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事历史>

      林端阳一伙人的追逐打춬闹,䱓不外乎一前一后追了赶去,而后便是再附쭟上几句小镇里乡野百姓独有的骂娘的话。不同于有钱人家摆阔的公子哥们那般三五成群,饶是手底下的打手小厮都是两两成对。倘若稍的话语上不太对獎付,或是撞见了祖辈那代便互둏不看对眼的晚生,起了冲突闹个头破血流也都是屡见不鲜的事儿。

      不둍过要是双方都是桃花巷里福禄街上某门某户的公子哥,那倒也拿得起分寸,下不了狠手,无非是鼻青脸鰌肿回了自家院户里头向长辈递些状告罢了。至于林端阳这种身后没个半分背景的下贱胚子ﰙ,被那沈家子弟逮着了结结实实一顿打,倒也有些天经地义的味道。

      跑在着陆汐前头的䋬林端阳转了身就是↑拐出院门,然后便是远远地瞅见了一身素袍的齐先生。

      缩回半个已然踏出院门的身子,高大少年殦向身后正在追来的少年使了个眼色。

      身后瘦弱些的少年跑了上前,看着面前林端阳诚恳的眼神,脸上流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而后便也是悄悄探出半个脑袋。

      “日出有曜,羔裘如濡”。

      旭日东升,煌煌泱඄泱,先生的长袍拖远了初升的大ᣮ日。

      蚅 .銲......

      君子立于侧,先师⬪于上座。

      仍是那一处仅有三阶的黄土台阶,ញ齐첐先生不曾选了最高的一处,而是挑了第二个台阶“落座”,至于身旁则是恭恭敬敬的少年郎。

      ——————

      昨夜昏了过去的叶庆之,眼下在自家桃花巷的院子里醒了过来。

      ᩰ 就在这位前监造大人私生子正准备推开院门迈出鞋履的时候,蓦然间,一个很是尖锐又不让叶庆之讨喜的嗓音响起,:“叶少爷叶少爷,快来看看啊,大事不妙了。你房里头的那个黑不拉几的石盘被陆汐偷彃了去了,赶紧滚出来!我可是亲眼看到那陆汐拖着你那个棋盘往茅厕里头扔的。啧啧啧,那个味道,你可是没闻到.......”。

      院门外有个皮肤黝黑的和定居在桃花巷里的富贵公子哥们格格不入的小屁孩,用着极具揶揄的语调㠵逗气着院内的叶庆之。

      䒤 方要踏出院门的叶庆之没有选择露面,抬手闭了院门,在좂院子里直接向着外头喊道:“这有什么的?我昨儿夜里头还眼瞅着你娘亲趁着你和你爹睡了去,偷偷摸摸出了家门,一头钻蓷进了镇门口的酒肆里面....”。

      院듾内院外片刻ᒴ安宁。 쬴

      ㎾ 佯装唉声叹气啧啧几声后,叶庆之继续地向屋外喊着:“也不知道是便宜蕲了那贼眉鼠眼的店小二还是给那不知道还能不能立起来的老掌柜享了福去。不过就凭着后半夜里,被那酒穲肆老板娘大声嚷爩嚷着的捉奸,应该是那掌柜的老当益壮罢。啧啧啧,也怪你娘亲,实在是壮观饱满的紧,衣不蔽体慌不择路的没三两步就被逮了个正着,也是亏了我好说歹说,才是把你娘亲救了出来。这一宿䓰可折腾的我軎不轻......”,话音落下,叶庆之也不管院外的黝黑少年看不看的到,反正是扶了扶腰,装的一副身子骨虚弱的模样。

      䍹院外又是端的一阵寂静。

      忽然间,巷子里有人正恶狠狠踹着叶庆之紧闭的院门,怒气冲冲道:“出来,叶庆之,你给我滚出来!一对一单挑!你他娘要是输了,就让我把你那当宝贝的棋盘往茅厕里头浸一浸,然后在丢给你!要是你胜之不武擥,乱搞偷袭,不讲武德,侥幸存了万分之一的运气赢了我,᤿那我就...那我就不把你的棋⹺盘扔了茅厕!咋样?你敢不敢应战?不敢的话你就是缩头乌龟王八蛋,깏以后我见人就说你叶庆之是缩头乌龟!”。

      院内,扶了扶腰,又顺道伸了个ꓭ懒腰的叶庆之嗤笑一声:“哪凉快哪呆着去!你爹我刚刚查了黄历,今儿个不适宜出丧,范俊,算你运气好,省下一笔让陆汐替你挖坟的钱。”

      桃花巷不比惊蝉巷那般只用得起下等的栗木,桃花巷福禄街里头住的有钱人家皆是梨木做的院门,自然是院门外的少年纵是卯足了劲也只得留下几个浅浅脚印。也是同样住在桃花巷的范俊氭是知道自己踹不开这院煫门的,不过踹上一踹,出了口先前那口舌上辩不过的恶气也是挺好的了。

      孩童心性,该是如此。

      ㌞院门内,听得屋外的踹门声逐渐消停了下去,叶庆之再次刯推开了院门,这一次却是比之先前多了半分谨慎,抬稩腿迈出院门前也是要低头看了看脚下有没有那个“黝黑树墩”布下的污秽——狗屎。

      叶庆之놝笑骂了一声“塭狗娘养的”,便是收了腿改道。

      方才落脚处赫然有一坨黏糊糊的褐黄玩意儿,想来这个月算是范俊下的第二次绊子了。先前一次还要数半个月前,中了招的叶庆之顾不得家风儒雅,撒开腿就是追着那黑皮一顿跑,最后还是范俊跑进了自家经营着邙的铁匠铺子,此事才算是告了一段落。

      叶庆之正随着桃花巷的一条小道通往福禄街。桃花巷和福禄街放在以前都是住的有钱人家,自然存了互通有无的道路也实属正常。

      뗞生意人嘛,总要有些往来的。

      慛早些年那前鏔监造大빛人늍离开三合镇的时候,有一封后来ೞ被叶庆之烧了掉的遗信上有向他叮嘱:“衙门里的金银细软是托运到了书房的阁楼里,平日里除去日常花销到还能留下些闲钱。若是平日里来的闲暇,倒是可以去福禄街的水井前坐坐,水至善而不争,便是养目养心想来也是不错的。井有恶蛟,虽还未到了化龙冲霄之时,却也可以算得上是潜龙在渊。”

      叶庆䜈之沿着小道边走边思忖嶘那个男人留下这封书信的寓意:三教一家虽是统称,却也不曾涵括了百家争鸣的模样。至于自己说到底是不是那个道家眼中的“一”䨸还是儒ﱔ家试图改变的“仁”,甚至被佛家道一声“惭”,都来的不重要了。而那个担任御封监造的男人在自己“耸通天晓命”一Ꮢ事中牟取到了什么机缘才是叶庆之最瘲想要知道的햊。

      走了不一会,叶庆之便是听见了福禄街旁的⨾巷道口上铁匠敲敲打打的声音ㅮ,震耳欲聋。

      临的更近些便是瞧见了适才在自家屋外扯开嗓门踹门的范俊,此刻正满脸期待的紧盯着叶庆之的鞋底,缩在铁匠台后面的他还扮了个鬼脸。

      叶庆之回敬以浅淡的微笑,似是嘲讽也像问候,微微봑蠕动的ﱛ嘴唇却是不曾吐露声音。

      范퀱俊只从叶庆之的口型里听出两⫢个字:犯贱。

      似乎是瞧见了黝黑小孩气的稍微有些不在焦黑反倒是涨红了的脸,叶庆之哈哈一笑随之走远。

      叶ᙉ庆之记得范俊一家子是唯一一户从惊蝉巷搬来的桃花巷住户,听说是前些年乾阳王朝和朱雀王朝的战争,嗅到了发财机会的范母瞅准机会便是在自家铁匠铺子里连夜打造了一批批的兵器,发了一大笔财。随后范俊一家便是从破旧的惊蝉巷祖宅里头搬来了桃花巷,范俊黝黑的皮肤穿梭在桃花巷白皙公子哥们间,自然也就不遭待见,샀久而久之又因为家里是干打铁的生意,叶庆之也就给他取了个“范剑”的雅号,谐音“犯贱”。

      范俊一家子人⚆都是些普通人,连袌了林端阳陆汐也都是普蚼通人——不曾有先天气ࠣ运机缘的普通人。这些是早年通了记忆后回了些手段的叶庆之观察出来的。虽然说范俊敒频频扰了叶庆之的兴致,但对于叶庆之来叉说,也就是半个裾月前那次范俊惹了自己逃入铁匠铺里,环朑着忙碌的父亲的腿那一幕,最是让䤪叶庆之动了杀心,余下的狗屁倒灶的小事,叶庆之也懒得去记。不过饶是如此,叶庆之也是说不出的比起范俊林端阳之流更是祉没由头的厌恶陆汐。

      对于叶庆之这种生而知之者,天生的儭眼睛长在头饎顶上,自然是不会计较范俊这些无伤大雅的⮀行径。

      眼前参天般的槐柳树逐渐在叶庆之眼中不在模糊,同样一道清晰起来的还有水井边上那个蓦然转头的凌厉男Ñ子和身后的曹二小姐。

      叶庆之眯起双眼,缓缓弓腰,原先并立的双脚在地上小小转了个圈。

       很是凌厉的气机。

      眼前的陌生男子只是稍稍一对眼便是让叶庆之生出一股子浑身上下被银针刺扎的感觉,预感到危险的他摆了姿势,打了个稽首后便是试图蓄势远遁。

      “稚童手段”,仿佛㖾言出法随一般,方才蓄力猛踏出一步后的叶庆뤁之,应该是已然遁了该有十来步的距离,却是在那凌厉男子话⍨音落下后似是被人施了缩地为寸的神通,拽了回来。

      少年仍是不服,浑身似有金光溢出,映射了半边道路,身后那方金甲᫾虚影像是要强行汇聚。

      “泯顽不灵!”,凌厉男子动了怒,把搭在井口篊的双手抽离,缓缓쭷挺直了背,左手负后,右手五指分张,成泰山压顶之势向下猛地一压。

      少年不曾远遁,有囚笼自成,剑气肆ങ虐。

      ——————

      惊蝉巷里

      一夫子二少年,端坐了有一会儿泴工夫。

      那位与林端阳一道是从镇门口一路上走来的看门人师傅,终于是用他那极慢的步子停ᛕ在了陆汐的敞开的院门前,似是对齐先生微微拱手,眼神复杂。

      少年身前,有先生落座;少年身后,有圣人折腰。

      春风起了喧嚣,拂面而过,似是首푖肯。

      林端阳算是极其不情愿的被他的师잸傅徐大领蝯走了。

      ......

      那个清晨,早早通知⏌了学童们不上堂的齐先生在陆汐的院子里,好生的向Ь陆汐说了一大通鄂昨晚在槐柳树下未曾讲完的道理,身后那挂了锁的屋门也一道听着。

      “清风朗月왿不用一钱买稻?”

      “玉山自倒非人推。”

      少年嗓音儒雅中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