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历史>

      暌自助餐厅的食物品种多样且不限量,时而吃一吃,至少在心理上会有那么一丢丢满足感。

      开귲餐厅必须是要赚钱哒,所以进去的客人吃不回来的居多。

      不排除大胃王光顾,毕竟是少数雼,而今天,大貳田商场便迎来了这么一位。

      “美琴、美琴,你已经吃了五盘寿司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美琴,很多人在看我们,你吃东西的声音可不可以小一点?” ࠽

      三名女生围坐四人桌,原本桌子萊上횏面摆满了寿司、甜点、鱼虾之类之类,不过多久却被其中一名身穿深绿色裙子률的女子吃了个精光。

      舔盘子......啧啧啧,她的ꗫ两名同伴都看不下去了。

      腰比较粗的妹子说:“看来隆那个混蛋真的有虐待我们美琴。”

      说完这句话,粗妹起身去拿新的食物。

      另外一名眼镜妹很是害羞,只是不断地安慰叫做美琴的姐妹。

      “我饿,䔌我好饿。”

      “我知道的,美琴,稍等等,食物已经在路上了。”

      쩶 “我好饿,快点给我吃的。”

      “美琴你别急,早知道我们ԙ就不看电影,直接来吃饭......诶↗,不♭对美琴,看电影的时候你不是反对吃自助餐吗?”

      “唰唰”! ﬏

      两道泛红的目光看鯏向眼镜妹。

      三姐妹之혎中,美琴姐妹个子最小,歂饭量也Ჵ最小,反对吃自助很正常。

      既然反对,숤吃的时候一人四个人量,便是相当的不正常。

      瀞“我,䍒好,饿......”美琴说道。

      可能是没쵊喝봪水的缘故,她的声音有点粗,显得十分不可爱。

      她盯着眼镜妹些许油腻的手指看,舔了舔嘴唇,愈发贪婪的模样,仿佛再不来吃的,她就要拿同伴ꍴ的手指充饥了。

      眼镜妹看䩀不清这一点,满满的担忧,伸掔手将她的长搲发往两侧分,另一只手拿⇑起纸巾,准备帮她擦拭嘴角。

      “咔嗤”!

      美㥾琴......咬空了,因为眼镜妹璕突然站起来冲不远处的一名男生喊道:“小鬼,往女孩子的桌子底下看很失礼你知不知道?”

      姜直树:大姐,要不是我,现在你能剩下ኌ9根手指头就算不错啦。

      傮 表面上不行,现在他只是一名平平无奇䡄的高中生。

      挠了挠黑色短发,姜直树歉意地笑道:“不好意思,刚才我在这里吃饭,有东西掉下了。”

      眼镜妹是个比较执着的妹子,“掉东西也不是你偷看的理由!”

      服务生果断赶到,自助餐厅的走动性本就比较大,直树二人相当于堵住了一条通道,必须赶紧疏散开来。

      “小姐,这位男同学应该不是故意的箃,一会儿我给您这桌送盘水果怎么样?”

      㿧 眼镜妹:“店里面的水果本来就是免费的,除非你能给我西瓜、草莓......”

      增 报出一大堆水果名字。

      服务生满踡头大汗,因为这些水果若是上桌,他这月的工资便不用拿了。

      “同学、同学,你到底什么룓东西落在这儿了,快点젗拿、快点走。”

      嚯嚯嚯,是位心地善良的㮈大哥。

      Ⴒ姜直树手指餐桌下面,“我看见了,好像在那儿。”

      ፑ 眼镜妹:“你们都别动,如果我找不到东西,马上就会报警!”

      离近了姜直树才发现,之前自己看到的裤腿是打昗底裤的裤腿,被诅咒缠上的人是名二十多岁的姐姐。

      “我好饿罢,好饿......”

      흞这个姐姐的脑子里只뼼剩下了吃的欲望。

      也不知道直树现在找到她还来不来得及。

      忽而—೜— ➰ ৻

      一声尖叫簩。

      并非叫做美琴的姐姐食欲又发作㓞了,而是狵眼镜妹从下面找到一枚紫色的电子鸽子蛋。

      “你!......你你你你,我要报警!”

      眼镜妹立马把駼东西扔掉,然后......被急匆匆跑来的织子接住。

      巫女八云织变身→中学生织子。

      红白銬款的J긑K服,和红ᛟ白巫女装其实也差不了太多。 綴

      看清鸽子蛋,织子同是一愣,可想到这是直树的东西,很自然的将其收进了衣兜里。

      厓 “对不起,请不要报警,直树不是坏人。”

      单纯可爱的织子,与偷瞧女孩子桌底的姜直树,一经比较,高下立判。

      眼镜妹抓住织子的手腕,“是他强迫你的对不对,小妹妹,你不用害怕,姐姐我马上就叫人把ꡳ这个混蛋给抓起来!”

      “我好饿!”另一边的一位接近暴走。

      采 眼镜妹比她还暴,“耀美琴,你等一下,我今天必须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变态!”

      “.䥡.㪯....”

      瞨 “......”꩐

      万万没想毼到,刚还很是害羞的眼镜妹竟然如此有正义感。

       织子是姜直树的队友,她反过来抓住镜妹,劝阻道:“直树真的不是坏人,请釆不要报警。”

      被ꀧ饥饿附体的美琴,骨子里似乎有些怕生气的眼镜妹,消停了几秒钟。

      可是饥饿呀,实在太Ὓ饿了太饿了頹,再不吃东ꮖ西她一定会死掉,她要吃吃吃!

      “pia”~

      一名身穿花格衬衫高腰裙的女人给了她一巴掌,“我说为什么今天䐵一天都找不到你튎,竟然在这里鬼混,功课写完了么,不用补习了吗?!”

      女人一手扯着㯳美枟琴的耳朵,往店外走去。

      与此同时,姜直树㩼带着鴚织子偷偷溜走,他可不想跟眼镜妹继续扯什么礼貌、鸽子蛋的问题。

      而留在㹬当场眼镜妹,懵懵的。

      “那是......쥉美琴的妈妈?”

      “不,美琴妈妈我见过。”

      鸟“那就是姐姐?”

      “不对,美琴只有哥哥没有姐姐,我的天呐,美琴被陌生人给带走了?”

      ......

      芏 楼梯间。

      女人将쁰已是满嘴口水的美琴扔在了地上。

      壓“内鹥心极度渴望大吃大喝一直克制是吗,怪不得你会被那种东西给缠上。”

      女人一拳!

      碒 美琴登时开始呕吐。

      一人吃下四人份躔的自助餐,胃里的东西必须有很多。

      吐到没有残渣,美琴的脖子谳忽然膨胀,吐出了那团绿色的黏液生物。

      “就这么个小玩意,也配我亲自解决?”

      女煦人双指一点,黏液缩小压缩,缩成倮方方正正的뛌绿方块。

      随后,墙面上出现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握住方块打算拿走。

      ꘌ “放下!”

      大手顿住。

      女人来了一记收工的姿势,念道:“风间小百合,除灵成功。”

      如此,大手才敢继㲨续动作,随后闪电般消失不见。

      风间小百合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吸了一口,抬头说道:“你们两个,打攁算躲到什么时候?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