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在爱电影

      王离脸色一正,立刻俯身下拜,道:“拜见恩师!”

      “张大仙,您终于回来啦!刚才王离遇到危险,我立刻就现身出手帮他斩杀了大敌!”

      那只火鸦趁他叩首的时候钻了出来,而且竟然还站在了他的头顶,王离脸色立刻就黑了,再听这家伙嘴里冒出来的话,脸色又阴沉了一分。

      幻童在王离叩首的时候就跟着跪在一边,瞥眼看了一眼主人,马上就把头低了下去,脸上肃然一片,心里却是有些幸灾乐祸,它感觉那只火鸦肯定要倒霉。

      张莫闲微微颔首,道:“嗯,起来吧。”火鸦闻言马上就飞到了一边去了,等王离起身之后,又道:“把丧魂弓和你收走的那支穿魂箭给我看看。”

      王离马上召出之前收进法袋的那支金箭,将手中金弓和那秀囊一起递了上去,道:“老师什么时候回元都宫的?”

      张莫闲接过弓箭秀囊,笑道:“我在你突破固元境的当晚就回来了,听钟士季那小子说你挺会搞事,就想隐在一旁观察一番,结果却看你在山上修炼了两个月的术法神通,本来上午就打算现身,临了却听见你要去执事院设局,所以就跟着过来了。”

      说着话时,他将秀囊中的其他四支金箭召了出来,和丧魂弓和跟另一支穿魂箭一起悬在王离身前,道:“吴氏的大罗真人用自身精血在这套法宝的禁制里打入了神识符印,只有吴氏血亲才能使用,旁人若是用灵识探查,立刻会触动符印,将其神魂拘禁到法宝中,永世不得超生。”

      话毕,他并指一点,指尖飘出了六枚符文,围着弓箭一转,各自钻入了弓箭之中,其后就见得弓箭齐齐一震,“嗡”的一声,化作几团金芒就要朝天外飞去。

      张莫闲大袖一挥,天上凭空出现了一只半亩大的巨手往下一扫,几团金芒当场就被抓在了手心,左右乱撞挣扎不脱,随后金芒中竟然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好个嚣张的元都宫!你那弟子已经夺了我吴氏数件法宝,而且还杀了我吴氏那么多的子孙,现在连我亲手炼制的法宝也想留下,未免有些欺人太甚吧!”

      “欺人太甚?”

      张莫闲面露讥笑,道:“你可真会倒打一耙,我也不跟你理论,你要是不服就划下道来,等我上了天柱峰,大家做过一场就是。”

      “好!那我就等......”

      喀!

      只见天上巨手一捏,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声犹如蛋壳碎裂的声音过后,巨手散去,弓箭遥遥落下,再次悬浮在了王离眼前。

      张莫闲将秀囊递给他,道:“好了,我已经抹去了其中的符印,你可以拿去祭炼了。”

      王离脸上露出犹疑之色,躬身一礼,将秀囊和弓箭接过,道:“多谢老师。”

      张莫闲见他神情不对,问道:“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自己拿着弓箭时那位大罗真人没有对你出手?”

      王离闻言点了点头。

      张莫闲笑了笑,道:“那是因为她不敢,也做不到。”

      说完一句后,他抬手一招,风火一气罩立刻就从王离眉心钻了出来,继续道:“这风火一气罩乃是我转世之前炼制的法宝,禁制内有我的一丝本命灵识,其作用跟她打入弓箭的神识符印类似,除非你自己没忍住诱惑作死将灵识探入她的法宝中,否则她要是敢主动出手,不仅会输的更惨,后果也不是她所能承担得起的。”

      一听这话,王离不由大惊,后背跟着出了一身冷汗,刚才他有几次忍不想要往金箭中探入灵识了,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火鸦和幻童,心中暗下决定,以后若是再从对手那里得了法宝,就先让它们先探探路。

      念头转到这里,他突然心中一动,道:“老师已经进阶大罗了?”

      “嘿!果然又被钟士季那小子说中了。”

      张莫闲一脸笑意,将风火一气罩又送回他的紫府,道:“他说只要我现身,你肯定就能猜到,不过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想跟你交代两件事。”

      王离神色一正,将弓箭和秀囊还有幻童一起收进了袖中,俯首道:“请老师吩咐!”

      “不要这么拘谨,并不是要你去办什么大事。”

      张莫闲看了看旁边的火鸦,后者立刻脑袋别到了一边,微笑道:“第一,你要小心这只鸟,虽然我跟他老祖关系不错,但你必须让它听你的,可别被忽悠了,它要是不听话,自可去留随心,如果它想要带你去什么地方,你千万要小心,没有把握绝对不能去。”

      他话音一落,火鸦的脑袋立刻耷了下去,翅膀一扇,化作金焰钻回了王离眉心。

      “是!”

      王离咧嘴一笑,他就知道这只鸟靠不住。

      张莫闲点点头,道:“第二件事稍微麻烦一点,你若是能在五年之内凝煞聚罡,就往正中冀州一行,去一个名叫天禺国的地方待两个月。”

      王离微微一愣,道:“老师是让我去寻人?”

      张莫闲沉吟了一会儿,道:“不是寻人,应该说是等人,但说等人也不太准确,总之到时候你去天禺国一趟就是,如果没有等到人,你立刻就走,两个月时间,不能多一天,也不能少一天。”

      王离心中奇怪,道:“请问老师,不知我要等的人是男是女?”

      “我现在也不知道。”

      张莫闲面色有些古怪,道:“你不用管那么多,反正到时候那人不现身,你直接离开就是。”

      “弟子明白了。”

      王离应声回道,随后语气一转,道:“老师,弟子心中还有一事不解。”

      张莫闲淡笑一声,道:“你还有什么问题?”

      王离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道:“我在宗门修行了半年时光,曾听钟师兄说过,只要宗门弟子进阶到大罗,只会留下化身坐镇山门,真身都会去往一个天外天的地方,之前我去乾明宫时想拜见紫云师叔,吕师兄也说火云宫中只是师叔一具化身在静修,这天外天是不是就是天柱峰顶祖师的道场?”

      “那两个小子连这事都跟你说了?”

      张莫闲突然朝远处天空看了一眼,摇头道:“天外天并不是祖师道场,你现在的修为知道了也没有意义。”

      王离心中升起一丝明悟,老师这话说的委婉,直白点就是自己现在根本没资格知道。

      张莫闲叹了一口气,道:“为师先回元都宫了,你也出发吧,等会吴氏又有人过来了。”

      王离后退躬身,道:“弟子恭送老师。”

      张莫闲点点头,化作一阵清风不见了。

      王离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看了一眼远处那妇人的尸身,随即转身,化作一道长虹往大河对岸投去。

      在他离开之后,天上突然浮现出四个人影,分别是钟士季,吕青华还有秦宏跟吴玉,钟士季怀里竟然还抱着琥珀,四人站在云端之上,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如何,我就说王师弟不会放过那个在背后捣鬼的林氏子弟。”

      钟士季大笑一声,道:“你们知道吗?师弟早上出发的时候,直接对我说他有一个阴谋,哈哈哈~”

      吴玉面露难色,道:“这样做会不会不好,毕竟那个林弘身后是林氏一族,而且离哥儿又跟林师叔有旧。”

      秦宏摇了摇头,说道:“离哥儿已经看在林师叔的面上给过那林弘机会了,不然他怎么会去执事院设局?是那林弘自己被妄念蒙了心,加上之前炼宝阁那次,已经两次企图加害离哥儿,事不过三,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等吴氏知道是他在背后挑事,肯定会把目光放在林氏身上,以后你也落得轻松了,毕竟吴氏一开始的目标可是表弟你啊。”

      “嘿嘿,秦宏说的没错。”

      吕青华摸出葫芦倒了一口酒,道:“我就喜欢王师弟这种心慈手狠的性格,如此也算是为吴师叔收回了一点利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