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子里面好危险 银花树七

      张老头的笑容틧实在☱是太猥琐了一点,常生感觉自己被恶心到了。

      不过他有自己的职业素养,心里所想并不会表露出来。

      鋙而且这个张老头他还是比较熟悉的,炼药方面还是颇为不错的,只可惜每次炼药大会都是陪跑。

      但是他坚持不懈的毅力,常生还是非常赞赏的。

      욯今天看他信心满满的模样,ᡜ希望有惊喜吧!

      “张老头,开炉吧!”常生沉声道。

      “辛苦常长老了。”张老头一张枯皮老脸笑得格外灿烂,眼睛眯的都快看不见辶了。

      随后一只枯槁到只剩皮包듷骨的手,缓缓将炼丹炉袜揭开。

      霎时,一股浓郁的药香漫延而出,迅速弥漫在整个会场。

      “好香!”

      “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药香?”

      鳌“这这,这好像是药ʳ效超过九成九,品质达到极品的丹药才会产生的丹喡香밯。”

      겚 “不对吧!我宗炼药长老也炼制出过极品的丹药,香味也没有这么浓郁。”

      갬 ꣊“除非,这一炉丹药的品质都达到了极品......”

      众人在一阵讨论过后,脸色都露出軏了惊色。

      林不凡在闻了这股香味后,也是一阵迷醉⨭,忍不住开口说道:“师尊,这糟老头炼药水平不错,抓他回去给我炼丹吧!”

      “太差了,掳配不上凡儿。”风妙依摇了摇头。

      林不凡都蒙蔽了,就这还差?띯

      u 不过师尊说툲太၏差了,那肯定就是太差了。

      自己都听师尊的,准没错。

      比赛场上,当炼丹炉刚打开的一刹那,常生就被这浓郁到迷醉的药香吸引了,毫不畏惧蒸腾的热气,迫不及待的上前查看。

      “成丹九枚,九枚培婴丹的药效都达到了䖐九成㮳九,这......这是一炉极品丹药!”常生在确认结果后,脸上充满了震惊。

      成丹댩达到九枚,且品质都是极品봺,这是炼药大会举办至今,从未出现过的事情。

      有过成丹达到九枚的,但品质一般都参差不齐,能譑有一枚丹药品质达到上品就已经极为罕见了。

      正常情况下,如ᠿ果有炼药师ⵣ追求丹药的品质,就会舍弃成丹的数量,一炉丹内只会选择保一枚,保证其药效超过九成九,戈品质达到极品。

      若是一炉䤞丹内能保两枚品质达到极品的丹药,那就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所以炼药界公认的真理就是嬵,品质和数量不可兼得。

      既能保콲证数量,又能保证品质,常生不禁怀疑,或጖许连被誉为药王的谷主都做不到这一点。

      谷主贵为仙品炼药师,早就不会炼制仙品以下的丹药了,所以常生也只是怀疑。

      但有一点可粙以确定的是,谷主在达到仙品炼药师之前,肯፵定是做不到兼顾数量和品质的。

      光凭这一点,就令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䞟眼前这个一脸猥琐,邋里邋遢的张老头。

      虽然谷主最看好的是那南宫凝雪,他虽然不解,也不敢质疑谷主的判断。

      衟 但不管之后炼药大会的结果如何,他都要让谷主将这个张老头收入谷中。

      若是让张老头加入먭其他櫲宗门势力,对他们药王谷绝对是ﰒ一个威胁。

      再严重一点,如果张老头加入了丹神杮宗,那他们药王谷将永无翻身的机会。

      所以今天,这张老头绝对不ꎻ能走出药王谷。

      在得到药王谷长老常生的确认后,整个会场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些来观摩的宗门势力眼神中都充满了火热。

      一群修룓行了数百上千年的大修行者们欷,纷纷对一个糟老头充满了觊觎之心。옚

      这种场面千年难得一见,놾甚是奇特。

      “没想到这糟老头竟然如此厉害!”张퇻道远颇为感慨,看来是他之前狗眼看人低了。

      随后张道远看了一眼身旁的虚怀谷,见其脸色甚是难看,不由关心道:“怀谷兄,你这是傀怎么了?”

      面对好友的关心,虚怀ꄔ谷勉强挤出一抹笑容,笑道:“我只是在感慨人不可貌相。”

      “确实如此。”张道远这个人比较一根筋,也没有深究,随后将注意力放在了比赛场上。

      如今看来那南宫凝雪夺冠也不一定有多稳。

      只可惜不管是张偻老头还是南宫竰凝雪其中任何一个人输了,争相邀请的宗门势力都会非常多,竞争会非常乑激烈。

      他都没可能将其ᖭ邀请进自家宗门,所以他还是比较务实的。

      宗门这么信任他,交给邽他这么艰巨的任务,他决不能空手而곀归。

      珽 떺 目前他比较看中的炼药师,就是那个与张老头相熟亨的뗟青年炼药师贈。

      虚怀谷见张道远这么专注,不禁笑了笑,只不过他现在的笑容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

      随后看向比赛场上一脸享受的张老头,眼神中充满了愤恨。

      这张老头竟然对他뷎留了一手,他可从来都不知道张老头的炼药水平竟然达到了这个水平。

      “难道是他最긾近有所突破?”虚怀谷܋开始为张老头找借口。

      毕됯竟张老头承诺过他,如果这諦次炼药⡷大会失败,就会加入他所在的焚天谷。

       籟张老头的炼药水平越高,对他们焚天谷岂不是更好。

      只要张老头输给쩗了南宫凝雪,加入到焚天谷,这都不叫个事。

      最重要的就是输。

      张老头能炼制极品的培婴丹又怎么簨样?

      他可是知道南宫凝雪能炼制极品的补神丹。 갽

       培婴丹在五品丹药中是属于容易炼制的,而补神丹在九品丹药中都是属于极难炼制的。

      两者存在天壤⿆之别,炼制难度完全不可同찭日而语。

      南宫凝雪你可҃一定要赢啊!

      张老头此刻就是全场所有人的焦点,哪怕是远在阁楼上的药王常百탆草,古井无波㜊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波澜。

      这就是万众瞩目,众星捧月的感觉吗? 娧

      张老头此时非常享受艧其中,这就是他毕生都在追求䵷的东西。

      从今日起,他的名字必将传遍整个修仙界。

      请记住他的名字,他姓张,名老头。ꅣ

      太得瑟了!

      常生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带着药王谷的另外两位长老朝其他还未评鉴的炼药师走去。

      有了张老头这一出,其他炼药师쐟炼制的丹药哪怕再出色,都没办法再掀起一丝波澜。

      巟 很快,场上就剩下一位炼药师炼制的丹药还未评鉴了。 殺

      南宫凝雪一身白衣胜雪,셏端坐在炼丹炉前,之前会场内不管掀起多大的波澜,她都心如止水,面色平静的闭目养神。

      那些来观踹摩的宗门氯势力,原本都已桌经有些麻木了,此时在迣看到南宫凝雪后,顿时又提起了兴趣。

      南渴宫凝雪的炼药天赋在修仙界扬名已久,但因为她是风魔头徒弟的原因,大家都只听闻,从未ℏ亲眼见过。

      若非风魔头落寞,她的徒⃡弟都叛离师门,他们还没有这个机会。

      是䣷真凰还是草鸡,亲眼见识过后也就明了了。

      这其中以虚怀谷尤为期待,本来他的眼睛就比较大ꀍ,现在双目圆睁,眨都不眨一下,看起来㣵格外吓人。

      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霓望啊!

      南宫凝雪是谷主特别看重的人,所以常生特意将她留在最后,就是想看看这南宫凝雪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ᄗ。 ⏥

      “南宫仙子,请开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