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一路向西

      ﳼ第26章谁偷了我的酒

      一场腶厮杀,虽然剿灭竱了七匹狼,但铁墨这边也不好受。

      除ᇘ了那些死难的人,还有三名军户受了伤,暂时是没法哨赶路的。

      无奈之下,铁墨下令休息几天。

      令铁墨有些奇怪的是,常家驼队也没有继续赶路鹹,而是留下来一起休整。

      由于抢了常낼家一半的货,军户与常家驼队的关系很不好,双方泾渭分明,各自待ㅼ在自己的地方,平时连句话都不说。

      这些天常鄗闵月经常见到铁沒墨,渐渐地两个人的关系也缓和了一些。

      盆中的火越来越旺,驱走了周身漄的寒意。

      常闵月攥着一根木棍,뤴挑着㣒盆中的炭火。

      “你为什么要停下来呢?走大漠一直都有一条规矩,路上重伤走不了的人,留下足量的水和食物,生死看天意。”

      “在这危险重重的地方,每多耽搁一天就会多一分危险,你却要待好几天ⶄ,哪怕他们能赶路,也终究会拖累整个驼队的速度。”

      铁墨捧着酒袋,神色有些暗淡,“我跟你不一样,你们常家֚有钱有势,从来不缺效命的人。我ﮬ不行,鮞我能给他们的东西太亟少了,如果连情义都扔掉,你Ω觉得还有几个薾人愿意륻给我卖命?”

      铁墨说的也算是实话,笼络人心,让别人务效忠,要么给予金钱,要么给予美女。

      总之,要给别人想要的,才能让人效忠卖命⼒。

      可他铁某人资本太少,根基太浅,金钱美女权势一样都给不了,唯一有的诌就是一颗充满情义的心趕。

      常家可以讲利益,他铁某人只能讲义气⋣。

      常闵月抿嘴微笑,轻声롼道:“你还真是挺实在的,是不是䪢很多人都说你是个ⰱ老实人?”

      “呵,铁某一向是出了名的老实憨厚!”铁墨仰起脖子灌了口酒,火光却没能映红他的޳脸。

      常闵月暗道一声无耻,却不得不佩服铁墨䪢的脸皮。

      不过,这家伙那张天,真쐰的具有很强的迷惑性。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名不速之客突然颗闯进来,指着良铁墨的鼻子一通喝驟骂。 ㈕

      “小铁,你做事儿太勭不地道了,娘了个巴子的,你既然把酒许给老子了,怎么还偷偷把酒藏起来?”

      蛼 看着突然而至的钻地鼠,铁墨一脸懵逼。

      “你说什么呢?不是뷁把酒给你送ⱜ去了么?”

      “送是送去了,展但是刚老子出去浇了会儿地,酒就不见了。”

      “酒没有了,你来找我作甚?”

      “这⧭地方,除了你,谁还敢拿老子的酒?”钻地鼠抄起地戯上的小板凳쟱,作势要拼命,“把酒还给老子,否则,你貥信不信老子把你揍成范腣老歪。”

      軝铁墨大皱眉头,这事儿也太奇뷞怪了。

      自从钻地鼠拖着长刀把黑毒的脑袋提回来以后,就再没人敢惹他了。恰恰钻地鼠嗜酒如䚂命,见了酒比亲爹还亲,军户们谁也不敢拿他的酒喝。

      现在酒没有了,第一个怀疑对象肯定是铁墨,因为只有铁墨敢找钻地鼠的晦气。ꥑ

      站起身,往后躲了躲,将手里的蓗酒袋扔给了钻地鼠。

      “你闻闻,这可不是老陈酿,既然把酒送给你了,我还能拿回来ᡲ?”

      “真不是你?” ⻬

      “你是不是有病?你当我跟㯆你一样嗜酒如命?”

      钻地鼠皱皱眉头,很自然的把酒袋塞到了自己怀里,随后扔掉了小板凳,“这就怪了,不是你,难道还有哪个家伙吃了豹子胆?”

      믻“要໌不,你再去别处找...␹..”

      话还没说完,外边响起了仓促的脚步声,人未到,就先嚷嚷了起来。

      “铁哥,你快出来看看吧!”䊹

      钻地鼠刚想出去,ꉴ却跟冲进来的쭾韩牛儿撞个䐀正着。

      韩牛儿将钻地鼠扒拉开,气喘吁吁的说道:“쑲铁哥,咱们营地里多了一条大쾩狼。”

      ......

      营地角落里,堆放着几箱货物⾿,此时一条狼趴在货箱旁边,不断喝着什么。

      几名军户与常家仆人远远的看着,愣是不䡔敢冲上来把狼赶走。

      ꣀ这条狼ﱡ的个头实在是太大了,身长两米多,健壮无比,宛若一头牛犊子。

      铁墨和常闵月等人匆匆赶来,还未凑近,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

      ꢂ钻地鼠当即加快脚步䭠,两只眼睛变得通红,“娘滴,我的陈酿啊,谁把老沵子陈酿霍霍了!”

      冲进人群,看清楚情况后,钻地鼠嗖的一下又缩了回๎来,“这是什么畜生?怎么个头这么大?”

      〖钻地鉄鼠既生气又心疼,自己的宝贝陈酿竟然被那头狼给喝了,瞧这畜ᖯ生意犹未尽的ᨑ样子,明显还没满足呢。

      䌤像牛犊一样会喝酒的狼,听都没听过!

      “一起上,弄死这畜生,我的酒啊,挨千刀的畜生!”

      钻地鼠心痛欲死,大声疾呼,可招呼了半天,也没人往前冲。

      ㏄ 铁墨吞吞口水,有些好奇筪的观察着⬢这曾头牛犊子狼,看了一会儿䤎,便觉得有些熟悉。

      这不是沙漠里遇到的那头狼王么?之前天黑看不清楚,现在才发现这畜生居然长这么大个子。

      狼王打着响鼻,읩或许是因为喝了陈酿的原因吧,眼神有点飘。

      ᯪ面对众人,狼王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昂着脑袋,舔了舔舌头。

      一双狼眼扫来扫去,最后落在了钻地鼠身上。

      钻地鼠吓了一跳,脸皮变得扭腭曲起来,“你这畜生,抢了我酒,还想伤老子性命不成?来啊,还真当老子怕你了?”

      说实话,钻地ᮤ鼠还真有点心虚,任谁碰到ὔ一条牛犊子大小的狼,都会犯嘀咕。

      铁墨摸着洗吧琢磨了一会儿,走到钻地鼠旁边,二话不说往对方怀里掏去。

      钻地鼠所有注意力都在狼王身上,一不留神,怀里的酒袋就被铁墨抢走了。

      提着酒袋,往前媧走了两步,铁墨冲着狼王晃了晃手媂,“你想喝酒?”

      “熬.魧....呜.....”狼王双眼亮晶晶的,发出一阵温顺的叫声。

      铁墨浑身发麻,这叫声,仿佛是一条二哈在撒娇。

      二哈,是你吗?是不是你过度发育,跑来冒充狼王了?

      “想喝酒,就老老实实䁍跟我走!”铁墨甩甩酒袋ಛ,打个䥵手势。 볡

      说来也怪,狼王似乎听懂了,从地上爬起来,迈着醉步来到铁墨身旁。狼头晃了晃詜,亲昵无比的蹭着铁墨的腰。

      铁墨哭笑不得的支着胳膊,不큒知道该不该抚摸一下柔软的狼毛。

      这绝对不是狼王!

      뤺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狼王跟着铁墨慢悠悠的进了蒙古包。

      至此,铁墨也终于搞明白了一件事。

      怪不得当初狼王突然下令驱退狼群,这货根本不是打猎的,而是来㔘偷酒的。

      ......

      在营地里歇了足有六天时间,两只驼队合二为一,重新踏上了北上之路。

      不同的是,队伍챔里多了一条不伦不类的狼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