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直播能否登录QQ账号

      上回说道定安伯府的热闹景象,暂压下不提。

      皇宫内,依旧是那个破旧的宫殿。

      盛淇呆呆地坐在门槛上,手里拿着一朵已枯萎的花。

      几个洒扫的宫女走过,小声议论着:寙“这五皇子怕不是傻了吧,每日都来这,只拿着朵干花,看天。真是可怜,母亲出身卑微,惠帝又不喜,若是再傻了……”

      “喂,盛淇!过来!”二皇子꒩盛᫻沐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喊道。>

      他见盛麿淇没有动作,带着一群人冲了过去。

      “你小子聋了嘛,没听见二皇子跟你说话呢么?”一个伴读上手推了盛淇一下。

      “你这几天总拿着这朵破花干嘛?给我拿来吧!”四皇子注意到他手中的⡺花,想要抢过来֔,盛淇企图护着䈫,但一人之力实在渺小。

      “鏑那是我的,还给我!”盛淇上手去夺。

      “呵,现在是本皇子的了,你想要?求我啊!”四皇子调笑着玩弄手中的花。

      “求,求你……”盛淇看着那朵花,低下了头。

      四皇子讥讽道:“一向高傲的五皇子,也会求饶啊瓀,可惜了,喏,给你了。”他随手把花丢在地上,盛淇伸手去捡厹,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花上,碎片混合在泥土中,面目全非㻱。

      “不——”盛淇挣开了束缚,挥拳冲向四皇妭子。

      四皇子大叫:“小野嶖种,你还想打我,给我打。”

      几个伴读,太监冲了上去对其拳打脚踢。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阿九㯶走近,出声质问。

      二皇子一等人停了手,正想斥责来人多事,一看是阿九祳,立刻变了笑脸:“钰儿表妹,我们正闹着玩呢。”

      “哼,有这功夫,还不如好好温书Ͱ,皇舅舅今个要问你功课呢!”阿九随口编了个理由꤄,支⥣开他们。

      阿九又伸出玉手扶起猌盛淇,彚替他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阿钰,阿钰……”盛淇看着自己心心念念多日的人儿,忍不住唤了两声。

      这反应,猎物上钩了。果然,本尊这该死的魅力依旧啊!

      “錥喂喂喂,盛淇这时候才十岁,祸害儿ᾡ童啊!”狗蛋儿痛心疾首。 

      盛淇此时一副小Ỵ心翼翼的样子,嘴唇嗫嚅着,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怎么啦?想说什么嘛?”阿九眨眨眼。

      “我ʴ,我,阿钰,你上次送我的花,我没保护好,它被踩沏碎了。”盛淇不敢看阿九的眼睛,垂下眼帘。

      ꜗ 阿九闻言摸了摸他的头,轻笑道;“我以为什么事呢,以뽚后送你逕更好看的,乖~”

      “可……”盛淇还想说些什么,就被阿九拉到了凉亭里。

      “郡主,五皇子,可要摆上?。”云銡端见两人过来,低燪身行礼。

      阿九点骇了点头,云端将桌上的锦盒一一打开后便退下了。

      “喏,上次答应你要给你带好吃的,都在这啦曏,你快尝尝鈯!”阿九期待的目光落在盛淇眼里,哪怕他平日最不喜甜食,也不忍叫她失望。拈起一块放进嘴里,这滋味,好像也不坏?

      “这水晶糕,好吃吧,你再尝尝这豌豆黄。㾐会不会有些噎啊,你喝口奶茶,顺一顺。”阿九关切的话语,让盛淇甜到了心里。

      阳光照在阿九脸上,如沐圣光,一如初见,令盛淇为之倾倒,恨不得时间永恒在这一刻,不再流动。

      “郡主,王爷的庆功宴,快开了,您该过去了。”云端前붘来提㯥醒。

      阿九歉牯意地笑笑:“我父王今日班师回朝,皇概舅舅在宫中设宴,我得先走了,这些你带回去吃吧,云端,你去唤个人将他送回去。”

      “诺。” ┊

      盛淇虽然不舍,但也无可奈何,神情有些落寞。

      阿九看他这样子,掏出一个平安符,递Ḓ给他:“这是我前几日,去寺里为你求的掌,为了它,我沐浴斋戒了三日,很灵的,你一定要戴上哦!”然后摸了摸他的头,跑开了,不忘回头做着口型:下次老地方见!

      盛淇捏着手里的平安符,又开始喃喃自语:“阿钰,阿钰……”

      识海内,狗蛋儿笑得满地打滚,他看了眼阿九空间里堆成山的平安符,“阿九,你这批发价一毛来的平安符,ň你居然能说成特意为他所求,还沐浴斋戒,笑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吃过素?”

      “笑什么笑,㨚我当时不是脑子抽筋了嘛,再不送出去,那堆破넫木头㔟都要发霉了。”阿九没好气地白了狗蛋儿一哶眼。

      “阿九,我狗蛋儿,墙都不服只服你!綕大哥在上,受Ẅ小弟一拜!”狗蛋儿作恭敬样子。

      ꐼ 阵隆华殿内,

      “父퇭王ൻ——”阿九奔向北疆王燕耀,原身残留的㖆意志,又一次眼泪溢满了眼眶。

      “诶,爹爹的好钰儿,长高了许多,让爹抱抱!”燕耀大手一捞,把阿九抱在㲵了怀里。

      这原主的爹好帅啊!帅蜀黍耶!狗蛋儿察觉到阿九的想法,无奈扶额。

      “钰儿有没有想哥哥啊!”⎀寻声看去,一位英俊的少年立在一旁,白衣胜雪,虽然外表儒雅,但眉宇间可见バ英气,周身的威压让人不可小觑。

      这是原身的哥哥,燕锦,七岁随军,至今已十一载。

      原主的哥Ӈ哥也好可啊!原主是脑子坏掉了么,千有这样的父亲和兄长,居然会喜欢盛淇!狗蛋択儿再次无言,毕竟她已经习惯맠了阿九对天下美男子的欣赏。

      燕锦过来揉了揉阿九的头发,宠溺地笑笑。

      原身的残留情绪瞬间爆发,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钰儿,钰儿,你怎么哭了?爹爹弄疼你ꕨ了么?还是你哥哥弄痛你了?”燕耀见女儿掉眼泪,急忙把阿九轻轻地放下来,给了燕锦一脚,又转身来给阿九擦眼泪,“我的好钰儿啊,你别哭啊!”

      这个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曾慌神的北疆王,此时却因为阿九的眼泪慌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燕锦揉着屁股,也来安慰阿车九。

      “父王,哥哥,我没事,只是太长时间没见到你们,想你们了,一激动就……”阿九连忙解释。

      燕耀和燕锦这才放下心来。

      “哥哥,刚出才父王没踹疼你吧,都怪锈我没早点解释。”阿쫁九小声嘀咕。

      燕锦又揉了揉阿九的脑袋,“不疼的,父王天天都得踹我两脚,我都习惯了。”

      狗蛋儿看着阿九跟燕锦套近乎,쉿这该死的女人,把本神兽的脸都丢尽了縴。

      “燕教卿这次出征,大获全胜,当赏啊!”惠帝龙颜甚悦。

      燕耀起身回道:“托陛下的洪福,臣不才,༶还算没辜负陛下的信任!”

      읩 惠帝哈哈大笑:“燕ﯥ卿,谦虚了,朕看你也没什么可封礲的了,听说锦郎这次立功不小啊!颇有乃⺧父鴴之风啊䉢!都说붯上阵父子兵,东盛有你二人,是社稷之鎞幸啊。”

      “犬子年幼,还需菬历练,陛下切莫太夸赞他,免得他骄傲。”燕耀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满意的긙神뉪色是藏不住的。

      “依朕看,锦郎,年少英才,勇冠三军,赐冠军侯一爵,世袭三代,军中升三品骁骑将军。”惠帝金口一ం开,满座恍然,十八岁的冠军侯,前途无量啊。

      燕耀还想推辞,被惠帝阻拦,“朕的旨意,岂有收回的櫏道ꎘ理?莫推辞,锦郎当的起。䧲”

      “臣,领旨谢恩。”

      宴席散去쏋后,淇苑内。

      蝤“你听说没,皇上封了北疆王世子为冠军侯呢,十八岁的冠军侯,世袭三代!”为数不多的几个宫女太监凑在一块叽叽喳喳。

      “钰儿,有战功赫赫的父王和年少有为的兄长,还有尊贵的长公主做母亲。ᐛ我这个生母卑贱䓻,不得圣宠的落魄皇子怎么可能配的上她呢。”盛淇握着脖子上的护身符,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强大起来,要配得ᜀ上她!

      “喂喂喂,盛淇准备⅄发愤图强⚜了,你还在对着帅堫哥流口水!”狗蛋儿恨铁不成钢,一副老母亲做派。욶

      “他不强,就不好玩了呀,越强大的对手,我씜越喜欢!”阿九正靠在燕耀怀里假眯,不时睁罯眼看看这帅蜀黍和哥哥。

      嘿嘿,守护最好的蜀黍和哥삹哥椫!耶!

      삝 狗蛋儿表示:看䅜我的眼神,你自己体会!

      প故事未凴完,敬请期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