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庫什么,离开?怎么可能,我们刚刚才来到药王城,马上又要庲我们离开,开什么国际玩볒笑?”

      “就是,我桴不是炼丹师,炼丹师大赛虽然也和我没羳什么关系,不妨碍我们和他们进行互动交流,有这么好的机会,你让我们离开,大哥,你有什韰么不轨的企图?”

      “要离开你自己袞离开,我会坚持到炼丹师大赛롹结束,我可是一名堂堂正正的炼丹师,现在有机会观摩这等敪盛事,怎么可能会错过这种机会츆呢?留下,坚决留下。”

      “离开,为什么离开,给出一个理由?”

      “理由很简单,药王城将会有大事发生,以你我之力根本不可能进行阻止,而留下只会白死一次,与其똂做这种毫无意义的死亡游戏,蒋不如先行离开,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吧!各位。”

      “这个理由不充分,太笼뎆统了,无法说服我,请给一个更强大的理由。”

      “以药王城的护卫等级及外来人员嶫的护卫实力,都没办法搞定吗?”

      “各位,死伤初步估计为药王城现有人员的一半以上,最坏的情况是整座城池쓜夷为平地,成为历史。”

      “哈哈哈!逍遥叹,你是哪来的自信说出如此狂妄的话,预言师吗?还是只是你逍遥叹自己在做白日梦,自己不是炼丹师。。。”

      “少说两句吧!这应该是逍遥叹的直觉,而他的直觉一直很准的,不是吗?ཇ呵呵呵!逍遥叹,我说的可对?”

      “逍遥,你有将此事告诉城主府的那些大人物吗?”斩天歌对于逍遥叹的话不以为意,凤舞二人见事情已经无法阻止,并未进城直接离开了,逍遥叹所说的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有凤舞和帝葬天的先例,也就顺理成章,连案子都不用뵨破,毕竟逍遥叹说出离开这句话的时候ሩ,正好是听到ꖁ二人离开之后,相信不止他一个人会产生这样联想,在场的不少人都是同样的想法。

      “哈哈哈!斩老,你郒也太高抬我了,我是什么身份?࿐小喽澛啰一个,估计连城主的背影还没见到,就已经㲾被赶走了。我们这支队伍中,能见到城主之人굠,你们说会是谁?”所有人将目光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海錭棠。

      海棠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所有人,平静的问了一句:“逍遥,你的理由是什么?”

      “海棠前辈,首先,凤舞和帝葬天这段时间应该和你搟陈述其中的利害关系了吧,他们应该知道更多些,而有些事情他们也只和你说䴽过,所以,这就不用我多此一举了。隅 扉

      ퟥ其次,在这城里我发现了不少强者,我打听过了,有些人甚至和莲花池一样,属于附₸近的强盗势力,另外有一些为大陆上臭名昭著的通缉犯,只不过他们隐藏的很好,暂时还没被人发现,无意湡中被发现者也被药王城守卫所追杀。

      第三,我见到了杀手组织中的强者,那是真正的强者,我都不能保证可以全身而烳退。

      ਕ 海棠㐙前辈,各位,你们也知道,每次炼丹师大赛举办,总会有人进行破坏劄,这些人员来药王城,总不会是来看热闹的吧翡?”逍遥叹的话依然无法让人信服,认同者没有几个人,纷纷提出反驳的意见。

      “杀手组织팋向来只接任务不认人,他们活跃在大陆各个角落,这里是药王城,现在又是盛大比赛即将举行的时间段,大量人员涌入,其中不乏各大势力的强者,许多在榜杀手榜上都是有名的,有杀手强者来进行击杀,不是很正常吗?不来才是奇怪的事情,才会让人担心!”

      “逍遥叹,凤舞和帝葬天也说了,他们无法拿出准匍确的证据,之前和我们说癥的也只是猜测,可你现在情况一样,都是直觉,直觉这种东西虚无缥缈,不可信,没有真凭实据,룣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的话?”

      “那些强盗㥇啊,通缉犯之类的,平时很难买到一些丹药,毕竟炼丹师行䟜踪不定,属于神龙摆首不⍑见尾一类的人群,现在可以一次性买❰到他们想要的物品,虽然需要冒一些风险,但以他们平时作⣵风,会惧怕吗?这收益远大于风险,这一趟赚大发了,而且所有人或多或少存在뮯一种想法,那就是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别人发生的事故,自己听到的故事,所以,药王城有他们的存在,也是很正常事情,没必要特别关注。”

      “逍遥,本宫和药王城之人没有任何交集,而你的证据也不够充分,之前凤舞曾经和我说过,他们有和城主好好聊过几次,也有将有人会利킴用这次的炼丹师大赛大做文章,相信城主府方面也有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炼丹师大赛的顺利结束,他们比谁都关心,这一点是肯定的,就不需要本宫来说明了。

      ䷯ 逍ꦑ遥,如果你不能说出更加准确的证据,或者直接指出幕后主使者,以及他们的目的和意图,否则,本宫即使能见到城主,最好结果也和现在一样,不会有多大的改变。所以,逍遥,拿出你的证据吧,一个可以改变现状的证据,否则,这个话题就此揭过,讨论到此为止吧!”

      蝼 海棠不愿意在这昴个话题上多做讨论,而且现在护送任务也已经完成,컳她说话的公信力已经不够,尤其是对待斩天歌等人,更是缺乏强制力,现在大家还能聚在一起,是因为除了逍遥叹三人以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进城,暂时还没有找到住址,加上这一次护送任务的报酬还没有结清,否则,早已经各奔东西,因此,海棠无法想之前一样发布命令,她清楚的知道目前的情况。

      至于海棠对于逍遥叹和凤舞等人的话信了几分,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在未来可能的事情发生ફ之前,海棠的个人行为,将侧面印证她对逍遥叹他们话的信任度。

      “你们。。。唉!也是,我就是一㶔个小人物,无法左右大局。。。也罢,人各有命,未来会证实我们所说的话。各位,出有谁଩愿意和我一起离开?”逍遥叹见此也无能为力,该说的他都说了,该提醒的也提醒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自己所能左右了。

      쑭“逍遥,即使今天你没有来,我们长风佣兵团也ན决定休息一晚之后,明天就离开,毕竟离开佣兵团太久了,是时候该回去圜了。”郭旭和程톢采玉对视了一眼ఆ,看出了对方心中的决定。

      “郭大哥,这次中州之行结束,欢迎你们长风佣兵团有空来水云间做做,我在那里买下了一座山,建了一鵜个村庄,到时候我们聊聊塯天,喝喝酒,再叙今日之情。”

      “好,我们会去的ꎀ,到时要好酒好菜备着哦!”郭旭爽朗的声音,驱핂散了不少沉闷之气。

      “逍遥公子,你们村庄人多吗?到时候我们去养老,如何?”程采玉呵呵ꂴ一笑,开玩笑的接受了逍遥叹的提议。

      “唉!至今人口还是个位数,欢迎欢迎,就是现在你们整个长风佣兵团娤把家安在那里都不嫌挤,还空旷的很。”

      “哈哈哈!好,逍遥,这可是你说的噢,到时候可别反悔哟!”

      “哈哈哈!放心,郭大哥,老大的话,我Ы已经录制下来了,妥妥的跑不了。”龙战落井下石,总喜欢看到逍遥叹吃亏的样子。

      “逍遥,我这次因你而回来,对于什么炼丹师大赛不感兴趣,丹药也一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只信任自己的修行,什뿐么时候要走说一声,随时都可以离开。”重楼把玩着手中的兵器,漫不经心的说道。 ʭ

      “逍遥公子,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既然你춱们已经提前预感到了危险,那么,这种超出我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我会选择避开。帜逍遥公子,住宿那里也没有什么东西,现在走都可以。”司命赞同重楼的想法,也选择了相信逍遥叹的说法。

      “叹郎去哪,我也去哪,这应该就是你们所说的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一切听从叹郎的话。”王师师自从和逍遥叹在一起之后,就很少自己拿定主意,给人一种夫唱妇随的感觉。

      뇶“逍遥,你之前雇佣我们的任务,还算不算数?”凤冕看着犾逍遥叹,开始计算着另外一个任务的报酬。

      “自然,现在破案的人员大幅度降低,只能亲自出马了,所以,凤冕,任务完成后,绝对会比之前约౩定的报酬更高。”

      “那就好,你这个雇主都走了,我要是不走的话,那是和钱过不去,而我从来都不会和钱过많不去。”

      权“我随意,留下和离开都可以,炼丹师这个职业不适合我,丹药哪䥌里都可以买,不差这一座药王城ຈ,既然司姐姐和凤姐姐都要离开茧,那我也一毑起走吧!人多热闹,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蒂娜看了一眼逍遥叹,身上战意正隆,至벝今和逍遥叹切磋不下百场,无一胜绩,而和重楼、斩天歌等人互有胜负,与其说离开和司命等人有关,不如说是身体里的好战因素再次使坏,让她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

      见到决定离开的都是自己带来的人员⊽,逍遥叹又看了一眼其他人员,尤其是海棠和斩天歌二人,逍遥叹不死心的最后问一句,希望能改变他们᭑的想法,也算是自己为他们尽最后一份力:“你们最后的决定是什么?”

      “斩老,这个任务也完ꙕ成了,没我什么事情了,我可以和老大一起离开吗颗?䨬”龙战满脸期待看着斩天歌,即使微微点一下头也行。

      “你说呢?小龙。”斩天歌没有回应,关山月代他回答了。

      “好吧!我知道了!”龙战垂头丧气地说道,对逍遥叹做了一个爱莫能助,无能为力的手势。

      逍遥叹再一次确认众人的反应,不得不选择放弃,抱拳说道:“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告辞逻!◳”

      说完转身离开房谞间。

      “逍遥,你为现在就走了吧!报酬不结了?”

      “海棠前ㄱ辈,我们的报酬你一并打给龙렰战吧,到时候他会拿给我的,我相信他人品,至于司姑娘他们的,我会直接和他们结算,毕竟现在我也是他们的㈅雇主,相信海棠前辈的逍结算时间不㵳会迊比我更迟吧!”逍遥叹征得司命等人的同意之后,对着海棠说道。

      “来之前我特地看了뮑黄历,今天屎利于远行逤,尤利于传送,我运气向来不好,能借一点是淧一点,各位,告辞!”。。。

      “报,逍遥叹带着几人通过传送阵,离开了药王城。”

      “知道了,唉!可惜了,原本我以为我的出现,可以让你多停留一段时间,看来是我想错了,我们还是不了解你啊!逍遥叹,你这性格,不太好办啊!可惜了,可惜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