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渣蕉在线观看

      凑到一个偏暗的角落,小伙子顺手就从包里就拿出几样款式的衣服,一一让姜斌细뾄看。

      花衬衫、海魂衫、健美裤、连衣裙,都是些市面上少见的衣服,姜斌看的频频点头,特㶻别是看到喇叭裤的时候,更是眼睛一亮,这可是80年代初的爆款。

      颩飹特别是去年两部RB电影风靡我国,早ﺩ就让喇叭裤㛺印在了国人的心中:一部是《望乡》,턉栗原小卷扮演每的女记者一条白色的喇叭裤高挑䱕挺拔,令无数少女心生羡慕;另一部是《追捕》,片中冷面酷帅的矢村警长墨镜、长发챢、大鬓角和那条上窄下宽的喇叭裤,成了无数男青年争相效仿的明星。

      “哥么,你看下,这都是香港最新款嶗的衣服,颜色多,还漂亮”,渻小伙子看姜斌看的仔细,因此频频在边上介绍。

      如果要是与后世相比,手中的䳅衣服只能算是普通。不过,当下쪝这些样式相较于满大街的“黑,灰,蓝”,肯定是时髦多了。

      有这样的生意机会已经很难得了,姜斌倒也不挑,道,“多少钱?给隽个实在价”

      “ᨪ裤⌑子14块,衣服16块”。

       祰虽说这个年代收入不高,但是对于这些些样式来说,这样的零售价格还真算不上贵。不过,姜斌要的可是批发,那这价格可就不騵友好了。

      嵲 “哥么,你这个价有点坑人了!就你这衣嫎服质量,哪能要的起这个价?”

      小伙子一听就有些急眼汸了,急赤白脸的道,“哥,您可得看仔细夆了,我这质륱量可都是上上둟等,虚香港那边都是穿这种,而且⾚你仔细看这针脚,这做工……”。

      姜斌豗看着小伙子的反应,삞有些好笑,心道,“꼬原来是个雏啊!也忒沉不住气了”。

      숭姜斌笑了笑,安抚了一下小伙子,邀请他坐下慢慢聊。

      “老板,再来四份牛杂,肠粉也各样⤜再来一份”,对着小摊老板加了㽱些吃的,姜斌给小伙子递了支烟,这是他特地买来招싂待的熊猫牌香烟,“兄弟,怎么称呼?洈”

      마小伙子连忙摆手推举,显然没有抽烟的习惯,“陈家伟,叫我家伟就﹝好,哥,我焵跟你说,我这些真的是好东西”。

      “好的,家伟,咱们边吃边聊”,见面不一会儿㯦,三句离不开卖货的话题,一眼就露了急迫的心里,这种情况是最好套话的。 ৥

      “家伟,货我要的有点多莎,能否帮我介绍一下你的上家?”姜斌也不想转弯子,时间不多,速战速决的好,要是跟前的小伙子有䁖犹豫的话,他就准备来个金钱攻势。

      “你要峆多少?”听到姜斌的话,陈家伟瞬间两眼冒光,好삛像忘记了后৛面还有一个问题。

      姜斌举起笕一个手指,在他面前䯲晃了晃,想出个数字震慑一下眼前的小伙子。鵩

      “一千?”

      “往上”

      ꨣ  “一万?”

      숳“再往上ݍ”

      噖 “十万”,陈家伟有些难以置信툝,甚至觉䌁得眼前的北方人有些吹牛,这可是万元户都少见的年代,怎么鳲可能有十万的生意。

      旁边的姜满和李龙,幸亏听不懂粤语,要不然也肯定认为姜斌实在吹牛逼。텕

      姜斌接过小摊老板递过来的牛杂和肠粉,一一摆在陈家伟的面前,“哥么,是不是팽有些难以相信㣭?”㠬

      ᾁ姜斌要的就是这效果,他想告诉跟前的小伙子,我这是大生意,你不一定能接得住。

      陈家伟ᤳ听到姜斌的问话,点了点头,不过,又反应过来这样答复不合适,赶紧又摇了摇头表示相扟信。 鵞

      姜斌也不管他是否真的相信,慢条斯理的道,“这十万的货,不是一般人춂能做캂的,得有充足的货源”。

      姜斌的意思显頭而易见:“你干不了,最好推荐你的上家”。

      不过,陈家伟愣愣的听着ᦾ,显然没听懂姜斌的意思,还在纠结于“十万”这个词。

      ䷜ 姜斌无奈,只ᕉ好直接问道,㒾“不知可ᣱ不可以带我见见你的上家?”

      ⨩“我没有上家,这是我家自产的”,陈家伟的回话倒是让姜斌有些惊讶꿭,别看这做衣服在后世没什么技术含量,可在当下那也得需要一堆的制衣机器홬,不是一ㆂ般人家能做的,仔细的瞅了瞅眼前的陈家伟,怎么也不像“工厂”二代的样子。

      看着姜斌对他有䦱些犹疑,陈家伟赶忙向姜斌解释。

      뽈 原来陈家伟并不是羊城人,而是来自东끢莞,家里三个兄ఏ弟,롦他排行老三。去年家﷨里开了制衣“工厂”,这个工厂当然不是国家承认的那种,但是东莞当地的政唅府却是默옜认的。

      陈家伟家里的大部分衣服彈是繰卖给香港的,这都是由他的大哥和二哥负责,作为老三的他也插不上手,只好带着些成衣来羊城自己闯天下。

      为了让姜斌相信,他还告诉姜斌其父亲正是当年的“逃港者”,也就是当年偷渡到香剔港闯生活的那批人,在香港混的挺好,去年又回到东莞创办制衣厂。

      姜斌听的恍然大悟,他想起上辈子믐看过的一篇报道:19쬓78年的时候,粤省乡下一大批的小工厂悄悄地,大面积的兴起,它们的创办人大多数是﫱当年的偷渡客,而他们办工厂的形式被当地人成为“三来一补”。㱬

      所谓的“三来一补”,指的是工厂的产品样式、原料和设备均由境外运来,生产出来的产品再以탖补偿贸易的方式出口,内地痦劳工和政府收取一定的Ᾱ加工费。

      而且报道特别强调,东莞、中山等县(当时还称为县)最是大胆,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政府就设立了“对外㻮加工装配办公室”专门主抓这个工作。

      姜斌还是很佩服的,与这些人相比,自己简直就是小打小闹,卖个考卷挣得那点钱都不够人塞牙缝的。莾

      姜斌更佩服的是那些偷渡的人,为了生活偷渡香港,为了更好㳿的生活又回到家乡创办工厂,要知道这还是政策不明朗的时候,他们就敢这么大范围的操作。姜斌只能举起大拇指佩服,这真是픞一群富有冒险精神的“探险者”。

      而且ෲ,这种探险精神是会遗传的,眼前的陈家伟瞅着比姜斌更小,但是已经敢走出家乡,另辟蹊径,走自己的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