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摸

      LUMINE是新宿区的一家知名购物中心,位置紧挨新宿南站,今天又是周末休息日,正午当头,人流量络绎不绝。

      北原贤人选择了这里,作为命运引力乐队的街头快闪第一站。

      还有一个原因,他打工的琴行也在这,之前连续请了几天假,总得给店长一个交代。

      处理完这最后一件事,他便可以全身心的投入进比赛状态。

      北原贤人推开琴行大门。

      琴行不大,上下两层,一楼是墙壁上挂着几十把吉他的商店,二楼是钢琴教室。

      柜台后面,店长正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亲昵的逗着女儿,一个劲冲女儿爸爸爸爸的叫着,笑得有点傻。

      店长名叫秋山英树,毕业两年的大学生,大学时代跟人玩过乐队,但毕业两年后,种种现实原因,乐队成员各自奔散天涯,之后便开了这家琴行,去年奉子结婚,按店长的说法就是:“明明人生才刚刚开始,却转头就跌进了婚姻的坟墓。”

      秋山英树百忙之中抽空看向门口,露出微笑:“爸...咳咳,北原来了,快坐,想喝什么柜子里有,别跟我客气。”

      北原贤人蹲到女童面前,小孩子很听话,不哭不闹,水灵灵的眼睛好奇望着他。

      “没记错应该九个月大了吧,学会叫爸爸了吗。”

      秋山英树表情十分郁闷,“爷爷奶奶都会说,就是还没学会叫爸爸。”

      女孩忽然在店长怀里乱动起来,嘴里咿呀咿呀叫着,不停朝北原贤人挥舞小胳膊。

      秋山英树低头看去,笑道:“我家女儿看来很喜欢你,”边说着,他小心翼翼把女儿递给北原贤人。

      北原贤人抱过来孩子,她眼睛很纯净,身子软乎乎的,他微笑的哄了下孩子,指了指秋山英树,又指了指自己,“那是爸爸,我是叔叔。”

      小孩子瞅瞅秋山英树,又瞅瞅北原贤人,模糊不清的发音:“爸爸。”

      北原贤人微微一愣,纠正道:“我是叔叔,那是爸爸。”

      小孩子咿呀咿呀的抱住他,“爸爸。”

      “......是叔叔。”

      “爸爸。”

      喀嚓,北原贤人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秋山英树呆呆坐在那,人都傻了。

      北原贤人忍俊不禁,把孩子还给店长,秋山英树急忙接过来,赶紧冲孩子说道:“爸爸。”

      小孩子牙牙学语道:“叔叔。”

      秋山英树认真纠正,“是爸爸。”

      小孩子有点困惑,扭头看向北原贤人,“爸爸?”

      秋山英树往椅子上一瘫,眼神渐渐失去了神采,半晌,他才惆怅的摇了摇头说道:“女儿人生中第一次叫爸爸,居然给了别人。”

      北原贤人谈起正事,“店长,我报名了一场乐队比赛,最近网上很火的那个。”

      秋山英树立马被勾起了兴趣:“是不是雨宫雅柊也参加的那个比赛?好像叫明日乐队?”

      北原贤人点点头,不好意思说道:“店长,比赛期间时间上可能会有冲突,最近这段时间我可能顾不上琴行这边。”

      秋山英树哈哈大笑的站起来,用力拍拍北原贤人肩膀。

      “没关系,我支持你!像北原这么优秀的乐手,早该被业界发掘,把你藏在我这家小琴行,我自己都觉得心中有愧,总感觉埋没了你似的。”

      北原贤人心里松了口气,来之前,他还担心店长反对,说不定还会辞退他,这里工作清闲,除了隔几天保养一遍琴,再就指点下店长的野路子指法,清闲得很,而且工资还不少,上哪找这么轻快的打工。

      噔噔,北原贤人手机响了起来,乐队讨论群里,鹤见千春在喊他赶紧过去,其他人都已经化妆完毕。

      秋山英树瞥了眼北原贤人的二手翻盖手机,若有所思......北原换了手机,难道他最近缺钱,以前那台卖掉了?

      从以前聊天中,他多少听出了点北原家的变故,北原一个人挺不容易的。

      秋山英树又想起比赛奖金这回事,顿时想通了北原的参赛初衷。

      北原贤人收起手机,颇为歉意的说道:“乐队叫我去排练,我先走了店长,只要有时间我就来帮忙。”

      “等等,”秋山英树忽然叫住他,转身进入另一个房间,没过几分钟,便拿着一个信封返回,塞到北原贤人手里,“比赛就认真比赛,店里有事我会喊你,没事别往这瞎跑。”

      北原贤人手指隔着信封,能摸出来里面装着钞票,还不少。

      秋山英树顿了下,又赶紧说道:“你别误会,不是辞退你的意思,总之......算了,我嘴比较笨,你明白就好。”

      北原贤人低头看眼信封,突然请那么多天假,他已经够不好意思了,哪还有脸再拿钱,他认真回绝道:“无功不受禄,心意我领了,但上次买吉他,店长给我便宜到跟白送一样,又赠我一个效果器,我已经够占便宜,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四肢健全,不愁挣钱。”

      秋山英树摆出一副长辈姿态,“叫你拿你就拿着,区区高中生后辈,还敢顶撞前辈?”秋山英树顿了下,语气稍稍缓和,“别忘了你还是我的古典吉他老师,想在外边找一个你这种水平的老师,还不收学费,全东京也没第二位,怎么,我补交学费还不行?”

      “行了,没事赶紧走,别打扰女儿跟我独处。”不给北原贤人开口的机会,秋山英树直接给他推出了琴行大门。

      秋山英树挂上停业牌子,关门前不忘嘱咐一句,“比赛期间别往琴行瞎跑,认真比赛,好好对你的队友负责,快去快去,别让他们等着急。”

      说罢,琴行卷帘门轰隆落下。

      北原贤人看着手里信封,微微叹了口气,以后想办法还店长一个人情,边想着,他走进无人的巷子里。

      附近没人,他迅速脱掉外衣,露出印有“命运引力”的浅蓝色体恤队服。

      从黑色公文包里拿出发蜡和镜子,将头发推上去,打理定型。

      最后拿出面具,戴在脸上,一切换装完毕,他在乐队群里发一条信息:准备开始,我两分钟后到场。

      北原贤人啪得合上手机,快步走出巷子,低头融入熙熙攘攘的人潮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