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死就死吧!

      反正自己大半精力放在足球上,现在梀去读书高考,本科根本不用指望。

      到最后也只能当个普通人,平凡过一生。

      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死就死吧。总好过半生不死!

      郑龙一要咬牙喊道。“怎么用药?用开水鱍喝下去吗?”

      “嗯!不过你栨先坐下,我要用安全带将你捆绑住!”李梁栋燺教授指着椅子说道。

      “为什么?”郑龙吃惊了。

      不过是吃个药而已,需不要这样? 淯

      李栋梁看着郑龙,认真地说:“莫非你以为修复刺激大외脑很容易?吃颗药睡个觉就好了?

      告뒒诉你,쪲为了更好的修复刺激大脑神经中ꑬ枢,需要你全程保持清醒,中间这过程会辛苦,而且会巨痛,你要有心里准备!” 撂

      鼕 郑龙深吸了一口气,强装着说:“放心,教授。我可以忍住的!”

      “是吗?”李栋梁用精神病患者的绑带一下子就将郑龙的捆绑住。

      “这是?”郑龙看到有些吃惊地喊道。

      ꜝ 李栋梁拿出一块布放在旁边。“来,先将药喝8了。然后咬着这块布,免得到时太痛苦了,你自个咬死了自己!”

      李成栋쐫打开药瓶,倒出了3片一厘㭶米长,椭圆예形,好似透明胶囊的药片,用便一杯水択和那片药片喂进郑龙的嘴里,然后将棉布ᅭ塞进郑龙地嘴里。

      李栋梁硬塞进来,就算郑龙反对都没有用。

      3片䣞药一下肚,不到10秒钟茤,郑龙就感觉自ᒧ己被扔进刀山火海,全身刺痛,而且跃奇痒无比。

      让郑龙感到难受的是,明明又痛又痒,如同被虫叮蛇咬的同时,῞还被一千把鸡毛杆在亲둰抚自己全身。

      最可怕的칇是自己被捆绑着,不能动,又呼喊不出声。那种全身巨痛,浑身发痒,让不能动的郑龙难受到极致。

      他非죟常渴望能用头去撞墙,用更加剧烈的疼痛来麻醉自己。

      李栋梁看到郑龙面目峥嵘,两眼都出现了血丝,他摇摇头说:씾“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

      “你错了。等树下会更加痛苦,你一定要撑过去㕍!懂了吗?记住,一定要撑过去!”쿻

      如果之前是被扔进聘刀山火海,这下쾋郑龙就感觉自己是被人绑在电椅上,承受着电刑的同时楑。

      有几千几万輇人同时用钢针刺自己,几千几万人齃用刀子在一刀一刀慢慢割自己的肉伢,有几千几万个人拿着小锤子狠狠地捶打自己地骨头。

      那剧ᆪ烈到无法形容的痛苦让郑龙脸上地青筋根根在皮肤凸显。两眼已经一片赤红。

      一阵又一阵地剧痛冲击着郑龙脑海里地神经,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在慢慢溃散。

      看到郑龙的双眼眼瞳在发散,李梁栋赶紧喊道:灚“撑住,一定要撑住。想想你的梦想!”⟺

      郑龙听到那个老头的喊声,想到尩自己驰闯绿茵的渴望,郑龙死死咬着棉砛布,不让自己晕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那股剧痛如同潮水一样退下去的时候。

      郑龙整个人就如同被水里打扰出来,全身被汗水湿透。

      他挣扎ֳ地想站起来的时候,却是全力无力,一下子就倒蒢下,躺在摇椅上。

      郑龙惊恐万分地喊道:“教授,Ồ我这是……”

      李栋梁仔细检查了一下郑龙的身体后,说:“放心,你身体没有瘫痪。要芚是瘫痪了,你都站不起来了。刚才只是你一时脱力罢了。休息一下就好!”

      一直惊恐生怕自己真的瘫痪的郑龙听到,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他就担忧地问道:“那李教授,我的反应能力提高了吗?”

      郑龙可不想自己遭受了那么大的罪,结果且是没有治好自己反应迟钝的毛病。这样自己真蚘的是被坑了!

      李栋梁教授想ீ了下,从抓桌上抓起一瓶钢笔墨水就砸向了郑龙

      ……

      隔了一天,郑龙回到了清远训⾱练基地撉。

      下午4点15分开始的训练前,张南看到郑龙的身影时,他愣了一叽下。

      想了一下,张南假装关切地问道:“啊龙,軱昨天去医院检查的怎么样?”

      郑龙听到,立马兴奋地喊道:“教练放心,医生说已经康复了!”

      张南听到,不但没有感到高兴,反而皱起了眉头。

      只是他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㐘这半年来,他听多꟔了郑㼋龙说康复了,伤恢复地很好,他已经完全正常之类的话。

      但结果,总是一次次让他失望,릭甚至已୆经有些不满了。

      看到主教练不相信,郑龙顿时着急了。“教练,我是真的完全康掞复,嬏不信等下训练的时候,我表现给你看!”

      张南应付式地说:“哦!”

      郑龙还想继续解释的时候,张南拍了拍手喊道。

      곉“现在开始热身,先进行拉伸十五分钟,然后༉进行十分钟的抬腿热身!大家分散开来,按照以往来做!” 螞

      听到主教练喊话要进行热身了,郑龙按奈下着急的心情。 

      ᵪ反正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崤 銩

      等到训练的时候,当你看到我的䛽表现时就会⡢相信了!

      郑龙随着죮主教练的哨声,开始着热身运动前的各种拉伸动作껾。

      羐 进行了30分钟的热身运动,彻底将身体活动开来后,这才开始了分组训练,依旧是红✱黄两队。

      为了训练球员的专项醂能力,球队经常分成侧重于进攻,븩以及防守的球队。

      红队是侧重进攻的433阵쑌型,黄队是侧重于防守的4321。

      红队刚开场就展开了猛烈的进攻,9号的中锋李秴国辉ᙒ抢到䒽了第一点㹵,将球控制住。

      黄队的后腰4号的马铁就上来了顶着李国辉,不让李国辉能轻易带球转쓧身突破。

      被马铁暗中用手顶着着自己的腰ॣ,再加上他脚上一直想抢自己的溰球,李国辉很难控制好这个球,只好圓将球传给了插上的红队中场核心8号ஹ的陈东浩。

      陈东浩一个变向ꄘ,扯开了一点空间后,果断幐起脚射门。

      这球他没㳠有压好球,直接是一个冲天炮,射向了天空!

      陈东浩看到,懊恼地拍了一下手,然后身后朝着李国辉伸出大拇指。

      示意他传的很好,是自己没有射好!

      李国辉虽然心里有些不爽陈东浩这球独了,要是横传回给自己的ළ话,机会更好。

      但是看到陈东浩都伸拇指了,他只好埋头跑回自己半场继续防守了。

      比赛在继续䨷,但是郑龙哪里礦看的进去。

      붔他渴望着上场,渴望着让大家看到自己的表现。

      他时不时地看向吖教练刘南,希望他喊出自己的名字。

      不过场边站着的主教练刘南一边观察着球员们的表现,一边和ؼ助理教练李辉等人低声讨论着。

      也许是分析球员的不足,或许是讨论下半场该做出怎样的战术安排。

      但这一切都跟郑龙无关,他着急地双脚不停地跺脚,好想上韥场啊嬈!䳪

      我受了这ꔵ么大的苦,可不是要在场下坐着看球赛的,瞾是要上场比赛的!

      郑龙渴望地盯着主教练张南,但是他丫的就是不看我。

      换我上场,我让你看到我的表现啊!

      好几次,郑龙都想站起来上去跟主教练申请上场了。

      但཭是想到要是得罪主教练的后果,郑龙只能强忍着着急੬,坐在场下。

      好不容易挨到半场休息,张南对红队的一些球员的表现有些不满,他不停地对这些球员讲解着战术,提醒他们的缺点。

      郑龙趁着这个时候走到助理教练李辉面前。 芬

      “李教练,下半场让我上场找找感觉龍吧!”

      听到声音,李辉抬起头看到是郑龙,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㭩来。

      他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说。“有机会会上你上场的!我正忙着,不要烦我!”

      听到他敷衍的态度,郑龙知道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郑龙뵬一咬牙,굛说:“教练,我知道你们对我很失望。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觉得我还不行,我明天就主动提交转学申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