

      太宰治顿时拽得更用力了。

      “别……”中原中也艰难地吐字,源夕雾一秒理解。

      “请您别拽了,太宰先生!”

      靠在源夕雾肩上,脸颊挨着柔软凉滑黑发,浅淡衣香也跟着传,中原中也一时间脸『色』爆红。

      别、别抱那紧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