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小姐泳衣配薄纱

      两꒝人均不䍈是太注重形式的人,所谓择日不轴如撞日,既然说到这筯里,干脆就先将双方的关系定下来再说。

      “大哥!”

      “贤弟!”ส

      简单叙了一下年龄,摆上香案,喝了结义酒,臎从此,这이世上就多了ޮ一对兄껆弟。傅山生于万历三十五年,理论上比陈坚大了三岁,所以¬做了㛞大哥,陈坚嘛,꟢当然是作为⤰小弟了。

      弊既然㶛都是兄弟了鸿,북那陈坚对傅山这个大哥可是不会客气的,于是,在向傅山详细说明了今后的计划之后,陈坚就开始给傅山安排工作。计划中的组织部虽然还没Υ有成立,但相关工作完全可⟐以提前开展起来。从傅山口中得知,其这些年嬖大多数时候都在外面游学,足迹几乎遍及大明两京十三层省,由此也结识了不少青年才俊。那么,现在傅贺山的首要任务就是᥌将这些青年才俊尽可能地拉拢过来,以初趪步搭建起属于自己的治⡞理框架。没办法,要想进行正常的统治,仅靠那一帮大字不识几个的大明移民或是좩那些连汉语都说不了几句的蒙᎞古人ꌯ肯ℿ定是不ܼ行的,台从大明引进读书人来应◔急是这个时期必须要做的事情。此前没有듄合适的人去做这个事,所以只能暂时搁置着,现在有了傅山这个正牌的读书人出马,这个事自然是不能再等了。除了读书人之外,像账房先生这些也要招一些前来,对于不太愿意来的,就直接用银子砸,别人一个月给三两,咱们就一个月给六两,⍨反正哥已经穷得只剩下钱了。

      在见识了有线电话和陈坚赶制出来的悔显微镜之后,傅山对陈坚的能力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也对陈坚将勾画的蓝图戅变成现୥实充满了信心,从而心甘情愿地接受陈坚金的驱使,这不仅仅是因为溬结义之情,更是因为傅山看到了一个全新的ꅻ世界即将到来的希望。想到能够有机会慮见证这前无古人的壮举,并且能够亲自参与其中,傅山仿佛能够感◁受到体内的热血开始奔涌。

      閼 傅山要到各地招人,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好在傅山会骑马,为此,陈坚特别为傅山配备了一匹姟上好的骏马,麊这样就可以ﻐ大幅减少跋涉㢪之苦,ᆃ同时还可以提高办ᩘ事的效率。

      傅山奉命办事去了,陈坚也没有闲着,计煬划中的医院的建设这些事⟵都要由陈坚自己来做。既然是医院,相关的设备,䬘器械等很多都要仿照后世医院使用的来打造。当然穣了,后世那蠱些高科技的检查设备暂时肯定是一样也复制不了的墝,不过쿤像最简单的ᆤ注射器,输液器械㞱这些很多还是可以仿制出来的。虽然短时间内造不出注来西药,但是制造一些比较简单的中䥷药ᩦ制剂比如柴胡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之类的难度应⾆该不会太大。陈坚的打算就是打破传统的中药汤剂这种死板的给药方式,实行多种给Ꞔ药方式쾭并行的治疗方式,蔢这样不但可以提高治疗的效䔚率,很多时候还能够增强治疗效果。д

      自己的生育能力已经基本恢쳱复的好消息自然要向老⻸婆们通报一下,得知很快就能为陈坚生儿育女펭之后,所有老婆都是兴高采烈,连同与陈坚一起办事的챽热情也是空前高涨。面对众老婆的热情,陈坚并没有感到疲于应付,因为陈坚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功夫越来越精进了,消耗得越快,补充起来似乎也更快,很有一种生生不息的感觉,或许只要营养能够得到保证,即便每떂晚都玩通宵都不会有任何问题,所以,别说就这几个老婆,就算再多一倍陈坚也不会感到吃力。

      “夫君,如是和你说个事!”在一巨番云雨过后,柳如是偎在陈坚怀中道。

      “如是妹妹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咱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哈哈!”陈坚玩笑蜾道,自从知道自己的生育能力恢눮复之后,对几个老婆的愧疚之心彻底消除,心情也是一时大好。

      “夫君真是不正经,如是要说的可是正事ㅑ,如是的好姐⤃妹顾媚来集宁了。”柳如是道,其实顾㾍横波去年就已经来了,只不过先前郆因为陈坚的情况并不明朗,所以柳如是并没有对陈坚提及此事,现在结果雍出来了,并不像想象之中那么严重,因此柳如是就可以放心地将此事向陈坚提出来了。

      “顾媚?哦,我记得,南京秦淮河的美女嘛!絎她来牥集宁干什么?这事又何须告知为K夫呢?”秦淮八艳中的名女人啊,陈坚当然记得,不过一时没反应过来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而已。㮜

      “哼!干什么≈?当然是来找你这个负心汉喽!”柳如是佯装␩生气㛛道。

      “找我?为什么?我啥毮时候又成负心汉了?”陈坚不解道。

      “为什么?你自己做过什么事这么容易就忘了?”柳如是反问道。

      “쒧我做过什么?当时如是妹妹不是全程땚监控着的么?我还能做出什么事来?”陈坚越发糊涂᧟了。

      エ “哼!果真男人都是负心薄幸之人!夫君当年不是曾与顾妹妹有过约定么?莫⎉非夫君真忘了?”⹄柳如是无力地道類。

      “约定?哦!想起来聟了,好穤像似乎有这么一回ꑣ事,当时对她죡说的襩是,等她写出二十首歌之愬后就可以来集宁找我,难道她这么快就完成任务了?而且还真的把嶒此事当真了么?眇”陈坚当然知道想写出二十首歌并不容易,所以当时只是篪随便说说,ﺀ或许时间长了这事就不了了之,没想到顾横波竟然当真了,还真的不远千里跑到裥集宁来,难道哥真有那么大的魅力?

      “总算夫君还有一点良心,顾妹圖妹的心思如是是ﭺ很清楚的,该怎么办夫君自己拿主意吧!”柳如是对这种事看得比较开,从这几年的观察来看,陈坚并不是那种쉿喜新厌旧的人﷡,更难得똷的是陈坚所拥有的特殊能力,即便再多上几个女人,也不太容易发敔生那种争风吃醋的问题。所以,对于自己的䡊好姐妹想加入进来,柳如是的态度蹫还是比较开放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