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加油站女人美容院视频

      白向文和徐丽婷都是习惯早起的人,今天比往日起来地튽又要早一些,一想到自己跟外孙女就只剩下半天相处的时间,也就早早地醒了。

      看到大靶女儿的房门没关,徐丽婷便走了过去,想看看乖孙女醒来没有。

      推开门看到白真真正在伏在书桌上学习,孙吴坐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本教材哈欠连连的样子,她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走进房间皱起眉头对着小女儿小声责问道:

      “鈭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让你姐夫通宵辅导你䄯学习륉了?”

      白真真回头望了母亲一眼,心想:“你这真是明知故问,马后炮。”

      不过既然亲妈问了,她也不得不开口解释,于是就一脸炫耀地说道:“妈,我姐夫的学习方鿎法太好了,比林老师讲得都细致,好多以前ⷖ一知半解的东西我现在都懂了。”

      瞧见女儿这神情,徐丽婷知道事实差不多真是这样,脸上的神情缓和了很多,转而对着孙吴认真地感谢道:“这丫冢头数学成绩一直是拖后腿,也是麻烦你了。”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去给你煮一碗荷包蛋,吃了就去补补瞌睡。”

      见丈母娘这么客气,孙吴赶忙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在家也经常这样熬夜,等下在车上睡就行。”

      说罢,也顾不上打哈欠了׽,翻看教材下ङ一页继续讲解。

      徐丽婷瞧他벚这样笑着轻轻摇了一下头,也鎶不再多说什么䍄客套话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同时把门轻轻带上。

      只过了一小会儿,她又推开门走了进来,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白色瓷碗,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祁白色勺子。

      随之徐丽婷的到来,ﶓ孙吴的鼻间被荷包蛋特有的香气所充满,让他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

      这时他也不再客气了,连忙起身从丈母娘手里㽣把碗和勺子接了过来,低着头开始大口大口的吃。

      徐丽婷۟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心中对这个女婿是越来越喜欢,心衬:“当初那孩子不敢把他领回来,多半是担心自己跟她爸势利眼。”

      也不怪徐丽婷ꕚ这么想,主要是孙吴跟白晶晶回来的时间有点뇱微妙,刚月入百万就来登门造访。

      想到这一点,她不满地看了一眼还是一副牵死猪睡相的白晶晶,心想:“这死丫头也算是自作自受了,遇到这种事情不知道先跟我商量一下吗?即使这孩子没钱,凭这长相品德,你妈我也是看೯得上ବ的。”

      听到咽口水的声音,她又对着小女儿说道:“要吃自己去锅里舀,还指望我给你端来咩?”

      “知道了妈。”

      白真真话音还没落下,人都已떅经离开了座位。

      然而吞口水的人并不是白真真,而是孙小婵。

      ꞗ 只见小家伙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躺立了起来,瞚一寉边用手指꺡揉着眼睛,一边盯着孙吴手里的碗小声问道:“爸爸,你在吃什么?” 쫧

      “荷包蛋,你吃不吃?”孙吴说着就从凳子上站起身子,端着碗朝着孙小婵走去。

      “吃。”

      孙小婵笑着点了点头,又吞了一口口水,同时上半身向ꧭ前倾斜,誔伸长늁脖子等着爸爸喂自己。

      徐丽婷看到女婿碗里只剩下半个荷包蛋,哪能这么委屈自己外孙女呢?

      立马快步走出来了房间,过了两三秒她手里就多了一个碗,身后是跟着瘪着嘴巴的白真真。

      白真真苦瓜着脸킳看着乐呵呵吃着荷包蛋的外甥女,忍不住在걿心中悲呼:“我的蛋啊!”

      当然最后她还是如愿以偿吃到了属于她的那份荷包蛋,毕竟这年头吃不起鸡蛋的人还是算少数,白晶晶家显썸然不在此列。

      荷包蛋很甜,这一顿早餐也很甜。

      也许是马上就要和女儿一家分别,徐丽婷也不跟白向文争了,就让他一个人带着外孙女去楼下开车车,自己则拉着大女儿的手坐在沙发上聊天。

      䒶 聊的内容涉及面徴也很广,既有一位母亲对女儿的叮嘱和教诲,也会听听她Ḇ和她丈夫对未来的规划。

      比刮如:“有没有考虑生二胎?”

      作为两个女儿的妈,她不仅想抱外孙女,也迫切地想要抱外孙。

      白晶晶突然덅听到母亲问及这方面的问题,足足愣了三四秒才如实回答道:“我跟他现在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带孩子,ᢐ光是带小婵儿一个人就够恼火了。券”

      尽管女儿쩒这个理由十分充分,徐丽婷内心还是难免失落,拍了拍她的手背,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

      “也行,反正你们都联还年轻。”

      她本来想说:“我跟你爸能帮着带。谜”

      但是话到嘴里,又觉得这话不能这么说。

      虽然现在交通发ጋ达了,来往比过去方便很多,但是읫两千公里不是两千米,这一去一来哪能有时间去照看孩子。

      除非自己不做生意了,去他솼们家当保姆。

      然ݤ而这样徐丽婷自己也心有顾忌,倒不是她吃不得苦,而是害怕同在一个屋漏檐住久了,没有矛盾也有矛盾。

      这并不是多余的担心,不管是影视剧还是生活在类似的事例比比皆是。

      有些时候,当父母难啊!想当好父母更难!

      况且自己现在也不老,还有一个小女儿,这种事情也急不得。

      徐丽婷又拍了一下大女儿的手背,从沙发上站起身子问道:“孙吴喜欢吃什么?我去捄菜市场买,他教你妹妹那个榆木脑袋我只在旁边听一下就替他觉得累。”

      ဣ ⭅ “他什么都喜欢癰吃,倒是小婵儿一直念念叨叨要吃糖醋鱼。”白晶晶回答道。

      “那中午就做糖醋鱼了。”

      료 徐丽婷点了点头,拿起一个红白格子穐编织袋朝着门外走去。

      白真真听到关门声后,立马Ũ对着孙吴哀求道:“姐夫,我们今天就复习到这里。”

      孙吴面无表情地麏看了一眼这个毫无自知之明,又喜欢白日做梦的榆木小姨子,寻思道:“你还想有下一次啊?”

      当然这话他不好直接说出口,愭只得挤出笑容鼓励道:桶“马上就要把全部知识点复习完了人,你在坚持一下。”

      白晶晶推开门走进来,把母亲刚刚的话讲给了丈夫,然后问道:“你是ၡ怎么想的?”

      “格外怎么想,现在肯定是不行的,我∝要天天要掩写小说,你也是每天都要画漫画,哪有时间。”孙吴小声回答道슋。

      “是啊!我就是这么告诉给妈的。”白晶晶长叹了一口气。 뇶

      白真真听着姐姐跟姐夫的对话,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造孩子”这三个字,耳朵一下子就红了,心想:“不愧鴴是结了婚人,说话就是大胆。”

      另一边,徐丽婷앯也把女儿的话转告给了白向文,同时把她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现在纠结这种事情干什么?叴慢慢来就是,等她们自己想要就行了。”

      꽞 딋白向聍文听到妻子这话,长吐了一口气,看着正开着车朝着他们驶来的外孙女,轻微点了点头。

      “也是。”

      接着又说道:“我就是随口一提,女儿跟儿子硓一样养,她们将来难道不养我们老了?”

      “小女儿不知道,楹孙吴这孩子肯定不会ꭉ有意见。”徐丽婷小声说道。

      白向文知道妻子话里Ɖ的意思,想想也是这个理。

      ჋ 他原本是百俦年之后把家产都给将来的孙子,现在这一寻思,也没有必要担心自己老了没人照顾。

      Ԑ 孙小婵看到外公和外婆都像是不高兴的样子,便昂起小脑袋甜甜地说道:“外公外婆,我可喜欢你们了。”

      “本我也喜欢你。” 豍

      白向文看到外孙女脸上羭的笑䥤容,也跟着笑了起来,弯腰把她从车上抱起,又故意用胡渣去刮她的小脸蛋。

      徐丽婷则揪着小家伙的鼻子,眯起眼睛问道:“想不想吃糖醋鱼,外婆这就去给你买鱼鱼去。”

      “想,外婆我要跟你一块去。”

      孙小婵连连点头,也不想着开车车了,连续开了三天,她也没有当初那么稀罕这辆大车车。

      中午饭有糖醋鱼,也有酸菜↽鱼,有甜有酸,一如这顿饭的氛围。

      白向文主动给孙吴碗里夹了一块排骨,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有空多.....♣.回来。”

      他本来想说“过”,话到嘴边特意改成了“回。”

      面对长辈的这一个小小地期待和愿望,孙吴自然满口答应了下来。 㕪

      白真真则对着白晶晶说道:蓨“姐,等我考完试就去你们那里鶋耍。”

      “好。”白晶晶笑着点了点头。

      “耍什么耍,先把成绩提高了再说,不然你就给我在家里。”这一次是徐丽婷唱白脸,这丫头真是玩性大,欠收拾。

      “知道了。”白真真䭿撇了撇嘴巴,小声应了一句。

      吃完饭,白向文一家主动把孙吴他们送到了小区外。

      孙小婵举起小手对着白向文、徐丽婷挥了挥,大声喊道:“外公外婆,똨我走了哈!”

      㱃 白向文看到外孙女这挥动的小手,걭鼻子菅也酸了起来,脸上勉强维持住笑容说道:“乖孙女,下次回来外公再教你骑自行车。練”

      他买的自行车现在还放在储物间吃灰呢!

      “要得。”孙小婵笑了起来。

      “爸妈,我们走了。”白晶晶红着眼睛挥手ұ朝着白向文和徐丽婷小声告别。

      釾 又对着妹妹叮嘱道:“好好学习,不许玩手机,不然给你没收了。”

      “⧿姐,你放心吧!”白真真吸了一下鼻子,用力点了一下头。

      “爸,妈,真真,我们走了。”

      孙吴把孙小婵抱到出租车上后,回头朝着他们挥手说再见。

      “小孙,路上小心。”

      “姐夫,慢走啊!”

      自古离别多伤感,当后视镜中父母和妹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白晶晶的眼泪终于绷不住뚷,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孙小婵坐在孙吴怀里,从爸爸手ꩤ里拿过纸巾递给妈妈,小声安慰道⒆:“妈妈,不哭。”

      孙吴眺望着窗外那不断映入眼帘,又不断消失的景色,心렶中感慨万千ꭱ。

      他终于要回到阔别许久的故乡㱙了。

      壊 不是鲜衣怒马的衣锦还乡,只是带着老婆和女儿去看看爷爷奶奶,还有朋友。 澽

      PS:本来是六点发,临时加了一千字左右,于是就拖到了现在,这个版本肯定更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