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性acg

      猴子뙙的直觉发动。

      在一瞬间的反应神经里,只见候天天手里的银河之龙切换成炮形态,往地面一轰。

      候天天便借后坐力上了天,躲开这危险䑿一棍。

      “太天真蓉了。”反应远超候뤭天天的橑王路仁大喊:“天消!”

      艟 ࡸ 天消的瞬间,控制战衣,手中的1.5米的长棍一瞬间伸出拉至3痑米,单手휴握住棍头,向前上方一捅。爉

      “啊~”烖一声娇喘从候天天嘴里叫出。

      펶只见候天天从天而落,跪趴在地上,屁股一撅面向王路仁,双手捂住N库。

      卧槽!王路仁ྖ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他真的只是随便一捅,交战中哪顾得来这么多。

      然后擦了擦鼻血,看向后面流鼻血的四个角色道:“我真不是故意。”

      四人摇头不信,王路仁接着试探道:“要不一起欣赏欣赏?”四人同时重重的点头。

      鸡汤语录——圣光场面不看非男人。 慨

      赶紧观看,嗯,我첕拍几张写真照片留作纪念。

      火柴人倒地了,原因失血过多!看不见脸的候天天此刻熟透了。

      欣赏后的王路仁捡起战斗前就掉落的草帽,接着美滋滋的溜了溜了——恰饭去,ㄍ留给剩下几人一个你们自己看䈄着办的眼神溜之大吉。

      “恰饭恰饭。”王路仁按着记䧌忆中的饭堂走去。

      豁,想不到饭堂的人这么少,几乎不到百人,以前饭堂里的人是很多的,王路仁刚这样默默想的,然后便听到很尴尬的原因。

      “不是说卧龙一中即将受核爆炸吗?”漝

      “危机应该解除了,反正该干嘛干嘛,避难所那边都堵惨了。”

      “小事不用跑,大事跑不了,像我不慌不忙来吃饭。”

      ⎾听着周围背景板议论纷纷的声音,王路仁抚了抚额头,感ᡝ情是自个对波危的原因才导致人少,都跑去避难了吗?那现在还在饭堂的这些家᎘伙都是心大的那种。

      ㄈ 和21世纪真不一样了呢!打饭的阿姨变成了机器人,吃的饭菜都是现点现做。

      䣱“味道淡了点以外还是蛮好吃的。”享用䮙着美食℁的王路仁便陷入思考,开始总结战斗经验。

      睃 战斗果然是不一样,捶侯明的时候根本没费力,轻轻松松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碾⾷压。

      而和觉醒者战斗的时候可以说巨费心神,对方战斗方式非常专业,根本不像电影那样各种你来我往的磨腾打斗。

       出手就是杀招,完全是生死就在一瞬间的感觉,如何躲避,如何防御,能不能防御住,∞都要在一瞬间思考完成。

      进攻的时候要思考如兘何怎样靠近才能捶到对方,捶到对方后需要多少力量才能够一击必杀,如ﺖ不能一击必杀的对手,就要思考着该如何跑路或者如何求饶。

      王路仁在和候天天战斗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力量攻击完全打不动候天天,被王路仁第一次攻击到的候天天纯粹是被力量的冲击给击飞出去了。㶇

      ┦若不是占着天消这一BU㺑G的底气,平A伤害只有0的王路仁根本没有和候天天打的资格。

      包括对波的时候也是如此,候天天是个Lv.2的觉醒者,她的蓝条可是如L쇇v.1级的龙套火柴人的十多倍,硬生生被王路仁的BUG给耗住了,如果没BUG,跪地上喊妈才是求饶的正确打开方式。

      另外他还发现战斗的时候,凹凸不平的地面给王路仁一种在濂溜冰场的感觉,릥实例就是躲射击时的漂移,速度几乎快上一半,以后有必要练习下人形漂移。

      给棍子取쾦个名吧,金箍棒?抄袭了,罗汉棍?跟和尚没关系,神魔通天棍?这个可以有,倘吓唬人挺好的,而且听上去也很霸气。

      “路仁,我能做你旁边吗?”张欲清问道,还没等王路仁开口就一屁股坐在一旁,紧凑的身子都快贴上去了。

      ? 这么巧的吗?为什么会遇上?王路仁暗道一声,眉头一皱然后开口问道:“你不去上课吗?ꭢ怎么来蠬饭堂?”

      张欲清似笑非笑的道:“托某人的福,学校今天흄暂且不上课,怕有危险!至于来饭堂嘛,当然是来找你拉近下关系。”

      王路仁心中一惊,并露出疑惑,她怎么精准的找到我的,好像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欲清䈑轻轻说道:“忘了告诉你了,我的D视镜和信息库对接,我母亲是科研人员。”

      傝 靠!又见权限狗。很明显张欲清观战了他的对战,并之后定位跟踪他的位置。

      “那么,欲清同学,你想和我拉近什么关系呢?你能付出什么?付出的东西我看得上吗?我能得到什么呢?”王路仁挑眉直接说道。

      而就在这时,一个充ꨴ满怒气的女人走洇了过来,这人自然是袁副校长袁春梅,只见她过来便暴躁的打断两人之间的谈话。

      “王路仁簰,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差点摧毁整个学校,你知不知道候天天是怎样的怪物?这件事若是没有解释,那你等着勒令退学吧?”袁春梅的声音高的整个饭堂都听见了。

      “我靠!原来这个人渣,你是想䤨杀我们吗?” ථ

       “这个混蛋,太可恨了,根本没有拿我们的命当回事。”

      䱺“这已经是犯罪了吧?至少犯罪未逐。”

      “袁校长,你一要把他送进监狱。”

      王路仁掏了掏耳朵,吵死了燘,这群火柴人背景板,一个个冒出来找什么存在感,全都是普通人,想晋级龙套啊?즸

      “袁校长,你⓫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我还没正式恢复上学呢,现在还是休学中,你拿嘴勒令退学啊!退一万步讲,我把这群黑色的火柴人们都灭了,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你更应该去教训候天天,D视┠镜系统有前后的详细记录,是侯天天找上门的,貌似我才是那个被动方!”王路仁悠悠说完。

      纒 然后猛的拍了下面前的桌子,饭菜一瞬间腾空而起撒在两人之间的半空中,同时向袁春梅怒吼道:“在你面前的这个昪人不是你的学生,更不是你耍个校长威风所能得罪的人!这⧭是一个能与怪物候天天对抗的普通人,是实力在你之上的怪物,我对无理的人零容忍,尤其是不懂得不尊重人的袁春梅校长。”最后的声音越来越大。

      “另外,袁校长,你将为你今天的言行所负责,之后如果有时间,我会以普通人的身份起诉卧龙一中和袁校长,5个觉醒者在卧龙一中追杀一个普通人,学校不仅没有给予保护的职责,反倒去认鷣为是普通人要摧毁卧龙一中,袁校长刚刚的指责言论为我带来了巨大负面影响,你和周围的学生在뫟霸凌一个普通人,同时卧龙一中本校的5名觉醒者学生等着뎡进监狱吧!相信这会넿是一个巨大的丑䇑闻,脑子进湿的袁春梅,卧龙一中等㕌着身败名裂吧!”

      㡂 随后转身对周围的背景板呸道:“呸,没脑子的你们真应该去死,敢集体霸凌我,现在耶稣来了都救不了你们卧龙一中,︭我说的,等着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吧!”

      然后溜了溜了——离开饭堂。

      鸡汤语录——同样是普通人,普通人何必为难普通人,你们为难我,我就为难你们。

      “完了!”袁校长直接站不稳,摔坐在地上,卧龙一中毁在她手上了,作为副校长的她最看重的便是学校的名誉,而现在ℊ将要名声扫地了。

      同样想法的就是周围的学生了,有些脸色惨白,有些甚至昏了㭸过去,胆子小的已经尿裤子了。

      于킎心不ຉ忍的张欲清看向周围不到两百的学生高声道:翩“请大家看在同是卧龙一中的份上不要宣传出去,拜托了。”

      “袁校长,现在知道的人少,影响还未大,只要得到路仁的原谅,让他不起诉就不会有太刜大事。”张欲清立马道。

      藒 不得不说,张欲清的脑子好ᶺ使,一下就把绝望的袁校长拉回。

      对对对,只要不起诉影响就不大,说到底还是自己作옆,居然脑抽了来要赔偿。

      没错,袁副校长实际上目的是来找王路仁要战斗损᳾坏的费用的,敲打只是顺带,只是没想到刚一上来就被王路仁打蛇打七寸打到致命处了。

      而袁副校长肯定没想到,王路΄仁早在他们第一次交锋的时候就已经把她看透了,所以被王路仁拿捏的死死的。

      在意卧龙一中的名誉是她袁副校长,而不是༢王路仁,卧龙一中又不是王路仁家开的,他当然不心疼,无所谓的。

      是什么给了袁春梅错误的认知,让她脑抽了?实则不然,天地下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巧合都是一定的必然。

      是胜利,是王路仁战胜了候天天给了袁春梅一个错ੀ误的认知,虽然中途被王路仁一棍子捅没了,理论上是没输没赢。

      ᱿ ተ 但普通人战胜了四个觉醒者这是多么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导致他们忽略了一个本质上的事,王路仁赢了,候天天屁事没有,但王路仁输了呢,那面临的可是死亡。 橲

      在战斗的时候王路仁比任何人知晓这一点,頢只要这一点握在手上,和任何芈觉醒者的战斗王路仁都站在至㑉高的Ѻ道德上,至少名义站在王路仁这边。

      唉!可惜了,好好耹的饭糟蹋了,干饭人的痛䒙楚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