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记事

      第九章我不是野人!!

      母亲不断的回过头来看云川,发现他们相处的似乎很愉快,也放下心来,开始按照云川教的那样用柴烟来ⱙ熏鱼。

      熏鱼需要的时间很长,今天晚上,族人们没有回到山洞里,而是在河边点起了一堆堆的篝火,连夜熏鱼。

      傍晚的时候,云川也参与了熏鱼,不过,他没有像那些族人一样把鱼熏制成干燥的鱼干,而是涂抹上盐巴,制作鏜成了咸鱼。

      今天收获的鱼实在是太多了。

      而今天졛的太阳也实在是猛烈。

      不过,烤鱼䑀的味道远远地传了出去,引来了很多不怀好意的狩猎者。

      小野牛紧紧靠着云川,它的身体在发抖,而小野狼不停地朝狼群叫唤,几次都想冲进黑暗冑,最终还是蜷缩在云川脚下发出一阵阵组“呜呜”的叫声。

      眼看着黑暗的地方全是绿莹莹的眼珠子,母亲连忙去柳树下寻找那个还在睡觉的人。

      结果,这个人怎么呼唤都醒不来,母亲举着火把仔细地检查了这个男人,结果,他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只是人死了。

      云川钤点燃了草根上的厚厚的一层没有变绿的枯草,从河面上吹来的风,很快就让火焰变得高섄涨起来。

      狼嚎声响起,它们不再沉默,只是当火슋光向外漫卷的时候,它们第一时间就逃走了。

      火光照亮了草地,那些绿色或者黄갽色的光斑基本上뮘就慢慢的消失了,只有两团似乎感在燃烧的绿光依旧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忙碌的人群。

      火焰慢慢的向后退,隔着金黄色的火焰,梖云川看到了一头巨虎。

      这头巨虎并没有䓯因为草原起火就逃掉,而是站在火焰的另一边用它淡㖞黄色的眼睛看着云川。

      云川没有从这双眼睛中读到任何情绪波动,这说明,这家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野兽。

      䭣 云川不相信一头野兽会不害怕火,所以,就点起另一根火把,用尽全身力气向猛虎身后的枯草投掷了过去。

      쇇他发现,这头老虎的一对半尺长的獠牙很适槬合制作两柄匕首。ﷶ

      老虎淡漠的回头看看落地的火把,直到火焰혼升腾起来了,这才重新回过头隔着越㬰烧越近的火焰,看了云川一眼,就连续几个纵跃,一头钻进青草中,掀起一髼道笔直的涟漪,消失不见了。

      没什么好怕的,云川这样告诉自己,只是Ớ心底的绝望感快要让他窒息了。

      在亲眼看到一头剑齿虎之后,云川的心,早就变成了一颗石头。

      찘 溽 亁 剑齿虎是什么时代的产物,云川很清楚……这㡹东西就不泘该出现在智人时代。

      在他生活的时代里,绝对没有出现这种动物的可能,一点都没有。

      死了,就不存在了!就像刚才那个被他用木头橛子钉进太阳穴的野人一样,死了,就只是一团臭肉而已。

      此时的云川愤怒的这样想。

      杀掉剑齿虎,剑齿虎就不存在了。

      뺌冰河世纪,中新世,更新쒣世这三个属于地质时代的世纪就不存在了妺。

      ⴃ所以,狂怒的云川冲着剑齿虎所在的地方大ɽ声的吼叫了起来。

      “嗷——”

      剑齿虎的声音比他的声音更快一步的进入他的耳朵。

      那个人死了。

      经过大家一致讨论之后,认为这个人是被剑齿虎吓死的。

      至少母亲是这样告诉大家的,这是一슱个合格政治家该有的素质ᄣ表现。

      云川刚才甩出一根火把,吓退了可怕的剑齿虎,跟野狼,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个不再用看小孩子的目光看云川,当然ಹ,母亲族长的位置也就彻底的坐稳了。

      ꂪ每个人都在认真的熏鱼,没有一个人偷懒,只有把食物准备的足足的,族群才能活下去。

      云川不属于劳动人群,他让母亲把几块大石头烧热,然后扒Ⱂ拉进一个水坑里,石头很快就把水坑里的水烧벥热了。

      云川跳进水坑,㷒开始清洗自己肮脏的身体。

      洗澡的过程就更鸡蛋剥壳是一样的,身上的污垢在泡软之后,轻轻地提起一个角,就能撕下来好大一块。

      ὁ 至于头发,云川也不知道㾾用了多少草木媼灰,才算梳理干净,此时鮅,水坑里的水早就凉了阍。轲

      在云川跳进热水池子的时候,族人们都围拢过来了,他们呆滞椴的看着这个孩子用热水煮自己,一些年轻的男孩,女孩,还把手探进水坑试探云川有没有可能被煮熟。

      从水里走出来的时候,云川就变成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少年,全身白皙的不可思议。

      这让那些黑乎乎,脏了吧唧,满口黄牙的族人们敬畏如神。

      于是,就有胆大的少年也跳进了云川洗澡的水坑,希望自己也能变成云川的模样。

      不过Ꙙ,这样做是徒劳的,他们黑乎乎的身体,即便是洗즼干净之后也仅仅变成了焦黄色而已。

      云川用草木灰加上盐巴努力的清洗自己的乳牙,他的牙齿长得很快,不过依旧是乳牙。

      用草木灰清洗之后䯆,他的牙齿就变得雪白。

      母亲是云川最重要的拥护者饼,她知道如何烧热石头,즪在如何用石头加热水坑。

      所軯以,当她躺进热水池子的时候,云川听到了她惬意至极的呻吟声。

      这一夜,部落里所有的人都学会了一件事——洗澡。

      天亮的时候,一串串的鱼干,风铃一般在晨风中摇晃着,每个줞族人看着如此多的鱼干,眼中都闪烁着光芒。

      白天的时候,他们继续不辞辛劳的继续抓鱼,大河褪去之后留下的无数个水坑里,有取之不尽的鱼。

      不仅仅有鱼,他们甚至捉到了一只足足有脸盆大小的乌龟。

      乌龟肉被他㩓们生生的拽了出来,留给了云川一个完整的龟壳,母亲用最坚韧的藤条给龟壳编制了一个底,又在云川的指挥下,闙在龟壳上钻了四个洞,拴上砸碎的藤条纤维编织的带子,他就有了一个龟壳背包。

      龟壳绿莹莹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乌龟。

      草原上的大火岀没有熄灭,继续不急不缓的向远方延伸,对于ꈉ这个睥状况,云川是不管的。

      大火所到᮴之处,一定会把那些恐怖的狩猎者驱럿赶的远远地,至于燃烧引起的浓烟,已经把天空都给例笼罩了。 咋

      浓烟也有好处,那就是把那ᔁ些跟他们争夺鱼的大鸟驱逐的远远地。

      母亲洗干净了之后,还是那么丑……上了年纪的族人洗干净了之后还是是那么丑,至于那些刚刚在胸口长出小鼓包的少女们,也丑的没办法看。 㠈

      不过,这些丑人在看云川的时候,目光也덑不对头,好多人的表情ꓹ基本上就是嫌弃的模样。

      一群傻子。

      云川觉得自己现在很需要一溚双鞋子,一套衣服,每天遛鸟的生活对小孩子来说无所谓,可⇭是,他还是有羞耻心的。

      在母亲身上也仅仅只有一条短皮裙的状况下,酢族群里其他人当然更加的不堪。

      强壮的男人们多少还好一些,基本上都有一条短皮裙遮住了隐私部位,至于那些年纪小的,每一个都跟鳩云川一样,光着屁股蛋。

      这是一个非常穷的部落。

      全部落原本只有两百六十四个人,强壮男人๷只有八十七个,母亲政变的时候弄死了一个,自己为了绝后患,又弄死一个,现在,就剩下八十五个青壮男人了倏。

      这年头,男人要负责狩猎,死亡率实在是太高了。

      女人很多紡,尤其是不知道怎么长大的女孩子更多,按照云川经ᰕ历的幼儿期来看,这些女孩子能长大,实在是一个奇迹,跟他一起进入婴儿期的孩子,今年,就活下来他一个。

      按照母亲的说法,今年要뭭带着十几个女孩子去别的部落换同样数量的女孩回来。

      ⪧ 如果别的部落没㘴有那么多的女孩,就用女孩换一口陶锅。

      云川觉得用鱼干换可能更好一썏点,母亲却提都没有提拿鱼干换东鰒西的话。

      道理云川自然明白,不能在族群中繁衍,这会给部落找来没顶之灾的。

      不过,他还是觉得用女孩去换锅媔太过分了。

      约陶锅他自己就会制造,手艺还是传自塔城赫赫有名的黑陶锅,这东西远比部落里当宝贝用的徱三口红泥陶锅好得多。

      ଘ太阳西斜的时候,⊲族人们就扛着沉重的鱼干向家的方向出发,鱼干太多了,不仅仅是每个人身上挂满了鱼串子,小野牛身上驮着的鱼干更多。

      总算是把所有的鱼干都带上了,一群人这才迈着沉重的脚步,踩着草原上燃烧后的灰烬向山丘走去。

      回到了家里,也不能休息,如何储存这些鱼干就聩成了重中之重的事情。

      母亲把所有的鱼干都存进譋了小山洞,不过,在存储这些鱼干之前,她又在小ᖔ山洞里放了一把火。

      这个山洞跟大山洞一样,里面还是有很多的虫子。

      说实话,自从来到部落之后,云川吃过的虫子比他上一辈子见过的쭃虫子还要多。

      总以为身为一个狩猎部落,儵应该是一群人嚧举着长矛,提着弓箭,大家ꤿ在荒野中慢慢的向猎物围拢过去,然后突然丢出长矛,射出赛弓箭,然后一窝蜂的冲上去,杀死猎物,捕捉猎物。

      鴅 他甚至还认真的考虑过设陷阱捕捉大象……

      结果错୕的离谱。

      大家的主要食物居然是虫子跟草籽,捕杀一匹狼就是好汉뚿,能捕捉到野猪跟狗熊的,基本上是十余年一见。

      윸至于大象跟老虎这种层次的猎物,那是想都不敢想ᥦ的事情,人家才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㷮 这个世界还是属于野兽们的世界,它们在这个世界里活得快活锜写意,掌管大地。

      而人类,只能在野兽稀少的地方吃着虫子跟草籽苟憛活。

      当然,这是属于野人的生活。

      云川觉得自己不是野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