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钗 电影

      还好所有妖的注意力都在玉琴仙子,无暇注意他俩。

      牧长清舔舔嘴角,随她去了。

      再看向前方,只见玉琴仙子已经落在广场最前方的高台上,数十名护卫紧随其后,列在两侧。

      符宗几位长老连忙堆笑迎上。

      至于龟宗主,是跟在她后头的,只是个头太小,瘦瘦巴巴的一点都不起眼。

      想来他刚才就是亲自抛下事物去迎接了。

      高台上同样摆有宴席。

      “我没想通。”牧长清忽然摇头,不解道,“龟宗主说这仙子是来谈符论道的,即便要尽地主之谊,也不必如此大张旗鼓将所有弟子都弄来庆贺吧?”

      栗子香小脑袋磕在桌面上,无精打采道,“正常是不用这样啦。”

      “那……”

      “但那玉琴仙子是彩鸾族的,这个种族从上到下的风气就是喜欢大场面,讲究排场,你是没见过我当年成年礼的时候。”

      “怎么?比她这场面大得多?”

      牧长清放在她肚皮上的手掌有点麻,稍稍动了动,立即传来一阵舒爽滑嫩的触感。

      栗子香身子轻颤,俏脸微红,白了他一眼:“那不是重点啦,重点是……是彩鸾族身为王妖,出场的时候却比豆皮家的天妖黑猫还夸张得多,把风头全抢了。”

      “……”

      牧长清嘴角抽了抽,“然后呢?”

      “然后?然后有一天,彩鸾族族长突然对外宣称心有所悟,功法要突破,将闭关两年。可实际上是在我成年礼结束不久后,被豆皮她爹找了个由头,拽进山坳里一顿毒打,闭关养伤去了。”

      “……”

      牧长清涨红脸,想笑又不敢笑,生怕动静太大引起其他妖注意。

      于是只能将头埋在桌子底下,身体直抽抽。

      良久,两人重新抬起头,高台上已经传来龟宗主的开场词。

      和地球上领导致辞差不多,反正都那一套,拖拖拉拉大半天,大致是感谢玉琴仙子莅临指导工作,敝宗蓬荜生辉的意思。

      嗯……

      玉琴仙子确实很满意,孤傲的表情舒缓不少,也简单说了两句,表示饭后会教众妖一些高阶符道技巧。

      那话落地,底下就差没高呼万岁了。

      接着便是开席,牧长清二人这一桌可能是最浪费的,满满一桌菜,却只有他俩吃。

      顾木不知道干嘛去了到现在也没来。

      “所以元神境的修仙者,号召力都如此强大?”

      牧长清剥了个类似小龙虾的玩意儿,将肉放进清汤里洗了几下,再放进栗子香碗里。

      “哎呀,你把辣椒都洗掉了!”

      栗子香皱眉。

      明明一副清冷表情,说出的话却满是撒娇味儿。

      “月事期间忌辛辣,你是大夫不知道吗?”

      “知道啦……”

      扁扁嘴,栗子香一手撩住头发,一手夹起虾肉送进嘴中,细嚼慢咽片刻,轻声道,“要看在什么地方,若是在各个天妖和王妖地盘,元神境修仙者算不得真正大妖,只能是中流砥柱。但在百万山脉群这等偏僻地方,那就不得了了,是天花板一般的存在。”

      “这样啊……”

      牧长清若有所思。

      难怪马武要不惜一切代价培养马恒,这若是多出个元神境强者,天境派地位坐地起飞。

      羡慕啊……

      自己这灵涡八层的修为,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达马恒那种境界,更不要说大山一般的元神境了。

      按栗子香的意思理解,他若是没有至少元神境修为,压根就不配去往真正的强者世界闯荡。

      唉。

      小白狐皱眉看着他,不满道:“长清,你怎么又给自己压力?”

      “我没有我不是你别瞎说,来,这个好吃。”

      牧长清立即转移注意力。

      饭饱,宴席结束,夕阳也正好落下山,天空泛着淡淡的蓝黑之色。

      符宗显然为这次宴席演练已久,很快就有大量弟子有条不紊收拾碗筷桌椅,又挨个发了个蒲团。

      接着点起四周光亮,又是一番讲话,终于进入正题。

      玉琴仙子走到高台前端,一派深不可测的气息扫过后,将目光停留角落那两道与其他妖格格不入,甚至相隔甚远的身影。

      打量几眼牧长清,眉头微皱,面露不悦,不过终究没有说什么。

      接着又和栗子香对视几眼,良久才挪开,准备讲述灵符。

      “她好像不喜欢人类。”

      牧长清盘坐在蒲团之上,撇撇嘴,意料之中也是情理之中。

      栗子香闻言微微点头:“不奇怪,在场这么多妖,至少九成都不喜欢人类,剩下一成最多也就介于中间,不喜不厌,真要说喜欢……可能只有我,而且也只是喜欢你而已~”

      “傻瓜,喜欢我代价太大,方才,她怕是已经在暗中鄙视加嘲讽了你。”

      “没事呀,又不会掉块肉。”

      “那我也心疼,早晚我要让这帮妖改变看法。”

      两人板着张脸一本正经说情话的样子多少有些滑稽。

      很快,栗子香主动结束话题,让他仔细听讲。

      甭管玉琴仙子是否喜欢人类,只要没赶他走,就是赚到了,毕竟她可是元神境级别的大佬,符师等级至少在五品。

      听她一席话,胜过寻常人蒙头学十年。

      牧长清正襟危坐,见玉琴仙子掏出了一支华美灵篆刀和一张符纸放在桌上。

      旁边则有妖举着纳境珠,同时,逐渐黑暗的天空上悄然投射出一副巨幕,正是那桌子的特写镜头。

      下一秒,一双手映入镜头中。

      左手还不错,右手则明显差了些,几个关节处有轻微茧子,稍稍影响美观。

      想来是因为经常摸灵篆刀的缘故。

      她声音和女王状态下的栗子香有点儿像,都比较冷。

      但不同的是她的冷透露着浓浓的、居高临下的高傲,而后者只是单纯不想跟你多比比。

      “好了,准备完成,接下来,本座将为尔等演示绘制一张五品灵符。”

      玉琴仙子右手拾起灵篆刀,“能从其中领悟多少便看各自造化了,顺便……”

      她眼皮轻抬,再次看向牧长清。

      话落,空闲的左手食指轻敲桌面,一道无形劲气立即席卷全场,将所有妖笼罩在内,唯独不包括栗子香和牧长清。

      世界顿时安静下来。

      牧长清眨眨眼,又掏了掏耳朵:“我聋了?怎么光看见她张嘴,不见出声儿呢?”

      “你没聋,是她设置了禁音禁制。”

      栗子香眉头紧皱,丝丝冷意攀上身周,却又无奈散去。

      本来就是自己不请自来,她不愿让牧长清学习也是情理之中,怪不了什么。

      但心里就是堵得慌。

      她不介意自己被无视,但是一想到牧长清遭到这种尴尬就莫名生气。

      顿了顿,栗子香作势欲起:“走吧长清,我带你去找大伯,他可疼我了,我求求他的话他会愿意教你的。”

      “……不用。”

      牧长清将她手摁住,摇摇头,眼神认真道,“不必如此。”

      “可是……”

      “你忘了我的天赋了?”

      牧长清轻叩自己太阳穴,“没有解说不要紧,只要进入顿悟状态就没有我学不会的。”

      “你确定吗?”

      “嗯,放心吧,这点困难才哪儿到哪儿,你别让妖打扰我就好,因为我也不知道顿悟会持续多久,每次都不一样。”

      稍作沉吟,栗子香点点头。

      牧长清随之长出口气,放空大脑,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巨幕上显现的动作。

      不得不说,元神境确实可怕,五品灵符也真的是复杂到过于夸张。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包括龟宗主,不可能学得会。

      当然玉琴仙子的本意也不是让他们学会,是想让他们从过程中体会到平时在低阶灵符上体会不到的东西,若是能领悟一二,绘制低阶灵符时将事半功倍。

      大约一个时辰后,五品灵符绘制完成。

      这是一张代表着蕴含了攻击术法的红色灵符,表面灵力涌动,像电弧一样不断跳跃,躁动不安。

      隐隐透露着捉摸不透的神妙之意,直到玉琴仙子抬手施压才算将其安抚下来。

      而后指尖轻抬,灵符飘飞而起,悬在半空缓缓旋转,威能莫测。

      “真厉害……早知道跟大伯认真学了,今日就不必让长清受这等歧视和委屈……”

      栗子香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侧头看去,只见牧长清不知何时已经进入顿悟状态。

      眼中是一张半透明灵符在不断成型——消散——又成型——又消散……无休无止。

      “还真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呗?”

      栗子香兀自感叹,随即嘴角轻扬,笑眯眯道,“真好,是我男人呢~”

      感谢侏罗纪最强滑稽龙和Kommunismuis的五百赏;莺语惊残梦qjy的一百赏。

      请出门左转找栗子换油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