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翊君演唱会

      美美的睡了一觉的方铭,睁开了眼睛塳,又是新的一天。

      他走出小屋,站在门口伸了伸懒腰,感受了一下外面的寒意,笑了出来

      屋里带来的暖意쟡一下子被寒意冲散,让方铭븫格外的精神。他打开了盖在土窖上的大石头。往里面加了一堆柴,然后拿起骨剑就走进了森林,今天他想试试看靠自K己能不能打败一只猴子。

      走路草因为埋在地里,早就感몛受到方铭的脚步震动了,悄悄地探了探头,看着方铭没叫自己,就进了먣丛林深处,气的脸颊一鼓一鼓的。想了一下他就跳了出来,悄悄的跟在抄方铭的后面。走⢈路草那本身就嗗小,加上被发现往地里一埋,方铭压根就找不到的。

      方铭偷偷摸摸的靠近了猴群的栖息地,正苦于怎么勾引落顝单猴子的时候。突然一个很小很小的火苗飘到方铭的后背上,方铭䍽一开始还没有反应,只是闻到了一些焦糊味,还在纳闷哪里飘来的,下一秒就烫的窜了出去满地打滚。

      恽 “嘎嘎嘎嘎~”方铭在滚动的时候听到上方传来几声叫声,抬头一看,是一只长得像小红眼猴的猴子,只不过它的眼睛是哻黑色的,正躺在树梢上大笑,方铭一下子就明白,这肯定是它的杰作。

      气的不行的方铭马上站起来,方铭是谁?那可是肉搏至死的狠人。他从地上抄起一块石头就砸向了小黑眼猴。想激怒黑眼猴下来和方铭打架。

      可小黑眼猴完全不上当,一个倒立就是躲竱过了方铭的石块,然后继续嘲笑方铭。

      方铭气的暴跳如雷,抱着树就往上྽爬,可是这都没卵用,小黑眼猴一个跳跃就到了另一个树上,时不流时对着方铭㢽丢着郘小火苗。

      “啊啊啊啊啊我今天不鳧灭了你我不叫方铭!”方铭气的无可奈何,对着黑眼猴就骂。

      觐 突然草丛里射出一团紫色的液体盖在黑眼猴身上。黑眼猴一愣,摔下了树檎梢。

      ꨘ方铭大⢌喜“干得漂亮!走路諎草!”

      而躲在草丛里的走路草一脸气⸢鼓鼓的跳了出来。

      “叽咕!”走路草凶巴巴的盯着方铭

      “嘿嘿我ꖵ这不是ꨪ想看看我能不能₨一个人打过他嘛。不生ᵗ气不生气啊!”方铭赔笑着

      走路草一甩头,蹦到中毒正在恶心的黑眼猴身上,好奇的用פ叶子戳了戳它,仿佛在问为什么你跟别的猴子ꏐ不一样。

      地ᄗ上휝的撦黑眼猴䡅眼里流露出一ⷪ股慌乱的神色。然后被升起的紫气盖住了。

      走路草感受到黑眼猴身上的怨念,吓了⿞一跳往后蹦了一下,对着方铭叽咕了几声。

      方铭听着走路草的话很是好奇,走过来蹲在小黑珘眼猴旁边看着㚩他的眼誟睛。

      小黑眼猴没什么抵抗能力,虚弱的躺在地上看着他们窃窃私语䍕。气的龇牙咧嘴的威慑他们。

      “吱嘎៹!嗷~”突然一声厉喝响起。方铭抬头一看,竟然是五六只红眼猴站在树梢上,为首的最强壮的一只正指着黑眼猴对着别的猴子尖叫连连。

      而地Ꜿ上的黑眼猴则是浑⿄身发抖,眼里流露出了恐惧。方铭看到黑眼猴的眼娥神,一瞬间明白了,那跟曾经的他꠮,太像了!

      方铭不由自主的陷入了回忆。在以前因为自됨己沉默寡言,经常被班里身体剹最强壮Ԑ的人欺负,美名其曰锻炼身嵇体。欺负他来彰显自己的力量,方铭愤恨过,委屈过也恐惧过。如果不是胖子不要命的和那个人打了起来把人打进了医院,方铭可能会被ꂒ一直霸凌。他太懂这种感受了,眼前的黑眼猴肯定是瞅因为试眼睛的颜色,被这个族群排斥了!而被排斥的方铭学会了淘气学会了各种恶作剧,就是以此来逃뛽避那些痛苦䨥。这也就是为什㦯么眼前的黑眼꾂猴没有攻击心理只有玩乐心理。

      方铭瞬间生气起来,无曐论在什么地方都充斥着霸凌,如今有着能反抗霸凌力量的他ꀑ,马上肂做出䤳了个决冀定!

      他站起身,抄起骨剑背对着瘫倒在地上的黑眼猴,怒视着那乸几只红眼猴,为首的红眼猴笑嘻嘻的对着旁旔边几只叫了几声,一个飞跃就扑向了在地上的黑眼猴,黑眼猴吓得眼睛一闭胡乱的挥手。

      方铭更生气了你居然无视我。抄起地上的黑眼猴,右手骨剑重重的砍向那个红眼猴。黑眼猴有点懵,看着先前攻击自己的人又救了自己,这让他很疑惑。

      红眼猴光顾着攻击黑眼猴了,无视了方铭的存鳝在,于是这骨剑狠狠地劈上了红眼猴裸的肚漴子上,豁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窚。㾺红眼猴吃痛,倒在地上滚来滚去,树梢上的几只趋猴子됢见势不好,齐齐的ꗞ扑了濝上来!想要把方铭弄死在这里,这几只猴子倒是比刚揺开Û始那只要机灵的多,之前那只完全就是因为欺负弱小太多了,丧失了基本磒的곆警惕心理才会被方铭重伤!

      ▬“走路草!麻痹粉!”方铭没有߻管那些扑上来的猴子们,而是对走路草发起了촉命令

      (“叽咕叽咕!”走路草喊了䊚一声表示回应,然后果断跳到方铭面⇂前,头上的叶子摇晃起来,一股淡黄色的粉末喷射而出,而那些红眼猴刹车不及纷纷撞进了麻痹粉尘中。

      方铭则是一个긿箭步冲上去一剑插进红眼猴头被豁开的肚子里一阵翻搅。

      “캾吱吱吱!!!”躺在地上的红眼猴痛不欲生,随后眼睛一白,生生的死了。

      方铭怀里的黑眼猴眼睛怔怔的看着欺压自己很久的红眼猴就这样痛苦的死去了,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再看看方铭,突然就哭了出来。

      方铭听ꨂ到哭声,低头一看,黑眼猴正把头埋在方铭的臂弯里,肩膀一耸一耸的抽泣着。

      方铭无奈的摸了摸黑眼猴的头,随即如临大敌的看着眼前的힝五只红眼猴。

      这纨绝对是方铭自来頻到탱这个世界以来最艰难的一次战斗。他死槈了倒是无所谓,但是怀里的黑眼猴不行ꏰ,一旦死了,怀里的黑眼㖾猴肯뾃定会被那勻些红眼猴带走,

      那些吃了满怀麻痹粉的红眼猴也是从麻痹粉里冲了出来,一个个龇牙咧嘴,时ࠚ不时身上闪过一道电光。

      走路草也是坏坏的⨳笑了起来,看了簻看方铭,然后用叶子拍了拍胸膛,好像在邀功。

      “奈斯啊哈哈哈!”方铭看的笑了一下:“走路草,使用甜气和毒粉末,必须给我拖住四个!剩下一个留给我。”

      方铭很没骨气的只要了一只。走路草则是一脸苦涩加嫌弃的神色看着方铭。

      ䷢“咳咳你干嘛!我可是你主人诶ꉼ!快照做!不然不给你吃饭䋕饭!”方铭有点心虚,丢完这句话就扑向了其中一只。 沘

      战斗一触即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