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CATION

      等董长青用自己作为高等恶魔所拥有的灵魂感应,确认了周围确实是已经是空无一人,只有自己和身后的两个妹子。

      他这才总算是放下心来,解除了炎魔真身的形态,以减少对自己렿的消耗。

      呼~ 萻

      “真是可怕的莘对手,但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花里胡哨的招数是没有用处的。”

      站在敌人的尸体旁嘲讽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尤其是有深仇大恨的敌人面前。

      ……虽然说这个混蛋已经尸骨无存。

      但这丝毫不妨碍董长青享受手刃仇敌后的快乐。

      不过就在他打算回头去找六花、神䣅代二女时。

      一把附有漆黑色火焰的长剑突然从胸口捅出,贯穿了他的心脏。

      这把长剑称不上有多锋利,但上面上万度的火焰却不是他人类形态的火焰抗性可以抵御的。

      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去,看到的却是已经确认过死得连灵魂都没剩下的家伙。

      捅㈗了董长青一刀的人自然是楚虹了。

      쉼 刚才在对方想要放波的时候,他果断用【月读】把雌自己现实的本体转移到虚界中去。

      㴎留在原地的仅仅只有一个须佐能乎的外壳和几个倒霉恶魔而已。

      然后他就一直用【全知全能之视】观察现实中的敌人,直到对方松懈䎗的时候跳到对方身后就是一个正义的背刺。

      这还没完,抽出释㻽放了天照之火的长剑,对着对方后背又是一发从其它轮回者那抢来的【极光圣符】。

      被楚虹用精神力启动的符箓放出了金色的光芒,然后浓厚的光元素直接把面前的半炎魔给轰飞出去。

      他的背后全都被浓厚的光元素给烧成了焦炭,伤口中暴露出的心脏更是因ῳ此受您到进一步的重创。

      而董长青本就是大战过后灯枯油尽的状态,现在还又受到了如此重创。

      于是一趴在地上就忍不住吐出了几口鲜血,把眼前的地面腐蚀得坑坑洼洼。

      不过他似乎还没有放弃,依旧用手撑着地面,似乎还想要爬起来。

      楚虹梍看着眼前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半跪在ღ地上。

      他귞努力的挣扎着,似乎依旧还打算战斗。

      而董长青确实是还有最后一招,也就是炎魔们所广为쐷人知的那一招——焚㣥身爆!

      但是……

      无法使用,这是他在被偷袭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发现的事情。

      心脏中的几处魔力聚集的节点被一股诡异的严寒所干扰了,他现在竟是完全无法调动身体内的魔力自爆。

      之所以会这样,同样也是楚虹下的手段。

      刚才在长剑上的天照火焰顺着剑进入对方心脏时,他就使用自己【天照】创造物质的能力,制造出了几层表面温度是绝对零度的强互作用力物质。

      这些强互作用力物质虽然由于密度太过夸张,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所以没办法大量制造用于打造装备。

      ﱡ但是制造一层覆盖心脏血管的膜,厚度只有一个原子的程度还是没太大问题的。

      놶所以心脏处的高能反应被遏制住的董长青就只能无力的倒下了。

      但临死前他却有一句话憋在嘴里:

      你TM谁啊!?什么仇什뒙么怨?为什么要打我们?

      ⶓ只是可惜,他憋在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口찎,就已经躺呍了。

      而楚虹对死人的想爔法并不清楚,也无所谓。

      뽔 不管他之前有多少愤恨,现在还藏有多少底牌……

      都无所谓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虽然你大概是听不到我的话了,但有一件事还是要和你说一下……”

      “那就是……我比你更强!”

      说完这句话后,楚虹本来打算头也不回的离开,不过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扭头回去。

      看了看地上的那具尸体,却并没发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战利品,而之前那把看起来就很不错的巨剑似乎也是被放回了一个莫名的空间里,无法找到。

      好吧,看来퓌想要像对低级轮回者那样,捡尸高级轮回者ꨩ是不大可能的。

      不过我本来的目的也不是这个就是了……

      回过头,去别墅里找到六花。

      可以看到此时的六花正披着一床被子,蜷缩着,就䳡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无视了某个在一旁叫嚣着的路人甲。

      楚虹走上前去,在六花的耳边叫着她的名字。

      在昏迷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让六花的小脸不由得皱了皱:

      是谁?在呼唤着我?

      等到六花醒来,看到却是勇太的好友菒,以前经常见过面的楚虹正拽着被打昏的神代,把她给扔到了一旁的床上。

      六花:!!?

      “你醒了?”

      打昏了想要碍事的路人甲后,楚虹转头看向六花。

      看着眼前似乎还有些迷茫的少女,楚虹从虚界中拿出一套她原本样式的衣服。

      把衣服扔给对方后,楚虹说了句“我在外面等猪你”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抱着衣服的六花则是陷入了混乱中——我是谁?我在哪?我得救了?不然为什么他会大摇大摆的进来?

      ……釖……

      来到别墅外面,等到六花出来后,楚虹就打算直接带着她离开。

      不过六花却是依旧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默默不语。

      “怎么了,不走吗?”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楚虹回头问道,不过却看到了六花那有些慌张的表情。

      “这些都是你做的?虚界之主?”

      此时的别墅四周基本上ᕉ都已经被夷为平地。

      除了别墅本身还算完好以外,到处都是被巨大剑气犁翻了的地面,还有充满岩浆的大坑,还有尽数萎缩的杂草,还有……地上的一具尸体。

      那是她之前所迷恋的那个男人的尸体,虽然已经决定取消双方的“恋爱契约”了,但是看到对方死去……

      看着眼前六花那惊恐中带着些悲伤的表情,楚虹并没有怎么安慰她的心思,只是面无表徰情的说道:“我在手机上说过,只有你勇敢的做出行动,你就必将得偿所愿,只是会付出代价。”

      “这就是了。”

      再次听到这番话,少女终于明白了所谓的代价是什么——原来并不是自己已经打仐算付出的那些……

      看着眼前低禢下头陷入了某种情绪中的少女,楚虹却没칹有什么安慰她的想法。

      毕竟还有两个敌人正在快速赶来的路上,他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功夫去安慰别人。

      不过对方的情绪很有意思,似乎是在……自责?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

      拉起少女的手,看到对方似乎还有些抗拒,所以楚虹果䜭断一句“我带你去找勇太”让她勉强安静了下来。

      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就突然感到一股恶意从背后袭␫来。

      停下脚步,흴回头望去。

      却看到一道漆黑的裂缝出现在那个轮回者董त长青的尸体的位置上。

      而原来的尸体则是只剩下了一个脑袋䲶,正在怨毒地盯着牵着六花小手的楚虹。഼

      好吧,这些轮回者果然一个比一个麻烦。

      看着对方的脑袋慢慢被裂缝吞噬䭬,直到完全消失。

      最后在原地只剩下一道散发着混乱与毁灭气息的深渊裂缝,在向四周的一切散发着恶意。

      透过它可以看到无数的恶魔们在贪婪的俗窥视着这个新发现的Å世界。

      它们渴望着杀戮与毁灭,并想要以此来取悦深渊,让自己登上领主的宝座。

      楚虹这下总算是知道自己前天看到的那副波及了整个城市的灾难场景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真正的灾难来源在这儿!

      忽然感觉左手上那道至今仍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在隐隐作痛,楚虹突然想ꐥ起了某只搞突然袭击的布偶熊。

      而眼前的深渊裂缝虽然没有搞什么突然ⱷ袭击,但是深渊的强大明显不是一只小小的布偶嵽熊可以媲美的。

      楚虹感到有些棘手,而感到棘手的主要原因则是自己如果撒手不管的话,那这就只不是一座城市的危害了。

      可以看到,未来的世界中每一个地方都是一片黑暗,形态怪异的ꈻ恶魔们肆虐其中……

      不知道所谓的轮回殿会不会对此进行干涉,也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景象是㱦否是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欺骗。

      但楚虹知道自己赌不起。

      虽然现在的虚界已经可以没太大负担脯的容纳他的本体了,但让他坐视这个世界毁灭什么的……

      那起码还要ꊧ等几十年后吧?(又或是上万?)

      “唉……”

      转过身,对六花用了一次催眠,让她“平静”下来。

      然后强忍吞下难以消化的异物的异样感,楚虹把六花给收进了虚界。

      再次召唤出须佐能乎,楚虹在深渊的裂缝前严阵以待。

      他是有一劳永逸的破坏这道裂缝的办法的,但是那样的消耗太大。

      狪 而且破坏了这道裂缝以后呢?他的移动力一直是个硬伤,就算后来从轮回者那里拿到了立体机动装置以后也只是好了一些而已。

      和那些高级捽轮回者相比起来就是个渣渣。

      い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还有两个强大的敌人在往这里赶来的路上呢。

      所以,先等等。

      等ج这个世界本身的防御机制开始运作讲,从而减轻他等会的消耗。

      同时也等剩下的两个轮回者过来,好一起解决了。

      时间流逝,等到深渊裂缝开始慢慢扩张时,楚虹没有动。

      삤 等到裂缝中开始禴不断涌出一堆又一堆的低级恶魔时,楚虹依旧只是清理了一些身边的敌人,没有꘣其他动作。

      直到……

      远处有一道带着血红色樱花的倩影脚踏虚鑲空,在朝着这个方向不断飞来。

      地上也有一个金甲女骑士在骑着一辆未来科技感满满的摩托朝这个地方全速冲锋。

      鏸不过从쳡深渊里䈭爬出的恶魔们却是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匤 䳀虽然只是一些低级、中级的恶魔而已,但强大的生命力与悍不畏死的特性还是让他们成功阻碍了毒岛伢子和ᗭ女骑士唐娜的速度。

      而楚虹这时也终鮡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时机了。

      加大写轮眼的瞳力输出,使须佐能乎在出现了骨骼、肌肉的基础上,又覆盖上了一层复古式的铠甲,身高也进一步膨胀到20米往上。

      展现出铠甲形态的须佐能乎从背后拔出了一把双手巨剑,比须佐本身还要长一些的2㝓4米巨剑上面缠绕着不详的黑色云雾。

      巨剑上的黑色云雾远比须佐能乎本身所带有的黑雾要来得浓厚,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充满了毁灭气息的黑云还在不断的聚集㆓。

      戠楚虹这边的变故,伢子和唐娜自然ꖨ也是看到了。

      㫚虽然믥对方明显是在酝酿着什么强大的招式,但她㥽们绝对不会因此而退缩。

      毒岛伢子是抱有对自己上当受骗,未能和夫君一同战斗至死的遗憾和对对方戭杀死自己心爱之人的仇恨。

      而唐娜除了仇恨以外,更有对自춞己因为私事而擅붅离职守,导致主君被杀自己却不在场的愧疚汩。

      这两䑛人的心态有一定差异,但她们在某一点上相当统一——那就是对楚虹的杀意!

      对于自己被两个妹子包含杀意的目光给盯ಋ上了这件事,楚虹表示无所谓。

      因为,你们都会死!

      巨剑上几乎要凝结成一片风暴的黑云Ĭ中有电光闪过。翚

      昷 巨大的须佐能乎向眼前的裂缝挥动了手上的“风暴”。

      轰!!!

      毁灭与毁灭的碰撞会发生什么?

      眼前就是答案了。

      当象征着毁灭风暴力量的巨剑击中眼前同样带有毁灭气息的深渊裂缝时,巨大的力量把裂缝几乎劈成了粉碎。

      而深渊的力量也不甘示弱,化욗为碎片的裂Ͳ缝向着四周飞溅,几乎没有物质廜能抵挡这种能轻易撕裂空间的碎片。

      也包括铠甲形态的须佐能乎!

      而楚虹虽然很想在第一时间进入虚界躲藏,但无奈ⶒ似乎是被某种可怕的存在给锁定住了,一时间竟是无法从现实脱身。

      没办法,现在就是表演身法的时候了。

      写轮眼的动态视觉+【全知全能之视】全力发动,让楚虹轻松洞察了梾那些向自己袭来的空间碎棏片的轨迹。 壸

      歪头躲过致命的一击,同时弯腰向后倒去,来了个铁板桥的姿势,又躲过了几块向着致命部位的碎片。

      䬸 然后突然感到左䢧腿失輴去知觉,同时身体跟着失去平衡。

      楚虹不用看鎸也知道自己的腿肯定是凉了,但他依旧不慌,左手用力一撑地面,从地上弹起到低空中。

      靠着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跳水姿势,成둺功躲过了所有的碎片。

      至于不小心断掉的左腿和胸口、右臂上正在冒血的伤口……

      呃……就当没看到好吗?

      毕竟对手是深渊这种混乱阵营的大佬,【全知全能之视】基本上就发挥不出来多少作用,所以他表现拉胯一点也很正常吧?

      不过刚才的那些,只是深渊示威性的反击(又或者是无心之举?),真正的危险还在后面。

      只见两股不同的毁灭气息交杂在一起,相互试图毁灭对方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对这个世界释放出可怕的恶意。

      这一点,这个二次元风格的世界也注意到了。

      而且祂还注意到了뎘——无论是那个强大的、经验老道的,还是那个相对弱小的、稚嫩的。

      祂们同样都抽不开身,没办法阻止自己的任何行为。

      (☸世界:不怀好意的笑了)

      也许只是一个很正常的意外,然后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接着,规模更加恐怖的爆炸在这个地方产生。

      巨大的蘑菇云覆盖了半个城市,毁灭了大部ᾴ分从深渊里跑出来的恶魔,同时也把向楚虹袭来的伢子、唐娜两人包裹了进去。 柨

      而处于爆炸中心的楚虹呢?

      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狗带!

      在爆炸发生前,他趁悐着某个存在的注意力分散的那一瞬间就抓着ꁰ自己的左腿从现实逃之夭夭。

      逃出生天后,楚虹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

      ໯同时打算在虚界蹲一个月,除了躲一下深℆渊的视线以外,顺便处理一下伤口。

      其他的伤ꁥ口没啥好说的,都是小伤,就是断掉的左腿不知道还能䳒不能接回来,毕竟是和深渊对抗时留下的伤势……

      一想到自己以后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

      ……感觉好挫啊!

      껡 不管了,先接上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