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桃色桃色桃色app安装

      到饭点了,大伯三叔幺叔满满一大家子,男的一大桌,女人和小孩子一小桌。

      욐肖勇说“晚上三叔幺叔斌哥我们去下地笼,夹鳝㘩鱼,收获多明天就分二个地方卖”

      大伯说“你们找到路子儆我很高兴,但是你们要做的话先把规矩讲好免得以后扯皮”

      䃑肖勇说“三叔幺叔你们管下地笼,我和斌哥管运绪输,出售,你们下来的鳝鱼我统一按二֧块五一斤᳭跟你们结算,需要的工具,损耗全部我来安排”

      三叔幺叔对视了一眼说“卖的钱你分多少是多少,我和你幺叔没二话”

      由于晚上要下地笼,家里都没喝酒,肖勇和三叔一路,斌哥和幺叔一路,按照要点把地笼下完后开始夹鳝鱼。到十一点肖勇和斌哥都困⍢的不行就先睡觉了,三叔和幺叔还在夹鳝鱼。

      可能是恖太累了,躺床上就着,等醒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老妈和老姐已经把鳝鱼都泣分好类了,࣏大的有一百二十斤,小的七十斤。还有超大的和超小的四五十斤。

      和老爸打个招呼,叫三叔他们早上起来把换好饵料的夾地笼重新下ᑱ,晚上只用换饵料拿走鳝鱼就好。斌哥骑三轮车肖勇骑自行车,载着铁皮盒装好的鳝鱼又开始了一天的征程。

      由于斌뻌哥和肖勇二个位置卖,到十点多的时候就把没卖完的鳝鱼放在斌哥哪里了,肖勇就去渔场收龙虾,差不多还剩七八十斤黄鳝应该能卖ꄱ掉。

      骑车到渔场沈叔已经把龙虾和鳝鱼都算好了,八十斤龙虾十斤黄鳝。

      肖勇说“你这里能下地笼吗”沈叔说“只要不抓家养的鱼都行”。

      “明天带几个地笼你多下点鳝鱼”,沈叔连忙点头说好。

      强哥店里的鱼缸已经安装好了,估计是买的一个养⧳金鱼的小缸,还是带过滤器的。

      强哥的生意头脑也是不错的,肖勇把龙虾丢进厨房,把二十斤四两以上的鳝鱼放进鱼缸悄悄的跟强℩哥说“隔一天放几块老姜末里面,这样鳝鱼就不容易飲死,一共二十斤算二百块吧”

      强哥点点头说꼾“昨天龙虾送的很少,好多熟客一来就直接点了,到晚上还有几波客人没吃上,你龙虾的量要加大点”

      肖勇说“龙虾现在硔只㋌能钓귳,尽量吧”说完接过强哥的七百块钱就直覬接和斌哥汇合了。

      中午和斌哥二人找了家面馆,就摊位上吃了碗面。

      肖勇说“村里面那个小龙虾多吗”

      斌哥说“有,没怎么抓过,应该不多”

      ⾽肖勇想想也是,小龙虾喜欢在肥水里生存,湖水太清。又去买了做地笼的材料。回来斌哥这里鳝鱼也卖光了,二人씕回家一算账。鳝鱼卖了一千一百四,收强哥七百,买材料花二百。利润一千六百四。

      肖勇说“这样我们的规模还可以扩大,你找找附近的养鱼的人,把我们的工具和方法教给他们,然后按照一斤二块的标准收,我们再找一些靠得住的人去卖,这样利润会更高。这些东西都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我们只要控制了销售渠道就不愁利润”

      晚上还是一大家吃饭,肖勇把想法跟大家说了,都没什么意见。三ܣ叔和幺叔年龄大一些,헨三朋四友也多ቐ,这二天的利润也西坚定了炆大家的信心。

      肖勇说“这条路子无非就躉是一个信屜息差,赚的都是辛苦钱,现在农村里面人来钱的路子少,我们얪动作一定要快,鳝鱼到十月份就基本抓不到了我们一定要抢在这个时间段做好资金积累”大家听着ຠ一个一个的专业术语,不管懂还是没懂都只是铥点头。

      肖勇到晚上就没去下地笼了,看着这几天积攒下来那些超小的鳝鱼,后世那么多养殖的是怎么做的呢,没接触过啊。打定主䯙意明天去找办法看能养殖不,要不然这些小鳝鱼不好处理。

      第二天起床,老妈老姐斌哥还是二个点去卖鳝鱼。肖勇把做好的地笼送到渔场沈叔哪里教会他怎么下以后拿괏着他钓的十几斤龙虾放强哥哪里。

      接着来到新华书店,人真多啊,这个年代没手机没ἦ信息爆炸人们只能从书上寻找知识,在三楼水生物哪里终于找到了,黄鳝鱼,也叫鳝鱼,杂食动物,喜食昆虫,小型水生物。。。买买买,买了几本关于鳝鱼龙虾的书就跑去斌哥哪里帮忙了。

      到中午去渔场沈叔满脸桝兴奋的说ਲ“这个地笼真管用,下去三个小时就半笼子鳝鱼了”可能这里的鱼塘很久没有清理过,旁边的塘岸也是石块做的,适合鳝鱼生存。看看收获,二桶,还都是比较大的。

      十个地笼就收这么多啊。借用渔场的秤一称,五十四㖝斤,厉害了。加上六十多斤龙虾早上十几斤一起八十斤龙䨩虾,五十四斤黄鳝。一百五十六快大元。

      肖勇载着龙虾和鳝鱼先去强哥哪里送龙虾,结算了四百五。去到菜场一看。老妈他们全卖光了,斌哥这里还有几斤没卖,原㮟来今天是周末难怪呢,刚好收了五十四斤黄鳝不愁卖了。

      老姐老妈先回去了,肖勇和斌哥二人买了二碗面对付一下中饭到三点就卖的精光。得胜回朝。回家算账,居然有二千块钱利润,当然三叔潕他们的鳝鱼钱还没有结算,缴这样算下来也有一千五百多了褐。

      晚上三叔幺叔他们回来,一人找到了藣一家养鱼的,把地笼和饵料送过去就看后天他们的收获如何了。

      望着那本已经翻完的水生物大全也找不到养殖黄鳝的办法的肖勇想,既然蚯蚓可以做饵料,能不能做饲料呢,蚯蚓养殖倒是有办法,对了,鳝鱼既然能吃腐烂的草根,那碎掉的谷壳也能吃啊,不知道后世黄鳝饲料配方只能慢慢来试。

      回到家,找出家里的粗糠也就是稻谷表面的那一层皮。洒在盛放超小黄鳝的盆子里,看看书过半小时再去看,没动。打来一桶井水换水ꂹ后丢进几只剁碎的蚯蚓,再过半小时少了很多,ͳ但是养殖蚯蚓来喂黄鳝肯定是不合适的,蚯蚓繁殖是快但᫛是按照黄鳝的食量肯定不够,后世那么多养殖黄鳝的肖勇想它的饲料一定是一种大规模的产品。能不能把蚯蚓和粗康混合起来呢,混合的比例应该是多少呢,这个只能慢慢来试了。

      接着找出蚯춢蚓的养殖书,按照书上뽂说的找旧木头打了几个五十公分高一米见方的盒子,老土房子里也是阴暗潮湿的环境,肥土,这个好办房前屋后的黑土,老家屋后的竹林下的腐土,一个格子放入小㯅红蚯蚓,也就是很多人喜欢用来钓鱼的那种红色蚯蚓一斤左右,覆핯盖烂菜叶这ꍼ个可以有,菜场旁的垃圾堆边上都是。做好后大约半个月能出结果吧。

      锗 这几天澘肖勇除开晚上拽算算账以外,三叔和幺叔也去帮忙卖鳝鱼了,现在蔩有六户人家在捕捞,三个点卖,一天收入二千左右。

      强哥店里的龙虾暂时还只有一天一百多斤的样子,黄陵村这边收也很少主要还是靠渔场沈叔供货

      肖勇决定还是蚯蚓和粗糠混合,先把蚯蚓烘干再用细磨磨碎,混合粗糠,加一点面粉压成颗粒,这样的密度刚好能悬浮在水里,一个盆里只放三斤左右,五六十条的样子,在屋后菜园里面一排排摆好。一斤蚯蚓一斤面粉十八斤粗糠⢖做好二十斤饲料。

      如果失败这几天就白费了功夫,早上七点半,等他们都热热闹闹去摆摊肖勇一个盆里丢了一碗大约半斤的样子,盆里还有从湖里带回来的水草。

      吃完早饭过去看,明显的少了很多,看来这个饲料配方是对的,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至战于生长速度那些⎁再慢慢调整吧。

      再来试试喂食量,嗯,一盆五十只左ྯ右一条喂四次,一次半斤。五天丢四分之一颗土霉素,三天换一次水。看着小笔记本上满满的记录,接近半个月啊,一天一天就就跟这些小鳝鱼耗上了,肖勇心想这是不是一个不错的发明呢。

      六月三十日,晚上吃饭的蚁时候肖勇䠚把全家都找了过来,向他们解释了这个饲料配方。

      肖勇ᒴ说“随着抓的人越多就㬄越难抓,现在我们能养收来的这些小鳝鱼就不是包袱而是另一个利润点,既㺨然难点克服了我们就要扩大规模,多收多卖多养”

      二十天过去现在已经发展到有十八家在给꤇我们供货,有五个菜场设立了销售点,按照肖勇提议的销售定量原则一个点一天二百斤,提成是百分之十。

      收购点换在楚沙公路旁边펹的一栋三层楼,一个月三百租金真心不贵。

      要想养殖黄鳝,饲料问题解决后要找合适的地方建养鱼池,黄陵村就在汉江锴旁边,中쐘间还有一个湖,大约有六百亩左右,湖边都是农田,这盖时候种水稻很难赚钱,三叔家在哪里有四亩责任田,幺叔家也有四亩。

      肖勇说“三叔幺叔你们在湖边的责눏任田是不是挨着机耕道킗旁边啊,那边ퟤ就是湖岸是吗,把这八亩责任田改成黄鳝养殖池怎么样”

      三叔说“没问题”幺叔也点头同意了。

      ፊ 肖勇说“现在不算믥这些눻没卖的小鳝鱼一天也能赚三千多块,手头上已经有三万块钱了,我是这样想,三叔幺叔你们一家掌握一个销售点,占总股份的一成,我妈和我姐负责在家里收货也占一成,斌哥负责运输占二成”

      三叔说“都是一家人,我没意见,老幺你呢”幺叔说“没问题”ꄑ。

      肖勇说“那明天就开始做,晚季稻还没种下颠去,先买砖和水泥按照一亩一个池先做二个池吧”

      这钱딥赚的快也用的快,到七月中的时候鳝鱼池已经做好,边上还用渔网做了围墙,销⋥售鳝鱼的点也达到了八家,由于是定量销售一个点一天二百斤,有时收的多就养在池子里,小鳝鱼养另一个池,随着小鳝鱼越来越多第三⾐个池也开始做,肖勇想规模起来了也要正规化了。

      七月十八号,晚,家里人到齐开始开会,肖勇拿出手写的计划表说“놝这半个月我们一天平均要出一千五百多斤黄鳝,光靠三轮车送货就不行了,我准备买一台小微型货车,斌哥在部队也会开车,销售点光靠摆摊不行,日照雨淋的,先把现在的八个点全部租门面房来经营,以后转项目也能用上,按照现在的行情一个二十平方的땥门面一个月三百块钱八间门面就是二千四”

      肖勇说“斌哥你明天去办个营业执照,名字就叫黄陵水产”说完拿出手珯画的门头招牌平面图。

      三叔说“这样做会不会핼花销太大了”

      肖勇说“现在已经有人跟我们一样在做了,不舍那有得啊,帮我们卖黄鳝的都是村里人,一个点二百斤鱼一百斤水三轮车要跑一二个小时䪡,鱼的死亡率也高,再说现在周边的二个乡都是我们在收,距离再远一点别人就不愿意送货来了必须上门收,门面我明天开始找,装修的话帮我们⥣做鱼池的成伯就不错”听我这么说大家也就明白了。

      柴 找门面很顺利,有私人的糍门面房也有集贸市场的摊位房,装修工作也在很快进行,到了八月一号的时候八个销售点都完成了,由于门面里面做了水池,每个点销售量也有了不㒨错的增长。

      斌렸哥开着新买的微型货车收货也增加了十多家供货商,总算是正规化了一些。

      八月一日,晚上全家一起吃饭,肖勇拿出录取通知书,楚城八十五中高中,二类学校,跟老爸说“我准备去读高中了,二类中学管理没那么严格,家里的生意也能照顾的上”

      斌哥说“你就放心的好好上옕学,生意上的事我都搞顺了”

      肖勇说“斌哥你下半年不还要办喜事吗”

      老姐害羞的说“大人的事关你什么事”

      ᷱ肖勇说“现在生意进入正轨了,你们一人拿二万先把房子做起来吧”说完去取出八万块钱。

      “三叔幺叔你们一家也拿二万,这是彙这二个月的利润,账都做好了”一斤黄鳝四块钱毛利,一天接近二千斤就是八千块。

      三叔高兴的拿着钱说“你不是要买那个饲料的搅拌机,烘干机的吗,钱不够我们就先不分了,我卖鳝鱼一个月也有一千多收入”

      肖勇说“机器钱我都留好了,现在要做第四个鱼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